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作者注:本文原题为《访谈徐高金(Interviews with Xu Gaojin)》,首发于《人与人权》8月号(www.renyurenquan)。编辑于文前按:“他为何不放弃组织下岗工人自助?(Why Doesn't This Man Give Up Organizing Laid-off Workers for Self-Assistance?)”以此,表示对徐高金精神的赞叹与鼓励。我亦同样希望此文能够得到更多朋友的响应——鼓励民间维权之道,首先从鼓励民间合法组织的积极筹建开始。同时,我特以此文,谨愿中国政府即将于9月1日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援助条例》不仅仅局限于对“政府法律援助组织”的支持,更应扩展到对“民间法律援助组织”的鼓励,而徐高金的民间之举则尚属全国首例。慨叹此举乃前时未有,倘有之,则从徐高金始!

   自4月27日到6月27日,算起来与老徐已经有24次长谈了。我为中国有这样一位充满斗志同时又悲天悯人的民间人士深感欣慰,为他所承受的一切鸣不平。

   第一次知道老徐是4月27日那天,当时他把一封求助信放在我的网页专栏里面:“我是江西省修水县的下岗失业人员。2002年2月14日至6月11日,因要求维护下岗失业人员的合法权益,被江西省公安厅下令刑事拘留近4个月,之后又被监视居住半年,而且没有任何正式合法的结论和解释。完全和部分丧失人身自由近一年,身心遭受严重伤害。赖以谋生的小本经营也亏耗殆尽。今年2月17日,我向执行机关修水县公安局提交了‘要求平反冤案,恢复名誉,赔偿物质和精神损失的报告’,至今未作答复。求助于司法部门,律师也以‘没有正式结论不好受理’为由予以推诿。我认为权大于法仍是当今体制的一大弊端,为促进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维护下岗失业人员合法的劳动生存权利和人身自由权利,特请求社会和法律援助。”

   之后我迅速对老徐进行了一次采访,得知老徐是93年下岗,后来从事个体经商,因目睹官场腐败,巧取豪夺,致使企业纷纷倒闭,不管下岗失业人员的死活,便通过互联网倡议成立全国至地方的“下岗失业人员互助联合会”,并向民政部申请登记,由于网上支持者众多,也有境外朋友来信声援,因此受到当局迫害,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的莫须有罪名刑事拘留。由于对方拿不出证据,上不了公堂,再加上他的家人多次告状上访,老徐才得以保释出狱。

   预感到这是中国民间人士争取弱势群体合法权益的典型个例,我便将以后所有的长谈内容用文字记录下来。6月27日从抽屉里翻出厚厚一叠关于他的记录材料(连A4的纸都写满了36张),通过一番整理,老徐的故事和盘托出。

   老徐1952年出生,是司法部举办的全国企业法律顾问培训班第五期结业学员。他所在的修水县,位于江西省西北部边境,近靠湖北九宫山与湖南浏阳市。2001年8月和9月,身为下岗工人的老徐连续两次向国务院民政部用电子邮件形式送交了《关于成立全国下岗失业人员互助联合会的申请登记报告》,但两次都没有得到回复。接着,几位地方公安人员到老徐的原单位调查情况。

   这个《申请登记报告》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报告呢?何以触动了公安机关?“下岗失业工人互助联合会”有那么可怕吗?带着疑问,我把《申请登记报告》拿来仔细一读。上面清楚地提出:

   “1、互助联合会宗旨:通过争取政府资助、社会捐助、会员互助等途径为下岗、失业人员的再就业和创业提供物质、教育、法律等全方位的帮助,走出一条互助创业、共同创业、联合发展的脱困致富之路。”

   “2、互助联合会任务:(一)维护下岗失业人员的合法生存权利和工作权利,扶困救危。(二)争取政府给予和落实必要的优惠政策和物质资助。(三)争取社会捐助,取得全社会的帮助和支持。(四)在政府资助和社会捐助下建立下岗、失业人员减免费培训和就业指导中心。(五)通过政府资助、社会捐助和会员集资参股方式组织开发经济项目,创办实业。”

   “3、互助联合会组织方式:(一)本会为社会民间经济慈善团体。(二)凡是年满十八岁的下岗、失业人员均可参加本会。(三)本会由各行业或各地区下岗、失业人员推选代表一至二人组成理事会,由理事会选举产生会长、副会长二至三人。(四)理事会设立联络部、募捐部、权益部、实业部等办事机构。(五)本会设立扶困救危基金和创业储备基金。”

   在《申请登记报告》的最后,老徐留下了他当时的手机号码:13970250938。通读全文,整个报告在行文上无懈可击、环环相扣,看得出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起草的。

   老徐要求成立下岗失业人员互助联合会是从中国现实背景基础着眼考虑的。照老徐的话说,中国是一个“权贵资本主义”社会,即封建特权和资本特征相结合的畸形社会,倘若继续发展下去,必然导致富者越富、穷者越穷、贫富悬殊、两极分化,引发破坏性极大的社会动荡和社会革命,使中华民族再次堕入封建历史改朝换代模式的恶性怪圈。这种前途在现代将可能导致灾难性的民族分裂和经济崩溃。

   回顾国家历史,邓小平的经济改革无疑意义重大,但当局却始终没有启动政治改革,因此便出现了“官倒、一夜暴富”等腐败问题,引发了1989年波及全国的北京天安门“六四”运动。“六四”运动被血腥镇压之后,腐败渗透社会各个角落,贫富两极分化,社会出现了一个暴富阶层。下岗失业者达数千万,黄、赌、毒、黑、坑、蒙、拐、骗等社会丑恶现象沉渣泛起,贪官污吏层出不穷。而国企的大量倒闭就与政府有着莫大的关系:一是政府只予索取,不予投入,致使企业丧失竞争能力;二是派遣的官吏无能或者腐败。所以说政府对下岗工人的惨状负有责任。现在政府对下岗失业工人的救济款不过百十元,杯水车薪,少数有一技之长的可以就业上岗,而绝大多数却没有保障。

   因此成立这个下岗失业工人互助联合会的意义便在于团结自救,是在整合社会底层资源和维护弱势群体的权益方面对政府功能的一个重要补充。政府应该对老徐此举表示鼓励和赞许。

   当《申请登记报告》递交无果并遭到地方公安人员调查后,老徐并没就此罢休。 他给自己打气:“我如有不测,一定会有全国绝大多数下岗失业人员为我主持公道,我坚信公道自在人心,因为我为之努力的目标是利国利民而且合情合理合法。” 他继而在2001年12月15日发出《再致国家民政部的公开信》。 老徐在信中指出:“要求领导们尽快批复我们的报告,相信领导们不希望全国的下岗失业人员一起离乡背井赴京上访请愿。”即便如此,民政部仍无回复。于是,2002年1月4日老徐转而给公安部治安局写信:“由于民政部对我《关于成立全国下岗失业人员互助联合会的申请登记报告》置之不理,漠视下岗失业人员争取合法权益的正当要求,我准备在‘五一’国际劳动节期间,发动万人请愿团在天安门广场举行请愿游行。”

   老徐为何如此急切?这根源于他对工人苦难的深刻体会。他在2002年1月10日撰写的《奢谈中国的稳定和民主》文中说过:“现实对工人阶层来讲,早无稳定可言,工作不稳定,随时可能下岗。就业不稳定,随时可能失业。收入不稳定,随时可能发不到工资。生活不稳定,到处打工,四季漂零。有的生活所迫,不择手段,沦为盗匪,社会能稳定吗? 中国工人阶层几十年创造积累的国有资产,不是在被贪官挥霍侵吞,就是在被昏官交‘学费’,国有资产的流失,可谓触目惊心,不胜枚举。剩下个空壳,把工人一脚踼出门,给点活命钱,饿死人会影响改革名声。要么,打发一点小钱,自找活路去吧,遍地是黄金,捡不到怪你没本事。”

   如此的义愤也可以从他2002年2月20日撰写的《团结就是力量》文中窥见:“权贵资产阶级的崛起,使中国工人阶级重新沦落为二等公民,再次成为被剥削、被压迫的对象,人民领袖毛泽东的预言再一次被证明,文化大革命的大民主方式又成为人民对历史反思的一面明镜。” 当他听闻了5年来在深圳先后为打工仔受理过600多件工伤赔偿案的重庆律师周立太被深圳市龙岗区司法局责令停业后,他说:“现在沿海地区‘三资’林立,外商云集,资本家延长劳动时间,任意欺凌侮辱工人之事普遍存在,常见披露于报端,中国需要大批周立太这样的优秀律师来维护民族尊严和工人阶层的合法权益。不知为人民服务的律师为何不容于‘人民’政府?不禁使人想起旧中国曾经有过一个仰外国资本鼻息的买办资产阶级及其政府。” 他告诫世人:“同胞们,要警惕‘买办’政府再生!” 老徐对社会衰败前途作出了不详的预料。

   老徐期望的是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前途呢?老徐的设计是:“当局应当从国家民族大义出发,破除一党之私,改革国家政治体制,和平地过渡到真正的民主体制。开放党禁、报禁,实行直接选举,多党轮流执政,从根本上革除凌架于法律之上的党权和不受制约的特权,人民真正享有选择国家制度和政府官员的民主权利,中国才会在新世纪走向真正的民富国强。中华民族才会在新世纪腾飞。”

   这一系列言论加之老徐在2002年1月4日所说的要发动万人请愿的戒告,2002年2月14日,老徐被江西省公安厅下令刑事拘留。即便如此,到2002年2月20日他都还在为联合会的事情设想。这一天他撰写的《团结就是力量》一文,表述了他的斗志和无畏。

   2002年6月,在老徐被家人保释出狱之前,他在修水县看守所写下了《狱中有感》一诗。全诗共分3节、36行。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他的坚强意志:

   “政治迫害反民主,社会腐败摧人权, 为民请命遭冤狱,宁为玉碎不瓦全。 生命亲情诚可贵,为争自由皆可抛, 热血化作正义剑,誓扫妖魔靖人间。”

   也可看出监禁生活的辛酸和他对如此遭难的坦然:

   “小小囚室六米长,宽三高七南北窗, 铁门森森重重锁,放风间有九平方。 阶下三级囚徒道,六尺通铺尺五高, 自由活动棋牌书,餐时又可当饭桌。 监规八条印?暀W,生活作息有规章, 两睡两坐三顿饭,三朝放风洗澈拉。”

   还有当中“黑吃黑”的皮肉之苦:

   “新犯进监要过‘套’,洗个‘蒙古·泰国澡’, 一声不吭是好汉,哭爹叫娘定遭殃。 有钱能使鬼推磨,有权有势也无妨, 最怕干部打招呼,‘过细给他洗个澡’。 牢头狱霸坐上宾,新囚弱犯似奴仆, 闲来无事当玩物,十八游戏脱身皮。”

   最后老徐悲愤地问天:

   “人间地狱不为过,公理不奈强权何。 耳闻目睹心悲愤,人权尊严何处寻?”

   好一个“人权尊严何处寻”!争取下岗工人的权利正是老徐不懈努力的源泉。

   保释之后,老徐又被监视居住半年,小本经营被毁,还欠债万余。尽管如此,老徐仍没怯场,反而更加执着地为下岗失业工人呼吁呐喊。他在2003年4月1日的《愚公移山与智公造塔》文中,以寓意明显的文字道出了几代领导人不断造就“新特权壁垒”的真相:

   “昔年愚公挖山不止的奋斗精神,终于感动了上帝,神仙们帮着搬走了门前的三座大山。后人智公决心要开创超越前人的业绩,亲自设计和领导建起了一座宏伟的沙堆金字塔,的确是巍峨壮观,超越前人。后来听说都流行橄榄型,只好交代后人看着办。后人用黄金装饰了一下顶部,现在终于看起来金碧辉煌了。”

   这“金碧辉煌”四个字,指的就是手痛治手、脚痛治脚的隔靴搔痒之果,看似迎合潮流,实则避实就虚,贻害无穷。

   老徐最近又行动起来了。他正在申办一个非政府组织——“弱势群体法律援助中心”。老徐说:“我跟他们(司法部和民政部)是这么说的,这个法律援助中心的经费由我自己来筹,人员由我自己来聘,照章执业,整个中心以社团的方式来运作。现在这个时候,我非常需要大家的社会援助和法律援助,希望大家尽快跟我联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