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野夫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野夫文集]->[金边旅笔-- “主义”的陷阱 ]
野夫文集

*罪恶馆图片展*
·站在罪恶馆前
·罪恶之 酷刑篇
·金边旅笔-- “主义”的陷阱
·罪恶馆图片展(1)
·罪恶馆图片展(2)--母与子
·罪恶馆图片展(3)--中国人,你看着我的眼睛!
·罪恶馆图片展(4)--囚歌都是中国的
·罪恶馆图片展(5)--越南侵略,柬埔寨人民欢呼雀跃
·罪恶馆图片展(6)--被害者的骨骸堆积如山
·罪恶馆图片展(7)--在赠送花圈的人中没有中国官员
·柬埔寨極左政策使華人減少20萬
·联合早报:柬埔寨流泪的骷髅在嘶喊
·以革命的名义-- 红色高棉大屠杀研究
***
·最后的官子-西部大搜刮!
·辩奸与呐喊
·从撞机事件看中国政府
·流氓的选举
·爱国之难与爱国之痛
·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汉文化的堕落与悲哀
·让谁来爱国?
·土地的战争
·生命在中国的价值
·天堂国度
·用脚投票
·农民有没有贡献?
·认识红客
·另一位美丽的女囚-张自新一案的思索
·为屠夫作传
·国家罪责与个人罪责
·颂歌献给杀人者
·“我们是这样对待中国战俘的”系列之一:人肝下酒
·“我们是这样对待中国战俘的”系列之二:用降兵练刺杀
·要毁灭一个民族,从摧毁其文化开始
·法轮功
欢迎在此做广告
金边旅笔-- “主义”的陷阱
   【博讯2001年4月20日】我在中国生长,对我生活与命运影响最深刻的有两个字:“主义”!我不知道这两个字用英文怎么解释,但在中国却是包罗万象,任何事务都在“主义”的注释监控之下。

   最常见、而又无所不在的是共产主义,每日低头向毛老头祝祷、请罪或忏悔,就是共产主义行为的一种,秋天收割后,农民们把自己的血汗无偿地送到国库去,让全家人饿着、饿死,这是共产主义,国家把这些粮食运去贱卖,换取宝贵的资本主义美元,高价买了枪炮,又将它送给其它国家的共产主义兄弟,进行战争、爆炸、暗杀、屠杀,以建立更多的共产主义地盘,这叫国际共产主义,不是干涉别国内政与颠覆他国政府。

   主义是万能的,是一切暴行与血腥的合法掩护。冷战时期,西方联盟对中国和其它社会主义国家进行围堵与封锁,在麦卡锡主义的阴影下,好莱坞几近窒息,许多无辜人士受到审查与关押,因为它们是资本主义。而在社会主义阳光所及之地,几乎是血流成河,每个共产主义政权都在忙着杀人,通过这种血腥手段来洗清共产主义阵营中的资本主义。因为“主义”说,没有“主义”或“主义”不纯,国将不国,民将不民,为了不被亡国与亡命,只有拼命地建设与肃清“主义”!

   在金边西郊的镇艾万人坑参加一次亡魂追悼仪式时,有位老华侨向我介绍:柬埔寨共产党七五年占领全国后,在三年八个月零八天的时间里,共屠杀了250万人民,占全国人口总数的40%,包括西哈努克国王的两个儿子。虽然他在军队里得以幸免,但他的家人则全部埋在了镇艾。每年都有大批的人来这里超度亡灵,走在这片土地上,每一个人都会震惊与颤抖,这是惨绝人环的惨剧,也是柬民族的悲哀。在高高的纪念塔上,堆满了大小不一的头盖骨,有许多一望可知属于儿童或胎儿,头盖骨上的弹孔仿佛是第三只眼。塔后有数不清的洞穴,里面塞满了受害者的骨骸。

   有位高僧在宣讲,大意是让人们记住惨剧发生的原因,不让它重演。在凝重的气氛中,我感到深深的负罪感: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国的枪炮带来的,中国人才是这一幕的导演者。

   与柬共总书记波尔布特办公室中八百罐浸泡全套女人眼睛与双乳、外阴的玻璃瓶、或苏联大清洗中的三千万冤魂相比,我国的数字还是比较有说服力:

   “在三十年中,“非正常死亡”人数才约一亿一千万人,平均每年还不到四百万人”。如果将共产主义阵营的屠杀人数相加,估计超过两亿!这一切在“主义”的外衣包裹下,一切都无足轻重了,因为有了“主义”而毫无负罪感!

   在主义及主义的仆从们斗争与厮杀累了时,大家却在一夜之间忘记了奉为圣灵的“主义”,当初口号喊的最凶的人,在抢钱游戏中显得最积极与无耻。如陈希同、成克杰、刘副部长之流,手上还没洗净资产主义分子的鲜血,就冲进了钱堆,还最爱资本主义的象征:美元,既使为此杀头也前仆后继。

   而与共产主义拚杀了几近一世纪的资本主义分子,也挤破了头地要到红色之都来,还是为了挣钱。看来婊子立牌坊与政客侈谈“主义”是同一原理,都是标榜与宣讲的伎俩,终极目标还是利益,“主义”的神话,只是东、西方政客们欺骗民众以供其驱使奴役的伎俩而已。骗子得逞后,卷财远逃,在彼岸沙滩香槟美女丛中潇洒时,只抛下一群信徒在迷梦中呓语。

   在金钱或利益的火焰前,这些军火商、政治骗子和“主义”伪君子的“主义”面具,顿时灰飞烟灭。当初拚命的攻击与谩骂,双手沾满无辜者的鲜血,足下踏着人民的累累白骨,只为了今日收获的美钞与利益。

   婊子的牌坊虽然可笑,“主义”却更邪恶,在它美丽外衣掩护下所制造的罪恶与血腥,浸透了上个世纪,留下人类文明史上最肮脏的一页。

   当初,那个不落的红太阳神话破灭时,有多少人哭天抢地,以为要遭资本主义的苦,受资产阶级的罪,谁知淡化了“主义”的阴影,天还是天,地还是地,人民的生活却奇迹般地提高了,我们既没有亡国也没有亡命。

   从“主义”的恶梦中醒来,才发现身处世界上最大的骗局之中,被人控制了精神与灵魂,犯下无与伦比的恶行。 “主义”是人创造的,却主宰了这么多人的灵魂与命运,造就无尽的冲突与灾害,人类几乎沦为主义的仆从。

   “主义”的阴影虽已淡化,但他的鬼魂还在某些人的身体与灵魂深处潜藏,并没有消灭,一旦有机会还要出来作祟,还想重新控制人类的灵魂。我们这些经历过血腥年代的人,常常在心中点起追思超渡的腊烛,提醒人们不忘历史,不让民族悲剧重演,才是一种真正的负责任,才是最大的爱国。我们来到一个新的世纪,是否可以抛弃“主义”的思想枷锁和有色眼镜,开辟一页人类文明史的新篇章?我们不谈主义,一切都以个人、家庭、民族与国家的利益作考量,我们不需要“主义”的包装与鼓动,我们只要实质与利益。

©2000-200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