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分化瓦解"政权上海帮"——采访郑贻春 ]
杨银波文集
·为申办“弱势群体法律援助中心”鼓与呼
·我与《民主论坛》共同祈祷
·郑贻春采访录
·高呼自由朝鲜运动 ──采访郑贻春
·人城
·强制收容: 老年民工蒲政华访谈录
·请关注徐高金:一个中国老人的慷慨壮歌
·共产王朝与一党专政
·杨银波对话余樟法(东海一枭):政治的罪恶乃世间最大的罪恶
·【红朝谎言录·参赛作品】红朝谎言三百年说不完
·【某征文大赛·参赛作品】癸未十项建言
·在中国搞大一统是死路一条
·介绍《红史》:抗击红朝——2003年8月5日晚于广东某大学历史系的演讲记录,原题为《历史的惨剧》
·重建"中日索赔"的基本原则
·破除军政府呼吁书
·对当前民主运动的看法
·杨银波8月22日严正声明
·生 命
·书评天下,天下书评
·东升农场民工抗议拖欠工资纪实
·警言
·面对谎言与虐杀 ——推介《新世纪红朝第一谎言》
·惊乎!百万网友大签名!
·宣扬正派民主,重整海外民运
·关于当前中国的八项建言
·杨银波推荐:中国教育界的奇耻大辱(记实档案)——中国辽宁省营口市第五中学青年女教师李广艳控诉“恶魔校长”庞庆振
·杨银波加入"中国独立笔会"申请书
·疯狂之诗(九首)
·致重庆公民第一书 ——我们为什么要爱重庆?
·以斗志的力量——写给妹妹杨蓝蓝的一封家书
·第五权力:政论家的话语权
·致重庆公民第二书 ——重庆农民处于九天之下
·致重庆公民第三书
·柯特遗书
·致重庆公民第四书——重庆,请带头废止教育产业化
·我的四点看法
·致重庆公民第五书——杨银波明天就是被捕的杜导斌
·民间版《新闻调查》:湖南刘骏“6·16命案”调查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
·与《大纪元》共议杜导斌事件
·鼓励“民间自救”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二](11月14日更新版)
·刘骏的在天之灵在飘荡——“6·16命案”舆论影响之大,蔚为壮观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分化瓦解"政权上海帮"——采访郑贻春

采访/整理:杨银波(广东)

   简介:郑贻春,1959年1月27日出生于辽宁省营口市,曾于"八九学潮"期间领导过沈阳及其他东北地区的学生运动,之后在辽宁省企业经济研究所工作,专门研究经济理论,现为东北某大学英语教授。著有《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纲要》、《中国宪法体制改革纲要》、《王朝循环论》、《论人民政府》等学术著作,其作品《大陆架的命运》与《洗脑时代》已获国家出版社出版,被誉为"现代化学者"。5月21日上午,针对当前敏感而又紧迫的"政权上海帮"问题及其对策,郑贻春教授接受了我的采访。

   杨:你好,郑教授。"政权上海帮"这个问题,在国内一些秘密渠道偶尔能听到一些,但在海外却叫得很响,我不知你是如何看待这个敏感问题的?

   郑:说实话,我觉得很可笑,这个问题在中国居然是个"敏感问题",可见共产党在制造恐怖方面有多么大的能力!我认为"政权上海帮"这个问题,不光是海外要大呼特呼,我们国内也应该大呼特呼,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前,我们首先要彻底地认识它的危害性和严重性。"政权上海帮"有其历史的影子,"四人帮"就是"政权上海帮",只不过现在这个"政权上海帮"更"与时俱进"了一些罢了。"四人帮"的真相直到现在都还在被共产党隐瞒着,其实它不应该叫"四人帮",而应该叫"五人帮"才对,江青、王洪文、张春桥、姚文元这些不是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同志们只不过是毛泽东的替罪羊而已,真正的"老大"、真正的"核心"其实就是毛泽东。而今天呢,当年的毛泽东换成了江泽民,当年的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换成了今天的曾庆红、贾庆林、黄菊、陈至立,旧的"五人帮"成了新的"五人帮"。这个新的"五人帮"不光是这五个人的帮派,它更是掌控了整个中国军事、公安、国安、司法、外交、对台关系等一系列重大领域的"最后拍板权"的权力垄断集团。"政权上海帮"的成员是靠人身依附于江泽民而集结起来,并借此迅速飞黄腾达的一大堆恐怖分子,这是个对党内实行"集团恐怖主义",对党外实行"国家恐怖主义"的中国版的"本·拉登团伙",而其"老大"、其"核心"--江泽民,他就是中国的本·拉登。

   杨:"政权上海帮"的危害具体有哪些?

   郑:由于它是靠人身依附于江泽民而成,因此它所实行的政治必然是跟公开化制度相反对的"秘室政治",其危害主要表现在以下四个方面:一、"政权上海帮"是个帮派体系,是个"家天下"的权力私有化的犯罪集团,我们知道,权力本来应当是全民共享的资源,但是在中国呢,这个权力却被"政权上海帮"巧取豪夺,他们垄断了权力,这就为"江王朝"的人治天下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二、"政权上海帮"剥夺了共产党里面所有开明人士本应具有的权力,对开明人士构成了很大的威胁,使其无法施展才能;三、"政权上海帮"是一个从中央到地方的庞大体系,这种自上而下对权力的非法窃取导致了整个社会的政治腐败;四、"政权上海帮"是毛泽东、江青、张春桥、王洪文、姚文元犯罪团伙的现代"复辟",这将给中国的现代化事业造成极其巨大的阻碍。

   杨:自胡锦涛、温家保上台之后,对于"政权上海帮"的问题,你是否注意到了大陆媒体的微妙变化?就是说,你是否注意到大陆媒体的重心在"小心翼翼"地移向"胡温吴体制"?

   郑:你说的这个我都看到了,但那只是非常表面化的东西。由于"政权上海帮"对权力的垄断,他们用"稳定压倒一切正义"的无耻政策进行无数次杀鸡儆猴的倒行逆施,因而使得整个大陆媒体几乎没有自主权。即便是有,也只能是在"政权上海帮"的框架下,在不影响其绝对统治地位的前提下,小打小闹而已--可惜就连我看到的小打小闹也几乎等于没打没闹。这是什么原因呢?因为在"政权上海帮"的淫威下,谎言就是大陆媒体的本质,也是它的运行方式和生存原则。通过纸质、声音、图象的加工,这些媒体为"政权上海帮"大造声势,大当帮凶,像所谓"三个代表"之类,简直弄得整个大陆媒体奇臭无比。

   杨:如此说来,"胡温吴体制"也将跟大陆媒体一样很难有所作为?也就是说,不光大陆媒体如此,在"政权上海帮"的严密控制下,连"胡温吴体制"也只能小打小闹,他们的框架也难以超出"政权上海帮"的框架?

   郑:你这个问题提得有意思。其实刚才我所说的,都是在陈述"政权上海帮"的密植程度,在考虑对策之前,我们必须首先认识到问题的艰巨性和复杂性。现在的"胡温吴体制"也不是说只能按部就班,照我看,其实他们也有他们的优势:第一,现在的共产党里面,从青年到中年的掌权者,他们对"政权上海帮"认识得很清楚,这些人都很反感"江王朝";第二,中国有良知的老百姓也在渐渐转移重心,前几年的"远华大案"和今年的"非典危机"就让老百姓看出了一些问题;第三,国际压力的作用不可忽视,海外的媒体、组织、留学生等也在痛骂"政权上海帮"给中国造成的深重灾难,据我所知,现在已经有人在专门搜集江泽民的犯罪资料,要控诉江泽民犯有"反人类罪",包括他所做的一切反人类、反文明、反现代化的罪恶行径,如取缔地下宗教组织、大肆迫害异议人士等等,甚至有专家预言,江泽民将被判无期徒刑,在这一方面,国内某些比较大胆的、并且是身份显赫的人物也在响应,比如中国前卫生部中药局局长的儿子吕加平,他就无数次地撰文呼吁"大家都来投胡锦涛一票",并且他还通过内部渠道把要求追查江泽民历史问题和入党问题的文件传到了党内和军内。像这些,对分化瓦解"政权上海帮"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杨:假如现在我非得让你当一回胡锦涛的老师,你准备为他出些什么样的主意?

   郑:首先我想胡锦涛对"政权上海帮"的问题肯定十分了解,在这种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着手:一、继续发挥他的平民意识,以赢得全国的人心;二、运用现代化网络交流手段,建立"胡锦涛网站"、"温家保网站"、"吴仪网站",可以组织专门人才与网民就国家大事进行交流,同时大量支持那些"挺胡"、"挺温"、"挺吴"的网站,比如吕加平的个人主页就很值得一荐,我希望胡锦涛平时多说说像今年他到广州时对一位大夫说的"你的建议在网上发表,我看了,很好"之类的话;三、可以考虑办一份《胡锦涛杂志》,通过纸媒的方式让大家共同参与国事议论,论者大奖,言者无罪;四、马上成立"胡锦涛信访小组",向全中国人民公开网站网址、电子邮件、电话、传真,甚至可以在他批示的文件下直接留下信访小组的联系方式,及时地把他自己的处理意见反馈给人民;五、团结原来被"政权上海帮"打压的一些民间宝贵力量,尤其是直接建议如何处理比较知名的大案,比如刘荻案、杨建利案、李祥春案、王炳章案、姚福信案、肖云良案等,并可以设法召集被打压的这样一批人,开一个会,如果胡锦涛胆量再大一点的话,可以在会上代表作恶多端的组织向这些被迫害的人鞠躬致谦;六、如果说"胡温吴体制"代表民意,"政权上海帮"代表腐败的话,那么这实际上就是一场人民与腐败势力之间的斗争,这个斗争如果不能直接在高层之间展开,那么至少可以在中层和基层展开,比如你调查过的湖南李尚平案、湖南"6·16命案"、江西徐高金案、浙江王振宙案,这些案子现在在当地引起轩然大波,这个时候胡锦涛就完全可以建议根据人心的正义法则严办、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把这些案子的幕后黑手揪出来,揭发这些与"政权上海帮"大有关联的地方诸侯,这也是对"政权上海帮"的致命打击。

   杨:你说的这些,都是从尽量团结和重新整合民间力量来考虑,并以此深得民心,那么党内怎么办呢?

   郑:党内大致分为四派:"胡温吴体制"、"政权上海帮"、"墙头草派"和"观望派"。后两者占的比例特别大,比如我认为主管立法的吴帮国就是一个"观望派"。胡锦涛可以多借助这些"墙头草派"和"观望派"的力量,尤其是多团结对处理"政权上海帮"有一定经验的权威级的老人物,比如万里、乔石、李瑞环、尉健行、朱镕基等,同时,对于像王炳章、杨建利这样重量级的民主革命家,完全可以将其直接"破格"重用为部长级干部,大胆激励民间力量,大胆激励中国民间组织的建立和运行,大胆激励民间精英的表达,并重用其中的佼佼者。现在胡锦涛最需要的就是要用有良知的党内力量和有影响的民间力量来抵制和围剿"政权上海帮"。

   杨:而这些依我看还只是外部力量,你认为"政权上海帮"真的是铁板一块吗?他们内部难道就没有分歧?

   郑:这个问题提到了要害,外部力量可以用软硬兼施的方式,而内部力量在外部力量软硬兼施的情况下是否真的会土崩瓦解,依我看,这还需要一定的时间。而且就我对历史上宫廷政变的了解,很多时候旧势力即便为新势力所用,其顾虑也很多,所以我对内部瓦解还暂时不抱太大希望。但对民间力量和国际力量我倒特别重视,比如国际外交上,我确实希望像美国这样的民主大国能多跟胡锦涛打打交道,少理江泽民那一帮。

   杨:你说的"少理",依我看太难。国际外交上可以做到,中国民间也可以做到,但是胡锦涛本人要做到就很难。举个例子,这次非典,胡锦涛开会都必须提到"高举'三个代表'伟大旗帜",你看,他也躲不开这个,一提这个,功劳就被江泽民占去了,胡锦涛轻而易举地就被利用,也就是说,他成了一个傀儡。

   郑:胡锦涛也没有办法嘛,现在江泽民实行的就是邓小平那一套,做太上皇,直接利用你胡锦涛的任何成果,但是如果你胡锦涛一旦有了半点散失呢,那么你姓胡的就完蛋了。不过我还是相信,得民心者得天下,能够不断地赢得民心,一点一点地来,最后无论这"政权上海帮"怎么个顽固法,反正这帮人在人民心中已经被判了死刑,他们要成气候恐怕就难了。

   杨:我看问题还没有这么简单,"政权上海帮"只不过是我的一个担心,但比这个担心更大的是,就算"政权上海帮"问题解决了,"胡温吴体制"抬头了,那么又如何保证历史不会重演?如何避免"胡温吴体制"成为"政权三人帮"?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怎么行?

   郑:如果说真有那么一天,"政权上海帮"问题解决了,"胡温吴体制"抬头了,那么我认为下一步就应该这么做:一、立刻实行自上而下的全面改革,在党内进行部长级范围内的民主选举,邀请海内外具有经验的、具有战略思维和普世观念的开明人士共同参与;二、着手制定政治体制改革时间表,可以考虑多党制,并从新闻改革入手,迅速进入立法改革、司法改革、行政改革、教育改革、福利改革、农村改革、情报改革等一系列环节的快车道;三、呼吁和鼓励民间组织的建立,释放过去被"政权上海帮"打压的政治犯,重新处理过去"江王朝"的冤假错罪案,可以用专题电视、专题电影、专题广播、专题杂志、专题专书、专题网站、专题论坛、专题网刊的方式例数"政权上海帮"的种种罪恶,广泛传播当今世界的主流文明,借此达到全民意识形态的空前转变,从而把中国的民主事业推向新的现代化进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