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莼文集
[主页]->[人生感怀]->[一莼文集]->[老方的红颜知己]
一莼文集
·蝶恋花 - 莼草自题
·笔名“一莼”的来历
·永远的怀念--外祖母百年祭
·绿卡姻缘
·围城并不美丽
·我曾经茫茫走过......
·下一个会更好?
·恶梦
·老方的红颜知己
·大卫营的今与昔
·明月几时有?
· 大峡谷玻璃天桥之行
·一位海外资深新闻工作者镜头下的大陆工厂
·埃及追夢(一)
·埃及追夢(二)
·埃及追夢(四)
·埃及追夢(五)
·埃及追夢(三)
· 过 埠 新 郎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老方的红颜知己

《老方情困温柔乡》修改稿
            
           
     话说老方照着苛莞的方子去了一趟中国大西北的楼兰古城,也凭吊过了楼兰城里的孤魂野鬼,并折回了一把灿烂逸扬的红柳。老方的心病,似乎并未药到病除。
     然后,他又采用了书刊的意见,决定再次出门散散心。当然目的地不同,是玛雅废墟。老方对玛雅文明向来推崇,去那里凭吊一番,于身于心都有利。有利归有利,心里那个小疙瘩依然未除。

     秋风又起,雨打芭蕉,老方不觉有点伤秋的惆怅。百无聊赖之下,他打开电脑,上网浏览CND上的“蓝银”、“绿银”们又有什么花样。老方虽然有善子的百般温柔体贴,但每每上了CND,他第一要看的便是《交友择偶》栏。
    他顶讨厌的是那位“叮咚泉主人”,征婚广告写得风流儒雅,引得那些傻绿银们也不管泉深泉浅,只管闭着眼睛往里跳。令其他诸位老兄只好眼巴巴地瞅着,又嫉妒,又怨恨,但又无可奈何─谁让你写不出这一手锦绣文章呢!
     当然,“叮咚泉’对老方还不构成威胁─善子虽不及这些“绿银”们能说会道又能写,但胜在端庄贤淑、大方得体也就罢了。 
     老方最在意的是“女寻男”的部分,那才是他的乐园。
     这一天,他正懒洋洋地浏览着,一位“秋秋”姑娘的广告吸引了他的注意:
   “我象一只小小的船,漂泊在东南西北,西北东南,满载着希望,也满载着苦难┉┉我已疲倦,我已慵懒。何处是我休息的彼岸?何处是我停泊的港湾?寻有缘人。”
     老方觉得有点眼熟,他仿佛记得在什么地方听人也这样说过。
     老方一向自恃甚高,只是因为曲高和寡之故,懂得欣赏他的人不多。他看到如此优美的文笔,不由起了怜香惜玉之心。(如果告诉他,此乃从台湾老歌《船》的歌词中演变而来,不知老方作何感想?)即刻给该女打了一封很有男人气概的伊妹儿,表示他可以作她停泊的“港湾”。并赋诗一首,以赠美女。此刻,他竟一时疏忽,忘记了自己身边还有个善子,更忘记了他目前还有着“寄人篱下”的悲哀。不过持平而论,这样说也许有点刻薄,以老方的忠厚,忘是不会忘的,大抵只是生活过得太过平淡,下意识中想寻求点精神刺激而已。
     伊妹儿很快就有了回音,表示很欣赏他的才华和诚意,愿意和他交往,并说“你一定是个有名的作家吧?我好像在什么报章杂志上看过你的文章。”老方一看大喜:谁说知音难求?老话说得没错: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他兴奋得连连搓手,即刻给秋秋回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伊妹儿,并把自己刚去法国旅游时写的诗句附上,以表示知己秋秋没有看错人。秋秋的回信很快就来了—— 啊!老方,你真是天才,下笔千言如有神!就是我这个文学外行也被感动了。同时又透露了一个令老方高兴得疯掉了的消息:老方,我们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啊!你知道吗?我们是一起去法国的团友啊!我就是那个带着儿子的刘小姐呀!
   我的妈!刘小姐!不错,不错,那个曾经和我抛过媚眼的女人!我们还在酒店的泳池里一起游过泳呢!那“彼岸”“港湾”什么的就是听她说过的!CND也是我给她介绍的!没想到CND还真有用,竟然把我们这两个断了线的风筝又连在一起了!
   老方心中对CND实在满怀感激之情,暗忖道:这个网站年年呼吁我们这些人多多支持,我都装聋作哑,总是想,比我有钱的人多着呢,人家也不在乎我这三瓜两枣的,还是让别人捐献吧。今年可得破费一点,捐个一两块钱表示表示心意吧,不然不好意思。他点了一下捐款箱,心里在盘算着是一块好还是两块好,抑或是一块五毛好。谁知,打开一看,大吃一惊:原来人家的捐款由五块起算,老方失望地摇摇头,“这可怨不得我老方了!”赶紧关闭了网站,决定给刘小姐回信。
     老方全然不顾善子三请吃饭的敲门声,赶着写信。信中盛赞刘小姐美丽可爱,回忆了一番在巴黎酒店的泳池中戏水的乐趣,这才不情不愿地下得楼来。
     “敲什么敲,我自己会下来!”他不满地冲着善子翻了一个白眼,刚端起饭碗,就又“啪”地一声放了下来:“你替我盛这么多饭,想要撑死我呀?”善子急忙起身拿了一个空碗,“吃不完拨在这里吧。”他不高兴地撇了撇嘴,拨了几颗饭粒在空碗里。然后拿起调羹喝汤,“呸!”的一声,把善子吓了一跳,“你放这么多盐,不知我有心脏病吗?我这病都是你弄出来的!”善子从自责到惊讶,又从惊讶到委屈:“我还没有放盐呢,怎么会咸得不能喝呢?这是海鲜的鲜味呀。”
     老方别别扭扭地吃完了这餐饭,想着吃两根香蕉通通便,走到水果篮前,大叫起来:“香蕉呢?怎么没有香蕉了?!”善子冷冷地回答道:“昨天我说要买香蕉,你要买葡萄,你不是说香蕉吃了犯胃酸吗?”
     近来,老方对善子的态度有着一种潜移默化的转变。这主要是缘于他近年来的财星高照,不但做生意狠狠地赚了一笔,还中了一个中等奖——8,765,432.10(日元)。他一改过去不修边幅的陋习,很注意自己的身材和头发,善子在替他梳头时,每掉了一根毛,就要对着善子吼道:“你知道吗?这要在服侍老佛爷那会儿,是要掉脑袋的!”
   此刻,见善子冷著脸,老方摇摇头,宽宏大量地表示不再计较了,心中暗想:“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老方又回到电脑前,喜滋滋地又想起在巴黎酒店里,他还和刘小姐夸下了海口,说自己中了一个八百万元的大奖,只是没提是日元还是美元。“要是我有急用,你会慷慨解囊吗?”刘小姐笑问。“当然,当然!那还用说!”老方毫不犹豫地说。想到这里,老方不禁莞尔。
     他的创作热情一旦被鼓动起来,真是如决堤之水而一发不可收拾。他现在就在电脑前辛勤地耕耘起来。
     为了在刘小姐面前展示才华,他日以继夜地写,写了就给刘小姐发过去。有一次,他因写诗推迟了回信,刘小姐立刻耍起了小姐脾气,弄得老方连连磕头作揖、赔礼道歉:“小姐息怒!小姐息怒 !为了让你高兴,得要快些给你复信。我只是觉得我像卖瓜的老王,在担子里的瓜卖完了以后,也就不上大街吆喝了。这不是又有瓜了,昨天刚摘下来,这就给你送去。盼你看在鲜瓜鲜果的份上,饶了我吧!”
     可惜的是,刘小姐“怒”是“息”了,可对他呕心沥血写出来的大作除了一个劲地叫好之外,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想听听她的意见,到底好在哪里,可对方除了叫好还是叫好─这是老方私底下唯一的憾事。
     不过,老方是聪明人,他又转念一想,“女子无才便是德”,不懂就不懂呗!有个秋秋让我挂念着,这可是不小的福气呀。
   他自己也说不清是怎么回事,看着善子是越来越不顺眼。过去,人家夸他太太的风度高雅大方,他嘴上不说,心里可是甜滋滋的。现在人家说了同样的话,他却听出了潜台词“看你老方配吗!”过去太太温柔体贴,他觉得自己很有福气,现在看着善子受了委屈也不发脾气的样儿就气不打一处来:怎么这么没有个性!哪象个E时代的女人!
   再接着下来,有一个星期秋秋没有伊妹儿来,把个老方急得呀,真象热锅上的蚂蚁。就在这时,秋秋的伊妹儿到了:
     “方方(这是秋秋对老方的爱称,又作昵称),你真有趣,诗歌也写得好,不过,我不知道这“北京文化街”在哪里,我已好久没去过北京了。
     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我眼前有这么多事情要我烦心,哪有闲心去逛文化街呀!人家愁得要死,可你却在穷开心,你好像生活得很高兴的样子。
     今天是万圣节,我就躲在面具后面跟你说几句心里话吧。
     我儿子近来闯了一个大祸,开车不小心撞伤了一个人,没有买保险,现在对方提出要五万元私了,这样就不告我儿子了。为了孩子没有案底,我只好咬牙接受这个条件。但我一时真还拿不出这么多钱,和亲戚朋友都借遍了,也只有七八千。只好厚著面皮看你能不能帮我这个忙,我一旦有钱会立刻还你。按说我不该和你开口,我们素昧平生,但总算认识一场,你我又如此投缘。如果你相信我的话,,就请帮帮我吧。大恩不言谢,有情后补吧!
   如你答应,我即将地址奉上。 ”落款是“你的秋秋”。
   老方也不傻,打太极是他的强项,立马回了一个伊妹儿:
    “看到你儿子不幸出车祸的消息,深感遗憾,在你这种心情下还和你谈文论诗,属于不识时务。请原谅。
   “去年年底,我刚买了一辆新车,前不久又付了房屋贷款公司一万多元,这差不多扫光了我账面的全部现金,我的账面只有基本存款数字,保持不被银行罚款的水平。从现在起到明年夏季,我需要积储另外的两万元,因为我的女儿要到美国马里兰州读医学学位,要准备学费。确实难以出手相助,请原谅。
     “遇到这种不幸情况,你四处求贷当然不失为一个办法,但是遇到我,我会考虑用房产作抵押贷款,可以化解目前的危机。”
   接着又说了一番可说可不说的“安慰话”,只是高低没敢再提“慷慨解囊”的旧话。
     这秋秋实在是女中豪杰,懂得“以退为进”的高招儿,并不因此而退缩, 她的伊妹儿当天就来了:
     “对不起,我是急昏了头,所以给你写了那样的信。你不借,是在情理中的,即使你想借给我,你太太也不会同意的,我应该想到这一点。所以,你不必告诉我你们家的财务帐,我是明白人,做了糊涂事,请原谅。
     “方方,你不会怪我这么荒唐吧?说实话,不知为什么,我遇到这样的事第一个就想到你,就像你是我的救星一般。总觉得你是一定会帮助我的,是吗?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感觉对不对?要不是上次在法国你说你中了大奖,如我有需要,你一定会慷慨解囊的话,我也不敢跟你开这个口。
     “唉,你不知道,一个女人带著孩子生活是多么难,这个儿子可以说就是我的全部生命,他如出一点差错,我都会寝食不安。如果他去坐牢,我只有去寻死了。
     “我再自己想想办法,希望可以渡过难关。
     “谢谢你提醒我用房产作抵押,这是一个好办法──如果有房产可以押的 话。”
     看了这封信,老方的脸都红到耳根子了─ 看看,人家一个妇道人家,心胸如此开阔,我是个男子汉大丈夫,人家有了难处来找我,我怎能袖手旁观呢?
     他又想起了浪漫之都巴黎的日日夜夜,心中就荡漾着一股温情。不借,似乎说不过去,又于心不忍;再说了,自己跟人家说过大话,夸过海口,如今怎么自圆其说呢?更重要的是,这一个断然的“不借”,今后还好意思跟人家继续交往下去吗?借吧,老方的心像被狗咬了一口似的,疼得直流血。唉!借与不借间,老夫千万难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