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逸风文集]->[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逸风文集
·关于黎小龙一家落难后的声明
·呼吁维护难民权益,抵制中共暴政
·最应该坐牢的二位美国总统!
·《可耻的沫子》(外一首)
·《左右都丑陋的脸!》
·逸风:中国问题已经无解!
·此次地球灾难之我见
·末日裡的玫瑰
·我曾經說
·关于各界进一步学习《民运黑洞》的倡议书
·关于“以直为名”的人性之丑陋问题
·中國缺乏現代政治意識的成因分析
·從人性的角度來觀看“文革”
·一封回复信
·拥护中共继续对地球的专政统治!
·台湾正成为自由世界的最大破口!
·中共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問題是什麼?
·談一下女子的貞操問題!
·末日之歌(組詩25首) ------紀念六四27周年特稿
·如何超越六四?
·作为精神婊子的CHENS们!
·蔣中正:共黨是人類最大的敵人
·【转】彼拉多处死耶稣后的下场
·【《傷而不哀》连载】1,我的生和老姑的死
·丑陋必狰狞
·【伤而不哀】连载之2, 盧亮和盧武
·毛賊們,你們當悔改!
·【伤而不哀】连载之3, 我是地主崽子
·【伤而不哀】连载之4, 圍城
·【伤而不哀】连载之5, 長久之計
·可怜无知的人吧!
·【伤而不哀】连载之6, 飛機的愛情故事
·【伤而不哀】连载之7、相見恨晚
·逸風:中國應該名為“赤那”才名符其實!
·对赵晓《声明》一文的个人解读!
·談一下黑洞邪教教主陳衛珍的羡慕妒忌恨
·陈卫珍不过一具腐臭的公共僵尸
·中美南海开战乃是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开端!
·任協華:逃亡的征程--—逸風詩歌評論
·逸风:中国鬼子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李智:《未來中國應該重走殖民之路?》
·中共大陸不會排除 “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文革模式其實就是當前的中國模式!
·有關裸奔之後陳氏阿珍的職業選擇問題
·致敬苗德順
·FEAR ---to poet Wang Zang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做假见证的陈氏卫珍!》
·说谎者,陈氏卫珍!
·回复陈卫珍一封信!
·《一張紙》
·《習慣》
·可怜的国人“等级优越感”!
·一位开水工的教育情怀
·为高智晟弟兄向神祈求福份
·解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隐喻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城市乃是大地上的毒瘤
·在《吃亏歌》歌声中记述我们的教育
·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一个亘古长存的哲学命题——文学是对世界真相的最真切的叩问
·为何中国校园到处悬挂异议分子像?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好汉
·向孩童学习
·“师者”的勇气
·来自月球的控诉
·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雪颂》
·在雲中飄揚
·“毛主席萬歲!”?
·記憶我的六爺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错误的思维方式压制个体才能的发展
·你就是上帝!
·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动荡不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散谈自由主义在当今的使命


   文/逸风(河南)

题记1:我们必须拥有自由,我们也必须拥有自由-------贡斯当(法国)


题记2:在不许自由的地方,如果要实现自由理想,只有用行动践行它;在泯灭真理的地方,如果相信真理不灭,就要用行动见证它。--------刘晓波

   最近,获得很多网路消息,现列举几则如下:
   消息1:记者、诗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师涛于2004年11月24日在中国西北太原的他家附近被警察拘捕。并被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判处10年徒刑。(见《关于师涛案和郑贻春案的紧急通告-----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
   消息2:“英语教授兼作家郑贻春,于2005年4月26日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遭审判。据报道,检方引用了大量他写的文章,其中包括几篇他呼吁政治改革及终止监禁作家的论文。”(见《关于师涛案和郑贻春案的紧急通告-----国际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
   消息3:2005年4月12日上午,西安知名民运人士马晓明先生去陕西省委门口采访静坐示威人群后,走到李家村十字路口时,与警察发生冲突,被带到了建设路派出所,于晚上11点钟对马晓明以防碍公务罪进行刑事拘留。
   消息4:中国知名的民运人士许万平先生,已经于2005年5月4日,又被重庆警方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于重庆看守所了。……
   在刘晓波的《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一文中说:"论证自由,固然重要,但自由不是坐而论道论出来的,而是身体力行地做出来的。"在以前有很多自由人士被打击和迫害的消息正在这个国度里层出不穷的同时,值得敬佩的是,师涛、郑贻春、马晓明、许万平等人仍然用行动来动践行着自由的理想。我们一直在追求一个“免于恐惧”的自由时代的到来,但是却无时无刻在遭受着恐惧的折磨。时代进步的潮流在此时此地大有停顿的威胁。有鉴于此想法,本人就自由主义的几个小问题,提出个人的一点看法:
   一,关于自由主义者之素养
   在现代社会,维护自由需要有这些道德素养:意志坚强、沉着冷静、坚守诺言、仁爱、同情心、真诚为别人考虑、反对给别人带来痛苦......所有这些素养是能够帮助现代社会的公民过上和平、有益生活的普遍性美德。这些美德既无革命英雄主义性质,也无贵族品格,这些美德,都是家庭或者个体行为,是最为朴实无华的寻常事情,是公众最为平易和接受的美德。正是这些自然而然的自由人格、自主意识等公民品质,才是国民党在抗战期间推行的“党化教育”以及中共主政大陆后的“奴化教育”所难以容忍的东西。也就是说,需要自由主义知识分子在艰境中觅取生存空间。特别是,“1949年以后,共产党成为中国唯一的、无孔不入的、无远弗届的、包揽一切的政治维治;因此绝对地控制了中国人的一切生活资料和精神资源及其运用方式。”(余英时,1991)所以,在当今的这个硕鼠的乐土、腐败、淫蘼和堕落的家园里,能拥有这样的自由主义者的品质和美德是极其需要大勇大智的。
   二,关于自由主义者的社会责任与担当问题
   现代社会环境在男人和女人们的自然倾向、传统信仰和传统期待之上强加了一些沉重的、经常是令人头疼的束缚。而这些倾向、信仰和期待几乎在意识形态味道浓烈的迷雾中很容易使得公众迷失了自我的安宁恬静的内心。同时,思维的束缚、道德的迷茫、政治上的打压使得作为个体人的生存空间极度狭小,导致的结果是个体的生存无力和对社会丑恶的麻木,从而使更多的个体放弃了对自由的渴望而甘愿堕落或者甘愿被套上精神的重枷,我们看到更多的个体(集体)放弃了去承担社会道德责任建设的勇气。在专制横行、个体生存、个体思想处于更为困顿之中的同时,他们也把专制下的生存和思考的困顿作为反对自我承担社会责任和担当社会道义之不能的籍口或依据。在对抑制个体理想的深层次机制的深刻体味之后,更不能放弃作为个体的责任与担当。有很多知识分子的悲剧性命运很值得反思。在牧夫的文章《陈逸飞的道路》里写道:“陈逸飞的道路,诚然是一种成功的具示范性的选择,但剖开那华丽的令红男绿女们心醉的外装,可以看到这些青年时代曾叱咤一时的风流人物,在红尘万丈的商业社会,底气和自知之明是何等的有限。他们或许以为一名文革画家的转型成功,可以撇清依附于四人帮而发迹走红的不光彩,但可能永不会想到,共产党不仅污染了他们的青春记录,也败坏了他们的艺术人格,让一位艺术人才舍弃专业,沉迷商场而英年早逝。”(见开放杂志2005年5月号)
   罗素曾经这样说过:“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追求,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心,这三种纯洁但无比强烈的激情支配着我的一生。”在被奴役的情形下、在狭窄的思想和生存空间里为苦难的人民争取开阔的生存与思维的自由空间尤其可以凸现出作为自由知识分子人生激情的重要价值和意义。
   三,自由主义的使命之一:行走并抗争虚无
   贡斯当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在一个受到财富和物质利益支配的社会里,政治权利的行使可能会变得敷衍了事,而权利的代表很可能成为一种背叛公共事务的同谋形式。”
   这句话在当今社会依然屹立。
   吴国光先生的文章《试论改革与“二次改革”》中也尖锐地提到这个问题,他说:“90年代的「二次改革」,则一味放纵资本主义经济上弱肉强食的因素,强力压制资本主义所要求的法治、信用等政治、文化因素,根本放弃实行政治改革以建设民主这个对「好」的资本主义而言所必备的政治因素,导致中国资本主义畸形发展。……尽管农村变革在80年代中期之后开始遭遇整体制度瓶颈的严重制约而大大放缓,但是,在90年代之前,农村改革的局面并没有逆转。这种逆转仅仅发生在1989年之后。在使用暴力手段镇压了城市居民的大规模政治抗议运动之后,当局随后马上开始了一次默默的重大施政调整,把在经济上收买城市居民作为90年代施政的政策重点,以缓解城市中的社会矛盾,稳定国家统治的中心地带。”在1992年重新启动的“二次改革”是以牺牲弱势群体的利益来满足官僚权威阶层、并利益拉拢知识阶层的并使二者达到默契与共谋,严重背离社会公共事务并荼毒生灵的“跛脚改革”。这种跛脚改革的危险性以及社会“士”“仕”合流的危险一直在警示着政府。也就是说,在这样一个任何一位“公民”都可能由于自由权利的严重匮乏的社会生存环境下,又加上权利资本与叛变的知识阶层的精神愚昧的情形下,都有被置于死地的可能。
   所以,当今自由主义者的任务就是在专制的政治生活的缝隙之外除了给自己个体本身提供足够的“氧气”的同时,也就是说,为自己提供宽泛的选择余地和思想空间的同时,也要,涉及教育、启蒙、出版、辩论等,去担当更加明确的个体责任。向民众打开中国历史上以前任何时代不可能想象的舆论视界。最大限度地抵制道德的虚伪和人性的异化。确立个人意识和维护公民权利的意识,鼓励民众“起而行的自由”,来争取一个合法的生存与生活空间。建立合法程序的民主自由制度为目标,保护现在以及未来的民众免受专制之害,还要去争取“免于恐惧”的自由权利。
   四,自由主义的使命之二:支援对公民权利的理解认识,确立民众的公民意识。
   支援对公民权利的理解认识,并负担尊重人权的主要任务本来应该是政府的职责。但是目前,中国公民的权利意识、人权意识的开发的主要职责却在这种特殊的历史文化政治大背景下,被迫地落到了民间。这个是个绝妙的具有讽刺意味的事情。以教育为例,记得张岱年说过,直观感知这种思维又起到泯灭个性,造成顺民巩固家长统治维护专制主义延缓封建制度的保护作用(大意)。而目前的学校政治教育以及语文、历史等课程的教育其实就是在强化这种浅薄的直观感知思维能力。人本来是很有创造力的,一个心理学家说,大脑就是为了思考而设计的,我们现在教的学生反而不会思考了,怕思考了,这个现象岂不怪哉?我的一个网友(qiaoyisi)说:任何违背个人意志的、却从事着消灭大量生命的、所谓的崇高理想都是虚伪的。这句话很有意蕴。我们的教育不是把学生教聪明,而是要把他们教笨。中国的教育又何尝不是在违背个人意志的教育呢?何尝不是从事着消灭大量的有生命有创造力的生命的教育呢?何尝不是扮演着崇高的角色进行着虚伪和欺骗的愚弄民众的勾当呢?现在的学生没有生气与有活力,目光呆滞、反应迟钝或是不无反应、浮躁、没精打采,用厌弃学业来对抗教育。但是统治者就是需要这种没有思想和精神品位的人,所以,他们不会主动改革教育体制。而且,在多年来的极端意识形态教化下,人性被扭曲成变态人格?尽管我们现在看不到活生生的文革了,但还是可以从一些人的帖子和回帖的语言和心态里领略到的文革心态的严重。我经常在教育在线论坛上转悠,曾经和一个叫老董的病态“毛派”进行辩论,现在在这个论坛上又出现了个叫沈宏志的;如果老董在刚开始没有被我揭露之前还试图掩饰自己内心精神病态的话,这个沈宏志完全赤裸的病态心理可以一览无余,此人的心智已然和正常人有异,和网友的争论已超越政治问题。一个民族这种病态心理的人数量多的话,就成为一种有病的民族,这种民族是最可怕的民族。由此,深深感到“论坛启蒙”的任重道远。
   伴随民间维权启蒙和网络维权启蒙的持续,并逐步地把自由、民权、民主等思维渗透民众的思维里去,掌握起码的公民常识是一个很艰巨的任务。任何理由都不能把这个任务轻松化或淡化。自从五四时代以来的启蒙道路还在延伸,而且还刚刚开始延伸。李慎之先生曾经说,如果有来世的话,他愿意做一名公民课程教员。李慎之先生的思考是很到位很深刻,知道中国民众精神里思想里最最缺少的东西是什么。可谓卓见远识。也李先生的语言里,我们也同样可以从另外的角度来意识到,专制政府对公民权利和人权意识启蒙和觉醒的恐惧。在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步伐中,在人类早期战胜了大自然的威胁之后,政府权利就成为对公民权利和个人自由的最大威胁。所以,西方诸多先贤启蒙者一直研究如何组建政府和监督政府,使之最大限度地为民众服务而能正常运转。对于公权力设置的限制,即使政府不高兴,但是它有义务来保证人权,这个需要独立的司法机关来强制执行来保障的。也就是说,大法官尽可以去审判不尽义务的行政首脑。如下就谈一点对这个问题的想法
   五,自由主义的使命之三:对现代政治制度的诠释和司法独立的呼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