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黄静案"怎么不是政治案件——采访黄淑华 ]
杨银波文集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黄静案"怎么不是政治案件——采访黄淑华

采访/整理:杨银波(广东)

   从2000年行走中国开始,我与湖南的“缘分”比我原籍重庆还要多。从震惊海内外的湖南常德“张君案”到湖南益阳“李尚平案”、“刘骏案”,再到最近接手的这个湖南湘潭“黄静案”,加上笔录、音录下来的其他案件,三年加起来竟有117案之多。墙上所贴的《湖南省地图》,上面的市名、区名、乡名、村名、铁路、公路、街道、法院、检察院、公安局、派出所、戒毒所、公司、大学、医院,大半烂熟于心,可是面对一件又一件更加烂熟于心的冤假错案案,我总是禁不住一次又一次地质问:今天的湖南到底怎么了?

   与“刘骏案”相似,“黄静案”同样没有立案;与“李尚平案”相似,“黄静案”的死不冥目者同样是教师。照黄静母亲黄淑华所说:“湖南红网、政法频道、新闻频道、《潇湘晨报》、《东方新报》等媒体对这个事情都有报道。”可是翻阅和搜集所有的传媒材料,不竟令我打颤,带有明显帮凶性质、明显歪曲性质、明显缺乏纵深力度的报道无异于伤口洒盐或挠个痒痒,真不知道这样的媒体如何维护民权?这样的媒体如何行使“舆论公器”之职责?

   今天,我要力拆这一架架漠视公民权利的白面冷骨,要在《议报》写出一篇完全民间化的采访,以斥责大陆官方媒体掩盖事实、扭曲事实、颠倒事实、小化事实的可耻言论,并通过对黄静母亲黄淑华的采访把最真实的声音传达给所有的良知未泯者。

   ■“黄静案”

   简介:黄静,女,1982年9月27日生,湖南省湘潭市人,1999年毕业于湖南省第一师范,分配至湘潭市临丰小学任专职音乐教师,死前就读于中央音乐学院函授本科,并兼任湘潭市音乐学会会员及湘潭市钢琴协会理事。2003年2月24日,黄静惨死于临丰小学宿舍,裸尸床头。之后,黄静家属凭借证据直接怀疑此案重大嫌疑人正是黄静男友姜俊武(姜俊武现年27岁,其父姜金有是湘潭市国税局纪检组长,其母刘浦英是临丰小学所在地的平政路办事处主任)。迄今为止,“黄静案”基于种种貌似强大的借口,一直没有立案,在当地和网上引起极大民愤。6月8日晨、6月11日夜、6月12日夜,就此案的所有相关情况,黄静母亲黄淑华三次接受了我的采访(后两次黄静姐姐黄惠芳在场)。

   杨:你好,黄女士,我知道你有心脏病,但请你尽量平静地接受我的采访。2月23日下午3点,姜俊武从你家把你女儿接到临丰小学上课,你当时有没有意识到2月24日可能发生的情况?

   黄:其实我一直都在防着姜俊武。他不求上进,赌博成瘾,又是根花花肠子,仗势欺人,同时又是个性变态狂,过去他就谈过五六个低级品味的女朋友,还曾经因为要与其中一个发生关系,那个女的反抗,他就出手把人家打成重伤,后来那个女的没过多久就抢救无效,死了。到了最后呢,赔了16万了事,没有追究刑事责任。去年8月11日到8月15日,他和我女儿到海南去旅游,我也是每隔两分钟就打一次电话查询,害怕出事情。去年12月,我女儿在日记中还写过这样一句话:“姜俊武绝不会饶过我,逃吧!逃吧!逃!”就在今年2月21日,因为他在2月20日那天又打了一夜的通宵牌,我狠狠地批评了他一顿,我估计他一直都怀恨在心。2月23日下午3点,他来接我女儿的时候,我女儿征求我的意见,说想在学校住宿,我同意了,这是黄静今年第一次在学校住宿。这话被姜俊武听见了。

   杨:从2月23日下午3点黄静被姜俊武接走到2月24日早上10:30你亲眼目睹黄静裸尸床头,这当中他们两个都做了些什么?

   黄:我不知道姜俊武在平政路派出所交代的情况是不是真实的。他说他把黄静接走后,2月23日晚上7:00又把她从学校接到朋友家吃饭,吃过饭以后,他和几个朋友打牌,黄静在沙发上睡觉。直到2月24日凌晨2:30他才把黄静送回学校宿舍,在她宿舍呆到6:50,然后离开。离开之后,他说她又在7:30左右叫家人给黄静打手机,但是打不通,然后他又亲自在7:50左右给黄静打手机,还是打不通。于是,8:20的时候,他跑到临丰小学戴校长那里去,两个人一同前去开门,爬到宿舍的七楼,从窗户钻进去,就发现黄静死了。

   杨:他为什么要先打电话给家人,叫家人打电话给黄静,而不是他自己首先打电话给黄静?再有,他又为什么不单独一人去找黄静,而是要叫上认他作干儿子、给黄静介绍姜俊武作男朋友的戴校长一同前去?

   黄:所以我怀疑姜俊武在撒谎,并且有人在为他策划如何逃避责任、掩盖罪责。我是2月24日上午10:00才得知女儿出事,10:30赶到现场,当时女儿已经被运到“120”急救中心去了,他们也给平政路派出所报了案,可是平政路派出所接到报案后,没有仔细勘验现场,没有仔细检验尸体,也没有对当晚与黄静同住宿舍的重大犯罪嫌疑人姜俊武采取任何强制措施,10点左右平政路干警就撤离了现场。据后来拍的照片和发现人说,黄静仰卧在床上,被子平整地盖过她的鼻梁,双目圆睁,掀开被子全身赤裸,尸体表面的双手臂、颈部、背部、双膝弯等很多地方都有掐伤、挫伤、压伤,还有细针扎伤,甚至还有烟头烫伤等等,部分部位表皮已经剥脱,伴有皮下出血,简直惨不忍睹。

   杨:如你所说的是实情,那么平政路派出所的行为就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九十三条和一百九十四条。这里我还想知道姜俊武当时是什么表现?

   黄:他在进入黄静死后的屋子时非常平静,没有哭,也没有跑到黄静的身边,而是站在厅屋里张望。再有,告诉我黄静出事的人是雨湖区教育局,而不是姜俊武。我想你在《东方新报》都已经看到了,从2月25日开始我就找不到姜俊武了,2月27日我跑到他爸爸的国税局门前举着我女儿的遗像,要姜俊武出来,到我女儿的遗体前跪一跪,并把情况讲清楚。

   杨:是的,这我知道。《东方新报》记者肖猛那个语气完全就是倒官方那一边,说“黄静死后,雨湖区教育局及国税局领导均出面进行协调,但死者家属执意不听”,“其家属提出赔偿要求”,“黄静死前曾与男友亲密过”,“经法医初步鉴定,黄静死于心脏病突发”等等,这里我想分别印证一下,真相到底是怎么回事?

   黄:不对重大嫌疑人实行强制措施,这已经是公然违法、涉嫌包庇了,所谓的“协调”又算什么?这不是明摆着要极力保住姜俊武吗?至于“家属提出赔偿要求”,这完全就是颠倒是非,2月24号,姜俊武的家属首先提出“私了”,说给我们3万到5万算了,还说2月25日、2月26日就开一个追悼会,一切按照他们的安排行事,可是我执意要搞法医鉴定。因为我在2月24日上午10:30赶到现场的时候,现场的一切都已经被破坏。不到11:00,他们和派出所的人就急着要安排黄静火化,并且说“死者身上无致命伤,排除他杀,姜俊武不在案发现场”,因此认为姜俊武不负刑事责任,并拒绝立案侦查。我觉得这里面一定有名堂,所以就只好自己请法医做鉴定。我对姜俊武的家属说:“如果我女儿是自然死亡,那么到时你们再赔偿;如果我女儿的死是姜俊武干的,那么到时就要依法办事。”姜俊武的家属知道我2月25日请了法医做尸检,非常反感,以后就再也不提“私了”的事情了。至于把惨遭奸杀说成是“亲密”,那更是恶劣得完全丧失了良心。

   杨:可是2003年3月6日由湘潭市公安局法检所出具的《潭公法检字第204号尸体检验报告书》上说黄静是由于“患心脏疾病急性发作导致急性心、肺功能衰竭而瘁死”,这个尸检报告是怎么搞出来的?从2月25日到3月6日,这些天做尸检的人都做了些什么?

   黄:我女儿以前从来没有犯心脏病的历史,这个报告是个伪报告。那个做尸检的人叫吴建群,是湘潭市公安局法检所的人。

   杨:或许错就错在这一步,你知道孙志刚那个案子吗?他们的家属就是请医院里面的人做公正的尸检,而不是叫公安系统的人。

   黄:是啊,现在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了。我现在要控告吴建群严重违反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并且涉嫌伪证罪。2月24日那天,他去了现场。2月25日上午,应我的要求,他又去对我女儿进行了勘察,除了发现尸体全身多处严重伤痕以外,还发现我女儿会阴部有挫伤,处女膜不完整,他用餐巾纸将残留在女儿阴部挫伤处的液体取样化验,并留下了手机号码,叫我下午再问结果。前后算起来,尸检费1500元,加班费200元,这些钱我都交了。2月25日下午,他还在电话里亲口对我说:“餐巾纸提取的阴道口化验物是男性精液。”这可是姜俊武暴力强奸致黄静死亡的铁证啊!

   杨:你当时应该录音才对。

   黄:没想到啊!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这是头一回亲自碰到这种事情,认为公安应该是为人民服务的,我一直都在跟学生讲这样的话,完全没有想到现在这社会已经变得这么复杂了!2月27日那天,他改口说:“精液是在床头的卫生纸团内化验出来的。”到了3月6日的《潭公法检字第204号尸体检验报告书》就更是改得一蹋糊涂,矢口否认我女儿会阴部有挫伤、处女膜不完整的事实,虚假地说成是“会阴部干净、处女膜完整”!到了3月20日,我随省公安厅法医到吴建群那里去辨认物证,万万没有想到他拿出的餐巾纸竟然不是我女儿阴道口残留的餐巾纸——他居然胆敢处心积虑地毁灭了原始证据!

   杨:这已经直接违反了《司法鉴定人管理办法》第十条和《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二百四十四条,应当追究法律责任。现在这个案子还没有立案,你们有没有申请复议?

   黄:平政路派出所已经决定不予立案了,可是不立案他们也没有依法制作《不予立案通知书》,更谈不上在法定的七日期间内将通知书送达控告人,这违反了法定程序,严重侵害了我们的复议申请权。

   杨:是的,这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六条。

   黄:还有,平政路派出所接到报案的时间是2003年2月24日上午9点左右,但吴建群提取相关物证的时间却在2月25日上午,前后竟然相差一天时间!平政路派出所于3月6日又派一个姓李和姓罗的到黄静死亡现场进行补充拍照,勘察时间竟然过去了十一天!

   杨:这又违反了《公安机关办理刑事案件程序规定》第一百九十三条。在现在这种证据被不断毁坏的情况下,你们认为立案的可能性有多大?至少从法律意义上来讲,犯罪客体要件、犯罪客观要件、犯罪主体要件、犯罪主观要件是否齐备?你们请的律师在这四点上还有把握吗?

   黄:有。我这里有我们的律师指点写的《关于恳请依法对湖南湘潭国税一分局职工姜俊武涉嫌故意杀害黄静一案督促立案的报告》,你看看。

   杨:(报告上分别指出四大要件的本案内容:如“黄静遇害死亡,其身体健康权、生命权以及性的不可侵犯等人身合法权利已被侵害”,“死者全身赤裸且伤痕累累等相关事实,其明显遭受暴力摧残及性虐待而亡,姜俊武涉嫌实施强奸及故意杀人等犯罪行为”,“姜俊武已年满十八周岁,且为完全刑事责任能力人”,“姜俊武明知、应知自己的暴行会导致黄静死亡,但希望、放任并最终发生致黄死亡的危害结果,依法已涉嫌故意犯罪。退一万步来说,姜俊武若因为疏忽大意没有预见可能发生的危害结果或已经预见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最终致黄死亡,依法亦涉嫌过失犯罪”等等。)黄女士,类似这样的报告,你们找过多少个政府部门、机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