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杨银波文集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 杨银波
   
     按:本报告经艰辛搜集整理所得,因篇幅较大,分上、下两篇,授权《真话文论周刊》首发。杀人、抢劫、绑架、盗窃、状告、卖身、许婚、诈骗、失忆,此9种悲剧,因“悲惨学费”的共同因素,皆被40多个大陆真实案例作为证据的高度,以“档案式”的文本,共同展示于本报告,意在揭露高成本教育转嫁于国民负担所激起的种种惨状,强烈批判致使学费高昂的权力腐败图谋,呼吁教育趋于免费化和有保障化。(另:在上述9种非自杀悲剧之外,另有自杀悲剧的20个大陆真实案例被展示于《“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
   
     上篇:杀人、抢劫、绑架
     ⊙杀人
     ( 1)辽宁省营口市老边区路南镇太和新村6号楼。杀人者:王立君,53岁,男。被杀者:王立君的女儿,21岁,在沈阳航天学院即将读大二。2005年8月9 日犯案。当日早上,女儿叫王立君起床,王立君便转到照镜子的女儿身后将她推倒在地,并用手狠狠掐住她的脖子。虽然女儿苦苦哀求自己的父亲,但是大约10分钟后,女儿仍被窒息而死。王立君的妻子下夜班回到家中,才知道悲剧发生。警察赶到后,王立君正在服毒自杀(未遂)。源起:王立君的女儿上大学,每年要花掉 1万多元。在妻子和女儿的强烈要求下,王立君才勉强筹集费用让女儿上了大学,但他觉得生活很累。
     ( 2)天津市大港区。杀人者:王某,19岁,女学生;杜某,系王某男友;安某、李某,系王某同伙。被杀者:林某的姐姐(林某系王某前男友)。2005年4月 19日犯案。当日下午,王某、杜某、安某、李某4人确定林某姐姐独自在家后,窜至其家中,将林某姐姐绑到床上抢得300余元及部分物品。得手后,4人连续向林某姐姐后背猛捅17刀以杀人灭口,并将尸体藏于床下。源起:王某大学学费没有着落。
     ( 3)山西省太原市某宾馆、某招待所。杀人者:张金红,43岁,男,有个女儿在上学,家住山西省霍州市。被杀者:曲某,35岁,女,太原市某歌城服务员;吴某,39岁,女,太原市阳曲县高贸新街歌厅服务员。2005年3月24日犯案。当日14时许,张金红将曲某约至某宾馆1415房间,并趁曲某不备,将自己随身携带的“闻到死”鼠药倒入曲某的饮料中。曲某昏迷后,张金红抢劫了曲某的手机及现金160多元。逃离现场后,张金红乘出租车来到阳曲县。16时许,张金红将吴某骗至某招待所,用同样的手法致吴某昏迷后,抢劫了吴某康佳手机一部及现金41元。曲某、吴某皆被毒死。源起:张金红的女儿需要1500元学费。
     ( 4)天津市河东区。杀人(未遂)者:苏宏,17岁,男,中学生;魏某,系苏宏继母。被杀者:苏毅,系苏宏父亲。2005年2月28日犯案。当日14时许,苏宏到医院购买舒乐安定药片,魏某购买乳胶手套等作案工具。19时许,苏毅喝酒睡觉后,苏宏又要求魏某帮助其找床单并撕成布条,将苏毅捆绑欲致其窒息死亡,后因遭苏毅反抗未得逞。源起:2005年春节后,苏毅因苏宏学习成绩因素拒绝给其交纳书本费,并拒绝为其继续交纳学费,做出让其辍学的决断。
     ( 5)吉林省四平市铁东区城东乡一厕所内。杀人者:李响,21岁,男,吉林省延边大学生物工程系大二学生。被杀者:邵某,13岁,家住铁东区七马路街。 2005年2月24日犯案。当晚,李响将在游戏厅认识的邵某骗至一厕所内,趁邵某不备将其掐昏后用事先准备的麻绳勒死,并将尸体捆绑后塞到厕所外墙的角落,然后向其家人勒索5000元。源起:李响大学学费没有着落。
     ( 6)广东省佛山市禅城区东园一街。杀人者:马某,男,家住禅城区祖庙路9号。被杀者:一名老年妇女。2004年11月1日犯案。当日15时许,该老年妇女刚从银行提取现金1万元,就被马某用砖头猛击头部致死,并抢走现金1万元、诺基亚手机一部。源起:马某女儿大学学费没有着落。家庭与经济:马某及其妻子均是下岗职工,家境贫寒。
     ( 7)湖北省潜江市泽口镇汉南进水闸旁河道。杀人者:刘某,23岁,男,大学生,家住湖北省武汉市。被杀者:小敏,女,系刘某网友。2004年10月19日犯案。当晚,刘某在水闸旁河道突然从身后将小敏勒昏,并抛入河水中。随后,他劫取了小敏随身挎包里的手机、银行卡、钥匙等物。10月20日,刘某返回武汉,用小敏的手机向其父母开价40万赎金勒财。源起:刘某大学学费没有着落,家庭经济拮据。不过,刘某的父母却总是将省吃俭用下来的钱尽可能满足儿子。
     ( 8)湖北省大冶市。杀人者:皮某,18岁,男,学生。被杀者:皮某的父亲。2004年1月29日犯案。当日下午,皮某用砖头将父亲的头部砸破。皮父到邻居家诉苦时,父子俩再次发生冲突。18时许,儿子拿起一把菜刀要砍父亲,父亲则斗气让儿子砍,不想皮某果真朝父亲连砍了数刀,致其因抢救无效身亡。源起:皮某向父亲要学费,其父称“没有准备”。
     ( 9)山西省古交市。杀人者:李佳奇,男,古交市西山第二高中高三毕业生。被杀者:李立根,系李佳奇的父亲。2003年8月23日犯案。当晚,李佳奇找父亲谈上大学的事,李立根说家里没钱,让李佳奇打工养活自己。父子就此展开争执。李立根拿擀面杖打李佳奇,李佳奇遂夺过擀面杖,朝李立根头部击打数下,致其死亡。源起:2003年,李佳奇被晋城职业技术学院录取。家庭与经济:李佳奇的父母早已离异。父亲对李佳奇不管不顾,动辄殴打,总说没钱,不让他上大学。
     ( 10)吉林省辉南县高集岗镇高集岗村。杀人者:李洪禄,男,农民,当时其子李晓伟(辉南高中复读生,如今是吉林某重点大学学生)正在考大学。被杀者:丁孝连,男,辉南县样子哨镇鞋匠,与李洪禄形似。2003年4月25日犯案。当日,李洪禄以“为丁孝连介绍对象”为由,将丁孝连骗到家附近的一个水田旁,趁其不备,将其杀害。为了把死者伪装成自己的模样,李洪禄特意将事先准备好的自己的衣服、鞋和腰带穿到丁孝连的身上,把一张写有自己家电话号码的纸箱塞进衣兜。为了谨慎起见,李洪禄把丁孝连的头砍下来扔在附近的河里,然后逃之夭夭。源起:李洪禄为了让儿子有钱上大学。李洪禄得知:投保人寿保险后,如果人死了就可以得到巨额赔偿。于是,他揣着借来的3000块钱,到人寿保险公司办了3份保险,赔偿额为9万元,受益人一栏,是李晓伟。然而,他最终选择了和自己形似的丁孝连作为死亡对象。
     ⊙抢劫
     ( 1)浙江省永康市经济开发区。抢劫者:田真,18岁,男,高三毕业生,原籍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某村;田共瑞,系田真的叔叔;以及田真的老乡。被抢劫者:经济开发区公园一对情侣等。2005年7月7日起犯案。当晚——7月17日22时许,田真已经参与4次抢劫,最后一次还造成受害人轻伤。4次抢劫之后,他们实际到手的,有现金几百元和几部手机。源起:田真上了一般本科录取线。叔叔田共瑞在浙江永康,田真前去挣钱,但到浙江时,田真身上仅剩1元钱。其后,田真找不到工作,叔叔又不肯借钱,连回去的路费都没有。家庭与经济:田真的父母都是务农的,有4个孩子在上学,但一年的总收入只有几千元。其中,妹妹因为交不起学费而退学,来到浙江临海打工;大姐高中毕业后也没有再上学;二姐在江西南昌读大学。
     ( 2)广西南宁市天桃路一家时装店。抢劫者:吴某,男,有个儿子在上幼儿园。被抢劫者:时装店女店员。2005年5月某日犯案。当日,吴某准备了封口胶,来到该店外观察,然后进店假装要买衣服,趁女店员不留神,将其推进卫生间,用封口胶捆住其口和手脚,并将柜台内的钱和店员的手机抢走。源起:2005年5 月,吴某的妻子发工资后,除了买些生活必需品外,就仅剩几十元了,这时又恰逢儿子的幼儿园催交学费。家庭与经济:2005年1月,吴某失业,全家的生活仅靠其妻每月400元的工资维持度日。
     ( 3)辽宁省盘锦市兴隆台区一出租房屋内。抢劫者:李庆文,男,家住盘锦市大洼县,有个儿子考上大学。被抢劫者:梁艳,出租房屋女房东。2005年3月23 日犯案。当日9时许,李庆文用IC电话拨通了梁艳的手机,假称:“要看看你家房子,如果行,下午1点钟我就搬进去。”随后,李庆文到市场花10元钱买了一把木柄铁头的锤子。下午,梁艳带李庆文来到自家的出租房内。在看房子时,李庆文谎称卫生间的洗脸盆漏水,梁艳弯腰察看时,被李庆文用铁锤猛击数下,被击倒(重伤)。李庆文从梁艳身上翻出一部价值1489元的手机,逃离现场。源起:李庆文儿子的学费、在校生活费没有着落。家庭与经济:李庆文没有工作,家庭生活困难。
     ( 4)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烟墩乡。抢劫者:王某,男,有个孩子在上学;张某,男,系王某的小舅子,家住烟墩乡牛角村。被抢劫者:三名出租车驾驶员。2003 年8月5日起犯案。当日凌晨,王某、张某从合肥市南门换乘中心将一辆出租车骗到烟墩乡境内。王某用弹簧匕首抵住驾驶员的脖子向其要钱,张某对其进行殴打,抢走现金190元和一部手机。几天后,两人又先后两次采用同样的手段抢劫另两名驾驶员300多元现金和两部手机。源起:王某的孩子没钱上学。
     ( 5)广西河池市南丹县。抢劫者:韩有富,农民,男,原籍贵州省清镇市站街镇,有个孩子在上学。被抢劫者:郭某,男,经营石棉瓦生意,系韩有富的老板,原籍四川省资阳市安岳县。2003年2月16日犯案。当日5时许,韩有富趁郭某还没醒来之机,拿起一根木棒朝郭某头部连续猛击4下,致郭某重伤。韩有富见郭某不能动弹后,就从郭某身上搜走9700多元现金及一部康佳牌手机,随后逃离现场。源起:2003年2月15日,韩有富眼看儿子就要开学,便向老板郭某说: “我的小孩快开学了,能不能先借100元寄回家交学费用?”但遭到郭某拒绝,韩有富对此非常气愤。
     ( 6)辽宁省沈阳市沈河区。抢劫者:姜杉,18岁,男,系沈阳市一家私立中学学生。被抢劫者:李女士、王某等人。2002年5月起犯案。姜杉从2002年5 月到2003年6月18日被抓获时为止,共抢劫作案18起,长期流窜于热闹路、二经街、大西菜行等地区,作案时间一般为中午和晚上。其抢劫作案最疯狂阶段时,曾于2003年1月—5月在同一社区相邻的三栋居民楼内竟连续作案六起,且在抢劫同时还伴有猥亵行为。此人连一点情绪失常的反应都没有,从未失态,具有较强的反侦查能力。源起:姜杉想攒点学费,留着以后上学用。家庭:姜杉的父母是个体经营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