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文集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采访报导)
   
   经济社会发展不平衡,一直以来困扰着中国。其中东西部之间的发展不平衡,以及城乡之间的不平衡,是最大的问题。中国维权通讯编辑杨银波,最近在中国西部的农村进行了一系列的访问,最近在海外互联网上发表了他对重庆农村贫困户付能德一家的调查报告。
   
   杨银波出身于重庆农村,他父母曾在广东打工多年。去年10月18日,杨银波回到重庆农村乡下,试图帮助家乡的父老,并对四川、重庆、贵州等地的贫困农村进行田野调查,以掌握中国西部农村的第一手资料。

   
   最近在网上发表的这份报告,是对重庆市朱沱镇九层村二组农民付能德一家情况的调查。付能德一家五口,上有一个年龄已高的老母,下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出嫁,儿子仍在上学。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中国农村家庭。
   
   报告说,付先生一家最大的问题,是因为妻子长期患病,已经欠下了一万二千元的债务。全家居住在一间1945年兴建的,常年风雨飘摇的茅草屋中。付先生已经选好了建新房的地基,但因为没有钱,却不敢动工。
   
   记者致电重庆农村的付先生,他告诉我们说,他一年劳作下来,农作物、养猪和养鸡,基本上连温饱也难以保证。付先生表示,他每年收获四、五千斤粮食,除自留口粮外,其他每斤可卖七毛钱,生猪两块八一斤,几乎没有多少收入。而化肥、农药价钱则很高,除去成本,基本上没有现金收入。家里的房子漏风漏雨,随时有倒塌的危险,但没有钱修新房子。
   
   付先生的妻子患癌症已多年,没有钱送到医院治疗,只能以普通药物维持,药费开支是沉重的负担。而十五岁的儿子正在上中学,每学期的开支也要一千五百块钱,使得这个家庭的负担百上加斤。
   
   调查报告说,付先生一家平时只吃红薯稀饭,很少蔬菜,肉类更是一年只见三两次。即使如此,付先生一家还要承担名目繁多的农村税费,负担干部工资和其他教育、交通等等摊派款项,但却没有任何补贴。
   
   他说,也不知道政府部门是否知道这些情况,对他们来说,那些在镇上的干部也不会管这些农民的事情,所以也懒得去讲了。他说,类似他家的情况在当地农村非常普遍,而大部分有能力的家庭都出去打工了。他表示,能够出去打工的家庭,情况会好一些,但他因为是家中唯一的劳动力,所以只能够在家里坚持。
   
   付先生的女儿也曾经到浙江打工,每年能够寄几千块钱回家。现在女儿已经出嫁,但也经常帮补家中的支出。在去年的乡村选举中,付先生被村民选为九层村二组的组长,每年有两百多元的工资,帮助并不大。
   
   他唯一希望的就是支持儿子完成学业,跳出农村。所以付先生全力应付儿子的上学费用,自己的日子也就只能硬撑过去了。
   
   (据自由亚洲电台录音整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