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鼓励“民间自救” ]
杨银波文集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鼓励“民间自救”

   “现在我女儿的尸体在殡仪馆已经存放了4个多月,每天要花费240 元,光是尸体保存费就已经花了3万多。100多天以来,两次尸检的费 用、请律师的费用、上访的差旅费用等等,天天都要花钱。我已经花 尽了所有的积蓄──虽然亲朋好友多方资助,但毕竟耗资太多了。为 了给女儿申冤,现在我已经欠了4万多元的债。”黄静的母亲黄淑华如是说。

   紧接着,一场由著名教授秦珲、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等所发起的声势浩大的民间募捐活动迅速展开。因愤怒于年仅21岁的音乐女教师黄静被残忍奸杀,鼓励与支持其父黄国华、其母黄淑华、其姐黄惠芳告倒权势巨大的姜家及控诉所有掩盖罪责的司法及相关检测人员、启动对中国司法鉴定制度的严厉审查──来自全国几十个省、市、自治区的网友向黄淑华一家伸出了援助之手。截至7月1日早晨,黄淑华共收到17,840元人民币、100美元。捐款最大的已达5,000元人民币,由湖南省益阳市一位署名为“扶正义”的人捐出。截至目前,唯一的100美元由美国留学生孟刚捐出。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另一场有关“黄静案”的签名运动也在陆续进行。由北京记者朱寅年和江西教师徐建新联名的《致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部的呼吁书》,截至7月1日早晨,来自全国的签名人数已达326人。最令我过目不忘的是签名人中竟有我当年高中母校(重庆市永川 萱花中学)的政教处主任、我当时的忘年之交──陈治奇先生。相信以他在母校中的威望和耿直仗义的个性,陈先生一定会在校会、校电视台、校广播站上,向300名教师和4,000名学生大声疾呼。

   作为“黄静案”的长期调查者,我坚信:“黄静案”是中国法治之路、民主之路的铺路石,是活生生的人权启蒙。以个案来推动人权与民主,更多地凭借民间力量的参与,这就是我的理想。著名民主人士 王丹在最近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也曾旗帜鲜明地向美国表明过这一立 场:“在推动中国的人权与民主方面,美国不应当仅仅局限于一般性的诉求,而应建立起基于大量实际个案研究和政策建议的交流平台。”同时,现在大量事实也在表明,那种“盼清官、盼好官”的奴才思想必须一步步根除。对“胡、温、吴体制”的过分赞誉和期待, 很容易造成一团更为强大的“舆论泡沫”,就国际标准而言,其实际结果很可能与我们的期待差之万里。因此,一个真正觉醒的民族应当持真正的公民立场。公民应更多、更自觉、更广泛地参与民主、民权、民生活动,以“民间自救”的方式来建立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

   6月30日魏京生在华盛顿广场的演讲和杜导斌在网络发起的“反对23条立法”签名运动、7月1日香港市民的大规模游行和台湾、澳洲等地的大规模抗议──所有这些都为我们提供了“民间自救”的楷模。6月8日世界第一跨海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的诞生,也为我们提供了“民间自救”的范例:在385亿的资本金中,其民营企业投资就占50.25%!这些实例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我们,要不忘向政府发问:为什么要让政府去干那些赚钱的事情、而不能让民间去干?为什么政府以权压法、以恶法压人权,而我们的民间竟不敢反弹?如果政 府就是一个金钱暴发户、一个政客集中营,那么他们对民脂民膏接连搜刮的财政,对宗教、民运、异议人士残酷镇压的暴政,对所有热爱自由、向往民主的人民的“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政──所有这些岂不都是顺理成章?那么,我们的民间在面对这股强大压力的时候应该怎么办?──就应该逼迫政府降低门槛、乃至砸烂门槛,让民间自己来决定民间的前途。

   因此,我们应当鼓励一切持民间正义立场、抵制党、政、军、公、检、法等公权滥用的“民间自救”活动,从现在开始为我们的后代争取一个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如果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正义最终要战胜邪恶的话,那么我认为,作为21世纪的新公民,应当以身作则,不要让我们自己的心灵在强大的谎言机器和暴力机器面前丧失了最基本的信念,不要让我们的孩子将来不再相信我们!

     ——原载2003年11月13日《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