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杨银波文集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作者:杨银波

   

   图:吴某(被扎倒地者),

   

   辽宁省渖阳市机械工业学校2002级学生,该校学生会干部,年仅17岁。2004年9月25日晚,与同学喝酒之后,吴某在铁西区启工街南九西路胡同口遭几名20岁上下的年轻人殴打,身中三刀当场死亡。

   按:写作此文,有两个背景:一是在最近翻阅的数十例学生犯罪个案之中,发现三例触目惊心的酒后杀人案;二是我这些年亲眼目睹无数友人借酒发疯、狂妄发泄,亦为之深深担忧。

   关于酒的事件,有一定新闻性的,大都是毒酒、假酒、春酒之类;关于酒的台局,有一定历史性和传奇性的,如醉打金枝、贵妃醉酒、杜康美酒醉刘伶、东晋新亭会、北宋杯酒释兵权、乾隆千叟宴、三国江东群英会、青梅煮酒论英雄、汉初鸿门宴、盛唐饮中八仙长安酒会、秦赵渑池之会、韩熙载夜宴、关羽单刀会、初唐腾王阁寿筵、明朝五女拜寿家宴、座山雕百鸡宴等;然而对于平凡之极的普通百姓,酒多是苦酒、愁酒。──学生饮酒继而醺酒报复、滋事,就更苦、更愁,也于看似神圣纯洁的地方显出它的恐怖来。

   此三例学生酒后杀人案,共死亡四人。犯罪人分别是:刘某,系陕西省渭南市某职业中等专业学校一年级学生,案发于2004年1月30日,其时年仅17岁;华某,系四川省成都市温江区农业科技职业学院2003年底被开除的学生,案发于2004年3月21日,其时年仅19岁;和润生,系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民族中等专业学校被留校察看的纳西族学生,案发于2003年12月19日,其时年仅19岁。他们三人所面对的,乃是死刑、无期徒刑或重刑。其共同特征都是就读于职业院校,杀人案发之时年龄均不足20岁,而且华某与和润生均有被学校行政处分的记录。下面我们来仔细看他们三人如何喝酒及其后的犯罪过程──

   一、刘某。此人家住陕西省西安市临潼区行者街办事处行东村,他犯罪的当天正是农历正月初九,喝酒的地点是在他同村好友的家中,一直喝到23时30分。我可以想像他一定相当畏惧父母,因为喝酒之后他并不敢回家,并由害怕父母训斥演变为其后灭绝人性的报复,此报复对像乃是他偶然于途中遇到的行者中心小学围墙之下蜷缩著的一名流浪妇女。刘某为甚么要突然从路边捡拾起半块砖头狠狠砸向这名可怜的流浪妇女呢?仅仅是由于这名妇女的异常响动。是刘某担心被抢劫?还是这名妇女在咳嗽、叫唤,继而「骚扰」了他?须知此妇女年龄已在50岁左右,只是一个无名流浪乞讨人员。一个喝醉了酒的少年,心中对之所憎恨的料想绝不是此妇女曾侵害过他,而是一种无端的报复,所隐含的乃是深深的蔑视──一种次底层者对最底层者的蔑视。

   二、华某。此人家住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望享乡万平村二组,典型的农家子弟。他杀死了两个校友,并令第三个校友重伤入住成都市温江区人民医院。华某的杀人案绝非一种偶然,此人在被职业学院开除之前,曾多次打架斗殴。奇怪的是,被开除之后他并没有回到巴中老家或是外出打工,而是在职业学院周围租房住下,这样的生活延续了整整三个月时间。我无法得知他是如何度过这三个月的,但我一定可以知道以前跟他打架斗殴的人及开除他的校方,此时此刻在他的心中仍有不满。3月21日18时40分,华某酒后路过校外,遇见刘某等三男一女。随后,双方发生口角、言语挑衅,最后,华某掏出随身携带的一把弹簧刀将学生刘某、赵某、夏某杀伤(其后,刘某、夏某死亡,赵某重伤,另一人无伤),并于3月22日凌晨乘坐出租车从成都逃到了绵阳,躲藏在其亲戚处,并准备继续潜逃。

   三、和润生。此人是纳西族人,腰间佩有跳刀。因违反校规而被处分,和润生不服。2003年12月19日晚饭之时,和润生到学校附近饭店喝酒,之后便去上晚自习。当晚21时,和润生为其表弟与鲁茸尼玛有矛盾一事,来到旅游六班男生宿舍找鲁茸尼玛。两人在宿舍门口相遇并发生争吵,和润生打了鲁茸尼玛面部一拳,双方被人拉开。后来和润生挣脱他人,拔出跳刀冲向鲁茸尼玛,用刀刺中鲁茸尼玛左胸。鲁茸尼玛经抢救无效于12月20日凌晨死亡。和润生当晚逃离学校。此人的杀人案,与刘某、华某不同,刘某、华某杀人之时无人为之劝阻拉架,但和润生有人为之劝阻拉架却不听他人劝阻,这是其一。其二,和润生逃离学校之后,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但刘某是被警方传唤,华某是被警方押解,其原因当然是由于刘某、华某杀人之后认为无他人见证,有此幸而逃脱的侥幸心理,而和润生杀人之时却是数人可作见证。

   学生酒后杀人,以上所述个案分属三种不同类型:无端报复、蓄意报复、藉机报复。酒,助长了这种报复的可能性,但最根本的问题还是在于教育本身。我知道现在有些院校已经明令禁止在校园内出售除啤酒之外的其它酒类,然而喝酒何难?校外酒吧、饭店、小摊、商场、市场,酒已无处不在。遇到重大团聚之日,一些学生之间的过往恩怨磨擦仍旧可以随酒而升温加剧。无论这种报复是无端,还是蓄意、藉机,一旦犯罪,诸多犯罪者被戴上手铐之时便立即清醒,方才悔之晚矣。为杀人而喝酒,是为了甚么?酒后杀人,又到底能得到了甚么?往往是杀人而又灭口,灭口而又消灭证据,越做越阴毒凶险,致使小错酿成大祸。请诸位看看我曾翻阅过的一例骇人听闻的酒后杀妻碎尸案──2004年江苏省南京市「5.7」案。

   5月7日21时左右,南京市民康荣贵和妻子陈玫一起在亲戚处吃饭,喝醉了。到家后,陈玫跟他吵了几句。晚上,怀恨在心的康荣贵竟在陈玫睡著后,掐住她的脖子,并用胶带捂住她的鼻子,被惊醒的陈玫挣扎了几下就断气了。陈玫死后,康荣贵为了处理尸体,竟泯灭人性地用菜刀将妻子的尸体剁成十余块,放进过去用来卖冷饮的冰柜中冷冻,随后康荣贵又将妻子的上半身搬到厨房,剖开肚皮,挖出心脏、肝、肺及肠子,用一口大锅煮了十多分钟,然后取出切成碎丁。分尸、煮尸后,康荣贵在晚上偷偷把尸块分埋两处。唐荣贵在其后的《最后陈述》中说:「我喝了1斤多白酒,处于严重醉酒状态,失去控制与理智,在无意识情况下失手杀死妻子,又在醉酒状态下,将妻子肢解掩埋,事后,我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做了如此之事,因此,我没有任何杀妻的动机与目的。我不是故意杀人的,我是酒后杀人的,是过失杀人后毁灭尸体的……」然而,他最终面对的仍是死刑。

   与唐荣贵相比,学生刘某、华某、和润生的杀人手段之残忍程度究竟谁更恶劣呢?无法衡量。老人们常说:「酒害人!」依我看是「人自害」,多少喝酒者简直不知轻重!且不说别个,我杨银波也曾是喝酒之人,但喝酒也要讲喝得有品有格嘛。那些曾被我背著送回家的朋友,不知有多少人曾像个肉团一样躺在床上晃著手指著我:「银波,你龟儿信不信老子敢杀你!」一句话总是重复几十遍,我只好叫周围所有人一言不发,并提水拿帕,敷于其额头、胸口之上,盼望其早早酒醒。等到被狂骂得实在忍不住了,我就留下纸条悄悄放于桌上,写几行字批评他们几句:「连喝酒都不知深浅,自不量力,何谈闯荡江湖、立世为人?犯了自我过错,却又借酒掩饰、发飙,怒及他人,报复社会,连男子汉大丈夫最起码的自省与担当都完全抛弃,酒前酒后竟是两种人,危险呐!」往往第二天朋友酒醒,连忙赶来道歉:「银波,真是对不起啊,昨天我硬是喝多了」云云。如此事情我真不知遇了多少回;这其中,甚至还包括那些涉世未深的学生朋友呢。

   研究个案,越研究越感事态严重,防之不备。面对学生酒后杀人的惊人个案,官方时时念及建设、净化、防护、监察,再加一些诸如「统一思想,提高认识」、「突出重点,不断改进」、「扩大覆盖,改善环境」、「加强领导,健全机制」的所谓政策,专注于学生救助、校园暴力、性教育的措施,成为解决学生问题的大部份办法。尤其是针对暴力与性,新「古惑仔」、早熟「青苹果」之新闻此起彼伏,官方意欲从行为规则、语言服饰、文化来源、媒介传播、家庭教育等途径来隔绝。我的看法却在研究个案的过程之中与之有异。官方多从一定程度遏制欲望的道德层面入手,我却更愿完全普及法治与公民理念。细细体会起来,如今的院校真不好办,权力干预、经济创收,还要加上一些升学率、就业率的指标,唯独缺乏第一流的文明浪潮。现在我们中国的第一高等学府──北京大学──尚且被众人所指责,那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职业院校办起来就更是难上加难喽。

   说到底,我还是期愿我们的社会能更互动一些,我们的教育能更活跃一些,再让学生教育成本更降低一些。而最重要的法治呢?更应普照中华大地,直至那些被人忽视、漠视和敌视的暗角,为年轻一代立下文明的根基。

   (大纪元首发)

   11/5/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