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杨银波文集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渺小、浅视、狭窄的你,应当为自己寻找一个出口。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是十字路口的一步,你的进路与退路都在这个路口决定。你在犹豫些什么?你若首先葬送不了你自己应当舍弃的一切,解放不了被假象所包围的一切,那么这样一个追求真实与永恒的你,就将在此徘徊不定,这徘徊的瞬间,将一点一点蚕食你懦弱的神经和躁动的意志。
   你一再表现的勇毅与坚决,没有一个厚实的根基做支撑,未来那些不可预知的变化凭借如今的你,便是极难适应的。坦率地讲,对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或者所奉行的使命,你还理解很模糊;对于自己所投入的事项或者所献身的事业,你还知道得很浅薄。这些别人不必深入的,你却必须深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替代你,但你若是自己都不能替代自己,那么你这一生所留下的遗憾就将是终生的。
   
   你不能为你所不能承担的责任发誓,但你应为所有你所能承担的责任尽力,乃至负罪。人们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他们对你琢磨不透,找不到你的动机与目的,只看到你活跃的身影与锐利的眼光。你痛苦而暗淡的神情在任何一个地方都留下一副画,快乐与天真似乎在渐渐逝去。但你这理想主义、自由主义与英雄主义的结合,还只是机械性地组合在一起。如同沱江、乌江与长江,你所能融合在一起的也只是那么一个截面的横流。
   

   你已经不再年轻,在沉重的脚步下,越发多了些原来所未有的重量,这一切的体悟到了你这个敏感者的身上,那都是一笔财富,但代价也与你同在。你应记住,所得到的一切与所失去的一切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看来,它都是公平的。当你自己还不能完全了解这当中的缘故时,请不要向我索要证据,我没有任何证据给你,因为修为是你自己的,谁也无法代替,罪孽也是你的,你要自己承担,并予以偿还。
   
   那些你无法了解的领域,你要向它们走去。你这个天生就对一切好奇的人,多些智慧吧,不要浅尝辙止。你已习惯于反抗的姿态,那种坚决与凛然使你秉性正直——你所要重塑的一切必定需要这样一股气质与精神。那是你未完成的使命,你若是一遍又一遍地走着老路,不思革新,不去求索来龙去脉,最终的一切都是脆弱的。
   
   这社会,有的人没有了人格,有的人既没有人格也没有尊严,有的人以为穿着狗皮就可以胡来,有的人是这个国家最该死的罪人。基于此,你需要一个"必须的存在",不一定是标杆,但你的存在需要把本真的一切都表现出来,不要再怯懦,没有什么比"应该做而又没有做"更遗憾。你要解放你自己,把你放在一个历史长河和万千世态中去寻找答案。
   
   不要让所有的到来者失落,他们与你的偶然相逢,或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你与自己的战斗也在此间展开。且让我们都衔接在一起,用温暖的双手、有力的臂膀、灵活的头脑、鲜活的语言、激跃的思维、浩然的正气衔接在一起,从心与心的衔接开始,到心与心的融合结束。此时的你,是不是已深深进入你原本所未进入的世界?你这浮躁的人啊,实在错过太多而不自知,但请此时的你不要感到不自然。
   
   你有时拘谨,有时疯狂,有时沉迷,有时独醒,孤独的你凭借自己的悟性与体察,走了一些别人未走的路。你确实这样走过来了,我祝贺你。然而,我又要拜托你的眼睛,能不能把境况观察得更深刻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双手,能不能把人们的手握得更紧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喉舌,能不把疾苦与呐喊呼唤得更强烈一些?我还要拜托你许多许多,因为你所受到的每一次拜托都是一种安排,这些安排是被注定的。
   
   你要珍惜你的每一个瞬息,用诚挚的热情去面对他们。即使你所遭遇的种种艰难是怎样地难于启齿,也要用自己的满腔热血去迎接。你所未经历的风雨还太多,这些锻炼将使你从一个只以某个角色来理解世界,转变成为可以以任何角色来理解世界。你所不可想像的灾难还没有来到,那些灾难不一定是你自己造成的,而是你"必须受罪",为别人受罪,对此你不要感到冤枉。
   
   你要为那些不可知的将来做准备,这些历程充满了艰险与疲惫,届时你很可能厌倦你已经尝试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你的一生之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当你陷入深深的孤独与恐惧时,你能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寂静无声的一刻吗?你那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灵,正欲发泄不满与焦躁时,请一定记住,没有任何一刻比这更重要。你要放弃你的任性,作为单独的个人,或许这算不了什么,但你则不同。
   
   虽然没有人一定要你去承担这一切,然而你若不去承担,也许失去的还将继续失去。这些语言我一般是不与人讲的,他们活在一个狭窄的范围里,把自己束缚着,看似解脱,实则还是受到束缚。那最严厉的束缚,或许就是让人放纵不已,然后生活在一切都成必然的恶果之中。你要记住,属于你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属于你的太阳还没有放光,此时的你选择的这一条路,那种孤独与踌躇是一般人所不可想像的。为此,我要问你:准备好了吗?
   
   许多年以后,你将明白我说的这一切,那时的你仿佛是用另一个自己来审思这样的文字。你的征途是大爱的征途,行走于江湖,留迹于民间,今后的你是那样地赫赫声威,可你绝不要忘记我对你的告诫。你不能因小失大,不能因私废公。有的人被你伤害了,有的时代被你误导了,你要予以偿还。回头想想你的历史,把现在的你放在一条可以无限延长的生命线上,你所现有的,无非还只是一个开始,或者一个小段、一个小点。
   
   你要感激那些把你当作"生命的一部分"的人,他们在这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在聆听你的呼吸。你要感激那些向你刺剑的人,你的存在,恰恰是为他们而活。也许有的人真的应该被宽恕,因为实在地讲,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你是知道的,你清醒的思维从来就没有被阻断过。须知,你也曾经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罪孽,绝不要把自己估计得那样干净,你的风尘虽然没有扑灭你的善良,但那毕竟还是掩盖了你生命当中的一部分。心明如火,灼灼闪耀,这样的光彩你能具有吗?你要为此努力,你要为自己饯行,走在那条不可被天命征服的道路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