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逸风文集]->[《也思学会“自律”的网友》──想念一只不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的老鼠]
逸风文集
·《告密者》
·《懷念》 ---贈貝嶺
·《9歲男孩的乾屍》
·《拍死那只蚊子!》
·《“襲警”的男人》
·《貳拾陸記》
·闖入者
·《紀念徐純合弟兄》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一----《谈一下民权的几个问题》
·《民主之终结》系列谈之二----《走出民主立宪的误区》
·《我的詩歌》
·《橫店》
·一條鐵路可以再搞掂一個王朝嗎?
·《大快朵颐》
·《時間》——贈李魁賢老師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一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2
·《蒲公英的葬禮》(上)之3
·《蒲公英的葬禮》(上)——紀念26周年特稿
·《“逼格”問題》
·《生有所戀》
·赤子
·《屈原----爱国贼鼻祖》
·蒲公英的葬礼(中)
·《在門和門的對面》
·《看見》
·《七一》
·《惦 念》
·自由的翅膀 ----獻給那些正直的維權律師
·走进《诗经》里的河流——卫河源考察记录
·牺的牲——悼子明
·大陆房事
·《任性》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从“人民”的意志到上帝的意志
·遍地乡愿的中国
·李智:高律与习皇的比较研究
·美国民主的关键优势在哪?
·成熟民主国家所面临的问题
·关于退出焦作市民革的声明
·《給我一個月時間》
·流亡泰国的难民们声援浦志强先生
·逸風:2016新年組詩
·关于退出独立中文笔会的提前声明
·《國民性》
·极寒天气断想
·哪位美国总统应该坐牢?
·《一半的爱情》
·关于中国威胁论的看法
·《灵和魂》
·记忆黄河清君与本人的几封私信
·《再谈访民》
·关于王一梁回国奔丧受阻的声明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也思学会“自律”的网友》──想念一只不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的老鼠

   

   我在这里正告各位网上的朋友,请你们学会“自律”。

   近来有言论说《我们愿陪刘荻坐牢》的网上签名活动有作秀之嫌。在这里,本人不想去评论是非曲直。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言论和思想自由。这是天赋人权,不可让与的。本人也签了名。本人是在道义上是支持杜先生的义举的。但是这种行动到底能起到多大的作用?杜先生是否是“亲妈”、“后妈”的问题?我也弄不明白,也没有认真思考过。但我想,亲妈不会把自己的孩子关在牢里吧?如果有的话,这个妈妈是绝对不称职的。妇联是保护妇女、儿童的,我们应该向妇联去申诉一下,也是义举呀!这个问题很是烦心得很,我的的确确不想夹杂在这个方面去辩论个你高我低的。这是很费神的事情。据说如果世界上只剩下两个中国人的时候,这两个中国人还会相互内耗和猜忌,是否是真的这样,我没有做过这样的实验;就是试验得到的结论是真的,我想我也看不到的:那个时候我不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留下来的两个中国人之一,所以不得而不知。但是,我愿意大家都能心平气和地,各自发表自己的意见和看法:月亮发出的是光,萤火虫发出的也是光,不管是借来的、还是自身发出的,有光,心灵中才会有亮。

   但无论如何,我对老鼠妹妹的忧虑是存在的。我想大家都是吧(除了后妈和不称职的亲妈之外)。我主要的忧虑目前有两点:其一,这只老鼠的“看守”的“素质”如何呢?这点忧虑并不是空穴来风。从最近的孙志刚的看守,向前类推到张志新的看守,再向前有鲁迅《药》里面的“红眼睛阿义”──这些看守是否有遗传性的东西存在?我还是不很明白的。但是,正是这些不明白,才使人多了些忧虑。其二,这只本来自由惯了的老鼠,尽管有些自由之精神,不知道这点精神够不够她用?她的内心是否象有些人所说的,拥有50岁人的人生大智慧?这个50岁人的类比的是达到了哪一个层面的人物?我还是不甚明白,所以才又有所忧虑。

   有了些忧虑,但是我也没有强迫自己在某个晚上,“不开灯、不睡觉、不工作、不娱乐、不阅读”。我从心底是讨厌形式主义的,尽管我的工作中天天都有形式主义的东西使我不得安宁。而我也不得已而为之。也许是猪的哲学在作祟,我的确做不了个游荡在山林中的野猪,是因为有了父母、妻子和儿子。我只能在心理上有这种强烈的想做野猪的欲望和冲动罢了。我想,我们要除去些形式上的东西,关键是要学会“自律”。

   下面本人谈一下自律。

   所谓“自律”一词,在英文中是autonomy,前缀auto-是“自己”之意,加上nomos(即法则),构成一个词,意味着是自己管自己,而不是请别人来管自己。请别人来管自己是“他律”。英文是heteronomy(前缀hetero意思是“别的”)。这个层次上的意思大家都很明白的。但是,往深层次上说一下,可能大家不很习惯。大家习惯的是:将自律和我们传统中的自我批评混淆在一起了。本文中的自律是西方启蒙运动时代的思想。这个层次的自律,意味着人要摆脱由自己造成的依附地位──既摆脱盲从权威的心理疾病,摆脱若无外来的批准便不能思考的无能心理状态。就象夏天雨后池塘中在鸣叫的青蛙,天赋蛙权,不能因为谁的声音大,谁的块头大,谁的地位高,因而就畏惧他或他们,就停止上帝赋予自己的“蛙叫”的权利。老鼠妹妹的叫声是否很有特点之故罢,所以被剥夺了“娃权”,也确实不得而知。

   西方启蒙运动对个人的自律理性是十分强调的。我们太多的缺乏这种自律理性,特别是近50多年来,少有上个世纪3、40年代的大师级人物,少有象甘地、华盛顿、哈维尔等之类的顶级的精神导师出现。而我们却不乏“愤青”一族,很是明证。

   洛克说过,真理真正的爱人“有一个无误的标志,即不接受其肯定性大于其证据的任何命题。不管是什么人,只要超越了表示同意的这种尺度,那么很显然……他爱真理不是为了真理本身,而是为了别的目的了。”我想,这个别目的绝对不会是真正的自由的精神。洛克的言辞表达了对于没有理性的证据作为根据的所谓任何某种信念,即使是被宣传为最为权威的信念,人民也有义务不去接受。也就是说,我们要依据自律的原则,征求理性的同意。老鼠的迟迟没有被放出来的原因,是否是因为她总是拥有自律的理性、不愿意被别的所谓的信念所左右、不愿意盲从权威思想,是否是这样?这个我也不得而知。如果是这样的话,她正是值得我们学习的。只有学习她的不盲从权威的自由精神,这样我们才会有真思想和真自由。这种思想和自由的灵魂是我们通过思考和进行了理性的证明才拿到手的。这正是人人要“自律”的原因。否则,我们的社会永远处于愚昧和盲从状态,我们就永远生活在自欺欺人的谎言之中,我们的民族就不会有希望,我们的民族也永远不会出现精神上的导师级的伟人。

   笛卡儿被称为是一个从盲从权威中解放思想的人。我以为这个“解放思想”,必是他的自律理念。心中有光,自己信念的天空才一片明亮,人生的子夜才会高洁澄静。

   尽管现在有一只不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的老鼠,她的身体失去了自由,但是,她的自律理性带给我们更多的东西。正象卢梭所认为的,没有什么上帝能为我们实现这种解放,人必须成为自己的解放者。任何自由精神的获得有很多的付出和牺牲。比如“6.4”的血淋淋的牺牲。正是这些付出和牺牲,才使我们拥有了更多的自律理性。我们相信,理性能够用它的光芒划破迷信和欺骗的黑暗,给人们带来期待已久的光明和幸福。

   Vinaba Bhave是圣雄甘地的追随者,一位智者,也是社会改革者和印度的精神导师。他在坐牢时很是自得其乐的神情使看守很是好奇。他告诉看守说:“我对这里的一切都很满意,但不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我感到伤心。”Vinaba Bhave的乐观的确使人肃然起敬。除了他的人格力量,还有的是他心中的自律理性,这才是他在精神和灵魂上获得真正自由的基础所在。

   让我们由衷地祝愿,祝愿我们的老鼠早日能看到旭日东升和落日晚霞,也祝愿她能以自律理性和自由精神达到大智慧。

   (于2003年10月16日凌晨)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