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2005之《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会爱上你》 ]
油麻菜仔专集
·脸书Facebook
·不在梦里
·油麻菜仔的告诉
·相信上帝
·时间,只有一个
·蕨菜先生 (Mr. Bracken)
·我要这条河
·自私的我
·午后柠檬茶
·宿命
·花的挽歌
·Fourth June
·静思
·上帝 God
·真爱的痛
·让我们一起玩酷 (Let's Play Cool)
·中文之美 (转发)
·早-- 我爱的人们
·素描
·情人节
·好好活--春节快乐
·活着
·新年新爱
2013
·Len Bracken 与可爱的美国
·读“文定中:中国是国家官僚垄断经济、二元结构是奴隶制 ”
·无尽的爱
·秋日絮语
·Len Bracken与美国911
·烂漫
·情起情落
·深秋的枯草
·色情的陶艺
·谈情说爱
·丢失的灵魂
·远离非人类
·中秋2013
·音乐的过错
·性的最高境界
·爱的另一种解读
·UNLOCK
·幸福
·祼奔的吸引力
·因为有你
·A Mixed Media Collage of Love (爱情混合媒介组合)
·共党领导下的今日春城
·Embraced
·是非真假
·坦白
·詹姆斯.乔治
·让独裁的“白吃”者下地狱
·
·Fugazi
·无爱记录
·诗与抽象画
·烦人的事总不断
·夏天,萎靡的情感
·读“张艺谋,shame on you!/李银河”有感
·Memorial Day--《阵亡将士纪念日》
·LE JARDIN DE SUE 《苏的花园》
·放松一下
·昆明抗PX項目近况
·狗、邮筒和花门
·放纵
·强烈抗议
·“蜗牛的家”与“延长线”
·画裸体
·读“琼瑶剧已过时?曾捧红的明星齐驳斥”有感
·春天2013
·上帝的礼物
·大家好才是真正的好
·詹姆斯.乔治( James George)的文章
·死猪传递更多的信息
·《感觉凋零的美》-Feel the Beauty of Fading
·
·九眼桥上换个姿式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
·艾未未--The Hirshhorn Museum in Washington
2012
·读你--南方周末
·在童年创造一生的快乐
·祝你健康快乐!
·被着羊皮的狼
·我也是人,也有生命!
·能为藏人做什么?
·生存的程序
·无用的愤怒--读关于“特供”的故事有感
·快乐的奥妙
·读老乐“请汉人在藏人自焚中救赎自己”有感
·失落--杂乱的情感
·可怜的共产党人
·围城
·煽情
·Be My Friend
·与你分享免费美食
·"Tuberose & Lemon Eucalyptus"
·美国人相信上帝吗?
·说“不”字很难
·五毛与特务
·回贴--读 Hugo: 大一統的洗腦教育
·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5之《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会爱上你》

   
   
   今天是一个值得我开心和纪念的日子。第一次到口岸提货、第一次在美国与海关打交道、第一次做报关员办理清关手续。这是我第一次从正规通道在美国从中国进口产品。以前在国内时,公司进口设备什么的都有相关单位和人员办理报关、清关手续,只是和老板去海关取过东西。海关关长早已是老板的哥们,让某科员协办,那真是比取什么都容易,前有开道的,后有自己公司的劳动力,几个车货一装上就走人了,报关单上的东西和实际取走的不全相符也没谁会过问,手续提前由谁去办好或后补都问题不大。在我记忆里除非就是关税问题很敏感,所以之前我还想过如何避税的问题。但想想这次进口的东西只不过是些样品,又不多,实实际际地报了看,才好了解真实的关税问题。接到货运到岸通知前我就和货运公司的乔伊联系过,那家伙是以前我干活的韩国家俱店做货运的,那时我就留意收集这些相关人员的电话。我之所以选他,是因为韩国女老板是很精明的人,本着她会用的人一定要价不高的原则,和乔伊打了电话,我和他约定了取货日程,还再三问他海关的事,我只想他老提货一定很清楚,可他说你不用去的,把所有的单子给我就行了,我想还是亲力亲唯地好,所以告诉他我去,做他的免费工人。一般情况从弗吉尼亚去巴尔帝莫取货,来回三个小时左右,他说九点出发可以避免交通高峰,所以十二点以前可以返回。
   到货仓时当班的说电脑里还没我的所有货物信息。我的心当时就沉了一下,那我不是白来了,我的卡车费!450美金还得再付一次?我立马给纽约的船务代理公司打电话,问他情况。后干脆把电话交给货仓让他们双方交涉,因为他们是合作公司,他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那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的损失谁将承担?他妈的,纽约的货代就在轻捻指尖那会儿,发几个邮件或传真就把我的二百多美金挣到手了,我的货在他们合伙货仓的地面上停几天就得再收一百多美金,这还不算中国出口代理费、海运费等等。要是今天提不到货,我可是小本生意,我得诉纽约的货代。这样乱了半个多钟才说货已到,还在集装箱里,正准备开箱呢。因为我的只有四个小拖板。之后我才想起来快问海关的事,我说海关清关手续是不是就在一个楼里就可代办,回说海关在市区里面,不在楼里,那我说我打电话过来问时你们为何不告诉我,只说让我带什么什么过来。因为市区还得返回去几十迈,来回又得一个小时,早说我不是可顺路先去那边再来货仓,转身就往外冲,可一想不如试试看能否先把货提了,后补海关手续给她,在中国时我以前的公司也这样做过的。我问“可不可以先取货,再把手续补回来”。回答是“NO!”,非常坚决而且说海关的清关手续非常重要,必须!她给海关打了电话,又告诉我地址。
   又直奔市区。真多亏乔伊,虽然他也不明白清关手续,但他对地头熟。因为以前取货是货主清关手续全办完交给他,所以他也以为和以前提货一样简单。谁知遇上我这个白痴也算他倒霉。货不到我指定的地方我是不会付钱的,所以他只能大力协助我。

   到了海关,安检、登记才能进入。他看我安然进入,则返回去照看大卡,因为刚才停车时警察来过,还带了狗来,因为在海关大楼前很少见大货停在那里的,人家怀疑车内有危险物。大部分人是开小车办手续再租车接货的,我没经验,所以!所以!!
   把货运到达通知、货物清单一一交给海关办事员看过后,关员问我是家用还是商用,我说有部份是私用,有的是准备进入市场的,得到的答复是,“可能你得交给报关员来办理” ,我问为什么?说是我的货物品种太多,得由专人来办,没准还得查验,要按先来后到办理,排队!要一两天,我头马上开始混乱了。我说,我已经带着大货车过来了,租那车不便宜,再租一次我就破产了!可那家伙说,我可以给你所有本地报关员的名单,你可马上联络。单子给了我,我说还得人家离这儿近哪!他又在名单里标记了几个,说这几个近,现在就打电话吧,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我问他,能不能友情帮助我一下,协助我填一填呢?他说,我可没时间陪你坐在这里三五小时,看看你的细目,这时走过另一关员,他把我的清单给她看,她叫起来,天哪!那么多细目,转转眼珠就走开了。我说,可每个品种没多少啊!!!
   我那时真后悔,不该太诚实,写那么多细节,我没经验,还让家里把我珍藏的私人物品,如音乐CD、景集等等都发在同一个货箱里面,而国内报关员问我时,我说尽可能清楚,只想着说明白些,到时不会说不清箱里是什么。可没想到这个细目让他们头痛了,共有十几个品种。
   我给几个报关员都打了电话,有的说三小时后才能联系到,有的说明天。有的,还没说什么时候能来就开始谈费用。我哪能再等,我说给我表格吧,我来报,可以吗?我眼泪真的都流下来了,我说了声对不起,走出去在过道上把眼泪擦了。再进去后他让我去另一间非私用进口申报的办公大厅,我跟了过去,那边象国内很行的设置,柜台里面是办公区,外围是大厅,中间是来访者写字台,大大的象餐桌,上面放了很多报关申报税率的目录,有十厘米那么厚的一本本,对照着不同类别的品名,查对物类编号,在报关单上填上税类编号,税率,进口数量,重量单位,大约重量,税额等等。还有很多海关专业编码要填。他给了我一大堆表格,并说,每份只填一份,给你那么多是以备你写错,那边自己找个座坐下慢慢填,交等我后便走了。
   我粗粗看了看那些表格,天哪!除了进出口两边的名称台头,一些可以在货运到达通知中找得到的信息如货运日期等,好多代码我一点不知该如何填,我抬头想找到那个关员,没见。我只好先把能填的填上再说,拿着还未完成的表格走近柜台,朝里望望,我想找那个家伙,一个女关员走过来道马上来人,稍等,说完她回到她的坐位,象是接线员,之后就从靠里面的办公区走来另一个关员,问我有问题吗?我马上问她几个没填的地方,她特别耐心地告诉我什么地方应填什么,那个代码是从哪里来的。原来好多代码都是由那些我带去的单子上按海关的约定速成来定的。怪不得要报关员填才快!
   那份表格在她的帮助下做完了,她让我去付了single custom bond 费后再回海关, 交费也很快,十多分钟回来后,表格由另一个关员输入电脑(我想她是负责核对货物的)。她没两分钟就走到我坐的地方问,这些数据和代码你自己填的吗?我说有的是别人帮助查对的,有的是从货运通知上找到填上去的。她说,你的货单和你申报的不符。我说为什么?她说,品种必须是按编码里的编号来对,不能按大概来对,而要尽量找到具体到那种材料的那个品种,而且税率必须每个品种分得清清楚楚的。我说我只想办快点,我是按最高的税率来报的,她说不行的。于是她坐下来,翻开那十厘米厚的目录,在我填好的单子上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重新查对,找到我那些零碎的用于办公用的小东西,如文件夹、订书机、夹子等等,一一帮我找到具体的编号,填上,再指给我看我哪些免费,哪些税高,我象是在那里接受报关员陪训课,之后她又带我到另一个办公室,让他们为我开关放行。
   到货仓时,把海关的清关单一交,很快开拖板车的就来了,装完货,我爬上大卡,那个出体力的西班牙家伙坐在中间,破脚高高地翘在档风玻璃前,乔伊打开收音机,音乐杂乱得不知是些什么,可我的心情好得没法说,一天内把海关的事全给办了,货也提到了,关税也没我想得那么可怕,坐在高高的大货车内,黄昏的路上车水马龙,车道左边闪着刺眼白光的车子剑一样的刷过,而车道右边,只见红色的火龙快速地向前游动,我并不觉得一天不吃不喝有什么累,反而觉得象是开车驶在加州宽阔大道上的一群牛仔,听着乡村吉他音乐,远方还有一挥动着彩色丝巾的女郎在等着我们!
   眼前白的红的点点车灯,渐渐有些漠糊,我有些感动,突然地想到“人民公仆”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我真地喜欢米国,没准有一天我会爱上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