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杨银波

   --------------------------------------------------------------------------------

   作为重庆人,家乡发生如此罕见之事件,尤其值得深思。1959年3月出生的重庆市委常委、万州区委书记马正其,与我一样,都是重庆永川市人。我希望他此时此刻所想到的及所要做的,乃是顾及对此事件的民间思潮。我已经两个通宵未眠了,现在想让他来听听一个永川老乡的看法。

   万州区共有4个分区:移民开发区3个(龙宝、天城、五桥),再加1个江南新区。幅员面积3,457平方公里,人口168.8万。尤其是这个人口,在重庆40个区县里排行第一。它的动态移民达25万人,其移民总量在三峡库区也是排行第1。从马正其的官职便可看出,他是市委常委兼任区委书记。这在重庆40个区县之中是没有第2例的。以我对万州的印象,此地主抓移民工作、城市建设,至于它的经济发展,则主要靠投资拉动,尤其借助于外来企业。有些朋友告诉我:万州官员常常如马灯般调换;万州的产业很薄弱,尤其是困难重重的移民就业问题──搬得出去,但安稳不住,更奢谈致富。

   “10.18”事件在此背景下爆发,这是一个借助深厚官民矛盾(或曰干群矛盾)而宣泄的自发性大事件。这里我要说两点:第一,万州区的国土资源局局长是陈能贤,国税局局长是杨志宏,胡权宗究系何人及有无后台另说。但胡权宗即便是“冒充公务员”,民众却恰恰对官、警有些愤懑,“冒充公务员”的本身不能消解“10.18”事件的真正本质。第二,有一个细节,当军队行进广场之时,喧嚣的民众突然沉默,此沉默压抑而可怕。除此之外,民众未有沉默。也就是说,真正对民众具有震慑力量者,唯有军队──即军事武器。政府、公安、媒体,在整个事件之中丧失了其应有的公信力和权威。倘若军队一撤,又出第二个“余继奎事件”,便很难保证不再重现“10.18”事件。

   如今张德成、牟伦奎、张朝云、刘翼中、张黎、骆某某等人已被刑事拘留,封锁消息、禁止谣言的行动此起彼伏。我们要仔细地想一下:从一个民间殴斗的伤人案,发展成为大规模民众抗议,进而搔乱,而后平息,以后又将怎样?愚蠢的人,必定再来那一套封口、压制、公开宣判、假想敌、阶级斗争的传统,再增添些谎言和承诺,必然于事无补,并激化矛盾。略为聪明的人,把它视为纯粹的法律问题,按正规的司法程序行事,并同情、理解、接纳绝大部分民众之心声。更为聪明的人,面向社会公众诚挚致歉,疏导新闻言论空间,征集广泛民意,整顿腐败政治,放宽民权,发展以缩小贫富差距为目标的民生事业。

   民怨犹如地火,时刻酝酿并借机燃烧;何况重庆人的火辣性格与民风,本身就是特殊的导火索。作为重庆地方政府,对于越是底层的群体,便越要照顾其权益,合理解决其争端。诸多人都视“10.18”事件为政治事件,可能伤及政权及社会稳定,我却要反向思考:政治、政权、社会本身有否伤及民众?我希望一切既得利益者,都能如此反向思考,这是其一。其二,若是作为真正的宪法规定之公民权利,公民可游行示威,但万州民众为何是这般素质──与香港“7.1”行动相差甚远?这里就需要说明两点:第一,这不是游行示威,这是以“看热闹”的心理居多的宣泄行动,少部分民众冲动有余且有责任,但政府必须思考其自身根源。第二,即便按法律程序申请游行示威,政府会否应许?说到底,是民权有无、民权多少的问题。

   最后我想谈谈公务员这个问题。我也有一些朋友身在此列。治理公众之务的人,本来是光民众之荣、负民众之责的象征。我的朋友们也在竭力做到这一点,虽困于身手难展的体制之中,但仍能尽力而为。但最可怕的是,非但未光民众之荣、不负民众之责,反倒贪民众之财、压民众之权,这就是腐败。那些身在其位却不为民众谋事、反倒倾向于少部分既得利益者的公务员,藐视民意,独揽私权,若要稳定、安抚社会中本已存在数年的矛盾,他们便只可能依赖于暴力、收买和谎言。这种公务员倘若大量充斥于任何一个地方政府,那么他们的工作──尤其是行政工作──便很难得到民众支持与谅解。

   万州的公务员们,杨银波今天想告诉你们:万州有168.8万人民,那便是168.8万个具体的生命、具体的期望、具体的能力,我真不希望他们在将来变成168.8万座火山。勿忘自省啊!

   --------------------------------------------------------------------------------  2004.10.23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