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遗书]
杨银波文集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遗书

   在我还没有死之前,我把这些话用我的鲜血记下来,用它当作传给我未来儿子(姑且设为男儿,定名杨血昂)的血泪遗书,当作给这个可怜可憎的虚假盛世的最后反击,当作盖棺论定,当作痛心疾首,当作对我亲亲骨肉的终生寄望:愿他永久地铭记住血的颜色。——杨银波

   亲爱的儿子杨血昂:

   在你母亲把你生下来之前,我就已经给你取好了名字,或许就在你将知道如何念自己名字的时候,我已经命丧黄泉了。

   在你记住你的名字之前,请你一定先记住另外一个孩子,他在清朝,叫洪文定。在他才生下来没几天的时候,他的家族被朝庭满门抄斩,在皇帝的必杀令中有一个名字被重重地画上了红圈,那就是他的父亲——洪熙官。

   我希望你不要因为父亲的死而消磨了你的斗志。如同洪文定忍辱负重一样,你应当明白他父亲教给他的是什么。

   一、紧记逆境出天才。

   人有卧薪尝胆之志,方存卧虎藏龙之概。人天生乃狂妄之徒不可一世,大多如井底之蛙,以幻想构世人,总不知世界何其大,眼界又当何其宽,所以关羽面前耍大刀的人太多,其实不过尔尔。人无风浪之撞击,则无血泪之存在;无刀枪之直对,则无反击之痛快。

   人的最终底线是“心死”,而不是“身死”,更不是“别人致你于死地”,所以真正的天才不是“旷世唯我一人”的嚣张,乃是经历深刻剧痛的涅磐,不是横纵相比的超凡,乃是超越自我的勇毅,世间的敌人永远不是别人,而恰恰是你自己,所谓“心本无声,音尽开”即是此理。儿子,你父亲拿命才得出这条结论。

   我不在的时候,请你在每年清明节那天去看看父亲坟上的青草,那才是一种真正的茁壮。请不要把它们拔掉,因为那恰是意味着你父亲的精神,那是踏在死亡炼狱之上的野草疯长,那是拿肉体的死亡来换取的生命真意。阳光、雨露,它们仅仅是生命的一小块,乃至于被生命彻底地不屑一顾;唯有雷电、风云才是生命狂啸四野的真正滋养。

   你父亲活着的时代是个乱世,是一个沉默者、忍受者、奴隶者、奴才者、自欺者占绝大多数的世界。从地球诞生以来我就从未高兴过,哪怕是所谓的盛世,哪怕是所谓的良政,那都是经不起历史去检验的,从严格的标准看过去,所有的欢天喜地都只是微不足道的一部分、一阶段、一程度,要让它延续、长远、深入,它永远是那么可怕地不敢奋勇向前。

   做一个纯粹的中国人,就意味着沉重的历史重压。活在这个国家,就像一生下来就成为不堪重负者,对于历史,要敢于扬弃和精挑。历史在今天成了妓女,你再也看不到它的原貌,它没有你想象得那么令你怀念,哪怕我们寻不到我们祖先的足迹也在所不惜,因为祖先的血泪也许让你更愤世疾俗,更如你父亲一样坚持鲜血般的正义,然而这一切都将意味着付出惨重的代价,甚至最终以生命来压底。儿子,你敢吗?你舍得你那条命吗?

   我亲爱的儿子,你可曾想过报仇?可曾想过有一天如《铸剑》中的那个孩子,为杀王头,为报父仇,把自己的头借别人一用?你知道你父亲的仇敌是谁吗?是镇压,是欺骗,是隐瞒,是掳掠,是暗箭所刺,是奴隶的麻木,是奴才的嘲讽,是历史的篡改,是现实的蒙昧,是被妖魔化中国所不容,是被单极化世界所不许……这一切都是我的仇敌,你会为我报仇吗?你能为我报仇吗?

   洪熙官堂堂壮士,他教过他的儿子:对敌人下手,绝不要心慈手软;他教过他的儿子:忍无可忍,则无须再忍;他教过他的儿子:人要够义气;他教过他的儿子:这个女人有问题。儿子啊,父亲也把这些都交给你吧,让你从一生下来就知道,你的父亲所给予你的就是一个五千年历史的大丈夫道义,请你明白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对专制的痛恨,都是对当权者的仇视,都是对朋友的忠义,都是对女人的洞察。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想让你知道,你生下来的周围就是一个逆境,而这一切或许方能使你真正意义上成为一个杰出的天才。

   你父亲的代价或许并不将比你的代价更大,当洪文定在选择木马就要被父亲杀死、选择刀就将和父亲一起浪迹天涯之际,我是多么希望你也有昔日洪文定的勇敢——选择那把白光闪耀的垂着红布的刀!

   二、紧记文武双全、黑白两道之重。

   你父亲唯有散打可制服两三个人,但这一切仅是皮毛。习武之人,心正,择人而敌。对待无赖,教训即可;对待敌手,狠辣致命。

   黑道之黑对比光天化日之黑,纯属小焉者也。诸多革命、报复,大多非本人蓄意而定,乃是逼迫之果。黑道之愚忠万莫渗入,黑道之邪恶也终究难成大气,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今日恐怖主义、法轮功之类,大多鱼龙混杂,不乏真义士隐含其中,黑、邪仅为表面,真相却为硕果。人不是草,风吹即动之人弱不禁风,此种人占绝大多数,不可信任;听任政府之人,更不可托一生之重给他。故对待众矢之的要有个人主见,“反”--亦不可怕。所谓反,实际上正是对正的纠正,正反对比,真理真相真知真情才有可能和盘托出。

   至于习文,文字技巧为次,文字真义为首。须传承中国脊梁之骨墨,以笔为枪方显英雄本色。切记手执一笔抵挡千军万马之势的功夫,非一日操练而成。你要狠下决心,如痴如醉似颠似狂的境界希望你年少既成,并持之以恒,把握风云变幻,持一颗独立人的良心、气魄和智慧,挥斥方遒。

   三、紧记死不可怕、牢不可怕,可怕的是自阉。

   明朝明文规定,所有自阉者,流放边疆,再者,诛灭九族。但每年仍有四五百人甘愿割断男人根,只为酬官求爵。自阉者,报复心极强,为人阴险、毒辣、卑鄙、狡诈,毒手无所不用其极。且看那个大名鼎鼎的和绅,贪赃妄法,杀人无数,结党营私,占尽民田……晓其一,可窥一斑啊。

   但自阉之首其实并非和绅,自阉之大也其实并非和绅,当今中国才方可称之为阉人首国、阉人大国,中国人的绝大多数自阉良知,自阉真善,为求一己之利,视民如草,视他人为草,视事不关己者为草,小则充耳不闻,大则斩草除根,手段卑劣、冰寒,比之昔日自阉者,有过之而无不及,所谓“仁义礼智信”,多变成假仁假义、礼重人轻、厚黑聪明、欺瞒哄骗,这些自阉者,堂而皇之可成上流,手法愚拙却难成气候,同流合污者、随波逐流者、自了汉者实在太多太多了……

   对这些,你当挺身而出,决战千里。首先一条,就得承得住孤独。死不孤独,牢不孤独,对于神交古人者,最孤独的就是离开了本真的你自己。请不要害怕凶险的寂寞,发展的历史和进步的后浪会留给你清名。你在向英雄走去,英雄就是你的化身。真正的英雄不是“为天下稳定”而定,乃是“为天下良知”而定。包藏宇宙之机是英雄,吞吐天地之气是英雄,路见不平一声吼是英雄,对抗暴政舍生取义是英雄,腹有良谋胸怀天地是英雄……儿子,父亲不能赋予你英雄的名义,却可告诉你英雄的准备。人活一世,能凭英雄二字行走江湖,那就足以笑傲。犹太人死了不可怕,反抗法西斯的精神还活着;你杨血昂死了也不可怕,反抗暴政的精神还活着。

   地狱终将是你的归宿,牢狱也可能是你的归宿,但请你都不要怕。你的父亲遗憾于当年没有从军、进狱,其实此二者方能真正炼就旷世奇才。请你记住这诗一般的语言:从烈火中飞出来的是凤凰,从雷电中飞出来的是腾龙,从刀枪中飞出来的是热血,从死亡中飞出来的是永生!

   四、紧记莫打骂女辈,善待女儿身。

   你父亲这一生从不在女人面前显威风。这个世界有很多罪恶都来自男人,女人的毒恶其实并非本性。女人是拿来关心的、爱护的,她们的美是男人所不及的。美人之姿,不可以权力、金钱、欺骗来换取,否则难久真情。

   男儿潇洒走四方,天涯芳草何其多,请儿子不要失意。你父亲这一生,极重情义,连猛酒也不如女人。女人会令你快乐、安逸、平静、舒缓,她可以互补你的缺憾,可以令你在怒火三千丈之后笑颜如婴。女人的真实与善良都可以站在边上,唯有美丽才是她们让你魂牵梦萦的地方,她们的神奇是绝代娇身与似水柔情。

   你父亲这一生发誓不与城市人结伴相依,正如你的母亲,她不就是一个灰姑娘吗?她出生贫寒,家境窘迫,却屡次令我心动不已,她心诚、人善,温柔体贴,她的每个表情和动作都令我痴若呆木。

   儿子,你长大后或许已经记不得你奶奶了,你奶奶年轻时其实也很漂亮啊,那时她的追求者大有到银行取款的阵势呢!尽管年华已去,昔日容颜早成昨日黄花,但你奶奶的美丽在我心中却永久不是记忆,乃是一个坚强者与宽容者的传奇神话。请同我一样甚爱母亲吧,儿子。

   在我埋葬黄土之际,请别因为我的离去而感到孤独,更要让你的母亲忘记孤独。对于你的母亲,我这辈子没能承担完一个男人的毕生职责,这一点我个人后悔不已,希望你能不负我望。我记得当初我曾问她:“如果有一天,我莫名其妙地突然死去,你怎么办?”那时你的母亲啊,她竟是那样地坚强:“不愁,还有你的下一代呢!”

   或许有一天,你也可能像你父亲一样葬身死海,那时啊,你的母亲就会跪在一高一低的坟前,流着泪说些痛苦的话,知道了吧,作为一个女人,她在承受着什么。

   我的母亲以前对我说过:“犯法的事情,你不要去做。”可是她不知道,现在这个法成了丧失尊严的玩偶,成了可以随意玩弄的玩意,所以后来你奶奶又对我说:“你死了,我就跟着来了。现在我这一生,就你这么一个希望了。”儿子,知道了吧,作为一个母亲,她又在承受着什么。

   写到这里,你父亲我已经泪流满面了,看着电脑的屏幕在眼前模糊、眩晕,甚至颤抖、跳跃。我还能说些什么呢?那就最后一句话吧:保重啊,我的深深骨肉——我的儿子杨血昂!

   你的父亲:杨银波 亲笔

   ═══════════════════════════════ 简介:杨银波,男,网名「斗志」,社会活动者,原籍重庆。自2000年起行走中国,调查、采访、记录、拍摄、写作、上书。主办《百年斗志周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