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杨银波文集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作者:杨银波
   【大纪元10月14日讯】

   受访、整理:杨银波
   主持、采访:杨宪宏(台湾政坛名嘴,资深媒体人,台湾总统府人权谘询小组委员)
   宪宏:这里是台北中央广播电台《为人民服务:杨宪巨集时间》"焦点访谈"单元。美国影响力最大的新闻杂志《时代周刊》每年都会评选年度的亚洲时代英雄,每次这样的活动台湾都会加以引述报导。《时代周刊》(亚洲版)10月3号正式发行的时候,2005年度"亚洲英雄"台湾上榜的是云门舞集创办人、舞蹈家、编舞家、作家林怀民先生,表彰他的现代艺术融合传统的舞蹈创作,是集舞蹈艺术于大成的天才。
   中国大陆有五个人入选风云榜,他们分别是电影《孔雀》的女主角张静初,《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和他的妻子吴春桃,还有刚夺得超级女声大赛冠军的李宇春,以及电影《卧虎藏龙》的监制人江志强(香港)。我们在上次节目中,已经请北京的律师浦志强先生谈了《中国农民调查》的作者陈桂棣跟他的妻子吴春桃。最近超级女声在中国11个大城市展开巡回演唱会,受到疯狂的热烈欢迎,我们知道杨银波先生跟大陆的年轻人一样,也非常欣赏超级女声的表现,今天我想请银波兄来谈谈对这种现象的看法。
   银波:坦率说,我自己就是一个"凉粉",我喜欢张靓颖。
   宪宏:我请教你,作为一个中国大陆的年轻人,对超级女声的现象你感兴趣到什么程度呢?
   银波:每个年轻人都有年轻人的心态,我也不在此列之外。在10月1号那天晚上,我的一个朋友就在"超级女声成都演唱会"的现场,他在现场听,我就通过他的手机在这边听,因为我无法到现场。她们(超女)10月29日要到广州来,可惜我的钱不能用来买演唱会的票,我要把它用在农民、农民工身上。虽然我到不了现场,但是很想公开发表一篇文章,来支持我心中很佩服的张靓颖。
   关于超女,用《鹿鼎记》韦小宝的一句话说,它的影响"犹如江水滔滔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超女向人们传达了一种"你想表达什么就表达什么"的意识,尽量充分地展示自我、挑战自我,而且足够坚强、自信。它有15万人的直接参与,有2000万人的间接参与,总共动员4亿观众,它所引起的这种连索反应,实可谓壮观宏大,十分罕见。
   宪宏:确实很罕见啊。超级女声有四强,就是李宇春、周笔畅、张靓颖和何洁,你对她们有什么评价和看法呢?
   银波:李宇春这个人唱功非常一般,可是她非常吸引人的一点在于——按照我女朋友的说法——别人都很把唱歌当成唱歌,把比赛当成比赛,而她却不然,她是在很自然地展现自己。她非常善良、诚恳、细心,也挺冷幽默,电视台已经播出《背后的故事》,讲到李宇春背后的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我看了还是挺感动的。李宇春有一位非常好的母亲,她自己也非常努力。这个人的胸怀非常坦荡,大气,洒脱。
   李宇春如同黑楠所说,别人可能都是歌手,而她可能是巨星,但我不知道这颗巨星还能"飘"多久。她擅长演绎西班牙语和拉丁美洲风格歌曲,她的嗓音独特,舞姿富于动感,打动了大批歌迷的心,最终以3528308票成为 2005年超级女声年度总决选冠军。媒体报导最多的,当然还是李宇春的"中性"色彩,这人确实没有一点脂粉味,有些颠覆传统审美观念。
   周笔畅获得3270840票。这个人纯粹、可爱,象个"机器猫",演唱时也特别深情,音乐诠释力较强,经常能把一首首早已"唱臭大街"的歌,唱出她自己的"周笔畅式"的味道。据我所知,周笔畅本来超出文化科录取线200多分,当年高考是以全广东省第二名的高分被广州星海音乐学院录取的,原本可以去北京的中央音乐学院,但最后还是到广州来了。
   张靓颖获得1353906票。我特别佩服张靓颖,非常欣赏张靓颖,她的FANS主要是由受到欧美文化影响较深的人群构成。在所有选手当中,以唱功而论,她可以说是"绝对一流",尤其以西洋灵魂乐和爵士乐见长。她的品质也颇高,这跟她的成长背影有关。她过早地饱尝了生活的艰辛和人世的炎凉,所以早熟、独立、不迷信权威。张靓颖15岁的时候,她的在运输队开车的父亲就已经因癌症而去世了。这么小的年龄,张靓颖就因生活所迫,跟着姨夫(乐队键盘手)去酒吧唱歌。她成名前的演唱经历也多与酒吧有关。
   15岁的她,就获得成都市"爱浪杯"歌唱比赛亚军。后来,不满19岁的她,通过自考进入四川大学外国语学院学习。接着,又在19岁、20岁分别拿了三个大奖:全国大学生"统一冰红茶"歌手大赛成都赛区第一名、全国总决赛冠军,"京都念慈庵"PUB歌手大赛全国总冠军。另外,我这里补充一句题外话,本月11日就是张靓颖21岁生日,我祝她生日快乐。在超女大赛的所有歌手当中,无论这些超女"超"到哪种程度,都没有到达用生命、用灵魂去超水平诠释音乐的境界,而唯有张靓颖真正做到了。她所选择的曲目,都以完全挑战自我为目的,具有一股凭藉一流音乐表现力而绝不媚俗的大家气度。大家可以去听听她和杨斐合作的原创单曲《OpenUp Your Dreams》,这首歌流畅自然,大气磅礴,入情入境。
   何洁在我眼中,是一个性格相对古怪,内心相对狭窄,为人张扬又懂得讨巧,歌声却震慑不到灵魂深处的小女生。她的歌路不宽,以唱快歌为主,非常明显的演唱缺点是鼻音过重,流于形式化,比较浮躁、情绪化。这个小女孩看起来很乖,有点象个卡通人物,可是现场爆发力却极强,风格火辣、调逗、诱惑,动作大胆、震撼、绚丽,好比刚才你还看到她在装可爱,还没回过神来,她的现场表现能力就可以在极短时间之内把全场全部点燃。或是因为幕后的一些小事情吧,俗话说"人看从小,马看蹄爪",这人易得财富,但因为根基浅薄,心路历程太短,与艺术难有深缘,今后的长远发展是个问题,这也跟她缺乏更大的人格魅力有关。
   宪宏:《时代周刊》挑选李宇春小姐作为"亚洲英雄",给她的评语非常有趣,说"李宇春所带来的震撼已经超过了她的的歌唱本身,她满不在乎的个性、她对待比赛的态度及双性色彩的演出,使得她成为中国的新偶像"。而且还说,"超级女声这个节目代表着一种民主运作的模式,由观众自己选出心中的偶像,挑战了中国传统的规范,在中国来说很不容易"。你怎么看《时代周刊》的这种评论呢?
   银波:我昨天已经在《时代周刊》网站看到这个评语了。据我所知,入选《时代周刊》"亚洲英雄"的,各个领域皆有,演艺圈之中周星弛和张惠妹也上过《时代周刊》封面。李宇春确实是2005年超女现象当中的一个标志,据说她的铁杆FANS在中国有40万人。至于网上,我也看了很多论坛、贴吧,她的很多FANS 对于《时代周刊》把李宇春作为封面人物,作为"亚洲英雄"之一,大致的反应是这样:现在的媒体都很高调,而他们希望能够低调,而且是极不愿意把娱乐与政治混为一谈。很多人认为这么做是在"毁李宇春",因为在中国这个环境里面,一个人受众之多,影响力大了,尤其是跟政治粘上了一点边,哪怕就那么一点点,哪怕是谣传,也可能被扼杀在摇篮里。事实上,许多人不赞成把超女泛政治化。
   宪宏:银波兄,也许我们都是比较倾向于政治评论的人,对于政治的问题会比较注意。我看《时代周刊》说,观众自己选择,这是一种民主动作,那么你认为"民主动作"这四个字会不会粘到一点政治的边呢?
   银波:这是很罕见的、受众这么多的一次大动作,既具娱乐性,也具社会性,既是娱乐现象,也是社会现象。超级女声极高的人气在中国电视节目界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在中国大陆创造了极高的收视率。据电视调查机构央视索福瑞发布的资料显示,超级女声播出前期,湖南卫视收视率在中国大陆排名久居第二名,后来又保持了几个月的收视冠军。这里当然也会涉及到合不合法的问题。比如说把这些超女成功包装之后,她们等于是被垄断了。去年比赛的前三强(安又琪、王媞、张含韵),和"天娱"公司都是签约两年;而今年的超女,除张靓颖只签约五年经纪合约之外,其他优胜者都是签约八年。"八年"啊,对于这些"我要飞得更高"的女孩而言,无疑是一种垄断性质的签约。
   而且,去年的超女在今年看来,早已被抛弃得差不多了,今年总决赛时张含韵作为嘉宾演唱《酸酸甜甜就是我》时,都没有人鼓掌了,这意味这2006年超女再次比赛的新选手,或者说现在广西南宁已经拉开帷幕的超级男生的锋芒,很有可能会盖过今年的超女前三强。当然这里面赚钱的是湖南卫视,很轻松就赚了几千万,技巧也很高明。从20进10、10进7、7进5、5进3,一至到最后的三强,它总是能够稳赚,而且越赚越厉害。它的稳赚,也是有相当技巧的。这个节目非常煽动,比方说PK,每到这个时候,一定有悲伤而感人的音乐和歌声,现场观众在台下哭得死去活来,超女和主持人也在台上哭得梨花乱坠……
   宪宏:真性情啊!
   银波:我且不说外面的人怎么看,或者是否有人偷着闷声发大财,我都暂且不说这些。我要说的是,超女确实有一个非常可贵的地方,我觉得这些超女大都非常纯洁,仿佛把人们重新带入纯真和理想主义的时代。
   宪宏:今年的超女大赛因为非常激烈,而受到很多方面的炒作,更在最后一次比赛中受到中央电视台的干预批评,中国广播电视协会也推行了"抵制广播电视文艺娱乐节目低俗化"运动,将矛头指向超级女声,称它在很多方面的表现是"恶俗"。主办单位湖南卫视也安排了一场规规矩矩的表演,受到了各方的反感。
   银波:有点象春节联欢晚会。
   宪宏:对,搞得象父子骑驴一样,怎么都不对。银波,我想问你,对超女给中国电视文化带来的冲击你是怎么观察的呢?是"江山代有才女出,各领风骚'大概是半年'",还是怎样?
   银波:湖南卫视我接触得非常早。它最开始最红的节目,是《快乐大本营》、《玫瑰之约》,它的《晚间新闻》也做得非常有个性。应该说,这个电视台做娱乐确实一流,甚至可以把时事新闻、社会新闻也做成娱乐。从这一点来说,地方频道挑战中央权威确实是由来已久,这不是第一次。只不过,这一次显得特别激烈而已。
   刚才我们已经说到"春节联欢晚会式"的超级女声总决赛,事实确实如此。那场决赛,居然让张靓颖唱李谷一,让李宇春唱费翔,让周笔畅唱汪明荃,众多老艺术家现场回忆并留言,北京部队战友歌舞团的马玉涛和全国政协委员黄婉秋来到现场当面"教导"超女,还鼓励一句毛式话语:"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把歌唱好。"看起来特别别扭,有种不伦不类的感觉。不过,很值得我骄傲的是,我是一个老四川,前五强就有四强与四川渊源深厚。何洁是贵阳人,她和李宇春、张靓颖,都来自成都唱区。纪敏佳虽然来自杭州唱区,但她是成都人。只有周笔畅来自广州唱区,是长沙人。我觉得四川特别出人才。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