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莼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一莼文集]->[笔名“一莼”的来历]
一莼文集
·蝶恋花 - 莼草自题
·笔名“一莼”的来历
·永远的怀念--外祖母百年祭
·绿卡姻缘
·围城并不美丽
·我曾经茫茫走过......
·下一个会更好?
·恶梦
·老方的红颜知己
·大卫营的今与昔
·明月几时有?
· 大峡谷玻璃天桥之行
·一位海外资深新闻工作者镜头下的大陆工厂
·埃及追夢(一)
·埃及追夢(二)
·埃及追夢(四)
·埃及追夢(五)
·埃及追夢(三)
· 过 埠 新 郎
欢迎在此做广告
笔名“一莼”的来历

   “一莼”这个名字,本是我父亲替我女儿起的中文名。因女儿在美国几乎没有机会使用中文名,我觉得这样似乎太浪费了这么好的名字,加之,我原来使用的名字在CND已有人用了,故将女儿的名字捡来用作自己的网名。
   
   莼菜,最早出自《诗经》记载。《诗》曰:“思东泮水,薄采其茆。”陆机考证后说:“茆与荇相似,江南人谓之莼菜。”《晋书》载:陆机到洛阳拜访王济,王济设宴款待陆机。他指着名贵大菜“羊酪”问:“先生来自吴中,那里有什么名贵的菜肴可与其媲美?”陆机答曰:“千里莼羹,未下盐豉。”这里的莼羹即指太湖特产。陆机说莼羹不加盐,吃起来比羊酪更佳。其实,莼羹加淡盐而食,同样美不胜收。苏南溧阳有莼湖,又名千里湖,盛产莼菜,即是陆机所谓之“千里莼”。应该提及的是太湖莼菜每年四月至九月末均可采食。不过春莼比秋莼更加鲜嫩,入肴后口感也更佳就是了。
   
   “莼草”乃多年水生草本植物,又名马蹄草、水莲叶、水葵,是多年生宿根性草本植物。莼草在晋朝就有"莼羹鲈脍"的记载,可以用来食用,故又名“莼菜”。相传乾隆帝下江南,每到杭州都必以莼羹进餐,并派人定期运回宫廷食用。它鲜嫩滑腻,用来调羹作汤,清香浓郁,被视为宴席上的珍贵食品。莼菜营养丰富,含有大量丙种维生素、蛋白质和微量铁质,具有美容、健胃、强身、防癌等功效。据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载,莼菜可以消渴热痹,和鲫鱼作羹时下气止哎、补大小肠虚气。莼属睡莲科,叶子呈椭圆形,夏天开紫红小花。当人们的目光被莲花的雍容华贵吸引过去的时候。往往忽略了旁边的这片清纯的小草。

   
   自古文人墨客引经据典,为此也留下了不少名句佳作。
   
   唐代诗圣杜甫有诗曰:“网聚粘圆鲫,丝繁煮细莼。”称赞鲫鱼与莼菜合而作羹是很美味的。
   
   南宋诗人陆游在《雨中泊萧山县驿》一诗中有:“店家菰饭香初熟,市担莼丝滑欲流。”之说。明代《蠖斋诗话》中李长衡的《煮莼歌》曰:“……琉璃碗盛碧玉光,五味杂错生馨香。出盘四座已叹息,举箸不敢争先尝。浅斟细嚼意未足,指点杯盘恋余馥。但知脆滑利齿牙,不觉清虚累口腹。血肉腥燥草木苦,此味超然离品目。”李是知味者,美食家,他把莼菜的色、香、味、形、质以及器、情、氛围写得惟妙惟肖,淋漓尽致。读来令人口舌生津,垂涎欲滴。
   
   三十年代叶圣陶也有篇散文《藕与莼菜》,称誉莼菜汤“令人心醉”,有“丰富的诗意”,即是指苏杭之莼菜。
   
   莼菜之所以被捧得如此高贵,看来与文人的诗词很有关系,所谓“莼以诗贵”罢?其实,莼菜本身并无味道,只是因为达官贵人们吃的莼菜是用了上好的高汤或配料烹制而成,故而成为佳肴。
   
   如今,当人们大鱼大肉吃够了的时候,野菜莼草又一次登堂入室。尤其是江南的西湖、太湖两地,更是以莼草为名菜招徕顾客,所谓“吃山珍,喝莲茶,品莼羹”已成为独具土家特色的江南新饮食文化的代表。
   
   然而在战乱、饥荒、人祸的年代,老百姓吃饭都有困难,谁还有闲情逸致去细细品尝这野菜呢?在那样的年代,莼菜只有用来充饥罢了。
   
   我生在江南、长在江南,可对莼菜的记忆却没有如诗人们的浪漫。恰恰相反,它令我再一次记起了不堪回首的过去……
   
   那是大饥荒年代的1962年春天,我生日的前一个晚上,妈妈宣布:为了给我庆生,明天全家吃肉!年幼的我听说有肉吃,兴奋得睡不着觉。在那年月,肉是凭票供应的,城里每人每月二两肉,对于孩子们来说,吃肉简直就是过节!
   
   那天放学时,我几乎是用跑步的速度回到家里。谁知,姐姐比我还更早到家。我们围着奶奶,坐在那儿等吃肉。却只见奶奶红肿着眼睛,操着锅铲把我们赶开: “去!去!去!赶快做功课,做不完功课就没肉吃!”乖乖隆的咚!——没有肉吃可比什么命令都管用,我们即刻乖乖地去写作业了。
   
   奶奶却悄悄一个人坐在厨房里发呆。
   
   好容易等到父母亲都下班回来了,华灯初上,总该吃饭了吧?
   
   但是好奇怪哦,怎么闻不见肉香呢?难道骗我们不成?
   
   直到摆开了餐桌,只见每人面前一碗青青的野菜,只有我的那碗野菜上面盖着一片薄薄的肉片!我一见眼泪就下来了:“我不干,我不干!我要吃肉,我要吃肉!”不懂事的我嚎啕大哭——憋了整整一天,就在等着这一餐,结果只有一小片肉,而且还说是为我庆生呢!
   
   我自认为哭得有理!
   
   透过迷濛的泪眼,我看见,同样的泪水也挂在妈妈和奶奶浮肿的脸上!
   
   父亲沉默着,什么也没说。
   
   在奶奶的百般劝慰和呵护下,我才委委屈屈地吃完了饭。当我刚刚躺下睡觉时,父亲走了过来,摸了摸我的头说:“你还小,爸爸原谅你。你知道,今天为什么没吃上肉吗?因为奶奶昨天夜里出去排队买菜时肉票被人偷了,她又不敢说,你妈不知道,才摆了这么个乌龙。你这片肉是奶奶用她自己今天晚上的米饭和隔壁沈妈妈家换来的。奶奶今晚没有吃饭!”
   
   (对于现在的年轻人可能要有一个说明,不然会看不懂——在那个年代,粮食万分紧张,每人每天都有定量,这定量少得仅够维持生命。自己的一份都不够吃,根本无法分给别人,奶奶用她的那一份晚饭——半小罐蒸米饭跟人家换了一片肉,自己就没有饭吃了。)
   
   我惊讶地张大了眼睛,眼泪又再次溢出眼眶!父亲见状,改用缓和的语气说:“要不是你今天发这么大的脾气,我还准备给你讲这野菜的故事呢。”
   
   接着,父亲用他那好听的、带有磁性的嗓音讲了起来:
   
   “今天我们吃的这种野菜名叫“莼菜”,是一种浮在水上的水草。你还记得我给你讲的唐明皇为了博贵妃一笑,由广东向皇宫飞马送鲜荔枝的故事吗?无独有偶的是,明代还有一桩飞马向京城送鲜莼菜的故事呢。所以,你今天不肯吃莼菜实在是蠢到极点的了。它虽是野菜,也是野菜中的极品。奶奶为了给你过生日,特地跑了好几个地方才买到的。你这样的表现,令她多伤心哪!”
   
   从父亲的讲叙中我才知道,莼菜是江浙一带的特产。明朝万历年间,太湖莼菜已被列为 “贡品”。为了保持莼菜的鲜嫩,地方官吏们想方设法用飞骑传送到京城,以满足御膳的需要。清康熙三十八年,皇帝南巡到吴县,当地有个叫张志宏的人,特地准备了大缸莼菜,晋献皇帝,同时奉上赞诵太湖莼菜的诗词20首。康熙收了莼菜,很高兴。命人带回北京畅春园留种繁殖。他对张志宏的诗也很欣赏,后来赐给他一顶乌纱帽。张志宏靠献莼菜当上了“著书馆效力”的小官儿,人们戏称他为 “莼官”。
   
   莼草习性随遇而安,淡泊潇洒,与莲相比,花小香薄,并不引人注意。天生天长,不用人工精心培育即可蓬勃繁衍,生命力特强,且是野菜中的极品。一身兼有贫贱与高贵的双重素质——灾荒时期百姓可以用来果腹;太平年间,有很高的经济价值。
   
   父亲他老人家一生历经苦难,深知身处逆境中必须有顽强的适应能力方能生存,然后再力争上游的道理。蒓草遇清涟而生,离池泽即亡;弱质而守其品行,平凡却内蕴高雅。且“蒓”、“纯”、“淳”三字同音。我想他起这个名字,是勉励后辈儿孙要洁身自好,淳朴处世。也是寄望孩子能培养自己不要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能吃苦耐劳,努力上进的意思吧?
   
   另外,我深知自己不是一个有才华的人,生性又随心所欲,喜欢涂涂画画,故而如莼草一般不肯受拘束。不求名利得失、荣华富贵,但愿平平淡淡、心安理得地生活。能如此这般,已于愿足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