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节目:2004年6月26日台北中央广播电台新闻频道《放眼大陆》(主持:黄绢;受访、整理:杨银波)

   杨:除了《外来妹》(著名电视连续剧,1991年央视播出,1992年之后全国热播)之外,这样反映农民工真实生活的作品还有1988年张良导演的电影《特区打工妹》,专门反映深圳的打工者生活。还有一些小说,比如张伟民写的《下一站》,林坚写的《别人的城市》,安子写的《打工女郎》。还有部报告文学叫《广深走笔》,是陈俊年写的。另外,还有些被称之为“打工文学”的刊物,比如广东这边的《广州文艺》、《佛山文艺》、《江门文艺》、《大鹏湾》、《花城》等等。这里顺便要说一下,就是我们的农民工最喜欢听的、最喜欢唱的歌是什么?我告诉你,不是像报纸上谈的什么“看黄色录像”啊,不是这些!他们太低估民工的素质了,民工的素质没这么低!民工喜欢听的歌是《流浪歌》,喜欢唱的歌是《离家的孩子》。这些歌为什么那么出名?就是因为这些歌写尽了他们的血泪!那歌写得、唱得太好了,“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全国五湖四海的农民工唱起这首歌,交相流泪。(陈星音乐:《流浪歌》)

   黄:那么接下来请杨银波跟我们介绍一下,大陆有哪些地方是农民工外出打工最多的省份?

   杨:外出打工的人最多的是四川,四川也是中国大陆第一人口大省。那么四川之后就是贵州,因为贵州这个省,按我们大陆的话说,“计划生育搞得不是太好”。

   黄:人太多了嘛。

   杨:对,人太多。在我所接触的人里面,贵州人打工地点最多的是广东,然后就是浙江、福建、北京,这些打工地点里面的贵州人最多的是来自贵州省正安市那一带的人。前天我又接触到几个贵州正安的人,是五兄弟,最小的才16岁,最大的已经有40多岁了。正安那个地方很穷,虽然树很多、煤很多,但是这个钱装到哪里去了你说?没装到他们包包里面去。滥砍滥伐、滥采煤,特别多,主要的利益却不在农民那里。那么四川、贵州之后呢,就是安徽。《中国农民调查》,看了没?

   黄:主要是描述安徽省当地农民的生活。

   杨:安徽的农民工相当多,在广东这边干的很多,我也接触了很多安徽人。安徽之后就是湖南,湖南之后就是河南,河南也是一个人口大省。而且我告诉你一个消息:河南在广东这边打工的,不一定是进厂的。河南在这边,有一群人数目比较大,比较醒目,你猜是干什么的?

   黄:不知道。

   杨:捡破烂。

   黄:捡破烂?

   杨:对,在广东这边捡破烂。在河南省驻马店市有个县叫平舆县,平舆县里面有相当多的人都是捡破烂的,而且很多捡破烂的还能修起房子,5万块钱的楼房。当然,在河南家乡,也有在捡破烂的时候靠偷、靠抢搞起来的;那么在这边呢,很少有人偷抢,不过被打残废的、打死的也有。我前几天刚刚采访了一个河南省平舆县捡破烂的人,他是我朋友,也是我以前的邻居,叫王秋喜。他们一家四口人,他的孩子有两岁多,他的老婆也在捡破烂,还有他的母亲有68岁了,四个人都在广州郊区一起生活。这就是说,农民工的工作范畴非常广泛,不光是进工厂、农场,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农民工从事得最多的是建筑业。我父亲杨庆华今年已经48岁了,他现在又到一个地方去搞建筑了,帮别人修建租给民工住的房子。我对他说:“你可以不去搞建筑啊。”他对我讲:“习惯了。”这就是许多人觉察不到的地方,很多人认为农民工最大的希望就是“不干,什么都有”,但是我不这么看,这么看只会降低农民工的素质。他们习惯了奔波的生活,习惯了那种和民工一起吃饭,和老乡之间吹吹牛啦、打打牌啦、看看电视啦,那种日子好过一点,觉得在外面兄弟朋友挺多,能凑合。

   这确实是一个特殊的社会群体,一种特殊的社会面貌,虽然表面看来他们既不是工人也不是农民,可是他们自己认为自己仍然是农民,百分之九十多都是这样回答我--“农民!我算什么工人?我又不能跟城市里面的人比”。“工人”在他们的头脑里永远是“城市人”的范畴。所以说,我这么多年的调查,这个群体可以让你非常难受,也可以让你很高兴、很喜悦,尤其是在他们领到工资之后。他们的谈吐也仍然保持着农民的特色,保持着他们那种朴实,不是那种奸诈得不得了的,这种人我碰到的不多。因此广东确实要感谢他们,不得不感谢他们,他们真的太能吃苦了。而且我觉得政府部门,太缺乏像我杨银波这样深入他们、接触他们,没有具体了解他们实际的困难、实际的需要。而且那些所谓的“调查”、“研究”都带有很强的官方性质,你要去搞一个调查研究,你还得经过劳动部门,或者党委、政府的认可、批准、监督,那么搞出来的这种调查研究有多大的真实性?有多大的价值?难说。(陈星音乐)

   黄:接下来请杨银波跟我们谈一下,这些农民工主要是从事哪些行业?

   杨:首先是建筑业,然后就是进厂。我们现在讲的“进厂”,这都是一个比较让人羡慕的词了。然后就是帮当地农场主种菜、种果、种树,养鱼啦、养猪啦、养鸭啦。还有就是在当地的机关、院校、医院这些,去扫地或者其他。也有当家庭保姆的,餐饮业,裁缝制衣,送货,当摩托司机,搞修理服务等等,有很多很多。有的也在集市贩卖东西。昨天晚上我还专门到街上去看,又去采访了一大堆人。他们忍受不了打工的那种折磨,自己出来买点东西来卖。那卖什么东西呢?水果、蔬菜、小吃、衣服、服饰、盗版,盗版的磁带才两块五毛钱一盒。我问他们:“你们货从哪里来?”他们回答我说:“甭问啦。我们卖这个磁带,一盒才赚两毛钱。”这段时间,广东产荔枝很多,剩货太多,去买来卖。现在街上是大片大片的荔枝,早上八点多去卖,晚上可能卖掉十分之一都没有,因为竞争太激烈了。很多原来到这边打工的人,也到广东菜农家里去买菜来卖。农民工的生活招数比原来多,但是要面对的问题也很多,在他们看来就是得防范巡警、城管,被抓到可就麻烦了。在我的家乡重庆,还有两种农民工:男的,出来当“棒棒”,也就是帮别人挑东西的挑夫;女的呢,出来擦皮鞋。

   黄:擦皮鞋?那不都是男的在做吗?

   杨:NO,大多是女的。

   黄:我们在西方的电影里面看到的鞋童,鞋童通常都是男的啊。

   杨:鞋童?对不起,鞋童的话,可能还没谁理睬你的生意。擦鞋的,最怕的就是城管。我不知道看到过多少场景,看到很多很多的城管把擦鞋的鞋箱踩得稀巴烂,把钱也没收了,有的把你身份证都给卡住,让你--滚!就是这样一种情况。

   黄:那他们这样的生活非常的没有保障……

   杨:流离失所。四个字形容:流离失所。到处逃,是一个游击队的样子,在火车站的里面、外面经常能够看到这样的情况。我告诉你,在重庆菜园坝火车站周围的小饭馆,三两面六块钱。擦一双鞋呢?一块钱。也就是说,要吃上三两面的话,得擦六双鞋,擦六双鞋可能要等一个上午。

   黄:那是不是竞争的人太多了?

   杨:太多了!也形成了一些帮派,一些老乡聚集在一起,大家抢生意,抢过来一个生意就算我们赢了一次。这个市的,那个市的,这个区的,那个区的,各种各样的帮派。最怕的就是公安、巡警、城管。

   黄:但是这些人还是要去。

   杨:没有办法嘛。你想想,重庆那么多区,那么多县,那么多市,你要是有机会,你去这些地方仔细看看,这些农村它到底靠什么发展?服务业,最大的是服务业,“棒棒”、擦鞋都是服务业。而且我刚才还没有谈到一个内容,就是民工当中也有一些从事“逼良为娼”的服务业,也就是性服务业,有被逼的,有自愿的,有自己都没有办法的,无奈之中的。而且还有一种特殊情况,就是最近这一两年中国大陆媒体有那么一点冰山一角的揭露,那就是女大学生当三陪啦,坐荤台啦、坐素台啦,就我所知的都有很多,但具体到究竟占百分之多少我也没有一个数据,但有这样的现象存在。这些女大学生当中,从农村出来的那一部分,也算是一种特殊的从事服务业的农民工。她们这么做,主要是为了交学费,攒一点钱。中国大陆的学费太贵了!自教育产业化以来,比过去翻了不知多少倍。

   最近几年,广东这边的大学学费,一年一般是上万的;湖南那边几千,搞艺术系的是八千,普通的都是五千多;也有三四千的,三四千在贵州这边;重庆那边是四五千。我在湖南的时候,曾经帮助过一个人。这个人叫郑勇,比我大一岁,我原来在他家里租房子住,每个月四十块钱房租。他考上了大学,考上之后,我是亲眼目睹了那个家庭的悲剧。他母亲很瘦、很矮、很黑,混身是病,她没有半点办法,从她知道她儿子得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一直到她儿子真正把脚踏进大学校园,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不知道她究竟哭了多少次,起码每天哭两趟,想着想着就哭,没办法。她设法去借钱来办一两桌席,请她的亲戚来吃饭,吃完饭以后找她的亲戚借钱,可是没有人借钱给她。虽然那个地方还是一个著名的“鱼米之乡”,庄稼好得不得了,可是郑勇的爸爸郑彩树也没有什么办法,他平时顶多也就是去搞搞建筑、做做木匠活,弄一两个小钱。

   最后是他们家想尽了一切的办法,找我们、找乡里乡亲帮一点点力所能及的忙,然后又到银行贷款,才让郑勇去读到大学,而且还是一个二流的理工大学,学费是一年七千多块钱。这个活生生的例子就是农民实实在在的压力,这些压力不得不逼着农民到外地打工。那么这些外出的农民工,寄钱回家最多的是哪些人呢?36岁的人。36岁是人生壮年。这些人的孩子已经有12岁左右,刚刚从小学上升到初中,学费增高,生活费突然冒出来;而且这些人的父母都60岁左右了,得增加赡养费。还有的农民工,他们的孩子考上了大学,那么他们这时候寄回去给孩子念书的钱,可能不是他们许多年攒起来的,而是借的。民工之间嘛,谁的孩子考上了大学,兴奋得很,为他们骄傲,眼中充满羡慕的目光,哪怕素不相识的民工,都可能给你50块钱,觉得这一家子真是有出息啊,就是这样。

   黄: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中国农民工调查》第二集就进行到这里了。在下一次的节目当中,我们还会继续请杨银波先生来为我们主讲《中国农民工调查》第三集。我是黄绢,祝您周末愉快,拜拜。(陈星音乐)

   附--

   (一)中国农民工调查: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 网址:www.epochtimes.com/gb/4/6/26/n580048.htm

   (二)《放眼大陆》节目播出时间

   首播:每周星期六:08时~09时(北京时间)重播:每周星期六:20时~21时(北京时间) 网址:cbssp.cbs.org.tw/getip.aspx(进入点击:繁体/简体→网路广播区新闻网播放器)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