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
杨银波文集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这条烂路 捐血也要修起来——我对村民们的动议请求
·忏悔、悲悯和祈祷: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三位普通公民权益调查
·用心灵去感受深刻的贫穷
·体悟与呼唤 写给灵魂的一封信
·捐款修築「新岸路」倡議書(附《問答錄》)
·在村民大会上的临时动议演讲
·少年民工杨丰友纪实报告
·发自贫困地区青年作家的一封信
·我的“乡村建设运动梦”
·杨银波与他的乡村建设梦
·故乡堪忧——我的重庆之行
·为“搭棚而生”的灾民呐喊
·一个农民家庭的贫困史调查记录
·人穷志不穷的人,我为你们呐喊!
·罗太成——令人悲悯的孤寡老人
·一部令人深省的云南山歌剧
·穷人的呐喊:苦做苦吃,然后等死!
·一名民工基督徒的内心表白
·让无助者有助,让无力者有力
·农民调查:五元人民币是所有的现金
·居住、医疗、教育——贫穷者的重负
·一个独立作家在朱沱
·一个全是“病号”的贫困家庭
·兄弟我,与大家同行——贺《民主论坛》新年新前途
·再见,我的公元2005年
·一个底层人的酒后发泄——记录2006年的第一次调查偶遇
·九层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杨银波发表对重庆农村贫困户调查报告
·自由、独立、幸福及其它——在家族会议上的即兴演讲
·西南部农民实地调查小结
·这孩子,我帮!——调查贫困学生吴志兰
·被疾病折磨的家族——调查聋哑的肺癌老人
· 致中国部分农村青年的公开信
·致29户西部调查家庭的慰问信
·地主的后代——调查孤寡老人张庭厚
·无声的呐喊——调查残疾人邹弃平
·死刑:徘徊于刑威与人道之间
·监狱里的交易
·王致魁之死与中国人之杀
·中国的暴富行情:评国洪起案
·孤寡老人徐先清调查
·权威性、影响力、话语权——纪念《民主论坛》八周年
·毒枭横行:兼评刘招华的末路
·生存之民工:冷方华调查
·退伍军人窘况调查记录
·真实、犀利、独到——评导演管虎
·陈世江冤案:侵权必惩!
·官员袭警:此权与彼权的冲突
·生命之血
·关于贫困尖子生的状况调查
·醉汉记:危险的愤怒
·富豪们的抉择
·强奸新闻自由,悖逆新闻规律——反对"应对法草案"第45条、第57条
·笑着哭——杨银波回忆录
·山西侯马"警殴警案"深思
·社会剧变背景之下的随想
·致信自焚民工舒家辉
·明星梦的背景与残酷时代的选择
·打击腐败:国家任务与公民意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杨银波

   --------------------------------------------------------------------------------

   ┌──────────────────────────── ┐│ 以首发文章132篇的数量而论,师涛乃是《民主论坛》600余 ││ 位作者之冠军。然而,当局拘捕了这个冠军。随之抗议的洪 ││ 流滚滚而来,曰:“当局,接招!”           ││                       ──题记  │└──────────────────────────── ┘

   我与诸位一样,为我们的朋友──这位一点一滴地致力于推动中国大陆新闻自由的师涛先生──之被捕,而惊讶、叹息、愤怒和抗议。也许很多朋友还没来得及认识师涛,便已在大量的文章、报道、访谈、座谈、声明、签名信中感受到此事件的荒谬与悲哀。我是较为幸运的一个,与师涛同为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与他有些交流,知道师涛的人品、见识和阅历,因此根本无须了解其它更多信息,便要在《民主论坛》为他呐喊助威。

   简单地说,我认为当局太过聪明以至于愚蠢,不仅毁不掉一个直率、自信、坚定、能干的人才,反而遭至铺天盖地的舆论反弹和控制危机。如果拘捕师涛是当局利用媒体之争搞的下作陷害,此案不亚于南都案;如果拘捕师涛是当局以言治罪,此案不亚于杜导斌案、刘水案、赵岩案。我要呼吁的,不仅是要求当局按照法律正规程序办案或者立即无条件释放师涛那么简单,而是要求当局彻底反思信息时代、法治时代应有的官方逻辑,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编第1章“危害国家安全罪”之中的许多条款解释个明白。不然,法律究竟属于特权利益群体、还是属于全体公民,这个问题就会永远没完没了。

   师涛是个丰富的人,他是诗人、作家、记者、编辑、报人。他对我说,他目前最专注于研究的领域是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结社自由。也就是说,倘若师涛能在已有基础上继续脚踏实地走下去,我必乐观地认定他的路将走得更宽,从舆论走向媒介,从媒介走向组织,从组织深入民众实体。我纵观他的36年人生,师涛不似急功近利、空洞浮躁的人。他能有今天这样的成就与影响力,完全源于自身自觉自强的踏实奋斗。他的影响力不是基于普通文人的“小圈子势力”,而是根深蒂固地扎根在民间,于淡然之中呈现出几分深刻和激情,又以高度的活跃性和凝聚力展现于世人面前。

   以诗为例。在宁夏盐池这个空旷、苍茫、宁静的西部小县城,曾经出生过“诗人三杰”:张联、何武东,另有一个便是师涛。师涛从18岁发表第1篇诗歌开始,至今一直都在写诗。他自印过诗集《私生活》,另由山西人民出版社出版过诗集《天堂的边疆》。师涛的诗与他本人的性格很相近:沉稳、有力、内敛,平淡、明朗、从容,没有一点煽情和紧张,却充溢著强烈的时代感和极大的张力:“诗人们,无诗。这个年代,诗歌就是替代一切的东西。暗淡无光的诗歌,势必使诗人纯粹”,“我们出门在外,长久的波动。不知会在哪一颗太阳底下,爆晒我的头发”。这两段诗由师涛20岁出头时所写。那时,他亲自主编的社刊《夏雨岛》名噪一时。《倾向》(一本曾经对中国当代诗歌发展影响甚远的民刊)的主办人陈东东等人亦与之交往甚密。

   以报为例。说到陕西西安报业、山西太原报业,便要提到师涛。师涛26岁时第1次参加社会型报业,工作于陕西工商局主办的《消费者导报》。接著是《华商报》、《三秦都市报》、《各界导报》、《劳动早报》、《西安商报》、《法制日报》、《都市生活》、《生活晨报》、《当代商报》等。他的奔波之途,跨越六地──宁夏、陕西、陕西、北京、上海、湖南。师涛曾是陕西《西安商报》新闻中心主任、山西《生活晨报》常务副总编、湖南《当代商报》总编助理兼编辑部主任。在报业里能这么“折腾”的,在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的其他会友之中,恐怕唯有刘水一人而已。报界里的朋友说:“师涛总是给我们一股文化人特有的办报风格,使人耳目一新。”

   例如曾经堪称山西报业头把交椅的《生活晨报》。冯长洪、姚健、孙瑜是该报了不起的报人,但是随著“孙.冯联盟”的瓦解,还是灰飞烟灭,最后由师涛、曾志毅、王安民、阎文盛来挽救局面。后来,张继军(《生活晨报》创办人)被捕,冯长洪被撤离,师涛等人离开报社,该报彻底回到三晋文化研究会这帮官僚手中。然而,这并不危及到师涛的生存,他是一个抢手货。道理很简单:中国大陆报业都有一个共同的缺点──缺乏差异性和新鲜感,而师涛则是能够弥补此缺点的专业人才之一。他的办报思路在我看来,首先是尽量避免报业都往一条道上挤,突出市民化、都市化、生活化和通俗化,减弱官方传统舆论导向,力求社会责任、影响、声望、文化、权威,做釜底抽薪式的变革和创新式的引导。

   师涛对新闻自由的认识不是笼统模糊的。他有著相当丰富的资料、经验和背景。类似于他这样的人,还有李新德、赵岩、陈峰、李勇、安替、陈永苗、沈亚川、朱巍、朱欣欣等。他们往往并不在党政媒体供职,却时时为综合型媒体、市场型媒体做事。拿师涛的一句口头禅来说,就是“可以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这个群体的数量必定越来越大。我将来要办的《百年斗志周刊》纸刊,也是偏重于社会、思想、时政、财经、文化的综合型刊物,亦即,我也将是此群体之一员。这个群体需要的正是象师涛这样踏实奋斗的专业人才。他们不是用口号去呼唤新闻自由,而是在体制性障碍的束缚之下,尽全力实践普通中国公民应有的信息权利。

   最重要的是,这种“实践”的权利已经越来越不取决于中国各级政府,而取决于人才与市场,亦即:谁有能力尽可能广、尽可能深地发行民众最需要的第一手信息,谁就是市场赢家。拘捕师涛,阻挡不了时代进步之趋势。也许不过几年,数万个师涛将以更具胆识的形象活跃于中国媒体。至于他所泄露的所谓“国家秘密”,也许是批评时政的一些温言婉语、成了一些公开签名信的发起人、以经济物质帮助了一些社会弱势者,最多还加上批评一些本来就该大力批评的媒体暗箱做法。读至此处,诸位是否觉得师涛之被捕有些滑稽?仿佛2004年冬天上演的荒诞剧。在这荒诞剧上演的第13天,我以火辣的重庆方言为关押在湖南省国家安全局看守所里的师涛助威:

   “兄弟伙,雄起!重庆崽儿跟你扎起!”

   --------------------------------------------------------------------------------  2004.12.8 a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