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杨银波文集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 杨银波
   
     按:本报告经艰辛搜集整理所得,因篇幅较大,分上、下两篇,授权《真话文论周刊》首发。杀人、抢劫、绑架、盗窃、状告、卖身、许婚、诈骗、失忆,此9种悲剧,因“悲惨学费”的共同因素,皆被40多个大陆真实案例作为证据的高度,以“档案式”的文本,共同展示于本报告,意在揭露高成本教育转嫁于国民负担所激起的种种惨状,强烈批判致使学费高昂的权力腐败图谋,呼吁教育趋于免费化和有保障化。(另:在上述9种非自杀悲剧之外,另有自杀悲剧的20个大陆真实案例被展示于《“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
   
     上篇:杀人、抢劫、绑架
     ⊙杀人
     ( 1)辽宁省营口市老边区路南镇太和新村6号楼。杀人者:王立君,53岁,男。被杀者:王立君的女儿,21岁,在沈阳航天学院即将读大二。2005年8月9 日犯案。当日早上,女儿叫王立君起床,王立君便转到照镜子的女儿身后将她推倒在地,并用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虽然女儿苦苦哀求自己的父亲,但是大约10分钟后,女儿仍被窒息而死。王立君的妻子下夜班回到家中,才知道悲剧发生。警察赶到后,王立君正在服毒自杀(未遂)。源起:王立君的女儿上大学,每年要花掉 1万多元。在妻子和女儿的强烈要求下,王立君才勉强筹集费用让女儿上了大学,但他觉得生活很累。
     ( 2)天津市大港区。杀人者:王某,19岁,女学生;杜某,系王某男友;安某、李某,系王某同伙。被杀者:林某的姐姐(林某系王某前男友)。2005年4月 19日犯案。当日下午,王某、杜某、安某、李某4人确定林某姐姐独自在家后,窜至其家中,将林某姐姐绑到床上抢得300余元及部分物品。得手后,4人连续向林某姐姐后背猛捅17刀以杀人灭口,并将尸体藏于床下。源起:王某大学学费没有着落。
     ( 3)山西省太原市某宾馆、某招待所。杀人者:张金红,43岁,男,有个女儿在上学,家住山西省霍州市。被杀者:曲某,35岁,女,太原市某歌城服务员;吴某,39岁,女,太原市阳曲县高贸新街歌厅服务员。2005年3月24日犯案。当日14时许,张金红将曲某约至某宾馆1415房间,并趁曲某不备,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闻到死”鼠药倒入曲某的饮料中。曲某昏迷后,张金红抢劫了曲某的手机及现金160多元。逃离现场后,张金红乘出租车来到阳曲县。16时许,张金红将吴某骗至某招待所,用同样的手法致吴某昏迷后,抢劫了吴某康佳手机一部及现金41元。曲某、吴某皆被毒死。源起:张金红的女儿需要1500元学费。
     ( 4)天津市河东区。杀人(未遂)者:苏宏,17岁,男,中学生;魏某,系苏宏继母。被杀者:苏毅,系苏宏父亲。2005年2月28日犯案。当日14时许,苏宏到医院购买舒乐安定药片,魏某购买乳胶手套等作案工具。19时许,苏毅喝酒睡觉后,苏宏又要求魏某帮助其找床单并撕成布条,将苏毅捆绑欲致其窒息死亡,后因遭苏毅反抗未得逞。源起:2005年春节后,苏毅因苏宏学习成绩因素拒绝给其交纳书本费,并拒绝为其继续交纳学费,做出让其辍学的决断。
     ( 5)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城东乡一厕所内。杀人者:李响,21岁,男,吉林省延边大学生物工程系大二学生。被杀者:邵某,13岁,家住铁东区七马路街。 2005年2月24日犯案。当晚,李响将在游戏厅认识的邵某骗至一厕所内,趁邵某不备将其掐昏后用事先准备的麻绳勒死,并将尸体捆绑后塞到厕所外墙的角落,然后向其家人勒索5000元。源起:李响大学学费没有着落。
     ( 6)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东园一街。杀人者:马某,男,家住禅城区祖庙路9号。被杀者:一名老年妇女。2004年11月1日犯案。当日15时许,该老年妇女刚从银行提取现金1万元,就被马某用砖头猛击头部致死,并抢走现金1万元、诺基亚手机一部。源起:马某女儿大学学费没有着落。家庭与经济:马某及其妻子均是下岗职工,家境贫寒。
     ( 7)湖北省潜江市泽口镇汉南进水闸旁河道。杀人者:刘某,23岁,男,大学生,家住湖北省武汉市。被杀者:小敏,女,系刘某网友。2004年10月19日犯案。当晚,刘某在水闸旁河道突然从身后将小敏勒昏,并抛入河水中。随后,他劫取了小敏随身挎包里的手机、银行卡、钥匙等物。10月20日,刘某返回武汉,用小敏的手机向其父母开价40万赎金勒财。源起:刘某大学学费没有着落,家庭经济拮据。不过,刘某的父母却总是将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尽可能满足儿子。
     ( 8)湖北省大冶市。杀人者:皮某,18岁,男,学生。被杀者:皮某的父亲。2004年1月29日犯案。当日下午,皮某用砖头将父亲的头部砸破。皮父到邻居家诉苦时,父子俩再次发生冲突。18时许,儿子拿起一把菜刀要砍父亲,父亲则斗气让儿子砍,不想皮某果真朝父亲连砍了数刀,致其因抢救无效身亡。源起:皮某向父亲要学费,其父称“没有准备”。
     ( 9)山西省古交市。杀人者:李佳奇,男,古交市西山第二高中高三毕业生。被杀者:李立根,系李佳奇的父亲。2003年8月23日犯案。当晚,李佳奇找父亲谈上大学的事,李立根说家里没钱,让李佳奇打工养活自己。父子就此展开争执。李立根拿擀面杖打李佳奇,李佳奇遂夺过擀面杖,朝李立根头部击打数下,致其死亡。源起:2003年,李佳奇被晋城职业技术学院录取。家庭与经济:李佳奇的父母早已离异。父亲对李佳奇不管不顾,动辄殴打,总说没钱,不让他上大学。
     ( 10)吉林省辉南县高集岗镇高集岗村。杀人者:李洪禄,男,农民,当时其子李晓伟(辉南高中复读生,如今是吉林某重点大学学生)正在考大学。被杀者:丁孝连,男,辉南县样子哨镇鞋匠,与李洪禄形似。2003年4月25日犯案。当日,李洪禄以“为丁孝连介绍对象”为由,将丁孝连骗到家附近的一个水田旁,趁其不备,将其杀害。为了把死者伪装成自己的模样,李洪禄特意将事先准备好的自己的衣服、鞋和腰带穿到丁孝连的身上,把一张写有自己家电话号码的纸箱塞进衣兜。为了谨慎起见,李洪禄把丁孝连的头砍下来扔在附近的河里,然后逃之夭夭。源起:李洪禄为了让儿子有钱上大学。李洪禄得知:投保人寿保险后,如果人死了就可以得到巨额赔偿。于是,他揣着借来的3000块钱,到人寿保险公司办了3份保险,赔偿额为9万元,受益人一栏,是李晓伟。然而,他最终选择了和自己形似的丁孝连作为死亡对象。
     ⊙抢劫
     ( 1)浙江省永康市经济开发区。抢劫者:田真,18岁,男,高三毕业生,原籍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某村;田共瑞,系田真的叔叔;以及田真的老乡。被抢劫者:经济开发区公园一对情侣等。2005年7月7日起犯案。当晚——7月17日22时许,田真已经参与4次抢劫,最后一次还造成受害人轻伤。4次抢劫之后,他们实际到手的,有现金几百元和几部手机。源起:田真上了一般本科录取线。叔叔田共瑞在浙江永康,田真前去挣钱,但到浙江时,田真身上仅剩1元钱。其后,田真找不到工作,叔叔又不肯借钱,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家庭与经济:田真的父母都是务农的,有4个孩子在上学,但一年的总收入只有几千元。其中,妹妹因为交不起学费而退学,来到浙江临海打工;大姐高中毕业后也没有再上学;二姐在江西南昌读大学。
     ( 2)广西南宁市天桃路一家时装店。抢劫者:吴某,男,有个儿子在上幼儿园。被抢劫者:时装店女店员。2005年5月某日犯案。当日,吴某准备了封口胶,来到该店外观察,然后进店假装要买衣服,趁女店员不留神,将其推进卫生间,用封口胶捆住其口和手脚,并将柜台内的钱和店员的手机抢走。源起:2005年5 月,吴某的妻子发工资后,除了买些生活必需品外,就仅剩几十元了,这时又恰逢儿子的幼儿园催交学费。家庭与经济:2005年1月,吴某失业,全家的生活仅靠其妻每月400元的工资维持度日。
     ( 3)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一出租房屋内。抢劫者:李庆文,男,家住盘锦市大洼县,有个儿子考上大学。被抢劫者:梁艳,出租房屋女房东。2005年3月23 日犯案。当日9时许,李庆文用IC电话拨通了梁艳的手机,假称:“要看看你家房子,如果行,下午1点钟我就搬进去。”随后,李庆文到市场花10元钱买了一把木柄铁头的锤子。下午,梁艳带李庆文来到自家的出租房内。在看房子时,李庆文谎称卫生间的洗脸盆漏水,梁艳弯腰察看时,被李庆文用铁锤猛击数下,被击倒(重伤)。李庆文从梁艳身上翻出一部价值1489元的手机,逃离现场。源起:李庆文儿子的学费、在校生活费没有着落。家庭与经济:李庆文没有工作,家庭生活困难。
     ( 4)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烟墩乡。抢劫者:王某,男,有个孩子在上学;张某,男,系王某的小舅子,家住烟墩乡牛角村。被抢劫者:三名出租车驾驶员。2003 年8月5日起犯案。当日凌晨,王某、张某从合肥市南门换乘中心将一辆出租车骗到烟墩乡境内。王某用弹簧匕首抵住驾驶员的脖子向其要钱,张某对其进行殴打,抢走现金190元和一部手机。几天后,两人又先后两次采用同样的手段抢劫另两名驾驶员300多元现金和两部手机。源起:王某的孩子没钱上学。
     ( 5)广西河池市南丹县。抢劫者:韩有富,农民,男,原籍贵州省清镇市站街镇,有个孩子在上学。被抢劫者:郭某,男,经营石棉瓦生意,系韩有富的老板,原籍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2003年2月16日犯案。当日5时许,韩有富趁郭某还没醒来之机,拿起一根木棒朝郭某头部连续猛击4下,致郭某重伤。韩有富见郭某不能动弹后,就从郭某身上搜走9700多元现金及一部康佳牌手机,随后逃离现场。源起:2003年2月15日,韩有富眼看儿子就要开学,便向老板郭某说: “我的小孩快开学了,能不能先借100元寄回家交学费用?”但遭到郭某拒绝,韩有富对此非常气愤。
     ( 6)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抢劫者:姜杉,18岁,男,系沈阳市一家私立中学学生。被抢劫者:李女士、王某等人。2002年5月起犯案。姜杉从2002年5 月到2003年6月18日被抓获时为止,共抢劫作案18起,长期流窜于热闹路、二经街、大西菜行等地区,作案时间一般为中午和晚上。其抢劫作案最疯狂阶段时,曾于2003年1月—5月在同一社区相邻的三栋居民楼内竟连续作案六起,且在抢劫同时还伴有猥亵行为。此人连一点情绪失常的反应都没有,从未失态,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源起:姜杉想攒点学费,留着以后上学用。家庭:姜杉的父母是个体经营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