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1、自8月18日起,我的私人邮件[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此三邮件遭遇突然袭击。几乎每隔1小时就有10封容量超大的垃圾邮件发入此三邮件中,接着邮件马上爆满。我连续删除了20多次之后,不料对方的毁灭程度加剧,几乎每隔半小时就有10封容量超大的垃圾邮件发入此三邮件中。8月20日晨8点,我的上网突然中断,再也无法删除那些垃圾邮件。至8月22日下午5点半,实不得已,我到相隔甚远的朋友网吧上网,发现此三邮件的垃圾邮件均达至1360多封。以至于不得不废除这三邮件。

   2、8月20日晨8点,拨号上网至“正在检测用户名和密码”时,不再出现“正在登录网络”字样,相反,连续操作30余次,仍然出现“连接错误650,请检测拨号设备”、“连接错误676,占线,请稍后再拨”等。我随后请教几位网络专家和网吧专业技术员,得知我的电脑已被封锁、跟踪。我再到邻居把电话借来,用他们的电话上网,仍出现上述“错误”。网吧专业技术员梁XX说:“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是网络冲击波的作用,只要上网的人都难免;第二种,你的电脑已被强力封锁,你保存的所有文件中肯定有部分文件被扣住,只要这样的文件没有被你自己删除,那么你的电脑就永远不能避免被监控。”我到与我IP相同的附近上网朋友去查看,结果他们均能正常上网,如此,则梁XX说的“第一种可能”被排除。证明我的电脑确实被完全操纵,我不得已全部删除现存文件,但仍无法奏效,可见对方封锁之严厉,远非我等想象所及。

   3、如此,回忆起8月19日中午12点,当时我在上网发邮件,下网之后,我发现我于8月19日凌晨3点写的《民工抗议》、《写给蓝蓝的信》等文件不复存在!这又一次证明我的一切文章、图片都有被删除、修改、挪用的可能,其可怕程度不敢细想。

   4、8月22日下午6点,友人徐高金来信,表示他的邮件也被破坏,他发出的邮件和别人发给他的邮件被大量拦截。(《人与人权》8月号发表的我的《访谈徐高金》一文,经网刊、网友大量转载之后,徐高金面临着积极与非积极的两难困境,其力主创建的中国民间第一维权组织——弱势群体法律援助中心,创建得愈发艰难,令人无限悲哀。)我再看自己的邮件,遂与朋友周XX做实验,我再次用老牌三邮件发送信息给他,不料半小时之后他仍不能收到我的邮件。其可怕程度仍不敢细想。同时,得知友人赵达功的两个邮件亦遭劫难。当我打电话给其他十多位友人祥问时,得知又有7位朋友的邮件遭遇了与我同样的问题,其中有两位朋友的电脑也与我的电脑一样,惨遭强力封锁,乃至糟蹋。

   5、家乡(重庆永川市涨谷乡新岸山村十一组)近日接连来电,告之对方仍无“撤退”之意,诸多描述仿佛此时家乡俨然“十面埋伏”之状。但此时广东韶关、钟村、灵山一带,因旧厂垮台、转移等事,大量民工的工资被扣,少数民工仅能眼泪婆娑地结得50%的工资,其余民工仍在持续抗议工厂的蛮横霸道和政府部门的推辞怠慢。我正参与调查此事,希望广东劳动部门能尽快下力解决,若到了9月底,后果不堪设想。至于家乡来电事宜,坦率说,本人无暇顾及。而电脑,顶多再买一个,便罢。

   6、但我仍要对对方此等卑琐之举给予强烈控诉!同时,也代表徐高金、赵达功及其他七位友人,表达我们十个人的无限愤慨。对你们,千言万语汇成一句劝言——

   7、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二、杨银波声明

   1、我的个人态度:与余杰、东海一枭等人相仿,不党、不组、不革命。以民间独立人士的定位:凭实际调查,揭露中国黑幕;凭手写文章,夺取公民权利。

   2、我的个人行为:不参加婚丧礼庆,不参加网坛讨论,不参加政府活动,不喝不赌不嫖,生活从简。广结天下人士,不论三教九流、党内党外、国内国外,均等而视之。

3、我的文章授权:允许一切政治背景、文化背景、宗教背景的网站、网刊、论坛转载我已发表的任何文章,仅须注明“首发于”即可。全网络仅存一个专栏,即由“中国独立笔会”的蔡楚于《博讯》主持的“杨银波文集”:www.boxun.com/hero/yangyb/2_1.shtml。我欢迎朋友们访问此地,继而转载、讨论。

   三、声明附记

   1、今天下午6点半,加拿大友人托另一友人来信,告之我《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一文已于《渥太华华人网上社区》引起激烈讨论,而另一文《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亦于《多维》造成同等影响。我得知后非常高兴,搜集了140多条网友们的不同观点,收获很大。以后我会经常搜索这些观点,盼其得以不断充实和更正。这是今天那位加拿大友人寄来的搜索资料——http://www.google.com/search?q=%E6%9D%A8%E9%93%B6%E6%B3%A2&hl=zh-CN&lr=&ie=UTF-8&oe=UTF-8&filter=0

   2、最后,让我们为8月21日被关闭、8月23日重开的《自由联邦》论坛,以及经历了22次被关闭、近日第23次重开的《民主与自由》论坛,共同祈愿。并呼吁中国政府下定其最基本的准线,即赵达功所言:“如何对待政治异见人士是政治改革的试金石。”今天,中共当局仍在抓捕和重判不同政见者,还在毫无顾虑地侵犯人权,还在压制新闻自由,此等逆流之举令我们无比失望。倘若此举不得以更正,则广传天下的“胡温新政”,于我们而言,丝毫不值得信任与留恋。(8/22/2003 3:5)

   来源:新世纪 www.ncn.org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并保持完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