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杨银波文集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渺小、浅视、狭窄的你,应当为自己寻找一个出口。你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这是十字路口的一步,你的进路与退路都在这个路口决定。你在犹豫些什么?你若首先葬送不了你自己应当舍弃的一切,解放不了被假象所包围的一切,那么这样一个追求真实与永恒的你,就将在此徘徊不定,这徘徊的瞬间,将一点一点蚕食你懦弱的神经和躁动的意志。
   你一再表现的勇毅与坚决,没有一个厚实的根基做支撑,未来那些不可预知的变化凭借如今的你,便是极难适应的。坦率地讲,对于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或者所奉行的使命,你还理解很模糊;对于自己所投入的事项或者所献身的事业,你还知道得很浅薄。这些别人不必深入的,你却必须深入。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替代你,但你若是自己都不能替代自己,那么你这一生所留下的遗憾就将是终生的。
   
   你不能为你所不能承担的责任发誓,但你应为所有你所能承担的责任尽力,乃至负罪。人们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要做些什么,他们对你琢磨不透,找不到你的动机与目的,只看到你活跃的身影与锐利的眼光。你痛苦而暗淡的神情在任何一个地方都留下一副画,快乐与天真似乎在渐渐逝去。但你这理想主义、自由主义与英雄主义的结合,还只是机械性地组合在一起。如同沱江、乌江与长江,你所能融合在一起的也只是那么一个截面的横流。
   

   你已经不再年轻,在沉重的脚步下,越发多了些原来所未有的重量,这一切的体悟到了你这个敏感者的身上,那都是一笔财富,但代价也与你同在。你应记住,所得到的一切与所失去的一切在一个相当漫长的时间看来,它都是公平的。当你自己还不能完全了解这当中的缘故时,请不要向我索要证据,我没有任何证据给你,因为修为是你自己的,谁也无法代替,罪孽也是你的,你要自己承担,并予以偿还。
   
   那些你无法了解的领域,你要向它们走去。你这个天生就对一切好奇的人,多些智慧吧,不要浅尝辙止。你已习惯于反抗的姿态,那种坚决与凛然使你秉性正直——你所要重塑的一切必定需要这样一股气质与精神。那是你未完成的使命,你若是一遍又一遍地走着老路,不思革新,不去求索来龙去脉,最终的一切都是脆弱的。
   
   这社会,有的人没有了人格,有的人既没有人格也没有尊严,有的人以为穿着狗皮就可以胡来,有的人是这个国家最该死的罪人。基于此,你需要一个"必须的存在",不一定是标杆,但你的存在需要把本真的一切都表现出来,不要再怯懦,没有什么比"应该做而又没有做"更遗憾。你要解放你自己,把你放在一个历史长河和万千世态中去寻找答案。
   
   不要让所有的到来者失落,他们与你的偶然相逢,或许就是一个新的开始;你与自己的战斗也在此间展开。且让我们都衔接在一起,用温暖的双手、有力的臂膀、灵活的头脑、鲜活的语言、激跃的思维、浩然的正气衔接在一起,从心与心的衔接开始,到心与心的融合结束。此时的你,是不是已深深进入你原本所未进入的世界?你这浮躁的人啊,实在错过太多而不自知,但请此时的你不要感到不自然。
   
   你有时拘谨,有时疯狂,有时沉迷,有时独醒,孤独的你凭借自己的悟性与体察,走了一些别人未走的路。你确实这样走过来了,我祝贺你。然而,我又要拜托你的眼睛,能不能把境况观察得更深刻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双手,能不能把人们的手握得更紧一些?我要拜托你的喉舌,能不把疾苦与呐喊呼唤得更强烈一些?我还要拜托你许多许多,因为你所受到的每一次拜托都是一种安排,这些安排是被注定的。
   
   你要珍惜你的每一个瞬息,用诚挚的热情去面对他们。即使你所遭遇的种种艰难是怎样地难于启齿,也要用自己的满腔热血去迎接。你所未经历的风雨还太多,这些锻炼将使你从一个只以某个角色来理解世界,转变成为可以以任何角色来理解世界。你所不可想像的灾难还没有来到,那些灾难不一定是你自己造成的,而是你"必须受罪",为别人受罪,对此你不要感到冤枉。
   
   你要为那些不可知的将来做准备,这些历程充满了艰险与疲惫,届时你很可能厌倦你已经尝试的一切,每一个细节都会在你的一生之中留下深深的烙印。当你陷入深深的孤独与恐惧时,你能想到会有这样一个寂静无声的一刻吗?你那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灵,正欲发泄不满与焦躁时,请一定记住,没有任何一刻比这更重要。你要放弃你的任性,作为单独的个人,或许这算不了什么,但你则不同。
   
   虽然没有人一定要你去承担这一切,然而你若不去承担,也许失去的还将继续失去。这些语言我一般是不与人讲的,他们活在一个狭窄的范围里,把自己束缚着,看似解脱,实则还是受到束缚。那最严厉的束缚,或许就是让人放纵不已,然后生活在一切都成必然的恶果之中。你要记住,属于你的花朵还没有开放,属于你的太阳还没有放光,此时的你选择的这一条路,那种孤独与踌躇是一般人所不可想像的。为此,我要问你:准备好了吗?
   
   许多年以后,你将明白我说的这一切,那时的你仿佛是用另一个自己来审思这样的文字。你的征途是大爱的征途,行走于江湖,留迹于民间,今后的你是那样地赫赫声威,可你绝不要忘记我对你的告诫。你不能因小失大,不能因私废公。有的人被你伤害了,有的时代被你误导了,你要予以偿还。回头想想你的历史,把现在的你放在一条可以无限延长的生命线上,你所现有的,无非还只是一个开始,或者一个小段、一个小点。
   
   你要感激那些把你当作"生命的一部分"的人,他们在这世界的任何角落都在聆听你的呼吸。你要感激那些向你刺剑的人,你的存在,恰恰是为他们而活。也许有的人真的应该被宽恕,因为实在地讲,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但你是知道的,你清醒的思维从来就没有被阻断过。须知,你也曾经有过这样或者那样的罪孽,绝不要把自己估计得那样干净,你的风尘虽然没有扑灭你的善良,但那毕竟还是掩盖了你生命当中的一部分。心明如火,灼灼闪耀,这样的光彩你能具有吗?你要为此努力,你要为自己饯行,走在那条不可被天命征服的道路上。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