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
杨银波文集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世界上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共产党诞生于1907年的苏联,即由俄国社会民主工党改名而成的苏联共产党。当时苏共党内出现了占多数的布尔什维克一派和占少数的孟什维克一派,所谓的“苏联共产党”在数量上只能代表党内布尔什维克一派,因此,苏共当时只能被迫称之为“苏共(布)”。基于党内独立力量的存在,共产王朝根本无法建立,一党专政、一派掌权、一把手决断均不够条件。

   共产王朝的首创者是斯大林。他非但首创共产王朝,并且还完善共产王朝,将共产王朝彻底制度化,成为人类有史以来第一个共产王朝的第一个共产皇上,并催生出其他国家的共产皇上,这当中就包括中国共产皇上毛泽东,毛泽东继而催生出邓小平和江泽民这两个共产皇上。所以,要清算这个庞大的王朝集团,首先必须把斯大林第一个拉上审判台。在拉他上审判台之前,我们又必须重新回顾马克思,因为我们最感兴趣的是:共产党到底是如何由共产主义演变而来的?并非属于共产党一党专政体制之内的共产主义学说创始人到底是怎样“培育”出斯大林这样的共产皇上的?为什么信仰共产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所建立的国家竟然自打嘴巴地标榜为“共和国”?

   1847年春,马克思、恩格斯加入法国巴黎的德国工人运动流亡者组织——正义者同盟,并将此组织改组为共产主义者同盟,即我们所称的第一国际。后来此组织在温德米尔大街红狮咖啡馆楼上的一个房间里举行第二次代表大会,经过10天讨论之后,马克思们确立了奋斗纲领,即:推翻资产阶级统治,确立无产阶级领导地位,建立没有阶级、没有私有财产的社会。此乌托邦梦想又被马克思和恩格斯在1848年2月发表于英国伦敦的《共产党宣言》详尽地表述出来。尽管宣称是“共产党宣言”,但共产党其实并不存在。

   1864年,欧洲工人运动重新兴起,各国工人革命组织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国际性组织——国际工人协会,马克思为其撰写成立宣言,主张“全世界无产阶级同时革命”。后来第一国际在以欧洲为主的18个国家中成立支部,共产主义学说得以广泛传播,但此时各国仍没有建立共产党,更没有提出要在共产党领导下夺取国家政权、实行共产党一党专政的要求。 1871年,巴黎无产阶级举行起义,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工人政权巴黎公社建立,但是此起义并非由共产党领导,当时法国也不存在共产党。马克思和恩格斯在当时无疑是睿智的,他们为了严防执政者贪污腐败,采取民主选举制度取代任命制、低薪取代高薪的廉政措施。一党专政在这个时候也就无从谈起。巴黎公社失败以后,马克思的思想突然转变,认为无产阶级应该有集中的政党领导,但他并不认同一党专政,并坚决反对个人独裁。1883年,马克思于伦敦逝世,这时欧美有22个国家先后建立了无产阶级政党,到1889年时形成了比较大型的工人联合组织,即我们所称的第二国际。但所有无产阶级政党中没有一个叫作共产党。

   1898年,俄国马克思主义者普列汉诺夫创立俄国社会民主工党,其重要党员就是我们知道的列宁和斯大林。当时普列汉诺夫是经济主义派,列宁和斯大林是革命斗争派,内部矛盾很激烈。1900年,列宁创办《火星报》,主张在国内组织一个有战斗力的无产阶级政党,领导无产阶级推翻资产阶级统治,希望无产阶级政党利用帝国主义间的矛盾,在帝国主义统治锁链的薄弱环节夺取国家政权,并对以后的国家实行民主集中制和集体领导,在国内首先建立社会主义。普列汉诺夫对此大为反对,斯大林却对此鼎力支持,大部分人也鼎力支持,形成了占多数的布尔什维克一派和占少数的孟什维克一派。列宁迅速领导党内布尔什维克一派与第二国际及孟什维克一派展开激烈的斗争,并废除马克思“全世界无产阶级同时革命”的主张,准备“一国首先革命”。于是1917年十月起义之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建立,实质意义仅仅代表“苏共(布)”的苏联共产党由此诞生。我们所称的第三国际也正式产生。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时候苏联是共和国政体。国家实行的是多党轮流执政制度,除苏联共产党之外,苏联社会革命党等其他政党也有人担任部长、副部长和部务委员等,占苏联共产党少数的孟什维克一派也共同参与政权;国家领导人由民主选举产生,有任期规定,其权力也要受到限制和监督;党政军的权力并不是高度集中于一人,也就无法产生出共产皇上。但是时隔不久,这一切彻底改变。1924年4月,列宁逝世,斯大林上台,他不惜一切代价地坚持苏联共产党的高度集中统一,在全国实施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模式,下令在全国不允许有除苏联共产党之外的其它任何政党存在,对异见派别、组织、团体、个人进行强力打压、彻底清除。完全背弃共产主义的一党专政的共产皇上之梦,被独裁者斯大林实现。

   倘若一党专政的共产皇上将欲望之手仅仅指向苏联本国,那么灾难还仅仅是苏联国内;但是倘若一党专政的共产皇上将欲望之手指向整个世界,那么灾难就必然是蔓延全球。果不其然,为独霸第三国际,斯大林妄图形成一个以苏联为中心和以苏联共产党为集中统一领导的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与社会主义社会体系,因此特意将中国“培育”成同伙和手下。从1924年4月列宁逝世开始,斯大林就一直以“斯老大”的姿态向中共发号施令。一直到1943年5月22日,斯大林突然宣布第三国际解散,毛泽东才真正摆脱了控制中共的“斯老大”之手,把一切权力收于他一人手中,继而凭借自我权欲的无限扩张,从1949年开始在中国真正当起了共产皇上。

   1921年~1942年,以下事实可以窥探出毛泽东当上共产皇上的来之不易:1921年7月,依靠苏共和第三国际帮助,中国共产党实际上由列宁一手缔造,成为第三国际的东方支部,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人也就自然成了列宁的手下;1924年4月,列宁逝世以后,李大钊、陈独秀、毛泽东等人成为斯大林的手下;1927年,斯大林指使陈独秀实行右倾路线的第一次国内革命,不料全军惨败;后来斯大林又指使瞿秋白、李立三等人实行右倾路线的大革命,不料又是几次全军惨败;1931年1月7日,由斯大林特派的米夫强行任命王明集团为中共中央最高领导层;1933年,斯大林任命逃至莫斯科的王明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团长,任命康生为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副团长,同时又任命德国人李德充当中央和红军的太上皇,斯大林这种政变式组织措施使中国第二次国内革命(即土地革命)再遭惨败;斯大林控制王明,王明又控制新四军副军长、属长江局的东南分局书记项英,1941年1月,项英继续实行王明的右倾路线,酿成“皖南事变”惨案;斯大林控制康生,康生又控制中共中央社会部和中共中央情报部,1942年,康生以搞所谓“抡救”运动为名,大搞肃反扩大化,制造大量冤案……

   1945年4月~6月,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召开,被命名为“毛泽东思想”的理论被正式当作全党的指导思想和一切工作的指针,毛泽东成为中共中央委员会、中共中央政治局和中共中央书记处的主席,至此,中国共产党领导一切、毛泽东决定一切的政治制度正式确立奠定。直到1949年10月1日,一党专政的中国共产王朝正式屹立于世界,毛泽东这个集党政军最高权力于一身的共产皇上当到了1976年。更令我们悲哀的是,一直到今天,我们中国施行的仍然是王朝制(即被中共宣称的所谓“民主集中制”),而非标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和制。

   共和制的基本特点是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的“三权分立”,它禁止统治权的存在和应用;而王朝制的特点是集三权于一身,拥有高度的统治权。今天中国的三权状况就是“分而不立”,分是分开了,可是无法独立,说到底,三大权力还是被王权集于一身。王权是置于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之上的最高、最大、最绝对的权力。在中国,掌握统治权的主要是共产党的各级委员会,在中央有中共中央委员会,在地方有中共地方党委。如此一党专政的专制王权竟能依然存活并巍然屹立于当今世界,堪称21世纪之一大奇观;中共各级党委揽权之众、揽权之大,于各国政党,更是颇有高山仰止之概。

   第一,中共各级党委掌握着立法权。在中央由中共中央委员会控制国家法律和国家政策的制定,在地方由中共地方党委控制地方法律和地方政策的制定。各级人大的立法权被剥夺。全国人大常委会只不过是中共中央委员会的一个下级国家机关,无法完全独立地行使国家立法权;地方有权制定的法律和政策都由地方党委来决定制定,地方人大也只不过是地方党委的一个下级国家机关,无法完全独立地行使地方立法权。第二,中共各级党委掌握着行政权。中国的各级行政首脑由各级党委书记来担任便是最好的证明。第三,中共各级党委掌握着司法权。公安、法院、检察院等司法机关受到中共各级党委不同程度的控制,就连监狱、看守所、戒毒所、海关等地也受到中共各级党委不同程度的控制,监控、逮捕、关押、审判、监禁等程序都被或多或少地干预。最为荒唐的是,各级行政官员、各级司法官员和各级人大常委会成员的任命、乃至其待遇的决定权实际上都掌握在中共各级党委的手里。

   中共中央委员会实际上中国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也是中央共产王朝的王权拥有者和操纵者。中共中央纪律委员会、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等均属于中共中央委员会的下级国家机关。而地方共产王朝则由中共地方党委充当老大。中共地方纪委、地方法院、地方检察院、地方政府、地方人大常委会等均属于中共地方党委的下级地方机关。更为恐怖的是,中国政府并不实行文官制度,而是以党领军、以军压党的武官制度,军队不受以国务院为首的国家机关统领,而由既有中共中央委员会资格、又有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资格的首领来调配,为严打异己而成立的秘密组织和国安机关实际上也受其指挥,成为国家恐怖主义的最大罪源。

   如此专制政体实在是把国民吓得满身是汗——多么森严而庞大的共产王朝啊!从斯大林那里怀下共产皇上魔胎,又由毛泽东交给邓小平,再由邓小平交给到江泽民……中国希望何在?看看当今中国吧,与共产党“合作”的民主党派已经跪拜于共产党之下,而嗷嗷待哺的民间党派又被穷追猛打以致几无容身之地,可悲可叹,可悲可叹啊!不料,至今国内竟然仍有为数众多的“祖国之未来”——青年们,在2003年的今天向世人发出了此等耸人听闻的嚎叫:

   “我们中华民族几千来能一脉相承,从秦开始,军、政、财大权在朝庭,疆土从汉武帝后基本上没有大的变迁,这是为什么?这说明什么?中国历史上若没有一个强有力的统治集团早就成为亚洲的欧洲——分崩离析!中国共产党目前的政治集权与封建王朝的集权有根本的区别,它(封建王朝)是世袭制,家天下。共产党代表全国各民族所有民众利益,她有几千万之众,政权继承人那可是千万里挑一!中国目前实行的政治制度非常适合中国国情,它继承了中华文明优秀的部分,又吸收了西方文明积极的一面,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生命力的政治制度和社会机制!它终将一如既往带领十三亿勤劳、智慧、勇于奉献、敢于牺牲的中华好儿女坦然面对世界复杂多变、乃至恶劣的政治、经济和军事环境,去创造更加辉煌的华夏明天!”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