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如何对待"四君子事件"? ]
杨银波文集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如何对待"四君子事件"?

   2003年6月4日(五月初五),北京"六四大屠杀"十四周年祭日,著名爱国人士屈原老夫纪念日。

   就在这一天,完成了对"六四"死难者家属一整天的调查后,收到余杰的信件:"徐伟在绝食!"下午3点半钟,我拨通陆坤(杨子立之妻)的电话,得知余杰6月2日跟她见了一面,6月4日去了美国,我告诉她:"他这一去,可能有好消息。"然后我例行公事地向陆坤汇报"四君子"被判后的国际舆论,她也例行公事地向我诉说这几天杨子立、张宏海、徐伟、勒海科在狱中的情况。然而因为6月4日这特殊的一天,我们彼此的心情都格外沉重--就在她接到我电话之前,她已哭了整整一个上午。

   据"四君子"的辩护律师莫少平说,自5月28日起,"四君子"之一、被以所谓"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0年的徐伟为示抗议,迄今已绝食8天。陆坤的诉说也证实了这一点:"徐伟非常痛苦,很想不开,想以死抗争。现在我只知道他一个人绝了食,其余三个暂时还没有。"我问她其余三个的具体情况,她说:"我们家属根本进不去,我们没有机会与他们接触,这次看守所破例让律师进去,完全是怕出人命。其余三个人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很好,勒海科的身体很差,他已经快支持不住了,杨子立和张宏海身体也非常不好。"据她说,这四个人一包榨菜就吃了20多天,身体被严重拖垮。

   现在"四君子"正关押在北京市南苑大红门47号,是一处戒备森严的看守所,但是这四个人到底是不是分开关的,这一点连陆坤也不知道。面对眼前最大的困难,陆坤说:"我们现在还有一个月时间的申诉期了,从5月28日被宣判开始,到6月28日为止。一旦6月28日最高人民法院批示,他们四个就要从看守所打入监狱了。"我说:"陆坤,你听我说,咱们作最坏的打算,既然把人抓了,而且还在'六四'之前抓,如此重判,那就是说确实是铁了心地要杀鸡儆猴。申诉不成功的话,四个人进监狱是可能性非常大的事情,这一点你要作好准备。但是请你给可能与'四君子'见面的人说一声,告诉他们,希望'四君子'坐牢也要坐得出色,将来出牢更要出得出色。李敖以前坐牢的时候就坐得非常出色,黑白两通,同流但不合污,出了牢大喊'天下没有白坐的黑牢'。在这段时间里,不管他们的牢最后究竟是怎么个坐法,你都要尽量从外部想方设法地间接照顾到你的丈夫,哪怕是一句含义深刻的话,春夏秋冬的吃、穿、睡以及一切可以考虑到的病症,这些你都要尽可能地给以关怀。"陆坤说:"我会的。"然后又哽咽起来。

   我继续说:"监狱是个'以夷治夷'的黑吃黑的司法禁地,加之21世纪中国监狱的残酷比以前有过之而无不及,从肉体毒打到精神迫害,可以把一个正常的人变得不正常。自己周围的牢友最易反目,所以请'四君子'坐牢时不要寄望于旁人靠觉悟和道德去做事情,一个小地方就是一个小社会,光凭一身正气,将对自己不利。这个时候的'四君子'要有纵横家的本领。"

   陆坤是1974年生的人,她虽和杨子立结了婚,但现在还没有孩子。因为杨子立被冤枉重判,她已经无意工作。上班的时候,哪怕是接到一个普通的电话她都会走神,有时想一想就哭,陆坤说:"从今天开始,我就不上班了,我想让自己平静下来。我完全没有想到灾难会降临在我们的头上,中国居然这么不安全!杨子立是多么好的一个人啊,他们为什么抓他啊?"她回忆说,"在我心目中,他是个特别聪明、特别聪明的人,以前在北大考研究生的时候,他的成绩超出了录取分80多分。他的人品也很好,对人非常非常地真诚。"

   杨子立是"四君子"当中唯一一个在网上发表文章的人,从1989年开始,到现在已有50篇左右的文章,加起来有三四十万字。据李宇宙(此人曾于1998年加入北京国安局,2000年加入"四君子"组建的"新青年学会",2001年号召和发起"中国民权阵营",2002年7月因营救被捕的"新青年学会"成员暴露身份,逃离泰国)说:"杨子立为人耿直,待人和善,对平民百姓有着很深的同情心,他曾骑自行车到河北赵县,去调查受到不公正待遇的农民,并写出相关的调查报告。但他的弱点是在网上说话太直白、太有正气,这样他就难免惹有些人不高兴。"据他了解,"在对狱中四青年的审讯中,让预审人员佩服的是杨子立和靳海科,他俩人大义凛然,直言不讳,承认自己做过的任何事情,并在审讯室里反过来对审讯人员进行说教。而徐伟和张洪海虽同样坚强不屈,却因辩解过多而受到了体罚虐待。"

   这个叫李宇宙的人,我曾看过他在2001年10月递给主管此案的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刑事庭审判长柏军的证词,此证词言语真诚、正大光明。他曾解释自己加入北京国安局的初衷是"想先打入中共内部,而后惩治邪恶、打击腐败、伸张正义,为民为国请命,为民主公正效力",而打入和调查新青年学会,"纯粹是当作社会调查活动,为国安写调查报告也是做做形式而已,而且在接触中,我与学会成员成为真正志同道合的好朋友"。把事情的结果和他一番话相对比,可以看出李宇宙属于"好心办坏事"的类型,对"四君子事件"理当颇持亏欠之心。我希望此人能尽可能"戴罪立功",尽快以图片、录音、网文、纸质文件等方式,向社会各界一五一十地公开事实真相。

   下面,以多次调查冤狱者为历史经验,我谨以一个"四君子事件"调查者的身份,向关注和评判、审理此案的人提出如下原则性意见:

   (一)我认为,每个案子的正常诉讼应该遵从事实与法律。一个案子的诉讼成功与否,不能以时间概念来计算,而应以该案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得当、准确无误且无懈可击的办案质量来衡量。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使你办了一件按法定程序、法定时间走完了全过程的案件,也不能说明办案人对法律、对人民、对国家负责。因此"四君子"一案绝不可草草收场,然后迅速打入监狱,维持8年到10年的残酷重判。

   (二)我国刑法第一篇第一章第一节第一个自然段的第一句话,即开宗明义地规定了我国刑法的指导思想,指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针。"姑且撇开我个人对马、列、毛的偏见,单以此言即可看出审判方应遵循"重证据、重调查研究、不轻信口供"的审判准则,以及维持这三者辩证统一关系的正确运用。因此,审判方必须持公正、公开、公平的原则,不维上、不维权、只维实,全面调查。不能出现纵容公诉方断章取义,乃至暗箱操作、以权压法的行为和言语。有关本案的人证、物证及其关注者、周旋者必须得以保护,对李宇宙这样愿意出来作证的人必须给予相当的生命安全保障,否则一旦发生所谓"自投罗网"或"诱敌深入"等情况,此案将一冤到底,永无清白与公道可言。

   (三)由于此案自2001年3月中旬起已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海内外知名人士、人权组织、著名媒体对此案呼吁已久,如果此案继续误判下去,将反过来对中国政府构成相当的反弹力,尤其对国际舆论中深恶痛绝的"政权上海帮"构成相当的重撞。另外,当今国际社会抱有一定期望的"胡温吴体制",如果在此案上也无所作为,将同样令国际社会失望万分。因此,我建议"胡温吴体制"过问此案,并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被迫害者的压力,给予被迫害者以合法、合理、合情的人道主义关怀,比如禁止非法刑讯,给以适当调监,允许亲属及律师探监、捎物,尽量减少和避免牢里面的同胞相残等等。

   (四)类似"四君子事件"的刘荻案、杨建利案、李祥春案、王炳章案等著名案例,这是"胡温吴体制"抬头的契机所在,这些著名案例理当同"四君子事件"一样,坚决按以上三点原则重新翻案。关于如何面对政治异议人士被残酷迫害的事实,我已于前几日同著名学者郑贻春先生、黄向阳先生交流,其中谈到:"胡温吴体制"应主要借助于中国民间力量、国际外交力量,发现契机,抓住契机,尤其对著名冤假错案给予一定程度的干涉;若更有胸襟胆略,应着力重翻整个办案过程,比如"四君子事件"中的秘密逮捕、超期羁押、毒打虐待、错判重判等等一系列前前后后的重要环节,应给予公诉方以法律责任的追究,同时给予被迫害方以道义和经济的赔偿;作为一个相对而言较为开明的执政党要领,理应对被迫害者及其家属赔礼道歉,并用媒体向世界公开,从而掀起中国言论自由的黑盖,逐步倡导和推进中国的政治现代化。

   (五)我最后的一句话:对待"四君子事件"应当像对待"上海首富"周正毅一样,狠抓个案,立"四"破"周";孰友孰敌,孰益孰害,孰众孰寡,孰长孰短,望致力于创造"中国的戈尔巴乔夫时代"的"胡温吴体制"深以自知。

   -------------------------- 源自《议报》http://www.chinaeweekly.com 此文系本刊首发,欢迎其它各类刊物转登转发,但是请注明出处和本报网址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