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鼓励“民间自救” ]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鼓励“民间自救”

   “现在我女儿的尸体在殡仪馆已经存放了4个多月,每天要花费240 元,光是尸体保存费就已经花了3万多。100多天以来,两次尸检的费 用、请律师的费用、上访的差旅费用等等,天天都要花钱。我已经花 尽了所有的积蓄──虽然亲朋好友多方资助,但毕竟耗资太多了。为 了给女儿申冤,现在我已经欠了4万多元的债。”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如是说。

   紧接着,一场由著名教授秦珲、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等所发起的声势浩大的民间募捐活动迅速展开。因愤怒于年仅21岁的音乐女教师黄静被残忍奸杀,鼓励与支持其父黄国华、其母黄淑华、其姐黄惠芳告倒权势巨大的姜家及控诉所有掩盖罪责的司法及相关检测人员、启动对中国司法鉴定制度的严厉审查──来自全国几十个省、市、自治区的网友向黄淑华一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截至7月1日早晨,黄淑华共收到17,840元人民币、100美元。捐款最大的已达5,000元人民币,由湖南省益阳市一位署名为“扶正义”的人捐出。截至目前,唯一的100美元由美国留学生孟刚捐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场有关“黄静案”的签名运动也在陆续进行。由北京记者朱寅年和江西教师徐建新联名的《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呼吁书》,截至7月1日早晨,来自全国的签名人数已达326人。最令我过目不忘的是签名人中竟有我当年高中母校(重庆市永川 萱花中学)的政教处主任、我当时的忘年之交──陈治奇先生。相信以他在母校中的威望和耿直仗义的个性,陈先生一定会在校会、校电视台、校广播站上,向300名教师和4,000名学生大声疾呼。

   作为“黄静案”的长期调查者,我坚信:“黄静案”是中国法治之路、民主之路的铺路石,是活生生的人权启蒙。以个案来推动人权与民主,更多地凭借民间力量的参与,这就是我的理想。著名民主人士 王丹在最近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也曾旗帜鲜明地向美国表明过这一立 场:“在推动中国的人权与民主方面,美国不应当仅仅局限于一般性的诉求,而应建立起基于大量实际个案研究和政策建议的交流平台。”同时,现在大量事实也在表明,那种“盼清官、盼好官”的奴才思想必须一步步根除。对“胡、温、吴体制”的过分赞誉和期待, 很容易造成一团更为强大的“舆论泡沫”,就国际标准而言,其实际结果很可能与我们的期待差之万里。因此,一个真正觉醒的民族应当持真正的公民立场。公民应更多、更自觉、更广泛地参与民主、民权、民生活动,以“民间自救”的方式来建立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

   6月30日魏京生在华盛顿广场的演讲和杜导斌在网络发起的“反对23条立法”签名运动、7月1日香港市民的大规模游行和台湾、澳洲等地的大规模抗议──所有这些都为我们提供了“民间自救”的楷模。6月8日世界第一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的诞生,也为我们提供了“民间自救”的范例:在385亿的资本金中,其民营企业投资就占50.25%!这些实例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们,要不忘向政府发问:为什么要让政府去干那些赚钱的事情、而不能让民间去干?为什么政府以权压法、以恶法压人权,而我们的民间竟不敢反弹?如果政 府就是一个金钱暴发户、一个政客集中营,那么他们对民脂民膏接连搜刮的财政,对宗教、民运、异议人士残酷镇压的暴政,对所有热爱自由、向往民主的人民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政──所有这些岂不都是顺理成章?那么,我们的民间在面对这股强大压力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就应该逼迫政府降低门槛、乃至砸烂门槛,让民间自己来决定民间的前途。

   因此,我们应当鼓励一切持民间正义立场、抵制党、政、军、公、检、法等公权滥用的“民间自救”活动,从现在开始为我们的后代争取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如果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正义最终要战胜邪恶的话,那么我认为,作为21世纪的新公民,应当以身作则,不要让我们自己的心灵在强大的谎言机器和暴力机器面前丧失了最基本的信念,不要让我们的孩子将来不再相信我们!

     ——原载2003年11月13日《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