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杨银波文集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记者:郭若
   乡村建设梦和新岸路
   杨银波的一个忘年之交曾经跟他说过一个梦,当他还是杨银波那

   个年龄的时候,曾经想过要在新岸村掀起一场乡村建设,帮助这里的
   父老乡亲告别贫穷。
   成年后的杨银波远走他乡,到外面的世界拚搏奋发,四年之后,
   当杨银波重新回到这片生育他的土地,家乡的贫困一如往年,而当年
   那位青年人的梦,却成了杨银波今天的梦。他要把乡村建设梦变成现
   实。
   乡村建设的首要条件是交通,这里需要一条能通车辆的泥石路来
   替代湿滑陡峭的山路,这条被村民们命名为“新岸路”的未来之路长
   约1.5公里,连接村里的四个村民组。破土动工需要五万元人民币,
   整个工程约需十万元。
   梦依旧是梦 艰难却更加真实
   从11月6日开始,包括详尽修筑规划和财务监管制度的“捐款修筑
   新岸路倡议书”通过邮局、电子邮件、杨银波主编的“维权通讯”网
   站以及媒体广而告之。杨银波甚至在村民会上斗胆放言:即便是以杨
   银波个人的名义借钱也干!
   村里的男女老少在巴巴地盼着,他们早就不奢望官僚、政府能给
   他们带来好生活,但这次不同,这次点燃他们希望的是一个“不平常
   ”的年青人。当村里的青壮年甚至少年都前仆后继地外出打工的时候
   ,从外面回来的杨银波仿佛给这个废墟似的古老村落带来一抹新绿。
   村民们在期待着奇迹。
   然而实际情形似乎比估计的还要艰难,迄今为止,他们只筹到13
   00元,仅仅是整个工程需款的1.3%。除此以外,认捐的只有杨银波自
   己和他的三位亲属。
   很多读者感叹不敢相信中国还会有杨银波这样的青年;有人在网
   络上看到杨银波放上去的家乡照片,说是假的,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
   的;也有不少人劝说杨银波:公益项目是政府的事,要现实一点。
   杨银波不认为这种“现实”是面对当下现实的应有态度。“包括
   我们很多人一直以来做着的许多事情,有几件不是政府应该做的?但
   明明知道政府不会做,如果你我都不做,莫非一代代的贫穷落后还得
   持续恶化下去?
   难道贫困地区的唯一希望只有外出打工?
   难道出外打工无论多么艰辛都永远是条不归路?
   当城市的民工数量饱和之后我们还能到哪儿去?
   一个富人越来越富,穷人越来越穷的社会还能维持多久?
   为了那些等待着的孩子和再不能等下去的老人
   十万块钱不算个大数目,但那是外人说的。杨银波说,如果你深
   入过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如果你真正了解贫穷,你就会明白,
   在这里,十万块钱绝对是个天文数字。
   这里有的村民一两个月吃不上肉,好一点的家庭顶多秤点油。一
   家人营养的主要来源就是母鸡隔天下的一两个鸡蛋。
   涨谷小学是当地最高级别的学校,有八百多个学生。学校里一年
   级到五年级没有肉吃,六年级比较好,每周能有一顿吃上一点点的荤
   菜。当杨银波答应会请他的小兄弟们吃一顿肉时,孩子们高兴得眼神
   都发绿了,可有谁知道,这位他们心目中特有能耐的大哥哥,手里拽
   着的那份“特困户孩子名单”却足足有八页多长。
   孩子们可以等,村里那位从小看着杨银波长大的老人却不能等。
   杨银波把别的事情都放下,专门请老人吃了一顿肉。吃肉是象征性的,
   老人得了食道癌,话都说不清楚了。
   村子里像这样的人好多好多,几乎每个人都和杨银波有一段故事
   。为了每一个正在等待的孩子和已经等待得太久的老人,杨银波说:
   尽管此次倡仪经历了“最为普遍的沉默”,但他绝不放弃。一定要让
   这里的孩子都读上书,要让老人的生活医疗有保障,要让山村有个图
   书馆、电脑室、自动取款机……,更重要的,要让这里所有的人,无
   论贫富高低,都享有人的尊严。
   悲悯未必能济世 但却会发光
   一条路可以把一个地方连向另一个地方,杨银波的志愿比路长,
   他要做一根“绵长而又牢固的纽带,把最积极的一切都连接起来。”
   杨银波下面的目标是南通、贵州、云南……他要用脚步深入中国的西
   部农村,用笔把那里的真实报告世人。“时代是进步了,可退步的地
   方我们要去正视。”
   杨银波总是觉得时日无多,这种与他22岁的年龄毫不相称的忧虑
   或许来自他对社会现实的敏锐视觉和一颗对苦难的悲悯之心。
   杨家不远处是一座寺庙,从那里传出的暮鼓晨钟古朴而苍茫。相
   信轮回的杨银波说自己上辈子是个出家人,今天做的一切上天早已注
   定。(《大纪元时报》2005年11月23日报道)
   ------------------------------------------------------------
   ------------------------------------------------------------
   “新岸路”——让纪实照片说话!
   作者:杨银波(主编)
   有关“新岸路”背景的46张照片集,刚刚上传互联网,在《TOM相册·
   杨银波新相册》。网址是:
   http://album.ent.tom.com/album/yangyinbocoming
   这是一组银波日日奔波的纪实照片,是从数百张照片之中摘选出来的
   底层状态的真实写照。作为“新岸路”第一筹建人,我的着力点正是
   对农民现实贫困处境的实际深入,并为之日日焦灼。10万元的筹建资
   金,对于这里而言,乃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但涓涓细流可成江海
   ,我要为村民们呐喊,为改变中国西部农村之一——重庆永川市朱沱
   镇新岸山村的贫穷,而贡献力量、着力其中、以点带面,并借助媒体
   与友人昭示海内外同胞。关于“新岸路”的深度背景(系文字稿件,
   亦含捐助方式等),请见由我主办的《维权通讯》:
   http://gz.mail163.to/lb0530
   此路三位筹建人联系方式为:
   (1)杨银波,13512382262(手机),023-49607033(固话);
   (2)周均,13996004698(手机);罗江治,13527519291(手机)。
   亦可联系我的朋友——新岸山村村委会主任罗太如:13206088098(手
   机)。银波在偏远的村落一角,鞠躬以谢诸位!
   图解(依序):
   01.杨银波在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11组、12组联合村民会议上演
   讲,谈“新岸路”的必要、规划与展望。
   02.新岸山村村委会主任罗太如在村民会议上发言,动员大家的热情。
   03.村民会议的参与者,多是本村的老弱病残。少年、青壮年、中老年
   等多已外出打工。
   04.从内心表示强烈支持“新岸路”的新岸山村11组村民吴修银,但又
   面露艰难之色。
   05.不会写字的与会村民按手印表示对“新岸路”的支持。
   06.不会写字的与会村民们按手印表示对“新岸路”的支持。
   07.新岸山村12组的山路——村民们出行的必由之路。
   08.拥有800多个小学生的朱沱镇涨谷小学,这里有杨银波手中整整 8
   页纸的贫困生档案。图中的孩子们,正在排队等中午饭吃。这里除六
   年级每周有一次“加餐一顿肉”的待遇之外,其它年级的孩子在学校
   里永远没有肉可吃。这就是乡村教育的艰难例证之一。
   09.新岸山村11组村民吴玉兰的瓦房。
   10.新岸山村11组村民杨定华的草房。
   11.新岸山村11组村民王会英的草房。
   12.新岸山村11组村民梁如豹的草房。
   13.新岸山村11组村民梁富山的瓦房,梁柱已严重塌下。
   14.站在塘里的是梁修瑶,坎上穿红衣服的是他的妹妹梁修容,他们自
   己也是这里典型的特困学生。这对兄妹的母亲是个哑巴,父亲是牵马
   载砖的
   新岸山村11组村民梁富山。
   15.新岸山村11组村民余民芳的草房。
   16.在即将倒塌的黑漆漆的房屋里,杨银波为站在门口的余民芳摄像。
   17.杨银波的爷爷杨定发,他的身后是已经居住多年的小棚。
   18.爷爷杨定发脚下所踩的地方,是最近几年新岸山村11组村民梁金山
   的瓦房全部倒塌成泥之后所形成的样子。
   19.奶奶陈泽贵第一眼见到杨银波回家后,满面喜色。她在家很繁忙,
   每日要忙碌许多家禽牲畜和杂务,现在由于爷爷身体不行了,只好又
   加上喂鱼这条活路。
   20.草屋、竹栅,随处可见的小房。
   21.新岸山村3组村民的草房。
   22.新岸山村3组村民冷文汉已倒塌成泥的草房。
   23.新岸山村3组村民的草房。
   24.新岸山村12组村民王勇的草房。
   25.新岸山村12组村民的草房。
   26.新岸山村12组村民的草房。
   27.新岸山村12组村民的房屋。因为老人已去世,这里的房屋已无人居
   住了。
   28.已经因癌症而去世的新岸山村12组村民罗素清。这是他生前留下的
   最后一张照片,由杨银波摄像。这里到处是荒地,因为劳动力大都外
   出打工去了。
   29.这个孩子叫罗庆君(朱沱镇汉东村1组),是被资助的学生之一。他
   的父亲罗江柏、母亲杨修会在外打工,这张照片尤为生动、真实地映射
   出了他的状态。
   30.杨银波与被资助学生梁荣贵(新岸山村11组村民梁如德之子)在一
   起。
   31.杨银波与被资助的其中六位学生的四位家长在一起,他们是:梁如
   兴(后左一,新岸山村11组村民)、刘万文(后左二,重庆江津市羊石
   镇村民,在重庆万盛区收破烂)、冷文汉(前左一,新岸山村3组村民)、
   梁如德(前左二,新岸山村11组村民)。
   32.这个孩子是新岸山村11组村民余民芳的孙子。他与罗庆君一样,他
   的父母也外出打工去了(新岸山村11组),此时站在门前发呆。在内屋
   的墙上,贴有几张奖状。
   33.患上食道癌的朱沱镇汉东村1组村民吴银清。
   34.有人又要外出打工了,村民们去送行。摄于朱沱镇汉东村1组村民吴
   修华(后左四)家。
   35.这就是在外打工的农民们(含新岸山村部分村民)的真实生存状态,
   是杨银波于2003年初在广东调查民工生存境况时所摄。
   36.凌晨时加班的民工们。
   37.杨银波与堂弟杨丰友。杨丰友是从浙江省宁波市鄞州区工地六楼坠下
   的重型工伤康复者之一,尚未满18岁。
   38.杨银波在重庆市函授学院旁。
   39.杨银波重回母校参观。
   40.杨银波在永川五板桥米线摊。四年前,这里是银波与堂弟杨丰友学电
   脑时的每日必来之地。沙锅米线、蛋炒饭、泡菜,这是当时最爽的餐饭。
   虽然整日饥饿,但因为没有多少余钱,一日只有两顿饭可吃。早餐是冬
   寒菜稀饭、馒头,天天如此。
   41.这个孩子,是杨银波的堂弟杨丰荣,旁边是他的母亲贾先秀。这里的
   墙壁已是四面漆黑,屋内的泥巴坑到处都是。这也是这里的村民们的普
   遍居住状态。
   42.站在台上鼓动村民们热情的杨银波。
   43.站在台上鼓动村民们热情的杨银波。
   44.俯瞰新岸山村11组。
   45.这就是新岸山村11组、12组的田、土。除土里的少许红苕外,已没有
   任何庄稼。这里是典型的丘陵地带,农村经济甚为微薄,被迫在家的村
   民们只能依靠这些最基本的然而又是全部的生产资料赖以维生。
   46.重庆永川市朱沱镇新岸山村12组的山路——村民们出行的必由之路。
   简介:杨银波,原籍中国重庆,系中国大陆作家、社会活动者,国际笔
   会独立中文笔会第一届作家会员,主办《维权通讯》(原《百年斗志周
   刊》)。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