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
杨银波文集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2003年11月3日晚22:30,中央电视台一套节目的《新闻调查》栏目播出刘骏“6·16命案”——《派出所里的坠楼案》,节目播出之后,我收到了许多电视观众和媒体记者的来信。刘骏家属证实,央视记者是10月17日到达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11月3日《新闻调查》播出后在当地反响极为强烈,《天涯社区》、《水木清华BBS》、《红网-红辣椒论坛》等网络著名论坛也开始全面关注起来。我曾首次全面调查此案,累积数日,但7月之后因其他事情暂停调查。今天得知央视《新闻调查》播出,十分喜悦,同时也嘱咐刘骏的任何家属都要注意安全,期许其能得到舆论、法律与行政的周密保护。

   下面是“6·16命案”文存三篇(一、二篇已转载于“杨银波文集”,此处不赘),系此案民间版本,仅供读者参考。此三篇大致刊于2003年4月~7月。我戒网(论坛讨论)已有近半年,不便论坛讨论。来邮交流可致信:[email protected]。顺便向久违的刘骏家属问好,纵然刘骏家属顾及我的安全而嘱咐我不必发言,但此等案例已关注得太多,久已熟矣,但言无妨。杨银波会继续关注此事的,毕竟倍感痛心的是:2002年6月16日~2003年11月4日,此案迄今历经506天,仍旧未了。

   附刘骏家属联系方式—— 联系人:刘骏父亲刘长富;刘骏母亲肖雪芳;刘骏妻子李子萍;刘骏女儿刘妠妠 电话:0737-4429984 地址: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益阳麻纺厂(益鑫泰公司) 邮编:413002

   杨银波 11·4

   一、《反腐斗士惨遭杀害 ——追问到底是权大还是法大?》,首发于《议报》,此处不赘; 二、《关注“6·16命案” 维护公民权利》,首发于《北京之春》,此处不赘; 三、《呼吁“6·16命案”迅速立案》,首发于《新世纪》,大致发表于2003年7月,全文附后。

   呼吁“6·16命案”迅速立案

   作者:杨银波

   简介:刘骏,1958年出生,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人(李尚平同乡),幼时为湖南省体操运动员,生前为湖南省著名企业益兴泰公司员工、该厂足球队队长。性情耿直,好打抱不平,历年来屡次向中纪委、全国人大、证监委、湖南省和益阳市三级党政部门举报益兴泰公司的经济腐败,其矛头直指拥有11.7亿资产的该厂厂长——胡资生。2002年6月16日,刘骏惨死于益阳市朝阳分局益兴泰路派出所(此派出所与益兴泰公司存在紧密的“供养关系”)。2002年8月26日,在益阳市政法委、市检察院、市朝阳分局的操纵下,刘骏尸体被强行火化,火化期间,刘骏父亲刘长富被挟持软禁,刘骏岳父被打伤致心脏病突发住院。刘骏的死及刘骏家属的悲惨遭遇在当地引起万名员工的强烈愤怒,但迄今为止,此案竟然连起码的立案都没有展开。2003年4月22日~6月3日,我接连调查此案,此文正是为呼吁“6·16命案”迅速立案而来。

   6月3日,倍受威胁的目击证人的证词,我拿到了关键的两份。刘骏的二姐告诉我:“这些东西很少有人知道,是对方最敏感、最害怕的证据。”接着刘骏的大姐把刘骏被杀后的一叠照片交给我。照片上,刘骏的左脸、右脸、后脑,到处鲜血淋淋,后脑有个推进里面深达4厘米的大洞,简直惨不忍睹。

   翻开以前拿到的十多张照片和我寄给《北京之春》、《人与人权》的两篇文章(6月份刊出),前后仔细对照,整个案子可谓证据十足:尸检报告、司法部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书、刘骏尸体照片、现场派出所楼房照片、强行火化刘骏尸体现场照片、刘长富被打伤照片、赫山区检察院刑事申诉复查决定书、目击证人谢铁辉证词(文字和录音光盘)、证人证言五份、派出所传唤证两份、刘骏家属联名控诉信四封、刘骏举报胡资生经济腐败问题的举报材料等等,一应俱全。下面我们先来看刚刚拿到的两份证词——

   一、湖南益阳2002年6月16日刘骏命案目击证人谢铁辉证词

   1、本人是益兴泰职工,名谢铁辉,年36岁。2002年6月16日本人上白班,中午12点35分左右,在工人俱乐部对面马路边用摩托拉客。当时把车停好就听到保卫处(即益兴泰路派出所——作者注)楼上吵得很凶,后来就听到本厂厂长胡资生在骂,说要很好地治治他(即刘骏——作者注)。后来不到两三分钟,就从楼上看到一个人头朝下,两手放在胸前戴着手铐,一个人抓着脚,一个人抓着裤带,不知怎样的就掉下来了,掉下来以后没有动,没有叫。后来就下来两个人,一个叫汪德华,一个朝阳分局的,把手铐解了,翻动了尸体,后来公安分局对我说:“不准乱说!”对我们说不准看,后来我们就走了,到对面不到十五米远一个店买槟榔吃,就看到胡资生从保卫处二楼下来朝车间方向走去,后来就把现场封住不准看,封现场的人是本厂保卫处姓汪的和姓王的。(签字:谢铁辉。盖手印)

   2、有一天省检察院叫我去问话,后来进去就看到里面有一个穿公安服的,还有个姓劳的和姓王的和一个女的,胡资生在外面。后来那个公安问我知不知道这件事,姓劳的对我讲把所看到的、所听到的全部讲出来,不要讲的就不讲,然后我就问他们是代表哪一方来向我问话。同时在场的有本厂的刘才保、王洁生、胡志兵,这几个人以前多次找我谈过话,叫我不应讲的就不讲。所以我不敢讲。后来我就在他们给我的信纸上写了几个字,写了“我知道这个事,我保持沉默”。我的名字写在那张纸的下面最后一行。我所写的一切都敢在法庭上讲和作证,刘骏确确实实是被两个人从二楼抓住扔下来的,下来后叫也没有叫,动也没有动一下,很奇怪。(签字:谢铁辉。2003年3月1日)

   二、湖南益阳第一职业中专学校曾雨畴证词(这篇证词写在一张印有“湖南省益阳市教育局”字样的信纸上,抬头写的是“益兴泰路派出所所长劳益惠老师的证言”,写证词的人是曾雨畴)

   2002年7月的一天上午,我听当时益兴泰路派出所所长劳益惠(此人同时又是益鑫泰公司保卫处处长、纪检委员——作者注)说:“根据胡资生两次报案说,刘骏威胁他的生命安全,为保护一个公民的安全,我所依法传唤刘骏(此处说的是2002年6月15日晚刘骏被益兴泰路派出所首次传唤——作者注)。刘对在胡资生及其父亲家谩骂、威胁,认识较好。我们将原始记录拿给刘骏看,他看完后亲笔签了字。刘骏未构成犯罪,我们也未拘留、逮捕他。据我推测,刘不是畏罪自杀。第二次传唤(此处说的是2002年6月15日晚上11点30分左右刘骏收到第二张传唤证,6月16日早上刘骏前去——作者注),有分局(指益阳市朝阳分局)插手。中午吃完盒饭后,我在自己办公室,听到隔壁(传唤室)好像发生争吵,忽然听到刘骏一声大叫,接着外面一声响,我跑过去一看,才知道刘骏出事了……”(签字:曾雨畴。2003年元月17日。通讯处:湖南益阳第一职业中专学校。邮编:413001。住宅电话:0737-4311143)

   看完这两份证词,刘骏家属把原来刘骏控告胡资生经济腐败的信件底稿拿给我看。手里这一份就是刘骏2001年5月举报胡资生的底稿,限于篇幅,我摘录其中一部分给大家看——

   中纪委领导:

   2001年2月24日关于检举揭发腐败分子胡资生的信发至益阳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市纪检会、湖南省委、省政府、省人大、省政协、省纪检会以及上级主管单位湖南华升工贸纺织品集团公司领导后,益麻(即益兴泰公司——作者注)领导得到通风报信,于3月6日起突然停止了在外加工“850”纯麻布的生产。益麻于2000年初经中间商转包合同,在益阳市毛麻纺织厂(距离我厂一公里左右)为益麻加工货号“850”的纯麻布,经纱、纬纱全部由益麻厂提供。此加工合同由我厂生产副厂长带头,有厂财务处、厂销售处、厂新产品开发处、厂生产分厂共同加盟。经部分厂职工调查,有严重盗窃国家财产行为,经、纬纱出厂没有严格的监控手续,‘多装少报’历时一年多时间。因职工职权有限,无法查取有关证据,特写信上书中纪委派调查小组到我厂稽查国有资产流失情况……(检举人:刘骏)

   这就是刘骏!就是这样一位勇敢的反腐斗士,到今天为止,他已经离开了我们345天。而另一位为我们熟知的、他的同乡李尚平则更是396天一去不返。

   刘骏的大姐昨天对我说:“我弟弟反映经济腐败被杀了,李尚平反映经济腐败也被杀了;我弟弟的死与派出所关系重大,孙志刚的死也与派出所关系重大;李尚平死后有人硬说是‘流窜抢劫案’,孙志刚死后有人硬说是‘被同房病人打死’,我弟弟呢,他死了之后,有人硬说是‘高坠自杀’!从4米高的地方掉下来能叫‘高坠’吗?证据那么多,能拿‘自杀’来唬人吗?难道死伤上的判断把我这个职业医生都骗得过去吗?难道胡资生真的收买得了所有的关系吗?难道益阳真的成了一个黑帮社会了吗?难道这个世界真的就没有半点良知与正义了吗?难道金钱和权力真的比人的命还要重要吗?杨先生啊,连个犯人死在派出所里面都要立案啊,可是为什么我们这个案子就是偏偏立不起来呢?为什么啊?!”

   附:杨银波(中文简介)

   杨银波,原籍中国重庆,系中国大陆作家、社会活动者,国际笔会中国分会(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主办《百年斗志周刊》。国际笔会是一个由C.A.道森-斯科特夫人1921年在英国伦敦成立,目前在近百个国家拥有分会的享有联合国科教文组织A类地位的非政治、非政府组织。1983年出生的杨银波,是目前国际笔会中国分会最年轻的作家会员,在海内外拥有大量的刊发作品和广泛的读者群体,在各大著名媒体(如《博讯文坛-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大纪元》)设有公众专栏。杨银波电子信箱:[email protected]。中国公民身份证号码:5102811983011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