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逸风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逸风文集]->[《一位普通教师的六月二十三日》——我的“分校”暗访记录]
逸风文集
·一包“誘蟻粉”
·《非人手所造的石頭蒞臨》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
·A Package of " Lure Ants Powder ""
·蛇蝎之辈之恶毒用心,昭昭也!
·逸风英译诗“ Tolstoy‘s Tomb”(外一首)
·关于成立勇于"接受人道主义生活"的海外预备民运组织的一个建议
·谈谈海外陈式僵尸问题
·逸風译诗之Sharing The Booty
·感想之一
·《掩面而過》
·《幫兇者必無所救贖》
·中国人的确不需要启蒙,只需要一个毛贼式的人物即可!!
·為什麼說啟蒙是一種可笑的行為?
·《我观徐水良----談談一具中了毛毒的海外僵屍的持續醜陋表演》
·大陸啟蒙運動已喪失任何意義!
·假基督徒阿珍的婊子文化的表演力问题!!
·谈一下那些追求“食色”的垃圾国民!
·中国人的优秀基因基本上已经丧失完毕
·实践不能检验真理
·作为垃圾中的战斗鸡的克氏!
·十面霾伏,如何淡定?------聊一聊万里尘飘的中国梦?
·《從烏坎事件觀看正義和公平問題》
·我的文革記憶點滴
·李智:《未來中國應該重走殖民之路?》
·中共大陸不會排除 “武統台灣”的可能性
·文革模式其實就是當前的中國模式!
·有關裸奔之後陳氏阿珍的職業選擇問題
·致敬苗德順
·FEAR ---to poet Wang Zang
·关于地主是否民族精英问题答张三一言先生
·《做假见证的陈氏卫珍!》
·说谎者,陈氏卫珍!
·回复陈卫珍一封信!
·《一張紙》
·《習慣》
·可怜的国人“等级优越感”!
·一位开水工的教育情怀
·为高智晟弟兄向神祈求福份
·解读莫言小说《生死疲劳》中的隐喻
·“战争”乃是人类无明状态下的产物
·城市乃是大地上的毒瘤
·在《吃亏歌》歌声中记述我们的教育
·拯救“六.四”与“六.四”拯救
·一个亘古长存的哲学命题——文学是对世界真相的最真切的叩问
·为何中国校园到处悬挂异议分子像?
·谁是反对专制政权的主要力量?
·好汉
·向孩童学习
·“师者”的勇气
·来自月球的控诉
·挥一挥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我们每个人都是历史的一个驿站
·《雪颂》
·在雲中飄揚
·“毛主席萬歲!”?
·記憶我的六爺
·“全国教育的领头羊”可以休矣!
·错误的思维方式压制个体才能的发展
·你就是上帝!
·什么引起了世界的动荡不安?
·试谈学校道德教育中的负果效问题  
·经典真的回归了么!  
·当代文明世界的基本成分分析
·华德福教育之路
·昏暗的镜子
·华德福教育----- 一次介绍性演讲
·赵昕精神底色里的人性光辉
·爱琴海事件杂感 --我要做什么样子的学问?
·道德是否能够?
·“智齿”记
·疯癫状态下的生命个体
·不要只顾着你们的肉体,而是要顾到灵魂
·談一下全球化的終結問題
·賈敬龍死後
·《意義通訊》之1:關於海外孔子學院裡的教學內容的思考
·《意義通訊》之2--3
·《意義通訊》之4:中華民族可能會成為人類家族裡的少數族群!
·《意義通訊》之5:給大陸氣象科學家支一招——黯黯陰霾乃是穿越千年而來,
·《意義通訊》之6:依法治國、以德治國與惡待百姓的政府
·《意義通訊》之7:關於個體的仇恨來源問題!
·《意義通訊》之8: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政治崩塌
·《意義通訊》之9:感謝賴建平對黑洞婊子陳氏的精準定位!
·《意義通訊》之10:天象之變與人心之變
·2017年世界大勢預測
·《意義通訊》之11:國民黨的末路也是中共的末路!
·《意義通訊》之12:作為藝術的歷史?!
·《意義通訊》之13:關於對陳氏文字的幾句插入式評論
·《意義通訊》之14:平安夜隨想
·《意義通訊》之15:什麼是陽光下最為無恥的罪惡?
·小螞蟻
·《意義通訊》之16,關於“中等收入陷阱”的陷阱
·《意義通訊》之17:關於又一次的欺世謊言TRAPPIST-1星系的出現
·意義通訊之18:惡人自有惡人磨!
·意義通訊之19:當代義和團力量不可小覷,訪民應無關緊要!
·意義通訊之20:關於歐洲基督教的沒落
·意義通訊之21:明天會更美好嗎?
·《意義通訊》之22:從“平等”說開去!
·《末後時代的冰箱》
·《意義通訊》之23:再談全球化問題
·《意義通訊》之24:關於外星人的疑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普通教师的六月二十三日》——我的“分校”暗访记录

题记一:

   生命中最富于意义的事情往往就在我们日常的质朴的生活中显现,可能我们没有注意到,没有看得见。但是当我们富于爱心和善意去教育孩子的时候,在我们把自己的生命赋予教育业的时候,把我们的命运与祖国的命运相联系起来的时候、这种平平凡凡的生活,尽管表象里没有激情,其实有着大爱,有着伟大的人类运行法则和道德法则。

   题记二:

   我有一个教育理想,就是我们所培养的孩子,不是为考大学而培养的,不是为光耀门庭而培养的,而是要有健全的精神,有了这健全的精神,我们的孩子就是初中毕业,也能正视自己的行为和社会地位,而不会形成对社会和人生的变态心理。当我们培养的孩子将来在各个工作岗位上,能兢兢业业,脚踏实地地做事情,能把自己的个人行为放在更深的范畴内进行思考,能多为他人的利益考虑,能为全社会和国家的利益考虑,能不以个人的患得患失而忧虑,能健康地生活成长,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任,那么,我们的教育才是成功的。

   2004年6月23日,星期三,晴,闷热

   1,今天早上

   今天早上是同事大李给我打的电话铃声把我吵醒的,他说要我给他签个到,我说我还在睡觉,可能赶不上了,叫他叫别人代签吧,很不好意思。之后我迅速起床,洗了把脸,刷了牙,几乎在几分钟内解决好了。此时时间已经是快7点半了,我赶快冲下楼,跑向车棚。昨天是端午节,我回老家时加了一点油,这个摩托车平时我根本不骑的,因为从学校家属院到学校步行也就几分钟的路程。我推出破摩托,骑到学校,踏着铃声进入教导处,签了到,还好,大申的还没有签,我就代劳了,哈哈。

   今天我一天无课,每到星期三都是我最舒服的日子,但是今天不一样。来了一封邮件,有两份《中国教师报》的样报,上面刚刚发表我的一篇小文章。组里面开始热闹起来,要求我请客什么的,我应酬着,心中暗想还是不发表好一些,本来是偷偷地写一些东西,发表了就再隐瞒不住了。所谓偷偷,就是不能张扬自己的个性什么了,这是符合中国人的传统性格特征的。你想,当一位大学中文本科毕业学士学位的做了多年高级中学语文教师乞求你帮忙替写论文或者要求你的文章后面缀上他/她的名字的时候,你是作何选择呢?你会感到自己很尴尬,而他/她没有这种感受。人心难测,就是你好心帮忙的话,熬了夜,费了很多精神,白了几根头发,为他/她发表了“他/她的大作”,说不定他/她在口头上感激的同时,在内心有种阴影,这种阴影在他/她心中留存着,会一辈子算计你。人言道:人情练达是文章,处处留心皆学问。本人人情不能练达,留心也难以变成自己的学问。人生在世,有些事情本身太复杂,象我这样的书呆子在处理许多人际上的事情时候很难以达到某种高的境界。因为人的精力有限,不能样样精通,所以有些事情只能顺其自然了。

   本来今天我计划着继续翻译我的书,这样一来平静的心态又打乱了。有一位女教师还带着小孩子,前天学前班放假了,她就把孩子带到了学校,她还是第四节的课,我想我又完了。这个小孩子上学时候还可以,我可以在办公室里看书或者写作时忍受一下他母亲一个人的拉家常时候的吵闹。如今他一放假,我要在办公室里忍受两个人的喧嚣。最近我刚看到一则消息,说一位美国教授经过十一年的跟踪研究,得出结论说,就单亲家庭里的孩子来说,单亲对于孩子的成长的影响并不大,影响孩子最大的莫过于孩子母亲的素质。今天观察真的有一点相信这位别致的美国教授的结论了。这个小孩子有很多独特的地方,其一,喜欢旁若无人,自得其乐。这一点还没有什么的,最使我难受的另外一点是这个孩子特别喜爱母亲,与母亲形影不离。而她的母亲一般上不愿意违反学校纪律,早来晚归的。严格按照学校的考勤制度办事。看来我的一个上午时间又要在孩子和他母亲的吵闹声里度过了。我对他们之间母子情深也表扬过几次。同时在他母亲不在他身边的时候鼓励孩子做到不要在公共场合大声喧嚣,看来我今天的“鼓励疗法”也不一定会奏效。但愿我能耐得住性子。

   我翻译的是一本关于华德福教育的书籍,华德福教育是上个世纪初期产生的基于人智哲学(一种精神科学)的教育运动,我感到华德福教育理念中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和借鉴的教育思想理念,之所以着手做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出发点可能是自己内心有一种“殉道”精神吧,否则,何苦自己找苦吃呢?这本书真是难啃的很,里面基本都是理论,很晦涩,难揣摩。偷偷模摸地翻译半年了,只翻译了一半。九月份要完稿,看来很难准时交工了。所以我打算加快进度,这几天翻译的挺顺利的,谁知道又碰到困难的地方了,书中拗牙的句子多的是。可能是书的作者与翻译者的文化背景的差异问题。此生可能遗憾的是选择了教育,选择了教育也没有什么,特别遗憾的是爱上了教育,爱上了教育也没有什么,遗憾的是对于一直有问题的中国教育的难以割舍的关注。有句歌词叫做:因为爱,所以离开。我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离开所衷爱的教育。在4月份时候我申请的美国纽约的一所大学接受我这个穷教师,愿意提供全额的schorlorship和work-study,还有一个诱人的Master Offer。有些东西在很刻意追求的时候不来,去美国深造是我高中时候的梦想。现在在不经意的时候来到了,很兴奋,但是又有很多无奈。本不愿意放弃,也只得放弃。幸好能够在老子的道德经里找到可以共鸣的东西,使自己内心又多了一点学会放弃的从容和坦然。而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从容地对待教育?为什么这么牵动自己的内心?象我这样一介草民为什么不去思考一些正常的生活需要的东西,却要用自己有限的小脑袋里的几个可怜的脑神经来思维这些大而无当的抽象的东西?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在杞人忧天,很冒傻的。所以感到因为爱,所以离开。但是真的能够离开吗?

   在办公室里我一直在忍受着孩子和他的母亲的喧闹声,这是一个大组,有17个人在办公,有些时候,领导很愿意追求一种大而全的东西,比如集体办公、很正经地开会等,开会时候说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也必须叫所有教师都来齐了,才开始开会,耽误很多个人的时间,但是领导肯定在诸位教师都能乖乖的听话的时候有一种心理上的满足感,否则会心里不痛快,更有甚者,会在暗地里给你小鞋穿。我决定先停下来自己的工作。想以审美的眼光来看待自己周围的事情,平静一下自己的内心,也省察一下自己。发现自己的确不能成什么气候,想当初毛泽东在长沙做学生的时候怎么就能在十字街口读书呢?这需要怎样的意志力呢?想到这里,自己很是汗颜。天有一点热,流汗是正常的。突然想到“无事生非”这个词语,好象一句英语叫“Make thesleeping dog lie"与这个成语很类似。我内心笑了笑,但是这个内心的笑也是掩饰不住的,我做不到“喜怒不形于色”,这也是种境界问题,也与自己的个性有关。在那边坐着的柳老师看到我闲了下来,就招呼我,我就到他旁边,找个椅子坐下。我和柳老师有时候总是有一些话说的,他是教历史的,见解总是有些深刻,所以我喜欢和他交换一下对一些社会上或教育上的现象的看法。

   这次有一些突然,我们聊着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就聊到了我校里的“分校“事情上了。我现在作一下说明,我所在的学校现在是三大“板块”----普通高中、初中和“分校”,我们整个区就这么一所高中,是我们这里的最高学府。我校的初中现在又称为“总校”,另外一个是在总校的基础上分离出来的,但是也在同一个校园里的被称为 “分校”。分校是我们区里教学改制的一面旗帜。据说为了审批我们的分校化了很大的一番工夫的。我私下认为,分校其实就是为了升学把成绩好的学生通过考试选拔出来,并进行专门考试训练的学校。目的是为了升学率,也是为了完成上边下达的升学指标所进行的近视的,我想也是急功近利式的非正常的教育资源的重新组合。目的就一个:提高考试成绩升学;手段也是一个:考试训练;教学方法也是一个:灌。如同为了一个伟大的特殊的光荣的任务的完成而进行的特种兵训练一样。

   2,办公室里的模拟采访

   下面我以“记者问”的方式来写出来我们大概说的东西,许多柳老师的话里有我自己的思考在内,并不是纯粹的柳老师的话,特此说明:问:柳老师,你的孩子在分校还可以吧?

   柳:孩子在分校的课业比以前更加繁重,学生上分校无非是为了考市重点高中,而一中在全市范围内仅仅收350名正式学生,这350名学生中据说里面有70名关系指标,也就是说正式录取的仅仅有280名学生;其余的都是所谓的择校生,也就是高费生,目的也是要钱,要一万八到两万四,还成立了一中“分校”,其目的是司马昭之心,人人皆知。就是利用自己的名校身份,多从百姓口袋里掏钱。现在考一中要比高考考重点大学还难,你想想,全市有多少初中生以及各种名目的分校生要参加这场竞争?但是如果你不叫你自己的孩子上一个初中分校的话,你就必须让孩子留守在原来的学校,享受着低一等的教育资源,这对于孩子的心理和成长是一种伤害。

   问:留守在原来的学校和上“分校”有这样大的差别么?

   柳:区别很大,整个区各个初级中学的学生抢着来上分校,掏着高费。其实并不是原来的学校的教学质量有多么的低,也不是原来的学校的师资就很差;当分校把总校班里所有成绩好一些的学生选拔走以后,原先班级里的学生心理上会有这样的阴影,家长可能也会考虑到这个问题,谁愿意自己的孩子生活在阴影中,除了孩子真的不争气外,能够考上分校的学生家长也会勒紧裤腰带叫自己的孩子去分校上学的,分校这样就根本不缺少生源。这样做反而使考不上分校的孩子心理上蒙上阴影,认为自己是“差生”,自暴自弃,本来不是厌学的开始厌学,本来厌学的更加不学习,班级纪律靠班主任的强制手段在维系着,教师也很下气,无可奈何,有一些有心学习的学生也被这种情绪笼罩着,导致许多相关的问题的出现,这与班风萎靡有关。

   问:柳老师能否举例说明一下呢?比如成绩下降的学生实例。

   柳:比如我校有一名学生,原来在总校时候的年级排名是第4名,因为考上分校后,家里贫穷,付不起每学期840多元的学费,就留守在总校,这次统考,与分校原来的同学相比落后了几十分;这个肯定与班风有关系,当然也与自己的心理素质有关系。其实,分校这样做已经坑害了大批的学生,特别是处于初中这个年龄段的学生,他们的心理发展正是一个十分关键的时期,心理承受力有限,意志力薄弱,腻烦心理严重,如果没有正确的疏导的话,他们在学业上又没有什么所成,在将来走上社会,对社会只能造成压力,不利于健康向上的社会的形成和人民整体素质的提高,对于这个问题,如果没有长远的眼光的话,真是贻害无穷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