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杨银波文集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杨银波(重庆)

   当我再次来到孙家利和他二哥孙家远的租屋时,孙家远说:“弟弟昨天又到(广州市番禺区)大石镇进厂去了,现在这个时候还在上班。”我递给他一支烟:“哦?那个厂收了?”孙家远:“还好,收了,搞搬运。他以后再也不敢碰机器了,想起来都吓人啊!工伤的事情多亏你帮忙哈,都成老打交道的人了,以后常来我家坐坐嘛。”

   §§记录:孙家利的工伤

   孙家利,1985年2月16日出生,家住贵州省正安县安场镇英明村一组18号。其父孙开富,已去世三年;其母刘开秀,现年64岁。孙家利上有四位兄姐:大姐孙家会(36岁),大哥孙家永(34岁),二哥孙家远(32岁),三哥孙家辉(30岁)。孙家除了务农,便是打工,是中国贫困地区典型的农民、农民工家庭。2001年7月,孙家利于安场镇庙嘴学校初中毕业,其后在家务农。2003年3月,刚满18岁的孙家利到广东省东莞市凤岗镇崇辉五金厂打工。2004年4月20日,转至广州市番禺区钟村镇石壁三村,与二哥、二嫂以及仅几个月大的侄儿同住一屋。5月6日,在石壁三村立达塑料厂当印刷工,该厂法定代表人是黄建明。5月6日~7月19日,在此短短的74天之内,孙家利便两次发生工伤事故,一次是5月21日23时,另一次是7月19日10时。

   第一次知道孙家利的事情,是在7月28日。一个好打抱不平的民工卓万奎(孙家远的好友)进入我的视野,一瓶啤酒下肚,他讲起孙家利的事情:“才19岁的娃娃啊,手指就这样残废了,真可怜!”情绪激动之时,他竟“扑通”一声跪在我母亲面前,希望我能插手此事,令我深为震撼。当晚,我迅速联系孙家远及与孙家利有所交往的一批民工朋友,了解孙家利两次工伤前后的情况及其家庭背景、打工背景等,而后携卓万奎乘车前往番禺区何贤纪念医院孙家利所在的病房(住院号:157299),做了两个小时的专访,并对伤残手指拍照。我首先看的是医疗费问题:7月20日,第一笔医疗费是1290.8元;7 月28日,最后一笔医疗费是70.1元;7月20日~7月28日,医疗费用累计2980.02元。费用包括西药、治疗、床位、手术、护理、麻醉、诊察、化验、其它。此医疗费,厂方已付。

   当晚我与他们商议:按法律程序,出院之后,必须到钟村镇劳动和保障服务中心凭资料领取工伤认定申请书,其后进行劳动能力鉴定。若本地程序复杂化,那么所需要的资料就一定要有:《工伤认定申请书》、《工伤报告》、医院初次病历或职业病诊断书(附复印件一份)、受伤民工身份证(复印件)、企业工商注册证明(企业基本情况,到工商局打印)、劳动合同或劳动关系证明(复印件)、证人、证言、调查笔录(书面材料)、有关部门出具的证明。7月29日,孙家利出院,我立即打印长达7页的《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章(工伤认定)、第三章(劳动能力鉴定)、第四章(工伤保障待遇)给他,并提供尽可能多的广东各级劳动部门、律师组织、报刊媒体的联系方式。

   当日上午,孙家利、孙家远凭着打印资料与立达塑料厂老板黄建明协商;此前,孙家远曾多次与之协商。不料,黄建明仍旧态度冷淡,说:“这种手段我见得多啦!”并答复道,“我只赔3000块钱。”协商不成,两兄弟把《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留在桌上,再来找我。我给他们二位详细讲解关于中国工伤问题的系列办事规程,并让他们立即到钟村镇劳动和保障服务中心去一趟,领取《番禺区职工工伤认定申请书》,先将2004年7 月19日10时的工伤情况填之如下:

   受伤部位:左食指、中指、环指的指头。社会保险号(厂方参保编号):62582591。受伤经过:7月19日上午10时30分,立达塑料厂印刷车间。因印刷机印刷轴上的样板没粘紧,印出来的花纹模糊不清,必须将印刷轴上的样板粘紧,使产品提高质量。但该印刷轴是四个并压在一起的,旋转的方向不一样,样板粘在第三个印刷轴上。所以,当我关掉机上的小开关,用手去粘紧样板时,印刷小开关失灵,印刷轴又转动起来,将我的食指、中指、环指(即无名指)夹在两条印刷轴中间,我急忙将手拉出来,看见这三个指头被夹破,指甲被夹掉。治疗经过:7月19日~7月29日,何贤纪念医院。左手食指、中指、环指末节挫烂,部分缺失,活动出血;左手疼痛,出血半小时。7月29日出院。

   此表随即交由立达塑料厂于表格的四个地方盖上单位公章,由黄建明签字、填写单位工伤认定意见(填的是“属工伤”),并附何贤纪念医院病历表(复印件)、孙家利身份证(复印件)及孙家利5月份工资表(孙家利未与厂方签合同,此工资表可以证明孙家利与厂方是实质性的劳动关系。5月份,孙家利工作10天,得工资188元),递交钟村镇劳动和保障服务中心。9月2日,钟村镇劳动和保障服务中心填写“属工伤”,并递交番禺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9月14日,番禺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发出《工伤认定决定书》(番劳社工认字[2004]第1074号):“经医生诊断为:1、左手食指、中环指末节皮肤软组织挫裂伤;2、左手环指末节远端爆裂性撕脱性骨折。孙家利受到事故伤害的情形符合《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第二章第九条第(一)项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

   9月21日,孙家利按手印签收《工伤认定决定书》,立达塑料厂、钟村镇劳动和保障服务中心、社保经办机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也分别收到一份。当日,孙家利领取《番禺区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表》。9月24日,孙家利和立达塑料厂再次如填写《番禺区职工工伤认定申请书》一般,填写《番禺区工伤职工劳动能力鉴定表》。9月28日,孙家利到番禺区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指定医院(番禺区人民医院)做鉴定,诊断小组的两位医师(张医师和郭医师)填写医鉴意见:“因外伤致左手食指末节1/2缺失,未达到伤残标准。”9月30日,钟村镇劳动和保障服务中心也填写道:“拟评轻伤,不属于残废(疾)范畴。”同日,番禺区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向立达塑料厂发出《受理通知书》: “请你单位于2004年11月30日前到我处签收领取作出决定或结论的依据。”10月14日,孙家利再次到番禺区人民医院做鉴定,等候新的医鉴意见。至此,对于孙家利而言,唯有静静等候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最后的全面结论。

   §§后记:谈四个问题

   我计算了一下:7月19日~7月29日,孙家利住院10天。7月29日~9月14日,工伤认定耗时47天。9月15日~11月30日,工伤等级鉴定将耗时75天;至今日(11月2日),已耗时 48天。认定与鉴定,已耗时三个多月(95天),且鉴定之最后结论未出。故孙家利、孙家远叹道:“真是难得等啊!”除了办事速度问题,作为调查人,下面我还想重点谈一下这四个问题。

   第一,孙家利是两次工伤,而非一次,很遗憾劳动保障行政部门未完全受理之。5月11 日23时,孙家利在立达塑料厂印刷车间压模,右手环指、食指被印刷机的滚筒绞伤,随即被送往何贤纪念医院;环指疼痛,流血1小时。6月2日,孙家利出院,医疗费用累计 3000多元。出院后,孙家利的二哥孙家远不得已以“借”的名义,向黄建明仅借200元钱供孙家利生活所用。直至今日,孙家利右手的环指虽已接上,但接上的那一部分无法活动,已成“半死指”。亦即:两次工伤,一共伤及10个手指之中的5个手指,其中左手食指、右手环指均应进行工伤认定和工伤等级鉴定。

   第二,我对番禺区人民医院两位医师的医鉴意见持保留态度。以中国大陆普遍适用的鉴定标准:十级残疾是器官部分缺损,形态异常,无功能障碍,无医疗依赖,生活能自理者;九级残疾是器官部分缺损,形态异常,轻度功能障碍,无医疗依赖,生活能自理者。故,“半死指”的右手环指和左手食指都应参照此鉴定标准。同时,根据《广东省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劳动鉴定委员会由劳动保障、人事、卫生行政部门、工会组织、社会保险经办机构以及用人单位代表组成,对于张、郭二位医师的“未达到伤残标准” 的医鉴意见,我认为应谨而慎之。

   第三,孙家利7月19日工伤的最终鉴定结论未出来之前,我不便谈赔偿事宜,但是立达塑料厂仅支付了孙家利的工伤医疗费,却未支付法律已规定必须支付的住院伙食补助费。两次住院,孙家利共住32天,此32天的伙食费以8元/天计算,已有256元。民工啊,一角钱都是钱!同时我还想说,即便最后鉴定结论真的意外地成了“轻伤”,我也希望劳动鉴定委员会能够考虑到孙家利的家庭背景及其年龄、心理等因素,持人道主义的立场,在意见之中期许立达塑料厂给予孙家利以合理的经济补助。

   第四,我期待11月份孙家利的结局,若结局深为不妥,我定会相助到底。而且,从头至尾,我不要孙家利任何一分钱,如同我帮助其他任何一个民工一样。关于工伤者,我亲眼目睹的,迄今便有近40人,除建筑工和矿工之外,那些五花八门的五金厂、家具厂、电子厂、塑料厂、印刷厂的民工真相,我真希望能够被劳动监察部门常常一睹。哪怕让民工们人人参加工伤保险、人人签定劳动合同、人人获得维权渠道的联系方式,也算是对孙家利这样的工伤者的重要弥补。 --------------------------原载《议报》第172期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