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
杨银波文集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按:《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的上篇已于2003年12月22日首发于《议报》,本篇是《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的下篇,接上篇“一、重庆市内(23项);二、重庆涪陵(3项)”开始。

   ■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三、重庆丰都(2项)

   2003年4月18日,《大纪元》发出报道:2001年3月29日,重庆市丰都县法轮功学员向学兰被警察陈雄辉等人绑架,后被非法关押于丰都县看守所。2002年5月11日,向学兰遭警察毒打(撞墙)。2002年5月12日,向学兰因伤势过重含冤离开了人世。向学兰,女,59岁,家住重庆市丰都县平都路。1999年7月20日后,她因坚持信仰常被当地610监视、骚扰,被非法抄家5次以上。

   2003年8月上旬,重庆市丰都县竹子乡出现贩卖妇女市场,人贩子公然在竹子乡市集“拍卖”妇女,还逐家逐户上门“兜售”,开价1万至2万元人民币,还可以讲价,有村民形容,就如“卖猪一样”。丰都县天湖镇53岁农民张金荣的儿媳,便是从这个贩卖人口市场处“买”回来的。据张金荣妻子汪兴树等人描述,她经人介绍才赶到竹子乡的市集,发现一名被人贩子卖到当地的云南姑娘,这名小姑娘名叫黄阿色,皮肤黝黑,个子矮小,还不到20岁,当时毫无表情地坐着,被一大群人围住。旁边的人贩子扬言:“只要谁肯出钱,就可以把她带走!”并开出2万元“底价”。汪兴树说:“村民围着那女孩,不时有人喊价,就像买猪一样。”最后由汪兴树以15000元“成交”,却因其夫张金荣无法拿出这笔钱,令这宗“买卖”一时无法成交。人贩子遂带黄阿色,在南天湖村内逐家逐户上门“推销”。其中一名女村民表示,人贩子当时开出14000元的价钱,说要将女孩卖给他弟弟做“媳妇”。她一口拒绝后,人贩子又带女孩,转向其他村民“兜售”。张金荣四处筹钱,最终勉强凑足了15000元,买了儿媳妇回来,满足了儿子的心愿并随其到浙江省杭州市打工。

   四、重庆沙坪坝(2项)

   2003年5月11日,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三年级女硕士研究生魏星艳(28岁,法轮功学员)被抓。5月13日晚上,警察把她抓到重庆市沙坪坝区白鹤林看守所的一个房间,叫来了两个女犯人强行扒光了她的衣服。魏星艳高喊:“我是大法弟子,你们无权这样对我!”这时窜进来一个身着警服的警察把魏星艳按在地上,当着两个女犯人的面强奸了她。魏星艳正告警察:“我记住了你的警号,你逃不了罪责。”从那以后,魏星艳绝食抗议迫害,警察强制灌食并插伤了她的气管和食管,造成她不能讲话,生命垂危。5月22日,奄奄一息的魏星艳被送进重庆市西南医院。该事件经媒体暴光后,成为著名的“魏星艳事件”,引起海内外强烈关注。

   2003年8月7日21时30分,重庆市沙坪坝区青木关镇燕湾煤矿发生透水事故,经过连夜抢救,仍有12人下落不明。事故发生后,燕湾煤矿涌水量约每小时2300平方公尺,当时有19名矿工在地底下约500公尺处工作。发生灾变矿区的坑道相当狭窄,只有一个人的宽度。30人的救难小组,花了好几个小时的工夫,好不容易才救出7名矿工,还有12人受困在矿坑内。燕湾煤矿是当地村办企业,承包给人经营,年产煤约10000吨。

   五、重庆巫山(2项)

   2003年6月18日,《亚洲时报》发出报道:从重庆市巫山县千里迢迢迁徙到广东三水、高明等地的三峡移民一筹莫展,情况令人担忧。他们说:“回家是回不了了,一来没钱,二来户口都迁到这里了,以前的房子也被淹没了,可呆在这一点意思也没有,什么也干不了,现在也只是在打发日子罢了。”这些三峡移民安家已经将近两年了,可是情况依然没有任何的改善,连基本的生计也成问题,他们普遍的感觉都是找不到未来的方向。

   2003年8月上旬,重庆市巫山县出现连续10天40度以上的连晴高温天气。

   六、重庆石柱(2项)

   2003年6月26日凌晨3时,重庆市石柱县马武镇交寺村发生3.5万立方公尺的土地滑坡,形成土石流,积水达到31万立方公尺。    2003年9月19日下午~9月21日凌晨,重庆市石柱县临溪镇降雨量达148公厘,洪水共淹没房屋1083间,造成106人无家可归,另有14座桥梁被毁,近9000亩粮食作物绝收。除了临溪镇,相邻的王家乡、河嘴乡也分别发生不程度的灾情。

   七、重庆城口(2项)

   2003年8月6日20时,重庆市城口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民警周继勇,邀约老相好的发廊女郑某来到他的宿舍。一番云雨后,郑某提出不想再做情人要与周继勇正式结婚,否则要周继勇赔2万元青春损失费。本来与她就是逢场作戏的周继勇听后断然拒绝,郑某怒了:“你不仁,我也不义。我反正是一块烂抹布,要把你搞臭。”周继勇遂将郑某按在床上,死死卡住郑某颈部直至其窒息死亡。8月7日21时,周继勇惶恐不安地用车将郑某的尸体运至一垃圾场,淋上汽油焚烧。9月3日,周继勇被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

   2003年8月,重庆市城口县坪坝镇进行了以“镇长直选”为核心内容的政改试验。然而在直接选举的投票前夕(8月28日),推动这场改革实现的主要领导,即坪坝镇党委书记魏胜多,竟被免职和“双规”。魏胜多是一个被当地民众认为“头脑清晰、思想开放”并有强烈“执政为民”情结的基层干部。这次直接选举的选票将在8月28日晚上和8月29日一大早送到每一个投票站去。29岁的镇长候选人马孟林是坪坝镇中学的政教处主任,他在8月28日继续进行竞选拜票,竞选海报已经贴到了全镇共9个行政村的墙壁上,在镇上还贴了一张。马孟林的选举宣讲班子也进入各村,宣传自己的施政纲领和对选民的承诺。他还向镇选举委员会提出要求,各村派选举观察员监督投票和唱票过程。然而8月28日15时,“县上来的”一辆汽车停在坪坝镇政府办公楼门前,不久就传出“情况有变”。几个小时后,该镇党委书记魏胜多被县里的人带上一辆吉普车。随后马孟林接到镇里正式通知,说8月29日的选举不搞了。

   八、重庆永川(1项)

   2003年1月2日凌晨3时30分,法轮功学员唐千万(女,52岁)于重庆长安厂医院去世。2001年5月8日,唐千万在重庆市渝北两路碧津公园被重庆市国安局警察绑架,非法判刑四年,关押在重庆永川市劳改农场。迫害至2002年12月29日,唐千万被送回重庆长安厂医院时已骨瘦如柴,口不能言,不能进食,而且前胸后背均有遭毒打后留下的青紫痕迹。唐千万去世后,2003年1月2日早晨7时,长安厂公安分局警察便强迫她的家属将其尸体火化。

   九、重庆壁山(1项)

   2003年1月中旬,重庆市壁山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决:璧山县马坊镇中心小学及该小学教师欧文忠需赔偿死者——一年多以前因被欧文忠打耳光而自杀身亡的年仅8岁的女童汪亚兰——住院费等共计人民币38000多元。一年多以前,就读璧山县马坊镇中心小学的汪亚兰因未完成课堂数学作业,被老师欧文忠叫上讲台打耳光;随后数日又因为与同班同学互泼墨水,被老师带到办公室,让两人互打耳光,直到汪亚兰被打得哭起来才让住手。汪亚兰被打后,出现头昏等症状,被家人送院治疗,随后病情加重,时常出现狂躁不安与失眠。2002年2月,汪亚兰重返学校看到欧文忠时,当场吓得大哭,当天中午就在外婆家自杀身亡。

   十、重庆江北(1项)

   2003年2月下旬,中纪委秘审著名的重庆女强人、重庆检察院副检察长、原重庆市江北区区长郭宝云。郭宝云因“经济问题”,先后被双规、逮捕。原因是,郭宝云在任江北区区长时,与区委、区政府伙同进行房地产黑幕交易,其非法贷款造成国家银行损失至少达4亿人民币,仅郭宝云个人收受的贿赂就高达1200万元以上。江北区委、区政府的主要贪官群连同贿赂的房地产商已一并被逮捕归案。

   十一、重庆巫溪(1项)

   2003年3月3日,重庆市巫溪县黄阳乡黄阳村4组村民王毅,因强奸妇女达7名(其中未遂两名)之多而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从1994年开始,黄阳乡黄阳村的妇女们就接二连三遭遇色狼的侵扰。1994年4月,王毅到自己叔叔王某家玩,见王某不在家,便将其妻子吴某强行按倒在地,强迫其发生性关系。1995年7月的一个下午,王毅见该村的妇女彭某孤身一人在地里干活,便将彭某强迫奸淫。这个“幽灵”让当地村民惊恐不安。重庆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宣判中说:王毅的行为已构成强奸罪,而且情节特别恶劣,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毅不服,上诉。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了他的上诉,维持原判。

   十二、重庆开县(1项)

   2003年3月17日,家住重庆市开县义和镇山林村1组的年仅15岁的邓晓芳经熟人介绍,到位于开县中学附近的老山汤锅庄打工。3月17日8时,新来的邓晓芳被老板张某带到一正在吃饭的客人面前。张某对其中一人喊道:“邱哥(邱代元,开县工商局盛山工商所干部),这是新来的妹儿,让她陪陪你们。”当晚9时许,邓晓芳被张某和邱代元推进一休息室里,张某顺手关门离开。随后,邱代元一把将她揽过去:“听你的老板说,你还是处女,今天陪我耍一耍。”邓晓芳听后十分害怕,向邱代元恳求道:“叔叔,你饶了我吧,我连月经都未来过。”但邱代元强行将她按在床上。随后邓晓芳出现大出血,深感事态严重的张某和向某赶紧将其送到医院抢救。很快,邱代元以自己嫖娼为由向开县警方自首。5月17日,邓晓芳被转到开县中医院治疗。5月22日凌晨,邓晓芳因病情恶化去世。

   十三、重庆南岸(1项)

   2003年3月底,重庆市南岸区的12岁学童小青(化名)在父亲陪同下,来到“少女意外怀孕援助中心”寻求帮助,援助中心的专家发现小青已怀孕5个多月。小青是南岸区某小学6年级的在校生,她3岁时父母离异,后父亲在外打零工,小青一直和年迈的爷爷生活在一起。2002年6月,小青在放学路上遇到15岁的少女小立(化名)。小立谎称带她去找“爷爷”拿钱,将小青带到附近70岁的老头黄某家中。黄某给了小青10元钱,然后当着小立的面强奸了小青。事后,黄某威胁小青不准将事情讲出去。此后,黄某又多次以5元或10元钱诱骗小青与之发生关系。在此期间,小青家楼上60岁的廖某也以同样方法多次诱奸小青。2003年3月23日,小青感到腹痛难忍,就去向黄某求助。黄某居然不顾小青哀求,再次强奸了她。事后,黄某给了小青30元钱,让她自己到医院检查。因家庭贫困,小青的父亲只得求助援助中心,希望能得到帮助。据重庆市计生医院院长曾庆亮介绍,小青需要马上进行引产手术。

   十四、重庆渝中(1项)

   2003年4月12日中午,重庆市渝中区实验中学初三年级学生丁婷(化名),从学校教学楼跳楼坠地死亡。7月8日,丁婷的父母以“侮辱罪”将丁婷的班主任老师汪宗惠告上渝中区人民法院。他们认为,汪宗惠在丁婷自杀前说的“你学习成绩差,长得又矮又丑,连坐台都没有资格”这句话,侮辱了丁婷,导致丁婷跳楼自杀。8月下旬,法院作出判决,判处汪宗惠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但是学生家长不服,将提起上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