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油麻菜仔专集
[主页]->[人生感怀]->[油麻菜仔专集]->[2005之《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会爱上你》 ]
油麻菜仔专集
·LXIV
·写给所有的“蒙牛”
·读《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舒适与艰辛
·在绿色中的寻找兰与黄的可能
·艾未未美国华盛顿艺术展
·赌局
·我为我自豪
·有感于评论中的伤害性语言
·中国一定会有戈尔巴乔夫
·放弃
·留学前必看之电影《Dark Matter》
·“灭九族”太老套
·正直与独立自主VS造假与拉帮结派
·我依然爱着
·中和反应及其它
·课外作业
·人才外流,蠢材自用
·为自己而活着
·民主这可怜的孩子
·大戏
·读“揭白静之死内幕:官二代周成海很暴躁”有感
·跳跃性思维与抽象性创造
·信息时代的CQ--文化智力 Cultural Intelligence
·简单的通用法则:两个凡是
·今天我们应该相爱
·道德伦理迷失时我们要自律
·男人就是那么蠢
·快乐的田野
·孽种
·韩寒背后的感叹
·找个空间让自己释放
·快乐的方向
·神灯的故事
·太阳花
·华尔街的狗记者
·超越李自成
2011
·2010 冬
·2011健康地活着最重要
·读书与交友论
·被虐待与虐待
·我是一只来自南方的猪 (作词:油麻)
·油麻发火
·原创
·今天的美国最美
·谈凤姐与原创
·一条大河
·文化大革命的故事
·再谈文化与价值--自信从哪来?
·2011春晚超越时空之杰作
·比凤姐差远了的男人
·中国的民主途径--再一次真诚地合作
·斩断对民主的奢望
·茉莉花
·Boring 乏味
·不要再欺骗自己
·哭了,因为政治
·五毛的中文写作特点
·也算中国特色!
·Call me & 潇洒走一回?
·最多能做的
·除了真实什么都无所谓
·从新浪败下阵来
·心情不好
·最后一刻
·我在白宮对面游泳,与奧巴馬抗衡
·红色的变奏
·郎咸平与郭美美--看郎咸平专访郭美美母女有感
·什么是发展中国家?
·神或上帝就是“什么”----“what” is the God.
·黑与白
·我是王成,向我开炮!
·开玩笑!!!???
·自然的激情
·一个国家
·一个民族
·十月与你分享-River Band Park , Oct 2011
·中国的民主只能采取不流血的方式--和平演变
·无法获得的真相
·《一虎八奶》与“一夫八奶”
·《八奶》的裸体艺术与政府行为的不妥
·艾未未与中国“达达主义”--AiWeiWei & DaDa
·2011读后感
·名人与传媒人士应为中国的改变承担更多的重任!
·读“杨恒均:革命,还是改良?这不是一个问题!”有感
·2011 最后一天
2010
·美丽冬季
·从杨恒均看中国民主自由的希望
·我的需要--提高艺术修养
·种花
·美丽的开始(1)
·美丽的开始(2)--云南大旱
·谁说没有免费的午餐
·诚征全新品牌“共产党”的新包装
·美国人太落伍了
·美丽的开始(3)——收获
·真诚的忠告
·N奶必读
·你了解自行车赛吗?(成人不宜〕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2005之《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会爱上你》

   
   
   今天是一个值得我开心和纪念的日子。第一次到口岸提货、第一次在美国与海关打交道、第一次做报关员办理清关手续。这是我第一次从正规通道在美国从中国进口产品。以前在国内时,公司进口设备什么的都有相关单位和人员办理报关、清关手续,只是和老板去海关取过东西。海关关长早已是老板的哥们,让某科员协办,那真是比取什么都容易,前有开道的,后有自己公司的劳动力,几个车货一装上就走人了,报关单上的东西和实际取走的不全相符也没谁会过问,手续提前由谁去办好或后补都问题不大。在我记忆里除非就是关税问题很敏感,所以之前我还想过如何避税的问题。但想想这次进口的东西只不过是些样品,又不多,实实际际地报了看,才好了解真实的关税问题。接到货运到岸通知前我就和货运公司的乔伊联系过,那家伙是以前我干活的韩国家俱店做货运的,那时我就留意收集这些相关人员的电话。我之所以选他,是因为韩国女老板是很精明的人,本着她会用的人一定要价不高的原则,和乔伊打了电话,我和他约定了取货日程,还再三问他海关的事,我只想他老提货一定很清楚,可他说你不用去的,把所有的单子给我就行了,我想还是亲力亲唯地好,所以告诉他我去,做他的免费工人。一般情况从弗吉尼亚去巴尔帝莫取货,来回三个小时左右,他说九点出发可以避免交通高峰,所以十二点以前可以返回。
   到货仓时当班的说电脑里还没我的所有货物信息。我的心当时就沉了一下,那我不是白来了,我的卡车费!450美金还得再付一次?我立马给纽约的船务代理公司打电话,问他情况。后干脆把电话交给货仓让他们双方交涉,因为他们是合作公司,他们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而那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我的损失谁将承担?他妈的,纽约的货代就在轻捻指尖那会儿,发几个邮件或传真就把我的二百多美金挣到手了,我的货在他们合伙货仓的地面上停几天就得再收一百多美金,这还不算中国出口代理费、海运费等等。要是今天提不到货,我可是小本生意,我得诉纽约的货代。这样乱了半个多钟才说货已到,还在集装箱里,正准备开箱呢。因为我的只有四个小拖板。之后我才想起来快问海关的事,我说海关清关手续是不是就在一个楼里就可代办,回说海关在市区里面,不在楼里,那我说我打电话过来问时你们为何不告诉我,只说让我带什么什么过来。因为市区还得返回去几十迈,来回又得一个小时,早说我不是可顺路先去那边再来货仓,转身就往外冲,可一想不如试试看能否先把货提了,后补海关手续给她,在中国时我以前的公司也这样做过的。我问“可不可以先取货,再把手续补回来”。回答是“NO!”,非常坚决而且说海关的清关手续非常重要,必须!她给海关打了电话,又告诉我地址。
   又直奔市区。真多亏乔伊,虽然他也不明白清关手续,但他对地头熟。因为以前取货是货主清关手续全办完交给他,所以他也以为和以前提货一样简单。谁知遇上我这个白痴也算他倒霉。货不到我指定的地方我是不会付钱的,所以他只能大力协助我。

   到了海关,安检、登记才能进入。他看我安然进入,则返回去照看大卡,因为刚才停车时警察来过,还带了狗来,因为在海关大楼前很少见大货停在那里的,人家怀疑车内有危险物。大部分人是开小车办手续再租车接货的,我没经验,所以!所以!!
   把货运到达通知、货物清单一一交给海关办事员看过后,关员问我是家用还是商用,我说有部份是私用,有的是准备进入市场的,得到的答复是,“可能你得交给报关员来办理” ,我问为什么?说是我的货物品种太多,得由专人来办,没准还得查验,要按先来后到办理,排队!要一两天,我头马上开始混乱了。我说,我已经带着大货车过来了,租那车不便宜,再租一次我就破产了!可那家伙说,我可以给你所有本地报关员的名单,你可马上联络。单子给了我,我说还得人家离这儿近哪!他又在名单里标记了几个,说这几个近,现在就打电话吧,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我问他,能不能友情帮助我一下,协助我填一填呢?他说,我可没时间陪你坐在这里三五小时,看看你的细目,这时走过另一关员,他把我的清单给她看,她叫起来,天哪!那么多细目,转转眼珠就走开了。我说,可每个品种没多少啊!!!
   我那时真后悔,不该太诚实,写那么多细节,我没经验,还让家里把我珍藏的私人物品,如音乐CD、景集等等都发在同一个货箱里面,而国内报关员问我时,我说尽可能清楚,只想着说明白些,到时不会说不清箱里是什么。可没想到这个细目让他们头痛了,共有十几个品种。
   我给几个报关员都打了电话,有的说三小时后才能联系到,有的说明天。有的,还没说什么时候能来就开始谈费用。我哪能再等,我说给我表格吧,我来报,可以吗?我眼泪真的都流下来了,我说了声对不起,走出去在过道上把眼泪擦了。再进去后他让我去另一间非私用进口申报的办公大厅,我跟了过去,那边象国内很行的设置,柜台里面是办公区,外围是大厅,中间是来访者写字台,大大的象餐桌,上面放了很多报关申报税率的目录,有十厘米那么厚的一本本,对照着不同类别的品名,查对物类编号,在报关单上填上税类编号,税率,进口数量,重量单位,大约重量,税额等等。还有很多海关专业编码要填。他给了我一大堆表格,并说,每份只填一份,给你那么多是以备你写错,那边自己找个座坐下慢慢填,交等我后便走了。
   我粗粗看了看那些表格,天哪!除了进出口两边的名称台头,一些可以在货运到达通知中找得到的信息如货运日期等,好多代码我一点不知该如何填,我抬头想找到那个关员,没见。我只好先把能填的填上再说,拿着还未完成的表格走近柜台,朝里望望,我想找那个家伙,一个女关员走过来道马上来人,稍等,说完她回到她的坐位,象是接线员,之后就从靠里面的办公区走来另一个关员,问我有问题吗?我马上问她几个没填的地方,她特别耐心地告诉我什么地方应填什么,那个代码是从哪里来的。原来好多代码都是由那些我带去的单子上按海关的约定速成来定的。怪不得要报关员填才快!
   那份表格在她的帮助下做完了,她让我去付了single custom bond 费后再回海关, 交费也很快,十多分钟回来后,表格由另一个关员输入电脑(我想她是负责核对货物的)。她没两分钟就走到我坐的地方问,这些数据和代码你自己填的吗?我说有的是别人帮助查对的,有的是从货运通知上找到填上去的。她说,你的货单和你申报的不符。我说为什么?她说,品种必须是按编码里的编号来对,不能按大概来对,而要尽量找到具体到那种材料的那个品种,而且税率必须每个品种分得清清楚楚的。我说我只想办快点,我是按最高的税率来报的,她说不行的。于是她坐下来,翻开那十厘米厚的目录,在我填好的单子上一个项目一个项目地重新查对,找到我那些零碎的用于办公用的小东西,如文件夹、订书机、夹子等等,一一帮我找到具体的编号,填上,再指给我看我哪些免费,哪些税高,我象是在那里接受报关员陪训课,之后她又带我到另一个办公室,让他们为我开关放行。
   到货仓时,把海关的清关单一交,很快开拖板车的就来了,装完货,我爬上大卡,那个出体力的西班牙家伙坐在中间,破脚高高地翘在档风玻璃前,乔伊打开收音机,音乐杂乱得不知是些什么,可我的心情好得没法说,一天内把海关的事全给办了,货也提到了,关税也没我想得那么可怕,坐在高高的大货车内,黄昏的路上车水马龙,车道左边闪着刺眼白光的车子剑一样的刷过,而车道右边,只见红色的火龙快速地向前游动,我并不觉得一天不吃不喝有什么累,反而觉得象是开车驶在加州宽阔大道上的一群牛仔,听着乡村吉他音乐,远方还有一挥动着彩色丝巾的女郎在等着我们!
   眼前白的红的点点车灯,渐渐有些漠糊,我有些感动,突然地想到“人民公仆”这个风马牛不相及的称呼!我真地喜欢米国,没准有一天我会爱上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