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杨银波文集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调查:朱万权案、贫困户王光明
·一个新型群体承受的代价
·到了自我检讨的地步
·写给可怜可悲可恨之人的信
·清理集权统治的历史深层问题
·阻碍中国走向民主的根源
·熊汝霖夺冠与中国青年精神
·台湾,灵魂去过的地方
·这个时代,我的头痛得特别厉害
·重庆旱灾之后:拒绝遗忘
·关注中国的不幸者
·杨银波原创摇滚词作(1999年~2006年·28首)
·重庆特大旱灾的方方面面
·焦灼重庆的危机
·亲眼目睹的重庆旱灾
·我们的道德前景
·南充大案的滴血启示
·一起满清大案的教训
·严正学:公民力量之显示
·思考中国的六个问题
·残酷时代的中国两会
·权力型的精神分裂
·圈地运动在中国
·理想间的斗争在燃烧
·我们不是国家的奴隶
·90后:Nothing can stop you
·危机下的中国人
·立于“六十周年”夜幕下的我
·呼唤文艺复兴的时代
·来自底层的真相与控诉
·国家教化机器中的个体悲剧
·中国特色的网络封锁
·六合彩外围赌博风靡大陆
·钱学森的幸运与多数人的不幸
·中国黑社会的去路
·中国的主人(电视连续剧节选之三)
·严重变质的计划生育罚款
·本田罢工:新劳工维权时代的开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这是一个欠债22000元的普通农民家庭。从另一方面讲,它相对而言又有些特殊,在那个贫穷的小山村里,这个家庭产生了罕见的一名大学生:西南大学(重庆大学与西南农业大学合并而成的大学)2002届毕业生杨飞。在一个大雨滂沱的上午,这名大学毕业生的农民父亲——满身是雨的杨绪明,在一个正在接受我调查的村民家中找到了我。遂之,我一一记录,与之反复审核。今天,我决定让他们一家人签名、按手印,并将此情况打印成页,递交到重庆各级民政部门和慈善组织,寄以希望,愿得解决。
   
   简介:杨绪明(父)、罗安态(母)、杨飞(子),均系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水渡村4组村民。杨绪明,务农,1952年1月10日出生,1968年4月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曾在部队里多次获得连级先进奖章,1973年1月退伍,从此务农。罗安态,1955年12月27出生,务农。杨飞,1985年10月1日出生,2002年9月考入西南大学电子计算机系(专科),2005年9月毕业,现为普通民工。
   
   2002年6月,水渡村、四明村、大福村等村遭遇暴风雨袭击,风级为8级—9级。此事影响甚大,各村树木、电杆等倒塌无数,一些房屋的瓦片被风雨掀烂。然而,遭受袭击最严重的,还是杨绪明一家——房屋全部倒塌,所剩无几,高柜、床、棉被、衣服、珍贵物品等被一一砸烂。幸亏人没有生命危险,在家的罗安态死里逃生,躲过一劫。面对突然的天灾,他们束手无策,所能够做的,就是用竹子搭棚,棚上面盖一点胶布,这样一个简易而又危险的“新房”,成了这个家庭的避难之所。至今,他们的办法,也仅仅是用木棒、树子来绑住这个“避难所”,上面盖一点瓦。

   
   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一,村民们基本上没有得到救济款,杨绪明一家作为遭受暴风雨袭击最严重的一家,也没有得到救助。这是个不小的意外,相关的救济款具体流向了哪里,他们无从得知。第二,这个家庭艰难的奔波开始了。为了获得那一点点居住的权利,作为遭受天灾的国家公民,他们的腿跑得都不想再跑了。第三,正恰杨飞考入西南大学,大笔资金必须注入大学教育,为此,这个家庭欠债累累。
   
   第一次,他们找到水渡村书记李泽明、村长罗太文、4组组长罗永祥,这三个人来看了受灾的状况,但不敢作出任何答复与表示,只让杨绪明一家写申请。第二次,他们找到朱沱镇民政办李天章(现任副镇长),他说:“靠自理。”他们再找当时的镇长罗永银、书记刘先生,罗永银为之解决了300元,并从第二年开始免农业税,免了两年,总共300元左右(现已全国性地免除农业税)。第三次,他们找到永川市民政办,民政办让他们写材料,说:“材料交上来以后再考虑。”他们写了材料,交上去,民政办把材料收了。回到家后,朱沱镇民政办到他们家照相,把相片递了上去。没想到,永川市民政办看过他们的材料后,说:“材料不齐全。”这“不齐全”的材料包括:镇政府公章、镇民政办公章,以及未写清楚的内容。紧接着,他们找到朱沱镇民政办主任肖先生,此人为他们解决了100元。
   
   他们一家22000元的欠债款是这样的:2002年9月,在中国农业银行重庆永川市朱沱营业所,凭借杨飞西南大学录取通知书,他们申请到助学贷款5000元。如今银行几次通知他们:2005年12月之前必须还清,他们无钱可还。2003年,他们向杨绪明的二哥杨绪成(现已去世)借款2000元;又向杨绪明的四哥杨绪华(现已去世)借了两次款,一次2000元,一次1000元,共计3000元。1998年,因为普遍性的稻谷种子问题,种子不过硬,他们一家颗粒无收,饥寒交迫,不得已向永川市农村信用合作联社(朱沱信用社)贷款1200元,如今加上利息,已达3000元。其它的借款,还有向罗安态的大哥罗安华借款1000元,向杨绪明的表侄胡红能借款300元,以及向社会朋友们这个200元、那个300元的一系列借款……
   
   经我询问与调查,他们一家的现状是:(1)一个人只有一亩一分八的田土,每年稻谷仅产3000斤左右。平时,就靠喂一点鸡、鸭、猪。他们一家的收入甚为微薄。(2)杨绪明身患多种疾病,包括:小肚皮的“阴气症”,食道的两个肿瘤,右脚的一个肿瘤。但是,无余钱医治,只好拖延。(3)杨飞在读大学的三年时间里,西南大学没有为之减免过任何学费(学费是2400元/学期),生活费也颇高昂,是250元-260元/月。读书期间,他曾外出实习。至今,除厦门长空公司外,他在广东还进过三个电子厂,但作为普通民工之一员,他基本上没有收入可剩,眼前更是没有任何余钱。(4)他们穿的衣服,很多都是亲人们的旧衣服。这些施舍旧衣服的亲人,同样包括已出嫁的杨绪明之女杨小红(务农,1975年9月12日出生)。
   
   他们的不满在于:(1)他们找村民小组、村委会、镇政府、市民政办,本应及时得到解决,使他们获得应有救济,然而这一家至今保持着这种以木材为主、竹子为辅的“搭棚而生”的居住状态,冬季来临,四面来风,寒气逼人。一遇下雨,更是“家中涨水”,危险重重,隐患无穷。(2)朱沱镇民政办李才发曾在水渡村书记李泽明的家中说过:“杨绪明一家的房屋倒了,应该及时解决3000元。”但李泽明马上说:“不忙解决,迟一点解决。”如此只好作罢,延“迟”至今。(3)朱沱镇副镇长李天章曾对他们说过:“你们可以在自己的房屋地基上修房屋,不需要批地基。”但李天章又没有给他们出过任何正式手续。最近,他们在老地基上安上了三间屋的石脚,水渡村书记李泽明反倒说要罚他们的款。(4)民政部门说:“象杨绪明一家这种房屋倒塌的情况,属于‘特困户’。”但是朱沱镇民政办没有为他们一家办“特困户”,他们也没有获得应当享有的“低保”待遇。如果有低保,过去每个人应获160元-180元/月的“低保”待遇,现在约是220元/月。为什么堪称“全镇特困户”的他们,反倒被排斥在外?
   
   他们的请求是:35000元救济款。这笔钱专用于构建供三个人居住的120平方米的、一楼一顶的楼房主体。他们一家负担的是在构建楼房主体时的伙食费用。35000元用于购买河沙、石头、石子、红砖、钢筋、水泥、门窗、玉制板、电线、灯具、玻璃等建筑材料,以及相关的人工工资和运输费用。这一家多年来过着如此艰辛不堪的日子,父亲杨长发、母亲刘义芳已去世多年,身边最亲的亲人也逐个去世。天灾、人祸,以及突然的经济危机,使他们倍感沉重。他们所申请和需要的,乃是最最基本的“生存权”当中的“居住权”。在此,我期盼各级民政部门及慈善组织予以沉重考虑,速作联系,以相应救济款辅助他们。或作勘查,或作调查,或作协商,以尽快解决此事,不再作任何拖延。
   
   附:联系方式
   邮编:402191 地址: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水渡村4组 杨绪明(收)
   电话:023-49602083(吴正清 转 杨绪明/罗安态。注:吴正清是杨绪明的嫂子)
   电话:023-49603447(刘海兵 转 杨绪明/罗安态。注:刘海兵是杨绪明的邻居)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