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
杨银波文集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注:《中国农民工调查》之所有回答务求真实、简洁、明确。每答一般在40字以内。所有问题请尽量、尽量、再尽量地勇于回答、全部回答;极个别实
   
   在不愿意回答的问题可以不回答。请大胆发出中国农民工自己的真实声音。回答完后请寄杨银波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或直接交给杨银波或杨银波的朋友。
   
   姓名:梁如均

   
   性别:男
   
   民族:汉
   
   出生年月日:1959年10月11日
   
   户籍详细地址:四川省泸州市合江县望川乡会基村5组
   
   已婚(或未婚):已婚
   
   文化程度:初中
   
   政治成分(党员或非党员,干部或非干部):非党员、非干部,曾经当过三年兵(1979年~1982年)
   
   现今就业行业(或即将就业行业):即将就业于建筑行业
   
   现今工作地址(或即将工作地址):即将工作于广州
   
   回答《中国农民工调查》所有问题的年月日:2004年5月24日
   
   调查方式:面对面采访
   
   (一) 基本情况(1问)
   
   问:你家里面还有没有承包地?
   
   答:有,一亩多地。
   
   (二)外出情况(7问)
   
   问:你外出打工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找钱,家里穷,没出路。
   
   问:你的打工工龄有多长?
   
   答:从1982年就开始,将近22年了。
   
   问:第一次外出找工作的途径是什么?
   
   答:那时候完全是我一个人出来找工作,到贵州省赤水县。家里面不同意,出来吃了很多苦。找来找去连个歇处都没有。后来到贵州省贵阳市,再到河
   
   南、湖北、青海,然后又到贵阳、重庆,又到贵阳,再到广东。我在广东干了10年,属于老打工的了。
   
   问:目前外出找工作的途径是什么?
   
   答:靠外面结交的三朋四友。一个巴掌拍不响嘛,是不是?
   
   问:与2003年相比,2004年你老家外出打工的规模有无变化?
   
   答:比去年要多些。十多岁的娃儿差不多都出来了。
   
   问:与2002年相比,2003年你老家外出打工的规模有无变化?
   
   答:2002年和2003年是打工规模特别大的两年,这两年比前些年的打工规模都要大,反正是一年比一年多。
   
   问:你预计未来几年你老家外出打工的规模会不会扩大?
   
   答:现在基本上都稳定了。我们老家属于丘陵地带,不算最穷;规模要扩大的话,可能还是四川、贵州、重庆山区那些地方。
   
   (三)工作情况(8问)
   
   问:你是否满意目前的工作?
   
   答:自己要做的肯定要满意嘛,再赚钱都是人家的事。反正总是根据自己的能力,钱拿给我就满意。
   
   问:每天工作时间有多少小时?
   
   答:以前是8个小时,后来因为工头贪心大,搞来搞去要干10个小时。现在到广州去干的这个工作每天要干8个小时。想来想去,我总觉得我们干的时间
   
   都是有多的,是被强迫的,老板心子太黑了。
   
   问:有无休息日?
   
   答:只要有工干,就天天都要干,强迫干。
   
   问:你是否满意当地实行的对民工准许进入的行业工种限制?
   
   答:这是个“关系社会”嘛,有关系的再限制也能去干,没关系的想把你搞开就搞开。我晓得的一些事情就是这样的。
   
   问:随着城市下岗职工的增加,在哪些行业中下岗职工对民工有影响?
   
   答:不管怎么说,城市里的人要狡诈一些。我们时间又干得长,钱又拿得少,他们说我们是“笨猪”。有些工作我们也能做,但是根本没办法与他们竞
   
   争,这里面是严重的歧视问题。实际上,只要经历过的,多干一些时间的,农村人不比城市人差,甚至可能干得比他们还要好。
   
   问:你目前的收入情况如何?
   
   答:现在要去干的这个工作,是35块钱一天。以前最高收入也有50块钱一天的,最低的时候才两块钱一天,甚至几毛钱一天。10块、20块、30块的,都
   
   干过。没有定数。
   
   问:2002年、2003年你的收入情况如何?
   
   答:悬殊不大。耍的时间多的话,钱就少。所以我们的希望呢,无非是有工作干就行,不管有多苦多累。
   
   问:你觉得钱是更好赚,还是更难赚?
   
   答:难啊,更难喽。
   
   (四)维权情况(8问)
   
   问:你是否觉得自己的工作安全?
   
   答:有时候是冒险去干。
   
   问:你是否遭遇拖欠工资、克扣工资的情况?
   
   答:这种遭遇还很多,并且打过架。哎,没有办法一一说完,道不尽的苦水。
   
   问:你对工作地点有何批评与建议?
   
   答:打工的人嘛,能力只有那么多,事先又讲好了的,但是老板、工头太狠。轻一点的,骂人的狠话太多,把你当个猪;重一点的,工头打人,特别是
   
   打年轻一点的,打刚出来找钱的那些人。
   
   问:你对劳动部门有何批评与建议?
   
   答:根本不来深入了解我们的真实想法,也从来不看我们的真实处境。有些工资上的事情,本来钱不多,是小事,打个电话的话,他们就推来推去。总
   
   而言之一句话:冷淡得很。
   
   问:你知不知道《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会法》?
   
   答:不知道。
   
   问:你知不知道当地政府、劳动部门、工会部门、公安部门、法律援助处、律师事务所、报纸杂志电视台的联系方式。
   
   答:不知道。
   
   问:你是否检举、控告、起诉过相关责任人?
   
   答:鸡毛蒜皮的事情一般都是能了就了,搞这些花费太大。这个社会很复杂,黑社会、公安有些时候根本分不清楚。
   
   问:你可曾想过组建独立工会?
   
   答:有独立工会的话,那当然就好了。不过没想过,也觉得不大可能。我只希望执法的人不要偏向于哪个,能够公正一点来办事、说话。
   
   (五)生活情况(9问)
   
   问:你是否满意当地公安部门的暂住户口管理?
   
   答:我被抓过几回的,拿手铐给我拷起,罚我款。有些地方的暂住证费用太高,所以我常常形容治安队就是“土匪”,知法犯法。
   
   问:你是否满意当地劳动部门的流动就业证卡管理?
   
   答:我没有办,有些人办了的。不过手续要办齐才行,不办常常倒霉。
   
   问:你是否满意当地计划生育部门的婚育证管理及定期婚检制度?
   
   答:政策嘛,规定了的,该是如何就如何。
   
   问:你的子女是否在当地上学?
   
   答:没有。我的女儿已经出来打工了,到福建,今年才17岁。初中还没毕业,她就不读书了。
   
   问:你是否满意当地教育?
   
   答:教育还是可以的,就是费用太高,我看到这里很多家庭根本缴不起。
   
   问:你是否觉得已经被当地居民所接受?
   
   答:跟他们耍得起。刚刚来的时候,矛盾很大,有一次我在水管边吃水,当地一个30多岁的男的,他就是不让我吃水。
   
   问:你在当地以何种方式了解外界信息?
   
   答:广东话我听得懂嘛,摆谈的事情我都知道的。有时在老乡那里看看电视。
   
   问:你如何解决个人性问题?
   
   答:自己控制自己啦。打工人有多少钱嘛?是不是?
   
   问:有无嫖妓经历?
   
   答:没有。
   
   (杨银波注:民工性问题是个大问题。相当多数民工的妻子[女友]或丈夫[男友]相隔甚远,因性缺乏而导致的社会报复性案件近年逐渐增多。)
   
   (六)体认情况(10问)
   
   问:你认为自己是农民,还是工人?
   
   答:农民。
   
   问:你是否满意家乡税费改革?
   
   答:比原来少多了,还是比较满意的。
   
   问:你是否满意家乡的乡镇政权或村级政权?
   
   答:造不起反嘛,被迫满意,或者不理会。我们也狠贪官,只不过中国每个朝代的人情关系都搞不掉,没办法。
   
   问:你可曾想过在家乡组建独立农会?
   
   答:不能超过政府的原则,它不准你反的。不过农民应该有点保障权,因为每个朝代中,农民都是最苦的。讲句良心话:国家的钱都是空虚的,钱都进
   
   了当官的、老板的口袋。我们对这个很冒火,这个世道真是吃人的社会!
   
   问:你是否关心中国政治问题?
   
   答:主要关心国家的法律保障。军事和文化也会看一些。
   
   问:你对中国目前的政治环境是否满意?
   
   答:贪官污吏,无法无天,凭权力来压人的太多。抓了一批,没抓完,大小都有。大的,不敢抓,抓不下去。
   
   问:你在内心是否支持胡锦涛、温家宝执政?
   
   答:现在还不知道他们两个的心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糟糟。本事有多大,还看不出来。睁只眼睛慢慢看嘛。
   
   问:对于城市居民中的下岗职工、拆迁户等弱势群体,你是持什么样的心情?
   
   答:政府应该给他们安排出路,不能把他们的生路砍断。你想想嘛,他们一出来,受苦呢,又没有我们那样受得了苦。去年我碰到一个下岗职工,大家
   
   一样的工作,最轻手的活路他都干不下来。这是个大问题,他们造起反来肯定比我们厉害。我们能够忍受,他们忍不得,搞得不好对政府就很不利。
   
   问:你是否准备留在老家发展?
   
   答:我现在都这么大的岁数了,只能说现在多找一点钱来防老。要发展也发展不起来。我们只能活那么一点岁数,是不是?
   
   问:你以何种方式发展?
   
   答:鱼靠水,水靠船。要有销处,要有条件,要有人缘。我们这些都已经落伍了,低文化,头脑又不行,还是要靠年轻人。将来的事情我们也推算不了
   
   ,哪个时代都有好汉,也有“看笑场”(落井下石)的。国家就像一个家庭一样,有些事情想得到但做不到。我们这些人,都是没有嘴巴的人,虽然心
   
   里面有话要说,但是没有人听。
   
   
   --------------------------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