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杨银波文集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12月10日晚22时许,收到“感谢辞”初稿时,看到蔡东梅一封短信:“杨银波先生:您好!春光才写完感谢辞,由于他的病情不能熬夜,不能累着,所以耽搁了几天,真是对不起。春光说有的地方还得要您帮助较对一下。”我一看初稿容量,53K!再看那些热血沸腾、感人肺腑的文字,便更明白这其中的重量与力量。一边整理,我一边感叹:“这个人权日,总算多多少少有些意义了。”起码在中国的某个角落,有了这份沉甸甸的报告。
   
   这些年,我发现有一大批人乃是我眼中真正的高手。在他们的血液里,流淌着一段专制历程之中应当具有且已经具有的抗争气息,并以吸收民众心声和智慧的表达手法,向世界宣告不屈的意志和品格,令人过目不忘。此等高手,理应受上苍保佑。杨春光即属此类。然而究其真正的魅力所在,他,以及他的大量同道,无非都建立于同一个基础之上,那便是真实。推人于己,我越发觉得,我们这些总是被同道们、朋友们、读者们牵肠挂肚、提心吊胆的人,是没有任何理由沉默和恐惧的。相反,我们更应在已有基础之上不断追求进步,给诸位以信心和宽慰。
   
   坦白说,我也没料到救助杨春光的规模竟有如此之大,我感谢诸位能够为中国挽留住、并更为激励着一个富有传奇色彩的杨春光。这个事迹的本身已经在证明:人与人之间的情感并不因为社会的冷漠而消散;相反,社会的冷漠常常被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温情所融化。所谓专制者,亦然。在这里,我还想向诸位呼吁一种非常古老的精神——侠义。昨日,有两个来看望我的朋友说:读你文章,听你节目,见你言行,以为你活在古代或是民国。我问:为何?答曰:侠义精神。我感谢并接受这个评价,然而我觉得我还做得相当不够。

   
   道理很简单。也许甲、乙或丙、丁的问题,我可以尽我全力搭救;然而为时代之长远发展计,我只能走一两个小脚印,因为它毕竟需要的是整整几代人脚踏实地的奋斗。术业固然有专攻,然而我仍然希望我们人人各尽己能,凭一点一滴的成绩与拼搏来创造价值,活出真实的自己,留下“真正站立起来的人”的尊严,从自身找到一个足以将自己支撑起来的“点”,贡献社会以力量,从而获得人生的快乐与真谛。
   
   最后,我向我的朋友、也是许多听众相当熟悉和喜爱的朋友——自由亚洲电台《心灵之旅》节目主持人张敏女士——公开道歉。张敏女士从头至尾都相当关注杨春光的病情,并捐助2000元人民币,然而由于当初不慎,蔡东梅误记成500元人民币,而我又将含有此记录的文章发表于媒体,这是我没有严格核对蔡东梅公布的金额所犯的错误。请以张敏之雅量,谅解银波与东梅。
   
   杨银波 2004年12月10日 于广东亲笔
   
   ■附录:联络方式
   
   杨春光——
   现在新搬家的电话:0427-3670564(宅)、0427-8588064(小灵通)
   通联地址(仍旧):124000/辽宁省盘锦市站前支局第四号信箱
   邮件:[email protected]
   
   杨银波——
   邮件:[email protected]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