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高呼自由朝鲜运动 ──采访郑贻春 ]
杨银波文集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高呼自由朝鲜运动 ──采访郑贻春

简介:郑贻春,1959年1月27日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市,曾于“八九学潮”期间领
   导过沈阳及其它东北地区的学生运动,之后在辽宁省企业经济研究所工作,专门研
   究经济理论,现为东北某大学英语教授。着有《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中国
   宪法体制改革纲要》、《王朝循环论》、《论人民政府》等学术著作,其作品《大
   陆架的命运》与《洗脑时代》已获国家出版社出版,被誉为“现代化学者”。5月6

   日下午,针对目前引起广泛争议的“朝核危机”及其相关问题,郑贻春教授接受了
   我一个小时的采访。
    杨:你好,郑教授,很高兴你能准时接受我的采访。我想你能不能首先大致描
   述一下“朝核危机”的由来?
    郑:可以的。“朝核危机”的确是个历史问题,它的背景就是美、朝之间的结
   怨历史。在珍珠港事件以前,美国其实并没有把朝鲜半岛列为战略版图,但珍珠港
   事件之后,美国为了瓦解日本的势力范围,所以就考虑到了朝鲜半岛。当然,当时
   的国际局势还涉及到了中国和苏联。当时中国共产党和苏联支持的是活跃在中国东
   北和远东地区的朝鲜抗日武装,这支武装后来就诞生了朝鲜劳动党和金日成;中国
   国民党政府支持的是沪浙地区以及后来在重庆活动的韩国临时政府和金九;而美国
   则支持以夏威夷侨民为主体的、以李承晚为核心的反日力量。
    杨:你说的这个我也查过资料,在这三派当中,中国国民党支持的金九的那派
   力量后来瓦解了,金九在日本投降后在汉城被杀掉了。
    郑:是啊,结果就剩金日成和李承晚这两派了,而这两派背后的人,就是中、
   苏和美国,主要是苏美两国。为了避免金、李发生冲突,苏美就达成协议,以“三
   八线”为界建立两个独立政权。尽管如此,到了朝鲜战争爆发的时候,朝鲜还是冲
   韩国那边打过去了,一下子就占领了半岛90%的领土。眼看李承晚政权就要崩溃,美
   国不能袖手旁观,於是才有了后面的仁川登陆。最后,大家还是谈判,还是以“三
   八线”为界,分成两个独立的国家。但是这次谈判的气氛非常紧张,美国和朝鲜真
   正结怨就是从这一刻开始的。
    杨:举个例子来说呢?
    郑:比如说金日成在位的几十年,他就在一直强化“美帝国主义是朝鲜最凶残
   的敌人”、“美帝是阻碍祖国统一的最大绊脚石”等思想,朝鲜劳动党还确立了军
   事优先的建国方针,其中就隐含着谋求一切能够“遏制美帝扩张野心”的军事手段
   和技术手段的策略。因此在1980年代之前,朝鲜就在苏联的支持下,在宁边和大川
   建立了核设施。
    杨:但是据我所知,那个时候朝鲜距离制造核武器的目标还很遥远。
    郑:这是因为后来美苏关系缓和的缘故。再有一个,美国在1950年代就在秘密
   部署在韩国的战术核武器,朝鲜为了牵制韩国、阻止韩国,后来在1985年就加入了
   《核不扩散条约》,希望以此来要求美国从韩国撤走核武器。但是,后来冷战结束
   ,苏联解散,朝鲜少了依靠,所以就要求所谓的“自强”,开始强烈地要求核武化
   。这一点国际社会是察觉到了的,到了1993年2月,当时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理事会曾
   发出过一个决议,要对朝鲜核设施进行强制性的“特别检查”。但是这个时候朝鲜
   以“国家安全”为理由宣布退出《核不扩散条约》,3个月后正式生效,“朝核危机
   ”第一次爆发。
    杨:当时美国是什幺态度?
    郑:美国还是很对得起朝鲜的,就是说,拿一系列的援助和补偿来换取朝鲜不
   研制核武器。但是这恰恰被朝鲜这幺一个无赖政权所利用,它们就靠这个来“吃软
   饭”,让别人“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到克林顿执政的时候,美国已经忍无可忍
   了,当时克林顿就曾警告过朝鲜,可能先发制人地对朝鲜进行“外科手术式”的打
   击,他甚至还想过“朝鲜崩溃”后由谁来接盘的问题。
    杨:但为什幺又没有打呢?
    郑:主要是朝鲜一直在要挟着韩国,它们40分钟以内就可以使韩国首都汉城成
   为“一片火海”,而汉城里大量居住的就是驻韩美军的家属,并且还有密集的美资
   企业。等於说,互相威胁。朝鲜政权一直以来都在喊“以战争对战争”、“以报复
   对报复”、“以毁灭对毁灭”,是个玩命的歇斯底里的政权,所以克林顿没有乱动
   。
    杨:但是我注意到在这个问题上,布什与克林顿在许多地方都不相同。比如说
   ,打伊拉克之前,布什的态度就很强硬,他先把朝鲜归入“邪恶轴心”,接着又找
   到朝鲜出口导弹的证据,再而公布朝鲜研制核武器计划的若干信息,甚至拉姆斯菲
   尔德当时还表示,美国可以在中东之外同时打赢第二场大规模的局部战争。
    郑:是啊,不过话说回来,尽管布什如此强硬,朝鲜政权歇斯底里的那一套还
   是没有改变,跟萨达姆一样,驱赶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检查人员。你看这次萨达姆倒
   台了,4月23日又来个低层次的会谈,美国派的凯利是亚太事务助理国务卿,但朝鲜
   派的李根竟然仅仅是一个外务省美国局的副局长,李根在会上甚至还挑衅性地对凯
   利说:“你能拿我们怎幺着?”你看,这是不是无赖?
    杨:我在一个网站上看到,在这次会谈之前,朝鲜首都平壤的街头竟然还看得
   到“无情打击美帝国主义”的宣传画。你如何看待这种现象?
    郑:这跟当年的毛泽东是一个样,共产极权,否定民主、反对人权、大搞人治
   、维护特权,长期宣传与美国这样的世界主流文明国家相对抗的国策。其实不光是
   宣传画如此,朝鲜的媒体也如此,那些媒体一天到晚都在歌颂“伟大领袖金正日”
   ,过去金正日他老爸金日成死的时候,更是宣传得没完没了,金日成是朝鲜的“第
   一个爹”,到了“第二个爹”金正日的时候,金正日又成了“最伟大、最天才的第
   二个慈父”,这就是大搞政治强奸。再比如说,金正日政权为了禁止民众了解外界
   的真实信息,民众拥有收音机,都必须向警方登记,如果收音机是可以调频的外国
   产品,警方还要把它改装,把它的频率固定在政府的电台。这个金正日啊,就是“
   朝鲜的萨达姆”!
    杨:不过毕竟现在伊拉克的萨达姆已经倒台了。你再仔细回顾一下,朝鲜在战
   前战后分别扮演的是什幺样的角色?
    郑:本来就是狼狈为奸的同夥嘛,因此朝鲜与伊拉克的关系只可能是两种情况
   :唇亡齿寒、互相利用。在伊战之前,朝鲜重挑核危机,其实就是利用伊拉克危机
   来挤兑美国,希望这场战争能拖住美国、消耗美国、打击美国,使美国的力量在全
   球萎缩,从而使朝核问题向有利方向发展。伊战之后,美国绝对优势的军事实力对
   它是一个重大打击。但是独裁者的性格都一样,就算心里怕,他也要打肿脸充胖子
   。我记得4月18日那天,我看到一则由朝中社发出的英文声明:“We are successf
   ully reprocessing more than 8,000 spent fuel rods at the final phase。”
   我告诉你,这个声明有问题,表面上说“我们即将处理8000条核废棒”,可是在后
   面呢,它又讲:“伊拉克战争告诉人民,为了阻止战争,保卫国家主权和安全的唯
   一办法,就是自己拥有强有力的威慑武器。”这有点“找死”的味道。
    杨:既然朝鲜如此挑衅,并且还一而再、再而三地借研制核武器来谋图利益,
   那幺针对这幺个无赖,你认为美国会不会打?我希望你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考虑
   一下朝鲜的邻居是谁。
    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说的无非是指俄罗斯和中国,或者再添上联合国这样
   的堕落组织。其实这些问题我都考虑过。我的原则是从战略高度来看问题,我主张
   两点:一、美国先发制人;二、美国不宣而战。针对专制独裁政权必须持这两个原
   则。至於联合国嘛,我对它几乎没有期望。伊拉克战争已经告诉了世人,经过核查
   来解除武器,不但不会避免战争,反而会加速战争,唯一的办法就是快刀斩乱麻,
   速战速决。
    杨:郑教授,我希望你不要回避我的问题,我刚才的意思是说朝鲜的邻居与伊
   拉克的邻居不同,在提出战略之后,你必须顾及到问题的不同之处,在这里,我主
   要是想听听你认为中国可能采取的态度。
    郑:我认为美国打朝鲜,中国不会卷入战争中来;中国要是卷进来,只可能被
   世界主流所抵制,是自取灭亡。另一方面,其实中国也不希望朝鲜核武化,如果朝
   鲜核武化,那幺日本就难免核武化,中国就将处於俄罗斯、巴基斯坦、印度、朝鲜
   、日本等有核国家的包围之中,成为核地缘政治最不利的国家。
    杨:可是李根表示,朝鲜不可能拆除已拥有的核弹。
    郑:朝鲜专制政权只能是这个立场,他不这幺说,反倒不正常。就像一个已经
   无可救药的流氓,你再怎幺教育,最后也顶多是个无赖。我说金正日是“流氓”、
   “无赖”其实已经是大大抬举他了,我这脑袋里装着几千万个词,可是我就是拿不
   出一个恰当的词来形容他。听说有一年金正日过生日,他给每个人发块豆腐来当作
   庆祝,你说这个我怎幺形容?现在朝鲜每年以30万人被饿死的速度奔向死亡谷,你
   说这个我又怎幺形容?我简直巴不得马上把这帮人给毙了!金正日这个混蛋政权,
   打!不管付出多幺大的代价,就像“自由伊拉克行动”那样,再搞一个“自由朝鲜
   行动”来!
    杨:你是否觉得你的结论下得有些草率?
    郑:不草率。
    杨:好吧郑教授,让我们都冷静下来,好好看看这份材料。这是一篇4月17日发
   表在美国《远东经济评论》上的文章,文章说朝鲜极可能避免这场战争:第一,朝
   鲜半岛周边国家对朝鲜引爆核武器有着很大的牵制作用;第二,美国也无法忽视打
   击朝鲜之后对韩国及美国军队的牵连;第三,朝鲜问题与伊拉克问题不同,全球各
   国没有利益冲突。这篇文章的第三点我不大认同,但第一、第二点我却非常重视。
   再有,如果朝鲜战争一旦爆发,中国必然还得解决可能有的核污染和难民等问题。
   你认为呢?
    郑:老实说,我不知道写这篇文章的作者是谁,但我得说这篇文章没有抓住主
   要问题,它只说到了一些很次要的问题,却遮盖了杀伤性武器的危害和专制极权本
   身。你刚才说你不认同“各国没有利益冲突”,这没错。可是我告诉你,中国在朝
   鲜的利益是什幺呢?那简直不能叫“中国的利益”,只能叫“中国极权政府”的利
   益。中国政府不过是借朝鲜这个共产极权来当作维护它自身特权的缓冲带而已。回
   顾历史看看吧,这幺多年来,中国对朝鲜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丢人现眼!毛泽
   东时代,朝鲜白要;邓小平时代,朝鲜白要;江泽民时代,朝鲜白要。邓小平主政
   的时候,给他们货物支持,虽然表面上在记帐,但朝鲜哪有钱来还?朝鲜这个政权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