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
杨银波文集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如果排除掉某些别有用心的"北京黑手"雇佣某些奴性十足的文政帮凶,进行"牛头不对马嘴的蓄意造谣"(薛伟语),那么我希望今天读到我这篇《海外民运亟待重整》的所有朋友都能够比较认真、比较负责、比较诚实地再次思考一下"重整"这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对于那些从民运资格、民运目的、民运动机、民运资金、民运背景等方面来对海外民运进行诬蔑、诽谤、嫁祸等政治人身攻击的可耻之人,对于那些"利用国内朋友因为中共封锁,不了解海外情况,看不到海外东西"而"以己度人"、"造谣"(徐水良语)的卑鄙用心,我愿意某日特辟长文一篇给予无情还击。
   
   我是一个大陆民间人士,崇尚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因此我彻底质疑诸多造谣,坚决声援正派民运。以这样的理念,我宁愿站在一个并不敌对、甚至深为感佩的立场上,以更严格的民运标准和更尖锐的同道心声,去严格要求那些"做了许多揭露大陆黑暗,宣传民主、自由、人权、法治的工作"(吕柏林语)的海外民运,去严格要求那些"忍辱负重,埋头苦干,不求人了解,只求在祖国的自由史上,留下自己辛勤奉献的痕迹"(薛伟语)的海外民运,去严格要求那些"除台湾情治机构及大陆中共雇佣的人以外,真的民运组织及民运人士,绝大多数靠打工谋生,没有拿台湾的钱"(徐水良语)的海外民运;我宁愿舍得用并不多余的时间去反方向考虑"我没有精神与时间应付这类对于民主运动的攻击"、"我只想指出,该文把一些杜撰的谣言混杂于某些事实之间,企图以所谓'真相'误导、欺骗读者"(洪哲胜语)的共特、流氓之流的蓄意之词,并试图从道义、战略、历史、未来这四个方面去呼吁海外民运的重整。
   
   ■道义:道大于权,道大于统。

   
   民运的胜利首先应当是道义的胜利。民运的道义就是民主。重新认识民主和以民主养习高尚品格,是每个民运人士的第一要著。我们需要的是一群深得民主之昧,有着浩然正气与高瞻远瞩之态的海外民运,即正派民运;正派民运的道义便是正派民主。
   
   正派民主比一般意义的民主有更高的要求,宣扬正派民主就是要宣扬更高层次的法治民主,并把最高层次的宪政民主当作目标。正派民运应宣扬一种有限制、有秩序的民主,这种民主既能有效地维护多数人的统治,又能保护少数人的权利,并且能够从制度上防范暴民政治、多数人暴政的出现,将民主制度化、程序化、法治化。而最高层次的宪政民主则集宪政、民主、法治于一体,以宪法和法律对政府权力加以限制,实行分权制衡,由人民主权和由人民选择政府,建立宪法审查制度,司法独立,保障个人权利与自由。正派民运的纲领思想和言行习惯,应以宪政民主为目标,以法治民主为准则,这就是正派民运的道义所在,也是区分正派民运、共特民运、流氓民运的主要标准。
   
   基于此,目前的海外民运应立即分散(但不分裂),破除权欲作祟,排除鱼龙混杂,重建公开组织与秘密组织相结合的民运组织,不必争取更多独立人士入组。以宪政民主为目标,以法治民主为准则,走干净、崇高的民运道路,以求赢得更多人的尊重和认可,包括得到民间正派民运、独立民运人士、中共开明势力、中共中立势力、中共观望势力这五种重要势力的钦佩和支持。
   
   徐水良曾于2001年1月10日在《重建根据地》一文中说道:"先采用分散的方法,例如各自找可靠朋友,先建立一些伙伴关系,进而建立一些小组或其它组织,称为沙龙、俱乐部、读书会、研究会,都可以,也可以健全、巩固或改造一些情况比较好的民运组织,努力防止捣乱者和品质不好的人钻入,大家都去做自己的事情,努力避免大混合、大纠缠、大内斗,等今后条件成熟,再合成大的队伍。这就是'摸清情况,清浊分流,重塑形象,重组队伍',以及'先做小,后做大'的方针。"徐水良立论的出发点是为了摆脱中共地下势力的内斗纠缠,重组有自我防护能力的组织,这是从消极方面来讲。其实分散民运还有其积极的一面,即认识到了一个专制政权塌倒的真正决定因素――意识力量。
   
   意识力量大于任何政党力量,自然也包括意识力量大于中共力量。社会意识是国家政权的基础,服从意识是中共政权的基础,改变公民的服从意识其实也就移动了中共政权的基础,中共政权也就随之塌倒。公民意识就像土壤,专制政权就像树苗,土壤一改造,树苗就必然枯萎。因此,民运的方式不是只顾强硬地搞政治斗争,而是要花更大的力气从"柔"的方面培育公民社会。避免把一切独立力量团结到组织,避免把一切组织团结到政党,避免把一切政党团结到政党联盟;努力保存更为独立、更小单位的民运力量,逐步改变社会意识,等到这种意识足够强大到超过中共专制力量的程度,则仅占中共少数的反动派就毫无抵抗之力。到时可以预想的是,全国公民、军队、警察、官员、中共党员及其他既得利益者几乎一律否定原有政权,这时,分散的民运力量便会迅速形成政党力量乃至政党联盟的强大力量,实现"和平演变"。这就是风险最低、前景最好的民主中国。
   
   ■战略:务实务虚,柔性战略。
   
   分散民运之后,以培育公民社会为最大的任务,到我们大陆来,进行温和、渐进、理性、科学的民运。
   
   以个人、组织、媒体、企业、学校等为单位,到大陆来培育公民意识。包括培育大陆公民的权利责任意识和独立人格、法治意识、纳税人意识、参政意识、议政意识、督政意识、科学理性精神、道德意识、可持续发展意识、健康的心理素质、与时谐进的学习能力和世界公民的意识。
   
   以民营企业为经济基础和重要根据地,到大陆来创办实业,构建各种类型的民营经济实体;以独立媒体为另一重要根据地,到大陆来创办民间报纸、刊物、网站、论坛、出版社、电台、电视台等。
   
   到大陆来组建社区自治组织,如村民委员会、城镇街道居民委员会等;到大陆来组建社会团体,如企业家俱乐部、工会、农会、老年组织、青年组织、妇女组织等;到大陆来组建行业协会,如商会、同业公会、制造业协会等;到大陆来组建中介机构,如律师事务所、会计师事务所、审计师事务所、资产评估事务所、专利事务所、商标事务所、经纪人等;到大陆来组建民办研究机构和调查机构;到大陆来组建民办基金会和慈善机构;到大陆来兴办民办学校;到大陆来创办教会或宗教团体。
   
   ■历史:鉴之往昔,资于治道。
   
   总结历史经验教训,继承历史民运遗志,做历史资料整理、宣传工作。
   
   自1949年以来,大体来讲,中国民运经历了十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57年右派向中共进谏事件;第二阶段是1974年的李一哲大字报;第三阶段是1976年的"四五"运动;第四阶段是1978~1980年的民主墙运动;第五阶段是1980年的高校民主竞选运动;第六阶段是1982年的《中国之春》的出刊以及1983年中国民联的成立;第七阶段是1989年4月15日~6月4日的学潮运动;第八阶段是1989年7月、8月之后,"全美中国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简称"学自联")和"民主中国阵线"的相继成立;第九阶段是1998年持续至今的"中国民主党"事件;第十阶段是2003年7月1日震撼全球的香港50万人反对23条立法和倒董的大型游行。
   
   而台湾民运也同样经历了十个阶段:第一阶段是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第二阶段是1960年雷震等人筹组"中国民主党";第三阶段是1971年的《大学杂志》;第四阶段是1975年的《台湾政论》;第五阶段是1977年的五项公职人员选举(非国民党人士当选4位县、市长及21位省议员席位,创二十年来最高记录)和"中坜事件";第六阶段是1979年的《美丽岛》杂志和"高雄事件";第七阶段是1984年的《新潮流》;第八阶段是1986年~1989年民主进步党的成立和国民党政权顺应民意开放党禁、认可政治自由化,以至到1989年共有25个台湾政党并存;第九阶段是1993年~1996年新党成立到总统直选;第十阶段是2000年总统大选。
   
   中国与台湾的民运历史必须重新整理,以市为基本单位,以详尽的调查、核实、编排,逐年记录尽量遵循历史真相的1947年~2003年的中华民运史,汇成《中华民运编年史》出版。该书除详细记录政治意义上的民运史之外,还应大量记录更为广义的民运史,即公民的抗议,包括游行、示威、罢工、静坐、卧轨、绝食、自杀、暴力、组党、组织、声明、演讲、签名、呼吁、大字报、小字报等等。要在《中华民运编年史》里,让北京人了解北京人的民运史,让重庆人了解重庆人的民运史,让台北人了解台北人的民运史,让新竹人了解新竹人的民运史,让纽约华人了解纽约华人的民运史,让华盛顿华人了解华盛顿华人的民运史,让墨尔本华人了解墨尔本华人的民运史,让波恩华人了解波恩华人的民运史,让全世界了解中、港、澳、台及海外的联合民运史。让《中华民运编年史》成为新纪元的《资治通鉴》。
   
   ■未来:行成于思,预测将来。
   
   对未来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进行大胆的预测和小心的求证。大体说来,有如下几种预测:第一种,毛泽东式的"起义",也就是"罗马尼亚模式"的暴力革命的道路;第二种,"台湾模式"的和平渐进的道路;第三种,"苏联――俄罗斯模式"的以和平发展为主,但不能避免暴力冲突的道路;第四种,"南斯拉夫模式"的国家分裂并导致内乱的道路;第五种,"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模式"的政治上继续坚持一党专政、经济上继续推行改革开放的政经分离的道路;其他还有几种,比如"匈牙利模式"、"印度尼西亚模式"、"菲律宾模式"、"印度模式"、"地中海模式"乃至"军阀混战模式"等等。大胆预测尽可能多的模式,并对各种模式进行小心的对比性研究,确定一个比较明确的综合性的预测,尽量使行走民主之道的正派民运少走弯路、少受损失。
   
   作者简介:杨银波,社会活动者,原籍重庆。自2000年起行走中国,调查、采访、记录、拍摄、写作、上书。主办《百年斗志周刊》。
   邮件:[email protected]
   
   ——原载2003年9月21日《多维》及其子媒《多维周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