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杨银波文集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许多年过去了,这一段又一段的历史再也无人提及。但是,作为他们的亲人,回忆起那些不堪回首的岁月,我忍不住要为尘封的底层留下一些见证或记录。仅以我的近亲为例,曾患精神病的亲人就达六人之多,他们分别是:外婆朱云富、大姨梁如会、六舅梁如明、七姨梁如芝、五姑杨华芝、七娘贾先秀。精神病在我们家乡也叫“神经病”、“疯子”,这个不为人喜、常被人厌的群体,为何偏偏在我的亲人之中如此集中?事后证明 :这并非遗传所致,而是现实处境和思想重创的惨痛结果。
   ⊙梁如会

   梁如会、梁如明、梁如芝都是外婆的子女,我曾留下《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一文,然而外婆失踪至今毕竟已达20年之久,她现在何方仍无音讯可查。当年,她只因邻居的小猪吃了她买的红薯藤苗与大外公(外公的大哥)发生矛盾,被泼粪水,号啕大哭。遭此欺辱,她精神崩溃,从此一蹶不振。当时大姨梁如会已经嫁给村民冷文汉, 孰料数年以后,大姨也与她的母亲一样,突发精神病。
   1999年春,大姨去世。我接到电话的时候,七叔杨明华告诉我:“药吃多了,中毒死的。”正是因为这一句话,直到今日其实我仍然在怀疑大姨的死并不单纯。大姨相当勤劳,骨瘦如柴,她活着的时候总是没日没夜地干农活、做家务。从新岸山村3组的大石坝到朱沱镇煤厂、镇酒厂(含高粱糟)有七里路那么远,好几次我都看到她光着脚板,穿着满是补丁和泥土的衣裤,高高卷起裤底,挑着担子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好几趟。
   可是大姨的勤劳并没有换来富裕,反倒成为这个家庭经济危机的发泄筒,时常被丈夫毒打。我母亲回忆说:“那才是真正的当牛做马,风吹雨打,日晒雨淋,下场却是这样! ”这个“下场”,就是大姨一身的疾病。在完全没有医疗费可付的这个家庭,她只能凭借信神求佛。那年头,附近的几个村都有一些土庙,观花照水,即是“治病”。好几次我看到大姨从那些庙里回来,用纸包着一些纸灰,然后混入冷水中喝下,这就算是在 “吃药”了。
   小小年纪的我,那时尚不能体会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艰难。尽管他们一家用尽全力去喂猪、喂鸡、喂鸭、喂鹅,又承包着比一般村民更多的田土,可最终的结局仍是一贫如洗。她的大儿子冷方祺当年是何等聪明,最后也只能辍学,外出打工;二儿子冷方华倒是能混,比如打牌、调皮之类的,为亲人所担忧。最糟糕的是,丈夫皮鞭、棍子、拳头、腿脚的暴力,使大姨的精神彻底崩溃,疯疯颠颠。病愈之后,又回归到“当牛做马 ”的那种状态。
   我最后一次见到大姨是在1998年冬。我无法忘记那个寒冷但又颇为温情的夜晚,她把自己半年都舍不得吃的瘸腿的母鸡给杀了,一份炒芹菜,一份做汤。在丈夫面前,大姨平时一般不说话,那晚她只是一个劲儿地劝我多吃,还语重心长地说:“你爸爸妈妈在广东很辛苦啊,银波你要争气,要读好书,将来就会有出息了。”还半开玩笑地说,“就怕哪天你要是当官了、发财了,大姨我走到你家里,你都不认我了。”说得我心里很是 沉重。
   1999年春,大姨的死有这样几个版本。版本一:死前三天,她的大儿子冷方祺在外省搞建筑抬玉制板时,从楼上摔下,右腿被板压断,终生残疾,大姨因此自杀。版本二:村医开错了药。版本三:被有的人(暂不点名)陷害致死。版本四:自己把药吃过量了。当时所有人都伤心同情她的离开,加之病床上的冷方祺身带重伤也乘车赶回重庆,家境悲惨至此,一时间情形特殊,未惊动警方,唯有相信版本四。事后,许多人持有与我母 亲同样的看法:“哎,死了也算解脱,大姐来生再享福吧。”
   ⊙梁如明
   六舅算得上是个习武的奇才,然而终因走错方向,受到法律制裁,如今已出狱多年。按许多民工的说法,他是个闯荡江湖的人,曾有亲人见他一只手就把一个130斤重的人高高举起,并轻而易举地把这个人按在腋窝底下“打圈”乱转。外婆失踪、外公去世之后,老家曾留下几间破烂不堪的瓦屋,六舅就是在那里先拜村民张华友为师傅,再看书练习,练得一身好本领。八舅梁如兴年少时,也曾得六舅真传,只不过“要想打人先要学会挨打”,八舅吃了六舅不少亏。比如,有一日凌晨五时,八舅“站马”,被六舅猛力 横扫三米之外,五六分钟爬不起来。
   后来,六舅到新疆等地闯荡,纠集了一帮江湖弟兄,打三个擒五个,吃饭不给钱,耍得一身霸道脾气。临走前,人称“仗义得很”的六舅不知从哪里找来一个可怜的贵州女,此女哮喘病十分厉害,被六舅安排到一个村民处,并给村民2000元钱,要这一家人悉心照料。几个月后,六舅来到我家时,满身肌肉青筋显现,拍桌子打板凳,扬言要开个 “茶馆”、“武馆”甚至“妓馆”,我父母胆寒不已。当晚,六舅又到师傅张华友处喝个烂醉,喝酒时头扎红巾,称王称霸,狂妄非常,且欲与张华友比武论英雄。
   烂醉的六舅连夜赶到放置贵州女的村民处,一问之下得知贵州女已离开,并已嫁作他人妇。六舅大怒,焚烧该村民家中所有值钱行当,如衣服、门窗、录音机、电视机等,皆被毁于大火中。警方赶到时,无人敢近六舅身体,与之周旋多时。最后被诱擒,上警车前背部被警察猛击一大棒。而后,吃尽刑讯苦头,被几乎打得半死,“虎”遂成“猫 ”。经查,当时六舅患有精神病,故而轻判。在监狱时,六舅得出一些不寻常的体会,虽有“号霸”的名位,却还算对狱友客气。出狱后,六舅改做建筑,先在云南、广西, 后到贵州,目前正在包工地。
   ⊙梁如芝
   七姨命苦,18岁就因家境极度穷困,嫁给了远在重庆江津的刘万文。七姨本身长得非常漂亮,温柔、体贴,富于同情心,然而她却已疯三次之多,如此反复,令人悲怜不已。七姨的婆婆非常刁蛮,婆媳关系无一日不紧张,如此多年受婆婆辱骂、挑剔,即使七姨产下一子一女也不例外。家庭经济长期不景气,农活繁重,加之婆婆怨言又多,长此以往,七姨精神崩溃,疯了。怎料治愈以后,家中又发生事端:远在重庆中心地区打工的 丈夫刘万文因偷窃电缆线等物,被判刑。
   丈夫为何偷窃?七姨得知:刘万文染上赌瘾,欠债累累,遂犯盗窃罪。这一打击,使七姨彻底失去信赖与依靠。在刘万文服刑期间,七姨在贵州一处工地上被一个人爱上了,她也确实爱上了这个人,这个人叫谭飞。然而,这段不寻常的恋爱才开始不久,便遭到五舅梁如德等当时身处工地的亲人们的强烈反对。七姨坚决不从,为此在一时情急之下,被五舅闪了一个响亮的耳光。七姨再次疯了。不久,只认一个人为亲人的七姨被送到 了这个人的家中,这个家就是我母亲梁如成的家。
   我目睹了无数次七姨的疯颠,然而离奇的是,无论在什么时候,她都总是维护我母亲的利益。我唯有见过她们两姐妹的一次争执,那次是我父母发生嘴角,七姨在旁怒视我父亲,并狠狠摔下价格昂贵的西药,洒得满地都是。七姨刹时冲出堂屋,跑出几百米远,在山坡间被我母亲死死抱住。七姨疯狂挣扎,破口大骂,甚至辱骂我母亲,母亲气急, 甩手一个耳光打在七姨脸上。这下子,七姨镇定了,两姐妹抱头痛哭。
   在我家的照料下,七姨康复得快差不多了。几年过后,刘万文出狱,知道当年七姨与谭飞的事,于是前往谭飞处与之决一死战,双方均负伤。此后,七姨仍跟随刘万文到重庆万州,开始是摆摊做水果小生意,后来七姨身体不支,刘万文买拖拉机四处收破烂养家,一个人养活四口人。怎料今年七姨又疯了,急送医院治疗。医院诊断说:“精神脆弱,过于忧虑。”出院后,接七姨来电,说:“我的身体已经140多斤了。”银波遂略感 欣慰。
   ⊙杨华芝
   五姑是个爽快人,相当肯干,目前在广州一家“开心果厂”上班,月工资500多块钱。五姑父温绪伦搞建筑一时半会没有活路干,又暂时得不到工钱,所以现在五姑身上的担子特别重。听她说,小时候她双脚都是烂的,但读书成绩很好,只是家里穷,读不起了,稍长一些,嫁得很远——五姑父在江津朱杨镇。现在那里的“家”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空有周围竹林、池塘环绕。
   朱杨镇大多数村里的土地都是沙土,所以唯有多种地瓜、花生、柑桔,别的农作物一般很少种。小时候,我去过五姑家几次,在高高的可眺望长江的山坡上,有一间阴暗的老瓦房和一间大草房,房屋背后是一口小小的坑塘和几株莲藕,别的庄稼都种得很远,一年到头实在没有几个余钱。只不过过年过节的时候,五姑会带些土产品,用背兜从家里走路去乘船一个多钟头,再走八里路到我家,光是那些土特产就让我们这些没种过地 瓜、花生、柑桔的亲人们乐上半个多月。
   后来一个消息把我们都震住了,五姑疯了。疾病太多,没有余钱治病。农村里,大都是割些草药,“咕咚咕咚”喝完就出去继续干活,所以疾病总是好得没那么快,反而多了其它许多病。五姑疑难杂症实在太多,尽管丈夫是个手艺人(石匠、木匠),但家里就是凑不出钱来。现在回想起来,五姑说:“所以啊,人千万不要想得太多,想那么多反而给自己增加思想包袱。”病愈以后,五姑非常乐观,无论出现怎样的家庭危机,她都 一步一步撑到了现在。
   这么多年过去了,让五姑引以为傲的事情是她从来没有和丈夫发生过任何大吵大打的事情。到广东以后,她相当适应这边的生活,并多了数不尽的朋友,单凭这两点,她可以说强过许多外出打工的农村人,而这恰恰是因为她这个人耿直、乐观、吃苦。五姑父的父亲去世得早,母亲也改嫁了许多年,而我爷爷、奶奶还健在,对于五姑、五姑父来说,最让他们牵挂的其实就是这些健在的老人。五姑说:“人的生死是算不到的,生的时 候多做些好事,多照顾一些,等老人死了,自己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俩的女儿温永会在行为、语言、打扮上已经彻底“城市化”,小小年纪就经历了相当多的工作经历和情感历程。五姑说:“最让我烦心的是温永会以前那个男朋友,这个人借了我们3000块钱,到现在已经一年多了,都还没有还给我们。我看那个人平时就是有点‘谎’,靠不住。再说,这是我们辛辛苦苦要干多少个月才能积累起来的经济啊,哎,现在的年轻人受的苦太少,体会不到这当中的辛苦了。女儿真让我们做父母的担心,我们甚至不知道她在外面究竟干些什么,也不知道她能不能为我们尽 一些孝道。哎,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还是随她去吧。”
   ⊙贾先秀
   七娘是贵州人,许多年过去了,我们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她是一个“从死人堆里拉出来的人”。她生的第一个孩子是个女儿,三岁的时候女儿在黄蟮池旁的小坑塘里淹死了,那时我已经满了10岁,跟着七娘、七叔从家里跑到村里的医疗站,时间拖得太久,没希望了。第二年,七娘怀孕,怎想到孩子还没生出来就胎死腹中。到了第三年,再生孩子,孩子是生出来了,可是接生的医生却不小心用手术刀在肠子上划了一刀。最先是一个小缝,后来成了小孔、小窟窿,最后成了大孔、大窟窿,直到肚子也烂破了,吃的东西全 都流了出来。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