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杨银波文集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作者:杨银波
   【大纪元4月2日讯】按:村级两委换届选举正在中国紧锣密鼓地进行,或怪现状此起彼伏,或涌现出一批正直、感人、有胆魄的人物和可喜的局面。我的一些朋友此时已几乎是胜券在握,只看最后关头了。为此,今日再拟续稿,为之加油。
   各位选民:
   承蒙大家的坚定立场,通过我和我的竞选小组的宣传、沟通、交流、探访以及自行举办的只花几十块钱场地费的会议,基本保证了本次选举到目前这个阶段的清正之风和自由意志,我和我的竞选小组感谢大家表现出的前所未有的激情和关注。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尽管这样的局面已经在我们村丧失了近20年,但2005年的今天至少在我们村可以证明:我们的素质并不低到被一般人斥之为愚昧的地步!只要我们尊重程序,每一个细小的环节都去给予强烈的监督,那么我相信任何试图以恶意干扰选民志向的手段都必然被爆光、抵制和消除。可以肯定地说:胜利最终属于你们!
   选民们,让我们再次冷静地审思我们的处境。基层民主选举,我们把它称为“村民自治”,也就是1998年11月4日全国人大常委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二条第一款所说的“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务”,然后各地区又有了《选举办法》、《选举程序》,民政部一到选举就向全国下通知,而我们往往只把它当成一项任务来完成,接着就看到官方的报道、报告、论文、材料、资料,以此来印证中国的民主。然而追溯历史,我们奇怪地发现:古代早已是县以下全部实行自治。可是,我们目前还没有一个痛做改革的方案去自治到这样一个范围,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中国已经到了26个公民养活1个政府官员的地步!村委会不被视为政府机构,但实际上村官在中国已经超过3000万人,这样平摊下去,我们就能发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官吏臃肿。社会高度密集分工和层层行政缺乏高效原则,使各阶层、各地区安插了一大批寄生于民族肌体的无用官员和腐败官员。中国究竟需不需要如此多的官员?这些官员的权力究竟来自哪里?追根究底,我认为这是政治失败所致。不客气地说,政府管的事实在太多了,不该它管、它可以不管、其它社会组织能够比它管得更好的地方,它统统都管起来了。也就是说,我们这个社会的政治分工之所以密集,是因为政府控制社会的制度渗透得太深、太广,而本可实现比政府治理得更优秀的社会组织却成为辅助、下手,而且并没有发挥到它们应当发挥到的作用。
   多年以来,我们一直在追求这样一个理念:政治群治。好比一个派出所负责某地的治安,10多个人去管辖五万多人,它必然会感到警力紧张,所以必须依靠群众。警察与犯罪分子的斗争,和公民与犯罪分子的斗争比较起来,谁更可能胜利呢?我认为是后者。这就是群治。但目前的群治毕竟是分散的,加上我们这个社会环境,一个老大爷在大街上被混混打了,出手的人也没几个,冷漠啊,一盘散沙。农村就更是如此。我们这里的情况要稍微好一些,是个典型的城中村、村中城,还有祠堂、佛教的一些遗留影子,所以宗族主义、宗教理念能够保证一定的集聚力和道德。但是中国还有其它很多地区的农民,它们的居住、交通、通讯、媒介、传播都很差,既不能形成集体性的谈判能力和共事能力,又在交往、信息、思想、观念、法律等方面受到局限。
   上情无法下达和深入,自身也无法形成一个紧密的利益集团,所以农民一旦出了问题,就是能忍则忍。忍无可忍的时候,他们也不会去检察院、法院立案,因为不懂程序,还很花钱费力嘛。那么怎么办呢?盼清官大老爷做主,怀念毛泽东那个时代,于是乎,告完一次状,再告第二次,不要说证据意识,就连最基本的法律术语讲几个出来都成问题。这就我们中国的现实:封建观念盛行。不要说见省长、市长,就连碰到一个派出所警察、司法局小干部,都不自觉地惧怕,退避三舍。是这样一种落后的意识,才产生了落后的人民;是落后的人民,才产生了落后的政府。然而,落后也不仅仅是观念上的,还有制度上的、法律上的。
   我们打个比方,外地人在本地受害,去法院立案,被告之他要回家乡办理身份公证和授权公正。法院会说,这是完善法律程序,而且是必须的程序,但是对于处于弱势地位的外地人来说,他要的是便利,怕的是麻烦,更担心费钱费力。你想嘛,大老远地坐车回家一趟,又大老远地跑来,结果法院又会说证据不足,必须重新回家乡补办,而且这又是必须的程序,所以外地人又大老远地坐车回家一趟,又大老远地跑来……。我们反思一下这个问题:完善的程序,却折磨、玩弄着占人口绝大多数的人民,那么就究竟是制度的进步还是制度的落后?我认为,这是国家的进步,却是人民的落后。国家的进步,只是少数人的进步,多数人是极其被动的。最终维护了谁的利益?维护了国家的利益,却损害了人民的利益。
   这个根源,是因为我们还太落后。国家秩序又一步一步地助长了这种落后,致使人民的维权成本剧增。所以摆在我们面前的同一条路,是自强。这种自强,既是公民自我建设,又是同少数特权者作斗争。否则,我们就会经常被欺压到社会底层,好比接到一个成为被告的普通民事案件,都会恐惧到担心“会不会坐牢”的程度。公民自我建设,一定要形成群治秩序,单个的力量是分散的、分裂的、窝里斗的,所以非政府组织的建立是必要的。你没有这样的群体组织力量,那么你的所有空间都会被国家控制。这个国家秩序在中国非常奇怪,它的核心始终都是特权利益,而且主要因为利益的驱使,它会迅速膨胀成更臃肿的官吏机构。所以,我视村级选举为群治性质,而不把它视为官治性质。对于所有上级部门委派、指定、推荐的人,不管是开什么会议决定或提名的,都不能代表我们的意志。就算推荐我本人,我也必须完全尊重选民意愿和选举的最终结果,否则这样的村委会主任我是坚决不肯上任的。
   以上演讲,是我对官吏臃肿的恶劣程度的痛陈。我们能够最有效地避免官吏臃肿的方式,就是民选,并形成民间化的管理、教育、服务机制。不管是现在的村级选举,还是将来的镇、区(县)、市、省、国,我都必须要求官员的权力来源合法,并且它还应当是体现民众意愿的结果。前几天,我和重庆市九龙坡区人大代表张宗浩先生通电话,向他表示致敬,因为他是一个真正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获得民众认同的民选人大代表,历经波折与坎坷,才最终走马上任,履行代表职责,而且工作得非常出色。张宗浩先生曾经是教授,现在是律师,像他这样的中国脊梁,是我们这个时代的英雄。不知道我杨银波会不会也有那一天,但我的总体期许是“在其位,谋其政”,不在其位呢,也谋其政。我不仅是这样期许自己的,也同样希望选民们都这样期许自己,因为政治不是官治,而是与所有人都紧密关联的公共事务。它首先一定是公开的,是众志成城、万人瞩目的一项伟大事业!
   现在选举委员会成员已经由大家选出来了,我非常振奋。大家选出来的前面七人,没有任何一人是上一届村两委的人,而是真正可以为大家主持选举公正,并实施监督的优秀村民。而且,他们七人竟然都是与我坦诚相待的朋友,有的还是同甘共苦的患难之交。我感谢大家雪亮的眼睛和智慧的头脑。当然,村党支部成员已经选出来了,那是个只有40多个党员参加的内部选举,原来的副书记下台了,新上来一个治安队队长,那也是我比较满意的一个人,正直、勇敢,有工作经验,谈吐不俗,办事干脆,很好。他们开村民代表会议,推荐一些村委会成员候选人名单,但宣传力度不够,连个政治纲领都没有,就是些姓名、年龄、现任职务。他们推荐的人,加上我的其他竞选对手,掐指一算,光是“村委会主任”一职就有六个人参与竞选,所以还是蛮激烈的。
   我欢迎其他五位竞选对手,甚至会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很有实力和潜力的竞选对手,只要不在选举过程中贿选、利诱、威胁、报复,我都会充满热情地和大家来共同实践一次终于真实的民主选举。这几天,我走访了其它镇的一些村,想看看他们是怎样选举的。回来之后,我很为我们村自豪。因为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像有些村那样,搞得那样腐败。有的打架斗殴,有的拉帮结派,有的村民已经被强硬地拉去吃了六顿饭,还有的被强迫接受100元收买一张选票的现金……真是丑陋!它们遗留的历史问题还没解决,又有可能产生新的问题,今天给你一点小实惠,明天侵占你们的集体财产,变个法儿地搞圈地运动,损失大得很。
   大家看3月15日的《南方都市报》没有?广州警方迄今为止打掉的历史上最大黑帮——“简公司”(以简竹醒为首的黑社会犯罪集团),他们的黑色发家史是怎样的?那个靠近丫髻沙大桥的沙洛村,去年12月的集体收益余额达到730084.18元。如此经济实力的村,在村委会换届选举时,“简公司”就曾对某些人拉拢扶持,干扰选举秩序。甚至在该村的土地招投标过程中,也出现了“简公司”的影子。恐怖啊,面对集体利益的巨大肥肉,有多少人正在蠢蠢欲动?所以,我很想在这里跟选民们讲句心里话:你们眼光一定要放长远些,要从你们现在的实际矛盾出发,力求选出一个有魄力、有法治意识、有人权观念、廉洁的村委会,来彻底疗救村里面的恶瘤,除去村干部的恶习和贪欲,避免恶性矛盾的循环产生。
   很多政治纲领,我和我的竞选小组都列出来了,大家可以继续研究探讨。比如:以坊为小组设置公报栏;项目的开发,资金的投入,土地的征收、转让、分配等问题,绝对交由村民大会表决通过决定;积极发展横向型企业;聘用能人,坚决反对任人唯亲的恶习;完善合同、合约的各项制度;加强道路、河沟及排灌系统的整治和建设;核量田、地面积,清产核资;制止非法开采山泥、林业;杜绝有水污染或空气污染的厂企;制定村委会办事人员规章制度,建立相互监督机制和值班制度;重建依法裁决的理财小组;对治安队实行岗位承包责任制;加强路灯、街灯管理;建临时停车场;举办文娱、体育、知识竞赛活动和敬老活动;等等。这些有具体策划方案的政治纲领,就是我当选后的工作方案。如果未能详尽之处,欢迎选民们向我继续提议。
   最后我想说,本次村委会选举,我是怀着一颗热忱改革、造福乡梓的雄心,凭借民心和实力,才积极参与竞选的。如果能够当选胜任,我一定会在你们的严厉监督之下:倡导天下为公的精神,从我自身做起,以自身的道义、良知和能力承载起推动我村全面进步的历史重任,造福你们祖祖辈辈都生活于此的家园!现在大家都已经是蓄势待发了,诚可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而这个“东风”就是你们手中那一张张重如泰山的选票!多谢你们在接下来的推选、终选里,坚定地投我一票!我有理由期待真正想要当家作主的所有选民们,我相信你们将以勇气、胆识和智慧,以“一切属于人民” 的立场,来实践我们能够共同努力肩负起“创造一个新家园”的光辉使命!选民们,只要努力过,不信东风唤不回!让我们一起因此而不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