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年年都有这样的家族会议。这次会议距我上次的参加,已有整整五年了。期间,银波奔波在
   外,没有这样的机会。见到本家族有这么多亲人同聚一堂,足能坐上五桌人,并依照往昔惯
   例共议赡养、抚养、教育、医疗、经济、人际、思想等具体议题,由大家提出更多的、更为
   家族着想的方案,我十分喜悦。只不过,往次的会议,据说都不是开得很成功,其间甚至屡
   次出现大吵大闹、打架伤人的事情,又偏偏是在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时候,所以我看到大家

   刚才都很谨慎,能不说的就不说,担心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这至少证明了两点:第一,这个
   家族的确矛盾重重;第二,这个家族当中有的人没有自由言论的习惯和能力,也有的人没有
   容许别人自由言论的雅量和承受力。
   以往,一说到开家族会议,老婆便劝老公,儿女便劝父母,都希望"息事宁人",但偏偏"话
   不投机两句半",会还没开到一半——而且还是不到半个的实实在在的揭发会、控告会、威
   胁会——,彼此之间就闹成一团,连宣布散会的人都走了,却还有人继续在那里争。争什么
   呢?争利益,争是非,当然有时也为名声争。等到该尽责任的时候,就不争了,反而推脱责
   任,让自己的责任越少越好。亲兄弟之间也成了仇敌,闹得不可开交,说话也很少有具备证
   据意识的,似乎不需要什么证据了,凭空口说,臆想也多,对方用词稍不恰当,暴力的影子
   就可以见到了。今天我来参加这个会议,大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我想这当中既有尊重我本
   人的意思,也有其它别的原因,但我还是不满于大家的表现,至少你们显得很拘谨嘛。
   中国没有"家庭法院",这种家族范围之内的事情,只要不触及刑法与治安,相关纠纷都是由
   村委会、居委会或者司法所调解的,是为"人民内部矛盾"的处理途径,但起效也差。大家没
   有民事诉讼的传统,也没有彼此协商的表达能力,所以很多小矛盾最终成了大矛盾,甚至成
   为更大的矛盾。与目前这个国家一样,经济越发达,社会矛盾就越激烈、越普遍,这种奇怪
   的结果是怎么得来的?腐败,掠夺,堵压,人心冷漠,彼此相残,是不公正、不平等、不自
   由也无真正法治的规则所致。家族制度也是如此,它只是国家制度缩小到家族的一个缩影。
   从家族制度着手,或许能使大家对于这个家族有新的认识。
   国家腐败,首先指的是权力的腐败,其实更首要地说是人心的腐败——人心腐烂,败坏掉
   了。眼中只有自己的私利、欲望,至于别人如何则不管不问,一脸冷漠,幸灾乐祸,这指的
   是自私。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地诋毁他人、嫉妒他人、践踏他人,耍霸强,争威
   武,这指的是强权。一旦自己犯了错、丢了脸或者面临责备、惩罚,就干脆一烂到底,自己
   践踏自己,自己欺骗自己,自己玩弄自己,大赌特赌,大醉特醉,不尽责任,只求浑浑于世
   ,这指的是麻木。想尽办法占便宜,偷得到就偷,抢得到就抢,心存侥幸,打小算盘,这指
   的是贪欲。这些都是人心腐败。这种心向的腐败,是一个家族堕落的意识原因,也是一个国
   家堕落的意识原因。道德被抛弃,良心被践踏,没有真情实感了,没有道德法律了,更没有
   什么宗教信仰的约束,长此以往,家族只能一日不如一日,国家也将一日不如一日。
   大家平时有了矛盾,并不是诉诸"如何去解决"的冷静思考,而是诉诸报复或者伺机报复。这
   当中没有一个平衡矛盾的机制,所谓"清官难断家常事",其最主要的原因是大家的思想都打
   不开,没有换位思考的习惯,不懂得容忍、包容,即使出了问题也硬拖到底、硬撑到底,以
   为天底人没有什么能够约束得了他。既然如此,那么今天有些亲人的笑容我看就是虚伪的,
   有些亲人的表态我看也是虚伪的,"好话说尽,坏事做绝",这怎么行呢?透过你的眼睛,看
   到你的心,甚至看穿你的心,究竟是肮脏阴暗,还是光明磊落,是能够从言语动作中看得出
   来的,无论如何遮掩也改变不了罪恶的存在。你的扭曲,你的挣扎,都不是那么容易就遮得
   住的。若是你没有良心的自责,那么你的人性就已珉灭了。别说是别人,就是包括我在内,
   我都要为自己忏悔,为他人祈祷,你们能不能理解我这样做的意义呢?
   人是最高级的动物,可人也是最凶残的动物。虎毒不食子,人却常常丧尽天良,有些行径的
   确令人发指。在这些残酷的争斗过程之中,有的人看似胜利了,其实是失败的;有的人失败
   了,其实是胜利的。如果我们在为人、做事方面,总是以"称王称霸"、"成王败寇"的立场来
   看待,总以为赢了、强了就是100%正确,输了、弱了就是100%错误,那么这个世界便是没有
   是非也没有真理的,这是专制国家的独特现象,更是专制家族、专制家庭的独特现象。我想
   问大家:海水为什么总比江水、河水、溪水多?鹅毛为什么可以飘在大海上?你们要能够理
   解得到这些基本问题当中的深刻,有容乃大啊。中国不是称霸的国家,也永远不要做称霸的
   国家,强弱胜负只是一时的,却不是一世的,更不是千秋万代的、"万岁万岁万万岁"的。但
   凡幸福的国家,讲的是首先是和平、尊重、宽容;家族、家庭更应遵循此理。
   中国历史上的所有强盛时期,执政者运用的也多是"融合"的政策。我为什么要在演讲之中向
   根本不读历史也不问政治的你们讲这些话呢?因为我不但想说明白要如何做人,更想说明白
   要如何做公民。有句古话叫"穷寇莫追",是教导人们不要赶尽杀绝,得饶人处且饶人。中共
   夺权建政之后,杀害并推动杀害了多少人?然而民国建立之时,南北议和,且保障残余清室
   的生活与平安,古今中外能如此对待被推翻者,唯有中华民国。这两者之间的境界之差,一
   看就很分明。何况家族之中乃有血缘的关系,如此亲近,竟也"穷寇非追不可",甚至大搞"
   秋后算帐",这种方法就是很要不得的。我参加会议之前,就知道有的亲人憋了一肚子的怨
   气,平时他们不讲出来,非要在这个场合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厉害,仿佛是来进行一场公开的
   审判,自己说了就准备走人——反正说了也说了,该得罪的也得罪了——他们所抱的态度和
   所用的方法,就是我所反对的。
   倘若在家族之中有这样一个人:他性情暴躁、独断专行、飞扬跋扈,同时还会些"实打实"的
   真功夫,平时在社会上狐朋狗友也不少,专门横行乡里、耀武扬威,那么由这个人领导下的
   家族会是什么样子呢?表面上看,他可以控制所有人,让每个人都敢怒不敢言,想践踏谁就
   践踏谁,并能通过掠夺、霸强来获得他所想要的一切东西和想要达成的一切目的。家族必然
   是可以富裕的,可他掌握着暴力、财产的所有权、使用权和支配权,这样一个家族就是黑社
   会家族。任何社会组织、帮派、政党,如果具备这些特征,那么都是黑社会!其最大的原因
   在哪里?在于利益。所有的人是因为利益而勾结在一起,又因为利益而不惜一切代价地争斗
   ,这就容易"黑社会化"。最终受益的是谁?我看一个也没有。
   这就好比我们做人,你对他如何,他就对你如何,这是彼此之间的互动。过去几千年的起义
   ,除了孙中山的民主革命外,其它几乎全是农民造反,大都是被逼迫的——朝廷、政府视百
   姓为猪、狗,那么百姓就会视朝廷、政府为苍蝇、毒虫,这也是彼此之间的互动。你若要真
   正受到尊重,那么你首先就要尊重别人。即使别人不尊重你,那么你也应当接纳你的反对者
   ,这绝不是雅量问题那么简单,而是顾全大局。你若感到你被束缚,你反对被约束,你追求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然而你所理解的这些目标并不是顾全大家的利益、道德、情感,
   乃至连法律也视而不见,那么你永远都不可能实现你的目标。就算是侥幸地实现了一部分,
   哪怕只有一个小小的部分,那也是对他人、社会乃至国家的伤害。
   这是为什么呢?因为你的出发点、手段和过程具有侵略性。而真正的自由,其前提是不容你
   随意侵犯,乃是以相互尊重、求同存异为前提。你所追求的独立,绝不应是孤立,更不是基
   于排斥意识、仇恨意识、攻击意识或者交易意识的孤立。至于幸福,虽然它有一定的物质要
   求,但从根本上讲还是一种心灵上的感受、体会、领悟,绝不是疯狂的物欲和纵欲。物欲横
   流的社会,是肮脏而危险的社会,人性极易从中遭到毫不留情的抹杀。再者,报复的作用也
   是不会长久的,太强的敌我意识会影响你的判断,使你沉入苦海,难以自拔。报复就如同农
   民起义,因仇而结,因利而盟,成功了有窝里斗,失败了也有出卖,不会长久,却"春风吹
   又生"。你报复他,他就会报复你,你们就会这样不断还击下去。
   有的亲人搞得很糟糕,把上一辈的恩怨非要压在下一辈甚至更下一辈的身上,两家如同两个
   敌对的帮派组织,一辈又一辈地斗争、相残下去,这些都是巨大的伤害,既不值得,亦不可
   取。更不可取的是随波逐流的腐败。一个罪恶的制度就象黑色的鲜血,它会流遍全身,无孔
   不入,家族、家庭乃至任何个人都会被这些黑色的鲜血渗透,而且是渗透到心灵的深处。有
   的亲人,眼见这个社会已是如此这般地糟糕,于是乎,贪官乱来,他也乱来。大的是大贪,
   小的是小贪;大的是大占,小的是小占。见到别人又嫖又赌——这风气如今可是兴盛得很啊
   ——,他也来这套。他的挡箭牌看似很站得住脚的:"大家不都一样吗?"这种人是谈不上独
   立的,如果有更多此等"志同道合"者,那就是"群氓"了。
   我曾说过,即使以"被逼"的理由行恶,也终究是恶——尤其是私心的恶。恶就是恶,没有什
   么理由可讲,再如何冠冕堂皇也堂皇不到哪里去。过去各朝各代的所有历史腐败,现在我承
   认了,确实跟阶层的构成有巨大的关系。我多年以来关注底层人的权益,但也确实从中看到
   许多致命的问题——其中就有底层人自身的问题。有被压迫所致的,也有环境所致的,还有
   自身的因素,他们挖除不了自己无穷无尽的奴性和霸性。权力、暴力、资本和知识已然在统
   治集团合流,然而既憎恨权、暴、资、知又崇拜权、暴、资、知的,恰恰是大多数底层人。
   我们这个家族当中的大多数人,就生存于这个阶层之中。
   我想说的是,如果我们不能首先让自己文明起来、理性起来,那么悲剧还会更多。有许多大
   人自以为已经足够"成熟"了,其实在心智和品德上远远不如一些小孩。人啊,居然越长越糊
   涂,抱怨、抱怨、抱怨,搞出了许多家庭悲剧,却没有真正地思考从自身做起,来尽量解决
   问题。很多借口都是不能当作理由的,更不能当作充分、必要的理由。可是,就算底层人犯
   罪了,也还能或多或少地博得同情和理解,这说明我们这个国家有很多穿戴整洁的达官贵人
   其实比这些罪犯更应受到惩处。
   刚才所说的这些话,我已经用MP3记录下来了。我今天没有提出任何具体方案,讲的都是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