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杨银波文集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深入关注刑事案件
·杀人犯:震人心魄的警示
·挣扎中的奋斗与思索
·关于金钱的震撼启示
·边缘化的反抗:评"蒋多多事件"
·思想意义上的"中产阶级"——头脑比谁都要清醒的一群人
·记录谭涯:被重点大学录取的贫困学子
·天灾下的中国不能一错再错
·盲人朱九明的坎坷与困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这纪念,在2003年1月19日创刊之初是未曾预料到的——我以为《百年斗志周刊》会随时夭折。如今第100期竟有10913份的发行量,或多或少属于一种成就。它基本延续着我的初衷,在大量读者反馈之中我已看到星火燎原。——题记
   大约在今年初秋,二十一世纪基金会主席宋永毅先生就邀请我到美国参加“信息时代的族群关系”会议,我因故婉拒之后,前些天与诸君一起看到了媒体报导的会议盛况记录。近日,《议报》编辑张伟国先生特别来函,仍然希望我在这个时候谈论几个网络媒体。拖到现在,我才说出这一番亲身感触的心得体会:互联网在信息轰炸的同时,确实给予了任何公民巨大的信息传播空间,若不加倍珍惜和运用,乃是极其可惜的资源浪费!
   《百年斗志周刊》创刊之前,我翻阅了不少民间网刊。包括两部分:一是重庆、上海、北京、广州、台北的新闻类、社会类、政论类、法律类网刊;二是海外网刊,如《大参考》、《华夏文摘》、《民主通讯》、《隧道》、《新闻自由导报》、《华盛顿观察周刊》、《中国劳工观察》等。

   大陆网刊之中,发行量最大的是财经类,如《古平》、《世纪财富黑马邮件》;其次是娱乐类、情感类,如《GP激情影院邮报》、《宝贝酷报》、《哈哈快报》;再其次是新闻类、网络类,如《报道中国》、《E网情深》、《E网无际》。在独立思想言论领域,网刊能有上万份发行量已经殊为不易,如《中国报道周刊》、《剑虹评论周刊》、《槟榔园文学书院报》一直坚持到现在,而《鹰翔》、《中国》则已经销声匿迹。
   大陆传媒一般同时配备网站、网刊,除以上少数民间网刊之外,其它民间网刊很难在读者数量上与传媒竞争。也正基于此,以上这些民间网刊的经验智慧弥足珍贵。
   第一,网刊的专业性。
   《报道中国》主编紫瑞庐、《中国》主编时寒冰都是在传媒里面打滚多年的新闻专业人才,在编辑排版、筛选题材方面做得相当成功。无论是htm格式,或是txt格式,网刊出炉之时给读者的整体感觉就非常平稳、坚实,而且网刊内容贴近时代,信息来源具有公信力。这些网刊拒绝发行站点提供的排版模式,而是自己设计版面、栏目、字体、颜色等,并自创网站,尽量吸收第一手信息,表达及时的人文关怀和人道主义立场。
   对此做得最为成功的是已发行370期的《中国报道周刊》。它已成为真正海纳百川的大陆独立网刊,人文、政治、经济、社会、法律、历史、国际、两岸等综合性内容无所不包,风格稳健,信息丰富,堪称中西文化交流撞击的网络平台,几乎达至目前大陆思想类独立网刊之颠峰。其编辑方式与《新世纪》最为相似,其中的“个人专辑”栏目与《新世纪》的“诸子百家”栏目各有千秋,所涉人物不分体制内外,不论敏感与否,均予吸收。此媒体并非出自庸辈之手。
   网络是超级多媒体,足可利用任何文字、图片、声音、视频。在一些前卫另类的地方,手机、数码相机、DV机等已与网络顽强地结合在一起。回顾历史,从书籍、报刊、杂志、电影、幻灯、广播、电视、CD、VCD、DVD、DVCD、光盘直到今日如此丰富多元的传播手段——论坛、主页、MSN社群、网站、网刊、博客、同学录、同事录、语音视频、网络电影、网络电台、网络电视、MP3、RM、RA、RAM、WAM、MPEG、FLASH——,我们真的已经来到了几十年前高人们所预言的信息时代。随着硬件的更新简化和软件的开发升级,网络所包含的可能性将更大。网刊应顺应此潮流,在最容易被受众接受、最有可能产生社会影响的期待下,跟进时代,不断进行形式、内容、管理上的改革。
   目前的网刊,主要是四种形式:一,到大型电子报网站注册发行,读者自愿订阅;二,自建网站、论坛等,配备网刊,在线注册发行;三,博客主页即成网刊;四,搜集邮件,建立邮件列表,再以大容量邮件、高效率服务器发送网刊。我属于第一种。受读者委托,为网刊容量和阅读效果考虑,我采取的是最简单的TXT编辑方式。在排版校对方面,大家请注意,《民主通讯》主编洪哲胜就很见功夫。起码的文字观感、颜色配对、栏目组织,以及再细心一些的文章段落格式编排,这些都是我与诸位网刊主编应当学习的。
   第二,网刊的原创性。
   能够达到此目标者甚少。一些具有公众影响力的网刊,从最开始以转载为主转变为以吸收首发稿件为主,虽然作者没有任何酬劳,却愿意积极参与,《大参考》、《民主通讯》、《网路文摘》正在走向这个趋势。也有一些网刊,属于媒体配备功用,如《剑虹评论周刊》、《槟榔园文学书院报》,其内容便以来自其所属网站的原创稿件居多。有稿酬的《议报》网站,配备《议报》网刊,是彻底的原创首发稿集中点。以上网刊,都已形成密集的社会稿源网络,具有一般网刊所不具备的优势。
   一般网刊,并不担当多大的社会责任,只供展现个性乃至哗众取宠之用,价值不大。一些发行量巨大的文学网刊,如《乘兴走笔》,只是讲究文采的随笔集合。现在颇受喜爱的《天涯杂谈网刊》,建立于博客主页,整理论坛热帖,基本是以点击量、回复量作为编辑方针的。今年崛起的敢言网刊,如车宏年主编的《好望角》,《观点》论坛(原《民主与自由》论坛)主办的《观点电子杂志》,因其内容的先锋性质,是我看好的为数不多的网刊。原来任不寐主编的《不寐周刊》、杨支柱主编的《公民》,现在华中师范大学主办的《思与文》,都堪称是对网刊的可贵努力。
   今年海外媒体的动作也给我很多体会。《议报》改版,更新栏目,配备了《议报论坛》;《民主中国》改版,废除“月刊”模式,随时对新稿进行滚动发表,形式类似于《观察》;《民主通讯》改版,与《民主论坛》置于同一网站,并将三天之内的《民主通讯》目录保留在同一页面;《北京之春》改版,专门设置网站更新重要新闻事件和文章;《大纪元》专门将重大事件置于首页顶端连续滚动;……这意味着,海外媒体的改革,都是以尊重新闻效率和公众知情权为目标的。这种越来越细致的分化改革,将促使各媒体往各自专长的目标进步。
   这些媒体,都已具有固定的作者群体,并不断呈滚动式地吸收着新的作者和消息源。媒体之间的合作,尤其是在作品的流通方面,越来越迅速。高效率的流通,促使高效率的生产,需求量和供应量得以增长,媒体就越来越具有生命力。一篇原创性作品,在意味着可能获得报酬的同时,也意味着可能产生越来越大的社会影响。作品本身的浏览量、点击量、转载率、传阅量,加之声视媒体的报道、访谈、座谈和公众的持续关注,一股围绕作品本身的强劲的信息力量就可能对现实社会起到在过去难以想象的作用。谁能成功地掌握媒体角色,凭借他人无可代替的风格和实力来活跃于媒体,谁就可能成为信息时代的领军人物。这也是对所有网络工作者的时代要求和机遇挑战。
   第三,网刊的优势与劣势。
   创办网刊极其简易,但要办出一份让读者求之若渴、具前瞻性的网刊,而且永远坚持不懈,甚至还要被传媒专业人才称赞认同,却十分艰难。我的个人尝试,带着两个目标,也因此坚持两个栏目——“同道之声”、“杨银波最新作品集”。“同道之声”栏目,以引荐对于当今中国最具价值和可能产生重大影响的言论、新闻、人物为主,再推荐最真实、最动人的音乐、电影等,或者介绍一些我一直都很感兴趣的东西,比如武术。整个网刊偏重于时政、新闻、社会、文化,对于重量级的政论文章更是大力推荐。许多被官方不喜却在民间和海外都颇受尊重的人物,如郭罗基、刘军宁、秦晖、茅于轼、王怡、余杰、东海一枭等,都是“同道之声”栏目最受欢迎的客人。
   此外,读者来函来稿,只要不涉及隐私或有所创见者,均予刊登。由此可见,《百年斗志周刊》几乎属于“专栏性质”,不断展现同道和自己,加深与各阶层人士的沟通和交流,以达到聚集社会力量、表达社会关注的目标。其它我所见的网刊,如宋保卓的《2M 》不断阐释自我理念,乃是纯粹的个人网刊;一些律师介绍法律法规和相关案例,并定时解答读者的法律疑问,乃是普及法律的义务劳动场所。从这些倾向看开去,只要工作方向乃是面对公众的一切人士、组织、媒体、企业、部门等,都值得自创网刊。例如,我曾经翻阅过的由直销商主办的几份网刊,专门介绍直销公司、直销队伍、直销产品、直销法律、直销论文、直销体会、国外经验等,做得还颇为专业。
   网刊,不但可以发表于任何网站、论坛等,还可以直接以电子邮件的“信”的格式传达于读者信箱之中。当具备庞大的发行量之后,倘若主编擅长资本运作、经营管理,甚至还可以同步印刷出版发行,如《互联网周刊》即有可能成为其中一例。在越来越趋向于免费消费的网络之中,总有一些水平极高的网刊成为公众生活之必须,因此网媒转型为赢利纸媒不是没有可能。我知道有些网刊很着急,拿钱去买来包括数十万个电子邮件的系统软件,再利用网络技术将其置于网刊发行名单之中,结果网刊受欢迎的程度与自己的期望成反比。道理很简单,粗制滥造的网刊太多,往一条道上挤的网刊太多,媚俗者众。真正具有道义担当的网刊还太少,缺乏道德权威和知识权威。
   即便是颇具道义的极少数网刊,也面临着随时可能到来的当局打击手段。最常见的是当局通知电子报发行站点,停止报主发行权力,或者干脆封锁发行站点,拦截所发行的网刊。比较过分的是窃取报主用户名和密码,发行假网刊。最过分的就是拘捕网刊主编了。我常遇到的情况是,打不开发行站点,必须用代理手段打开,经常要等五六分钟才能发行出去(有时点击“发送”键十多次,仍然发不出去),有的读者收不到网刊,来信向我抱怨,我自己的邮件中则常常显示“发送失败”。此网刊之劣势,乃是由扭曲的网络管理制度带来的,激进的知识分子即使是努力实践“虚拟出版自由”,也仍然得不到彻底表达,乃至受到威胁。
   最后,谈谈我这100期的其它感受。
   我比其他作家可能多了一点动力,因为我的文章不但会受到其它媒体读者的监督,还会非常直接地面对《百年斗志周刊》万余名读者的监督。读者当中有八十多岁的长者,有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有政府官员,有异议人士,有单位组织,有孤独民工……,如此复杂的群体,他们每一个人都相当具体形象,个性各异。虽然不过就是那么万余人的范围,但那都是海内外、各省市、各阶层、各领域懂中文的人,他们有两万多只眼睛、一万多个头脑!无论他们是匆匆一阅,还是反复阅读,这都是网刊之荣幸。所以我办刊的原则是——“记住!要把读者当人看!”
   也是基于这个原则,下笔之前,我对自己的要求越来越严格。真的是斟酌、斟酌、再斟酌,文章也因此越来越难产,对自己过去的文章越来越不满意。草稿提纲未健全,胸中韬略未思定,绝不敲击键盘,如同苦行僧一般告诫自己:杨银波啊,你要真正做到问心无愧!即使是片言只语,你也要发自肺腑,力戒言不由衷或泛泛而谈。不能打动自己的文字绝不要发表,连自己都质疑的判断绝不要发表,应紧记一个作家的职守与超越,以及一个网刊主编的赤诚与坚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