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杨银波文集
·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作者:杨银波

   --------------------------------------------------------------------------------

   【大纪元2月9日讯】天之道,利而不害。人之道,为而弗争。用其光,复归其明,毋遗身殃,是谓袭常。--老子(春秋)

   献词(一):眼界无穷世界宽

   访:你我紧系同一个肉身之中,分分秒秒都有着打不完的交道。新春即临,我要挖掘你内心深处的意识,为铺满灰尘的心灵做番彻底的清理,怎样?杨:甚好。我常说:世界大至无极。其深刻,其敏锐,其广博浩瀚,其瞬息万变,都不在坐井观天者的一耳一目之中。既然成其为人,其短短几十载的生命,最大的收获应是闪烁着人性光辉的人、事、物,而最大的损失则是庸碌无常,既不能自省,亦不能省人,即常言道,“不知所谓”是也。心灵不得解放,内在必不自由;心灵不得智慧,内在必不独立。为历史求解的人,为现实求解的人,为未来求解的人,都是解放心灵和运用智慧的觉者和行者。所以清理心灵的灰尘,即是做一番诚挚的反悟和奠定行动的信念。无论你的路走得长或短、平安或艰险、坦然或坎坷,都应选择一个契机,思索一条正道。

   访:是的。那么过去的一年,你对自己做个怎样的评价?杨:尽力而为罢了。银波不才,无非是以具体的案例和有一点个性的言论,道出了这个时代应有的常识与激情。在尚不明朗的体制之外,我感激仍有言论传播的相当之待遇,使我扩大了交流的网络,聚集了同道的资源,这份厚礼令我倍感责任重大。好几次与来访的客人在席间谈起我的两点骄傲之处:第一,言行同一,无分裂之处;第二,一口饭、一口菜,皆是干干净净,乃亲手辛劳而得。其实这两点,在平常百姓看来,或在中国传统看来,只是个寻常的道德准则。然而即便是这最寻常、最基本的准则,在不少人面前也是个致命的问题。比如人文素养,比如职业道德,比如社会公德,比如公民义务,这些基本所须,时至今日仍不可忽视,应予传承和坚持。

   访:生活节奏如今的确快了许多,忙忙碌碌的人群大多也只是讲个“第一印象”。在不少人未见你之前,以为长期活动于底层的人,必是偏执得很,然而又与见你的第一印象相差万里。杨:我几乎从不设防,而是以人的眼光看人,故而宽和、天真、乐观得让人难以置信。无论三教九流、黑白灰红,都是活生生的人,是自己身外的参照。他们活跃于你的周围,让你看到他们的意义和矛盾,驱使你去学习、思索和解决。一个人活在世上,能够做到“没有私敌,只有公怨”,已不简单。这是沉得下心、放得下心的心态,叫乐观。乐观不应是几千年呈递下来的自我惯性安慰,而应是对世界向上状态的一种掷地承认。而快乐,则是来自对痛苦的瓦解,来自外界的些许赠与,来自自己对自己的“放心”。世界是如此相互,我们应该用“心”去永久相爱。爱会让生命有意义。

   访:你走的这条路,必定漫长与艰难,却确实有其意义所在。那么你如何为自己定位?

   杨:一个有尊严、有作为、有进步的普通中国公民,此即是定位。时代之发展与变革,乃是天下众人之事,我们只是此时代流程之中的小小环节。中国到了今天这个地步,亟须无数中国公民之奋起。一切中华仁人志士的共同奋斗,皆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可谓努力。因为反抗艰难,所以我们才要联合;因为世事浮虚,所以我们才要踏实。所谓“眼界无穷世界宽”,越是开眼看世界的人,越能看出比较、看出差距。因此,从狭义来讲,我们要从一个小圈子走向大圈子;从广义来讲,我们要成为有世界眼光的人,从一个更大、更远、更深的角度,为国家前途、公民权益、社会文化慎重思量、出力。我自己具体能做的,和可能做的,主要是社会、文化、信息上的具体事情。现在的社会分工比以往更细密、更多元、更复杂,所以要做好这些事,首先要有宽阔的胸襟和趋于专业的才干。

   献词(二):永远充满政治热情

   访:可你也涉及到了敏感的政治问题。杨:只要事项关乎众人权益,皆是政治,对此我毫不避让,而且积极参与。请看我过去接受媒体采访的22个主题,无一不与政治沾边,它们分别是:村级政权,弱势群体,真话与良知,美军虐囚,上访,个人经历,曾铮《静水流深》,中国农民工调查系列,公民维权,“杨银波的理想”专题,独立自由作家,知识分子,人生感悟,重庆万州事件,汉源暴力冲突,师涛案,陕西铜川矿难,《九评》,刘晓波、余杰、张祖桦被传唤事件,近期知识分子突发事件,杨天水案与个人期望,赵紫阳逝世。政治不是宏观叙事的陈旧语录,也不是特权一族的专项新闻,而是活生生的具体事项。在这个广大的公众领域之中,有政治人物的智慧,有普通公民的热情。政治本是一门高级世间艺术,从古至今,渊源流长,它的生命力不会萎缩,只会滋长,这是我对它永远充满热情的来源。

   访:对于更多未突破互联网封锁的公众而言,他们之所以知道你,更多的是借助海外、台湾电台。杨:确实如此。国内的《百度》仅有我600多条消息,而GOOGLE则有26000多条,但大多数打不开。转载我文章的,过去主要是民间公众网站,而现在只是个人网站、论坛、博客、留言版。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如人大网站、农村研究网站、北大燕园论坛、凯迪论坛等,也在转载我关于具体案例的文章。有近12000名订阅读者的《百年斗志周刊》和刚办的《百年斗志网》,相对于其它公众网媒而言,也是影响甚微。所以电台对我之重要,可想而知。电台的传播广度、效率,以及它对于我自身素质的提高,比文字来得更快捷、更及时。

   访:你应感谢他们。杨:是的。我感谢新唐人电视台、自由亚洲电台、希望之声国际广播电台、台北中央广播电台、《大纪元时报》。我感谢这批与我素不相识却又情同兄弟姐妹的记者和主持人,他们分布于美国、德国、加拿大、英国、台湾、香港等地,分别是:林丹、谢宗延、成功、谷季柔、杨红峰、夏语冰、张燕明、徐明、徐行、张敏、黄绢、秦月、安妮、何山、张文正、田希、申华。尤其是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的黄绢,我与她合作时间之长、交流印象之深,令我对台湾媒体工作者的亲和力,至为推崇。我还感谢曾与我出现同在一个节目、对同一个主题进行探讨的同道,他们分别是:辛灏年、曾铮、洪哲胜、张伟国、余樟法、张耀杰、方觉、陈一谘、易晓雄。公众媒体是极难得的平台,手握舆论重器,其意何其深厚,其力何其巨大。而且,对于受访者本身的表达要求之高,我亦对之深有体会。它更需要货真价实的功夫,以勤奋、扎实的奔波和交际为底,要求更贴近社会、力求负责。

   访:我记得你常接到这样的电话或邮件:“我们这里有些朋友想与你见面。但毕竟你也是个有一定影响力的名人,他们不知道你会不会摆架子。因为那种老把自己抬得很高的名人我们也见过不少,总是让人讨厌得很。”杨:“名”是别人给的,“人”是自己做的。高手在民间,名人不足论。那么什么才是真正的高手呢?我们总是能在他们身上找到力量,那是因为他们便是我们的残缺和潜能;我们总是能看到他们跪不下来,那是因为他们总是把自己的苦楚藏得太深。他们务实地“拨乱反正”,深沉、深沉、再深沉地投入对整个世界的考证和思索,从未放弃过实践理想的信念。这样的人物值得敬畏,能够让你不自觉地在内心深处产生最起码的敬重。但是,如果一个人总是盲目地成天抱怨或自暴自弃,这种人物价值有限,不过是新时代的祥林嫂罢了,所谓“见面不如闻名”是也。

   献词(三):我们应向未知走去

   访:纵观你的过去,无论是性情还是思路,都是叛逆的样本。杨:无可否认我有英雄主义的情结,但它有十足的根基。世间之势有两种是我必然反对的,一是趋炎附势,二是麻木不仁。这两股“势”的潮流,磨灭了作为“人”的本真。而作为社会人,如果你感受不到现实的更改,对自己长期坚信的理念感到力不从心,那么这两股潮流就必然卷你而去,最后只剩下你的躯壳、尸骨,永久停留在那遥远的空灵虚无之处。社会是个共同的世界,需要众人之力而为之,所以我们不但要发掘自我的本能,亦应重视他者的潜力。在未有天才之前,他们底下的土壤若如风沙乃至风暴,则嫩苗早枯,万马践踏,形同扼杀,我们对此肯定负有责任。这些人才或者天才,他们震醒人民的懒惰与不思进取,激励人民的思索和开拓潜能,是时代进步的产物,是负有寄托重任的脊梁。

   访:你更多地重视自己,还是别人?杨:相互关联,相互重视。然而太重视自己,便容易忽略别人,忽略世界。太重视自己,痛苦便多是自寻烦恼而来,快乐便多是自欺欺人而来,无聊便多是“不知所谓”而来。太重视自己,容易丢掉过去,丢掉信仰,丢掉时间,丢掉时代。而丢掉自省也极其可怕,“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你一无所知,毫无方向,毫无定位,你的路弯来倒去,结果永远都在原地转圈,乃至于原地踏步,等同于停止了精神高度的“生命”。

   访:那么你是如何自省的呢?杨:有一种愤怒,那便是与自己较量。我常鼓励那些自己给自己恐惧感的人:“何足惧哉?!”真正值得惧怕的,不是他者,乃是自己。这种惧怕,通常表现为自相残杀的愤怒。当空气依旧如现在的环境那样寂静与冷漠,阳光灿烂得只有白色的深沉的光,自己却在和另一个自己在这里刀剑相向:这一刻刚刚和自己咧牙咒骂,那个自己又迅速闪给自己左脸一个极不留情的耳光;刚一沉默,又一个血腥的回应从自己的脑体间骤然爆发……。自己这颗红通通的心仿佛一座活火山,岩浆从最阴冷的地方冲出,防不胜防,它来得肆无忌惮,令人措手不及。此过程必是对自己要求颇为严厉的人的自省之为,我是其中之一。

   访:你眼中看到的疯狂而又冷酷的现实,正是这种愤怒的来源?杨:不,是对无知的自觉。我们须知宇宙沧海茫茫无涯,当我们深知、熟练的东西在成就我们的时候,我们反而被其局限。我们应向未知走去,未知会让我们丢失的、灭绝的东西新生,让我们思维的死角找到出口。如你所知,年少时,我曾是一个站在慌乱的菜市场中间静止不动大汗淋淋地忘命写作的诗人。我喜欢在那一刹那突然写作,就像人死了一般。死人便是如此,他鲜血不止地躺在水泥地板上,一大群人在他旁边指指点点,可是死人却一点也不知道。在那一刻,他会明白自己是最孤冷、最真切、最沉静的人,尽管他在喧嚣的菜市场。这是疯狂,不是冷酷。酷的冷漠,使人们变得虚假;酷的肤浅,使人们变得贫乏;酷的固执,使人们变得无知;酷的反崇高,使人们变得狂妄。酷消耗了我们,滞后了我们,迷惑了我们,玩弄了我们。作为人,我们应洋溢热情,穷于追求。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