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杨银波文集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按语:杨银波,1983年生于中国重庆,现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以下诗歌创作于1997年6月~2000年3月,系作者少年时期非政治性诗作,杨银波亦名之曰“摇滚诗”。首发《枫华园诗刊》。
   【真爱永恒】专辑
   1、真爱永恒
   2、孑

   3、歌手
   4、再见,我的爱人
   5、伤逝
   6、美人
   7、另一个世界的人
   8、苏醒
   1、真爱永恒
   我的爱人孑,
   你将永远不懂我有多么爱你。
   我把你当作我无限的天地,
   在那里面我不停地跳跃和生息。
   尽管今天我们将彼此永久别离,
   但为着你神奇的纯净,
   我将义无反顾地孑然一生。
   我忘不了你赐予我的万丈光芒,
   在那光的深处,
   有你深邃的魅力,
   有我虔诚的怜惜。
   感激你在乱世凡尘给予我的洗礼,
   感激你让我再次相信永恒和唯一。
   当我再次回首那些崎岖的漫漫旅程,
   我仿佛沧海横流中悄然滑过的小小一滴。
   曾问:苍天蓝蓝,地狱暗暗,
    人海茫茫,我在何方?
   曾忧:云彩飞扬,迷鹿奔忙,
    离离原上,人迹荒凉。
   曾唱:故国蘼烂,忆昔惨淡,
    那等远方,我心神往。
   曾哀:芳草漫山,知音凄凉,
    西出阳关,百年沦丧。
   如此迷惘,然而——
   我亲爱的孑啊,
   你知道吗,
   是你让我复活了呀。
   如此彷徨,然而——
   我深爱的孑啊,
   在我心里,
   你是多么多么的伟大。
   你的存在不只是神话,
   你的降临不知让我守候了多少个世纪。
   我会把你生长在我滚烫的心里,
   那封闭的畏惧将随着你的火焰飞奔天际。
   因为你,
   从此我将踏遍千山万水,
   或许我们终将如尘埃般转瞬即逝,
   悠悠荡去。
   因为你,
   从此我将阅尽世间万象,
   或许我们终将如精卫般填满沧海,
   生命殆尽。
   且让我们彼此珍惜,
   一壶浊酒洒大地,
   尽余欢。
   约定来生在晚风拂柳之际,
   驻足夕阳山外山的千年长亭。
   且让我们彼此约定,
   孤帆远影碧空尽,
   不泪流。
   坚信哪怕踏破草鞋,
   也将踏过太子晋踏鹤升仙的缑氏地。
   且让我们彼此坚信,
   精诚所致金石开,
   爱上你。
   相信因这真爱的无限诚挚,
   寰宇众生定会放声哭泣,
   感天动地。
   2、孑
   孑的影像已渐渐模糊……
   她还靠在那棵绿树之下吗?
   我仿佛记起温暖而快乐的阳光,
   柔柔地,
   柔柔地洒下来,
   一颗一颗亮晶晶地洒下来。
   她柔软而舒展的身体,
   翩翩起舞。
   那刚毅而深沉的狮子,
   在她的移动中,
   看到前所未有的自然。
   我的孑,
   她的身影在我的记忆里,
   渐渐漂散。
   我曾记得她穿着雪白的裙,
   她的长发如一弯瀑布,
   斜披至弧形的轻腰之间。
   她站在那块长着浓密苔藓的,
   紫蓝石之上,
   缓缓地,
   缓缓地褪下衣裙。
   那雪一般白的衣裙,
   竟雪一般轻地悄然褪下。
   远方的天空因这雪亮的裙,
   而万里碧蓝。
   紫蓝石上露珠未干的草尖儿,
   闪闪发亮。
   我的孑,我曾记得她——
   走出了森林,
   走出了岛屿,
   走出了沙滩,
   走出了大海,
   走出了山脉,
   走出了永恒。
   我的孑,我曾记得她——
   超越了浮云,
   超越了沙尘,
   超越了村庄,
   超越了孤城,
   超越了时间,
   超越了矛盾。
   3、歌手
   这嘴五百年来都被铜弹铁丸所侵占,
   这嘴有着漂亮的喉舌与出奇的大胆。
   最谢我深爱的人呀,
   是你给我这血一般炽热的神奇芳香。
   最谢我深爱的人呀,
   是你给我逃出恶毒牢狱的旷世力量。
   我像真正的壮士那样,
   迎击着可能的灭顶之灾。
   我像传说的祖先那样,
   跪于月亮底下顶礼膜拜。
   这忠诚,
   惊涛骇浪,由天可鉴。
   这壮志,
   破釜沉舟,尽得开颜。
   想想吧,
   这颠覆之后的欢呼雀跃。
   想想吧,
   这改天换地的壮观场面。
   千里风雨我独行,
   白了少年头,
   只为收拾旧山河。
   时时铭刻当年的岳阳楼,
   时时温炖那深沉的温柔,
   而我那深爱的人啊,
   你乃精气所凝,
   化作我恋歌千万首。
   即便宇宙的天网,
   也封不住我对你爱的疯狂。
   却不料这个世纪冷若冰霜,
   却不料我将最爱深埋狱下,
   而我那心驰神往的爱人呀,
   我竟用涂了毒药的箭镞将你逼到远方。
   我把我的一切,
   都交给骨子里生长的渴望。
   这渴望终将致我于死地,死地;
   这渴望势必逼我自绝于天下,天下。
   就这样吧,
   且让我舞榭歌台,
   恰似那花果山的水帘滴答。
   就这样吧,
   且让我浪迹天涯,
   但与那斜阳草树共享荣华。
   就这样吧,
   且让我百年孤独,
   自有雨打风吹去传为神话。
   就这样吧,
   且让那所谓的伊人,
   幽梦一帘在水一方。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
   且让我将永恒的骄阳当作你的身体。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
   且让我将孤独的野花当作你的美丽。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
   且让我将夏日的玫瑰当作你的化影。
   就这样分离吧,分离,
   且让我将窗外的夜莺当作你的恋曲。
   4、再见,我的爱人
   你的骨头竟能硬到怒火烧不焦,
   你的血液流淌如此凶猛的汐潮。
   我见你这样神奇地平静与孤冷,
   我感知你双眼饱藏叹息的愤恨。
   你乃自然之生物,
   万物之凝精;
   你乃天地之佛婴,
   人间之非人。
   你的光辉将穿刺更多无知的灵魂,
   以至全民顶礼膜拜,
   以至阁下倾国倾城。
   你是如此变异地热与冷,
   殊不知幼小的孩子反成了
   疯狂而迷离的孤魂;
   你是如此恐怖地热与冷,
   殊不知顽固的异类竟成了
   你手掌上随意玩转的铁绣针。
   我再也无法容忍我的低下愚蠢,
   我再也无法承认你的无上至尊。
   尽管实虚难辩愈发浑沌,
   但我那亲爱的人呀,
   你可知我曾是那么在乎你的真身?
   尽管相思病魔死命缠身,
   但我那亲爱的人呀,
   你可知天长地久的神话乃是不为生存?
   敢问自然运行的人类还有多少?
   敢问壮阔无边的情理还有多高?
   我将永远不懂你的奥妙,
   或许你正是将神秘生成这灭绝我的断肠草。
   我将发奋消解你的高超,
   或许这可怕的魔力正是你统治天下的绝招。
   你就是那海洋上一只飘泊的神灯,
   而我却一直站在岸边,
   贪恋起伏的波涛下你的余温。
   你就是那天空中一缕隐显的云层,
   而我却一直立于地面,
   渴望肆虐的狂风后你的纯真。
   这远方远得令我不敢前行,
   这杂草却在山间倔强丛生,
   而我亲爱的人呀,
   我或许还不如它的坚韧。
   这宗教令我伏在地表虔诚,
   这信仰却在空中狂舞嚣腾,
   而我亲爱的人呀,
   我或许将被它带出凡尘。
   今夜,
   我已踏进这国家的黄土高地;
   今夜,
   我已忘记这艰辛的不可思议。
   别再提我曾说的孤狼呼啸,
   震天动地;
   别再问我今夜将卧于何方,
   是否安息。
   今夜,
   我将就这样在那山间野地放肆哭泣,
   今夜,
   就请你把我这可怜的人彻底地忘记。
   我的苦就让我自己来吃尽;
   我的话就让我自己来倾听;
   我的伤就让我自己来舔净;
   我的路就让我自己来苦寻。
   5、伤逝
   寒秋锁骨,
   山风凛冽,
   阴霾密布,
   乌云盖天。
   想当年春暖花又开,
   鸟鸣唤炊烟,
   怎料绿树化尘土,
   流芳将洗炼?
   想当年相伴如胶漆,
   偏爱昙花现,
   怎料世事终无常,
   愰然空空如也?
   想当年青鱼吻嫩叶,
   桃花浮水面,
   怎料举目望大雁,
   黄沙已漫天?
   哎,人间人间
   ——果真似水流年!
   不觉绵绵长夜,
   悄然回旋,
   我独坐窗前,
   把酒痛饮,
   相邀寒宫冷月。
   支烛光,
   听落叶,
   声声唏嘘滴滴血。
   不为横刀将死,
   却是肝胆崩裂。
   不为痛失山河,
   却是泪流满面。
   6、美人
   苍茫茫的原野阴沉沉的天,
   碧蓝蓝的淡湖灰蒙蒙的月。
   想起了我那美丽的姑娘啊——
   她偎在青石之间。
   长发轻腰,
   美人飘飘如落叶。
   明眸皓齿,
   红唇烈烈似烛焰。
   忍不住遥想当年,
   放任多情仿佛丛中蝶。
   怎料岁月已消逝,
   往事如云烟。
   怎料泪眼已消融,
   烟花不堪剪。
   7、另一个世界的人
   为什么我的心
   此刻斗然冷了起来?
   周围是欢乐而茫然的人群,
   带着虚伪的执着,
   固有的冷漠,
   奉献满是泡沫的血。
   在这个繁星密布的夜,
   我望着久违的月亮背靠古树冥想。
   烟圈一圈一圈绕着漆黑的枝头盘旋。
   远方是万家灯火,
   我迈着吱吱的步伐寻找湿润的旷野,
   在青白的石板路上,
   回忆填满了心田。
   高处的山顶没有半点人烟,
   草木旺盛夹着墨绿的威胁。
   腐朽的古墙断壁生长顽强的嫩叶,
   它们展翅挺拔,
   俯瞰没落的历史,
   和被弄错了的人间。
   山下是灰蒙蒙的一片,
   孤独、疼痛,
   欲望、浑浊,
   深嵌一张张自我安慰的脸。
   我已决定远离这样的世界,
   就连我的生命,
   也忘了是否还能继续炼就钢铁。
   我已决定用坚强的幻觉,
   去行走剩余的时间,
   就连衰老的面容,
   也告诉我死亡或许正是超越。
   此刻我思念着我那灿烂而壮丽的太阳,
   灰暗的我伴着清冷的目光,
   望着我的前程无限遐想。
   我听见真实的自己在为光芒而召唤:
    我的太阳啊,
    此刻你正藏在何方?
    为什么在世界的这端,
    我总看不到你的阳光?
    你那博大的手,
    还能把我这个信徒带给被埋葬的先烈吗?
    就在你离开我的这一夜,
    我的毛发早已覆盖我的笑颜。
    就在我悄然落泪的这一夜,
    敢问辉煌的你,
    在心冷的时候,
    可曾把我深深怀念?
   这里的土地此刻正是冬天,
   树木萧寒吐着白色的烟。
   我该回到这里来了,
   我预知未来身体的热血,
   终将化为熔岩。
   啊,
   神气的熔岩啊,
   你那蔓延于底层的广阔,
   令我谦虚而真诚,
   平凡而深远。
   你那令人神往的颜色,
   叫我怎不快乐得欢呼雀跃,
   一命归天?
   此刻我怎能不为你不息的奔腾,
   而号啕大哭?
   为什么我竟要愚蠢到,
   自我哀怜?
   是的,
   我正要走了,
   请不必用刀锋穿透,
   我这优秀的心脏。
   ——它那如此表面的锋利,
    怎能灭掉我的斗志昂扬?
   是的,马上,
   我就要走了,
   灵魂五马分尸,
   肝肠寸断。
   我将重新走在这熟悉的陆地上,
   用轻飘的另一具身体,
   与你们再次相见。
   那时,
   我将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如若不是,
   那么为什么你们还不懂,
   我这寒如骨髓的心
   有多么地深切?
   那时,
   我将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
   如若不是,
   那么为什么你们的信仰,
   在我看来,早已
   四分五裂?
   8、苏醒
   快从炼狱中爬起来吧,
   我那从野兽转世而来的人们,
   善有善报,
   恶有恶果。
   快抛开那些骄艳的灯火吧,
   深处将是一片混乱的虚无疾苦。
   快用那天赐的水洗净心灵的尘土,
   眼中的天地充满绿色的幸福。
   快别在意人生的短暂与残酷,
   时间会带你观览万物的复苏。
   快仰起你那张冷酷的脸,
   别让它失去温暖的感觉。
   快擦亮你那双麻痹的眼,
   别让它看不到久违的壮烈。
   快砸碎你那身僵固的血,
   别让它忘了是爱创造了世界。
   快回到沧海一粟的那一瞬间,
   别让人类敬畏的心消失不见。
   快别丢了昨天,
   你可知那里深藏富饶的经验?
   快别忘了明天,
   你可知前方等待震撼的卓越?
   快起来吧!
   那曾饥饿也快乐的灰色童年。
   快起来吧!
   那曾污血铸钢铁的光辉岁月。
   快起来吧!
   那曾腐朽化神奇的红云苍天。
   快起来吧!
   那曾原始而巨大的广阔人间。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