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银波文集]->[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诸位敬启:
   年年都有春节,或是兴高采烈、亲朋聚会,或是囊中羞涩、黯然独处,诸位中的部分民众即属后者。2006年这个春节,关注民众生存状况与历史辛酸的我——中国青年作家杨银波(及其“亲友团”)——愿与你们共度!
   借着此信,顺便给每户亲自送来100元人民币,权当发自内心的扶助;余下100元留给对银波调查采访帮助极大的一户。银波回归故乡不久,面对本地现实痛作思索,遂作深刻调查。经统计,此次调查过的范围,涉及本镇6个大村、重庆其它两个区市以及福建、浙江两省,共计29户。此29户,涉及人口86人,分别是:21个求助学生(其中2个已辍学),9个残疾人,3个孤寡老人,1个瘫痪老人,10个灾民,7个无业者,以及其他35个患病者、农民、民工等,当中甚至还有一位聋哑的肺癌患者。

   银波希望诸位平衡心态,此次扶助并非“上下式”的救济,更非民政行为,乃是“朋友式”、“乡亲式”、“同胞式”的人道主义的平等相助,所以注明的是“调查家庭”四字,而非简简单单的“贫困家庭”四字,特此注明,乃为“人格平等”所谋。银波说过:贫富虽有差异,然而无论贫富贵贱,中国人应有人人平等之人格!人人相助,人人悲悯,人人公益,人人行善,改革本地民风,敦促人性回顾,这才是真意义。此次调查,实在地说,银波真的大彻大悟啊,一边是民众之辛酸,一边是民众之殷望,中国西部尚有数不尽的悲戚和说不完的痛苦!为历史作见证,为当世作记录,以一颗爱国爱民之心,深入弱势群体,深作了解核查,银波此行,俯仰沧桑,心中确实有着表达不尽的体悟和感慨。
   第一,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向你们深深致歉!我们都是中华儿女,既是同胞,亦是老乡,身为一名捍卫真理、倡导民权的作家,银波愧对乡亲们。在过去的二十多年里,面对你们多年的痛苦,银波如同大多数人一样,闻也不闻,看也不看,虽行千里路、阅万卷书,然而终究还是漠视了你们。银波愧对大家,愧对职守,愧对“朱沱人”的身份。为今后长远计,我提倡:凡我同胞,皆应体恤民众,关怀百姓,热心服务于他人。若此举能起“上行下效”之效,则银波必欣慰无比。
   第二,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向你们深深致敬!社会贫富分化之下,如今实有太多“为富不仁”的现象,经济富裕的另一面却是道德的堕落。然而,在经济拮据的你们身上,我却看到许多人性的伟大光辉。你们在艰苦的生涯之中,迎刃前行,踏实、朴素、善良、热情,你们虽是经济意义上的穷人,却是人格意义上的富翁。我敬佩你们的吃苦精神和忍耐心性,在这个世道上,你们用底层人的高贵品格教育了我做人的毅力与坚守。
   第三,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向你们深深致谢!我感谢你们信任我这个敢说真话的独立 作家,在每次接受我调查的时候,你们用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表达真相,为了解最真实的情况,是你们用自己最朴素的表达方式,让我了解到最真实的你们。也许,到现在为止,连你们的亲人朋友也未必比我更了解你们过去的详尽历史和现在的林林种种。我以你们的苦难为苦难,以你们的眼泪为眼泪,我活在你们的心中,你们也活在我的心中,有了你们,我已不再孤独。
   第四,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为你们祈祷!我祈祷让贫穷逃亡,祈祷你们平安,祈祷你们受到更多人的帮助,也祈祷你们帮助更多的人。小时候,我们家也很穷,那时候能够吃得上南瓜和红苕就已经感到特别的幸福,在经济的逼迫下,父母外出打工十多年,而 我心中那个想永远吃得上南瓜和红苕的梦却永远也没有消失。我曾捡过恶臭熏天的沟里的馒头来填肚子,也曾抽过便宜得不能再便宜的烟丝,我心里最清楚贫穷意味着什么,因为我曾经也是个穷人,并且今天也并不富裕。我驱散不了我的记忆,为此,我为你们祈祷:即使哪天你们富裕了,也请不要忘记贫穷意味着什么。
   第五,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向你们祝贺!我读过安徒生的童话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也听过并唱过熊天平的吉它歌《火柴天堂》,“走在寒冷下雪的夜空,卖着火柴温饱我的梦,一步步冰冻,一步步寂寞,人情寒冷冰冻我的手。一把火柴燃烧我的心,寒冷夜里挡不住前行,风刺我的脸,雪割我的口,踱着脚步还能走多久?有谁来买我的火柴?有谁将一根根希望全部点燃?有谁来买我的孤单?有谁来实现我想家的呼唤?……”,那种小小渴望却只能用幻想去满足的心理,曾令我几度动容。或许,真的是因为我流露真性情与富含实在内容的文章深深地打动了我在海内外的大量读者们,他们给我来信、来电,他们让我转达对你们的问候,他们关心你们,他们也如同我一样,忘不掉我文字下的你们。我祝贺你们获得如此宝贵的关注,在这寒冷的季节里,是这样的关注才 使你们感到温暖,也使我感到温暖。
   第六,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向你们呼唤!在这道德下滑的时代,我向你们呼唤正直的人格、正义的良心、正大的光明。“正”,只有简简单单五个笔划,却是无数人最难达到的境界。一个良好的社会,首先应有正义的制度,正义之下的民风、动向,应切合法律精神,符合道德标准。坦白说,当面对许多艰难险阻时,我也曾想到我们中国人自身的劣根,那被几千年历史冲击所形成的规则和思想,令我感到国家的艰难。在这个鱼龙混杂的世界上,我们应当首先在精神、思想、言语和行动上健康起来,做堂堂正正、光明磊落的中国人。
   第七,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勉励自己和同胞们继续奋斗!我乃中国青年之一员,青年者,国之栋梁、家之中坚。青年不能倒塌,不能自甘堕落、随波逐流、势利眼光;青年应有所为,为公众之权益,为后世之蓝图,为你们,也为我们,作出表率。青年有青年之激情,或拍案而起,或勤奋坚韧,或追求进步,或造福乡梓……。青年当然也有青年之痛苦,道路弥艰,遭遇保守,前程渺茫,涉世尚浅……。青年知悉经济、思想、信仰的匮乏对于今后之事的阻碍,因此奋起为公众之利益着想,竭尽全力,从我做起,在能力范围之内争取部分的幸福与部分的公正。
   第八,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勉励自己和同胞们友谊长存!银波一生,朋友无数,涉及各行各业、各阶层、各角落,曾亲自写过一幅对联,上联为“天下朋友海内海外皆胶漆”,下联为“世上兄弟行出行入尽情义”,横批为“友谊万岁”。我喜好交朋结友,无论三教九流、杂七杂八,皆属全抛一片心,拿真思想、真性情换取永难更改的友谊。我力求兼容并包、求同存异,毕竟“有今世之兄弟,无来世之兄弟”,因而属于性情中人,时常笑傲江湖。世人皆谓我“千里风雨我独行”,我也承认,但路上总能遇到无数的朋友,交心成谊,此生共渡江湖。
   第九,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勉励自己和同胞们心胸广阔!凡小肚鸡肠者,皆不能成大事,如嫉妒、挑剔、势利、算计、构陷、抱怨等,都是为人处事的大忌。比如此次扶助,穷就有最穷、很穷、较穷、有点穷之四个层次,在这29户之外尚有更多的穷人。若如此比较过去、比较过来,仿佛“穷”成了一个需要投票的事情似的,非需要什么严格、死板的苛刻标准不可,其实大可不必。我说了,这是“扶助”,不是“比穷”。有的人 也非议道:“人家得到了,我却没得到,不公平。”说这种话的人,心情我是理解的,但实行起来没有可行性,资源本身有限,那种“大锅饭”似的“绝对平均”是不可能的,一切都是在经济、人力、精力、时间所允许的范围之内所付诸的行动。再者,此种民风思想极不健康。其一,资源并非来自公家财政,而是私财,因此不具有“人人享有”的公共性;其二,公益有大小之分,都是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能力范围之外的事情需要从长计议,这需要大家理解;其三,此种民风透露出了阴暗的“贪欲”,乃是我所反对的。很多事情,我都是尽力而为,人有人办不了的事情,但不能歪曲行善的意义,更不能用简单的“利益取舍”的标准来看待远远高于利益的事情。为此,我感到本地思想亟须重振,应用真切行动去感染世人。
   第十,请允许我代表我自己,恳请所有知悉此事的人以平常心看待此事!“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是中国数千年的传统美德,银波只是做了银波应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了不起,很普通、很平凡、很简单、很随意。若民众越是感到诧异,则证明此种传统美德的严重缺失;若民众越是议论纷纷,则证明此种传统美德的新奇怪异;当然,若民众越是以“反正跟我无关,那我也不管那么多”的心态来看待此事,则证明此事的意义并未深入人心。最难的是大家的“思想”,仿佛已经偏执得没有办法去改变,大家彼此固步自封,改变不了心灵深处那种由利益和关系而牵扯的思想规则,始终没有一个最明确、最具意义的价值参考,那么反过来则证明我还应该继续做下去,并比以前做得更好。对于一个有志青年来说,挫折犹如十字路口,我常常选择的是最难走的那一条路。
   春节,乃是合家欢聚的日子,人情暖暖本是应该,然而诸位当中不少亲人尚在外面谋生流浪,所以不可避免地有些孤单。今年春节,我特意邀请大家到银波家中聚聚,说说话,谈谈心,唱唱歌,吃点东西,看点风景。银波的爷爷杨定发已有77岁了,他身体不好 ,走不得远路,诸位当中大多数人是认得他的,他也想跟大家见见面,所以请大家一定要来(地址: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11组“山顶上·自由楼”[地名]。座机,
   023-49607033;手机:13512382262;电邮,[email protected])。此次,银波带领“亲友团”前来诸位家中登门拜访、送钱、送信,为的都是深切的人文关怀,若是来年更有缘分,2007年的春节银波说不定还会带领“亲友团”再次登门。为本地民情计,银波最后诚挚地送上一句贺词:“乡亲们,过年好!”
   附:29户西部调查家庭名单
   一、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13户。(1)杨丰荣(父母:农民、农民);(2)梁荣华、梁荣贵(父母:民工、无业者);(3)冷茂强(父母:残疾人、民工。冷茂强与爷爷留守家中,爷爷是农民);(4)邹霞、邹泽祥;(5)梁如富、周守贵、梁小 龙、周红梅;(6)冯思树、余明方、冯德全、游正连、冯晓琼、蒋雪飞、蒋小英;(7)罗太成;(8)梁付山、周守银、梁修瑶、梁修容;(9)梁如虎、冷家珍、梁贵生、梁春霞、董银珍;(10)罗安才、何光英、罗太群、李泽文、杨华明、李豪;(11)邹 弃平;(12)冷方华、雷树英、冷强鑫;(13)邹世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