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杨银波文集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我要坚强地活著,作为一个异见者。在这里,在自己的祖国。我可能会倒下,可能随时会消失,但我会挣扎著爬起来,走下去。永远。忠于我的信仰。我不孤单。──摘自刘水《我这半辈子》
   
    自5月2日晚上刘水被捕至今(5月8日凌晨),媒体一共出现3条报道和3篇评论(含声明):《大纪元》的《传异议人士刘水在深圳被捕》、《异议人士刘水在深圳第四次被捕》,以及自由亚洲电台的《深圳异议人士刘水被判收容教育一年》;《自由中国》网络活跃人士“民士”的《呼吁当局立即释放刘水先生》,政论作家郑贻春的《刘水被中共拘捕的抗议声明》,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主席刘晓波的《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目前此事仅有三处可以直接询问:一是5月2日晚上和刘水在一起的那位朋友(据媒体朋友说姓吴),二是位于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29号的南园派出所(南园派出所电话:0755-83230110;福田公安分局电话:0755-83346666;深圳公安局电话:0755-25576335[总机],0755-25572114[治安中心],0755-25572675[治安分局值班室],0755-25564248[政治部值班室]),三是位于深圳市南山区西丽镇湖龙珠大道旁的西丽收容教育所(电话:0755-26780669)。从私下交流及大陆民间网媒的舆论来看,抗议、质疑为主,嘲讽为辅──毕竟在某些人的第一印象之中,洗桑拿=嫖妓=道德败坏=不是好人=不会做好事=被抓活该,此逻辑正为当局所期许,不过也未必太低估了刘水本人的品质与智力。
   
    大约一年多以前,因我正在紧急关注农民工维权事宜,刘水给我来过几次电话,所谈内容大都是鼓励、加油之类。他的表达能力极强,口齿清晰,思维敏捷,言辞坦率而真诚,至今我的通讯录上仍留著他的手机号码。此后我搬迁无数,便再无交流,他的那个手机也不知怎么回事就打不通了。三个月以前,我在电话中对身在深圳的赵达功讲:“在广东,若被捕,你我二人乃是首选。”达功兄赶紧补正:“不!还有一个──刘水。”正是因为达功兄的这句话,我才将媒体上出现的刘水文章一一珍藏。下面我把我对刘水的了解讲出来,并以此告之诸位:刘水数年的磨砺、坎坷与奋斗,非但对人情世故显得过于早熟(甚至略显沧桑),而且由之前三次被捕的苦水所浸泡出来的赤子之心一刻未变,内心修为颇好,对自己有较强的道德律令,对为争取民主、自由而受难的同胞更是尤为关注,形同深入己身。

   
    现年未满37岁的刘水,乃是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系《大纪元》专栏作家、《新世纪》专集作者,同时也是《观察》、《民主论坛》、《议报》、《动向》等著名政论媒体的自由撰稿人。2002年10月13日,他凭一篇原载于《天问论坛》的《费正清──徘徊在丑陋中国身边的一只聪敏的狼》,首次进入海外政论媒体之一──《新世纪》。在这篇文章中,对于近现代中国及东亚研究学者费正清,刘水尤为钦佩其敏锐的判断能力与大学者风范,以及其巨大的学术带头能量与优秀的交际能力。2003年1月24日,刘水于《新世纪》发表《我这半辈子》(又名《两代信仰不曾消失──我与父亲琐忆》),此文感人至深。在有著58年中共党龄的父亲的78岁生日之际,他突然接到父亲电话:“今天全家聚餐了,就差你不在。”
   
    这句看似极为简单的话其实包藏著巨大的悲痛,那便是刘水本人所承认的:“我是家人永远的恶梦。”由于当局持续的、反复的、乃至常常突然袭击的打压,刘水非但安全、自由不保,人生婚姻之幸福更是免谈(至今单身)。不过在《我这半辈子》这篇文章中,刘水却于巨大的悲情与愧疚之外,仍然非常坚定而明确地说:“我无法埋葬自己的历史。真相会大白于天下,总有一天。我们是人,我们活著,我们要自由地呼吸,我无法沉默。不管等待我的是什么,但愿我们还能见面!我要坚强地活著,作为一个异见者。在这里,在自己的祖国。我可能会倒下,可能随时会消失,但我会挣扎著爬起来,走下去。永远。忠于我的信仰。我不孤单。”就凭这一段话,我们便要向刘水致以他本就应当获得的敬意。
   
    刘水编写过《六四事件大写真》、《海南黑社会纪实》,出版过诗集《走向街头》(香港金陵书社出版公司),在《民主通讯》、《关天茶舍》等著名网媒连载过《海边的岩石:一个自由主义者的十年》,在《民主论坛》正在连载《监狱手记》。对于大陆人来讲,能够看到的刘水文字,除了他过去数年记者、编辑生涯的新闻报道之外,如今或许只有这样一本书:《裸模风波──中国首宗环保行为艺术事件全记录》。这本书曾是四年前在《广州文艺》连载的报告文学,刘水在此篇报告文学中极为欣赏行为艺术天然具有的叛逆、另类、颠覆属性,因其内容的先锋性质,该报告文学被选入《2000年度全国最佳报告文学集》(漓江出版社)。2003年,刘水出版《裸模风波》同名单行本受阻;一直到今年3月,广东旅游出版社才终于出版成功,为《裸模风波》第一次印刷第1版。在已被政治清洗的大陆“正规”书店,翻开这本书,竟然能够看到“ISBN7-80653-503-9”、“中国版本图书馆CIP数据核字(2004)第000095”的字样,这对“六四民运人士──刘水”而言,已是不小的成就。
   
    刘水更多的是受到海外政论媒体的器重。试举三例:2003年8月9日,刘水文章《深圳,你的良心在哪里?》以“特稿”档次刊于《新世纪》;2004年3月13日,刘水文章《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以“今日观察”档次刊于《观察》;2003年11月16日,刘水长篇回忆录《监狱手记》开始于“来稿长度以1500字为度”的《民主论坛》连载,至2004年4月7日已连载到《监狱手记(之11)》,这在《民主论坛》刊发历史上已是极为罕见的一例。因当局对暂住人口的地域歧视、户籍歧视(实际上是政策性歧视),刘水与深圳500万暂住者一样,所喊出的是:“深圳属于所有的深圳人,包括几百万暂住者。他们不是乞讨者,而是深圳的建设者。深圳,你不能没有良心!”被誉为“中国窗口”的深圳,在他看来,已成为一座没有灵魂、没有人性的城市。──这也是我对中国所有经济发达地区的看法,更是中国中下层、底层人民痛彻肺腑的切身体验。
   
    刘水在第四次被捕之前三个月的其它文章,除了《天平上的国家总理们》(《议报》首发)、《台湾公投那一刻,我反对战争》(《观察》首发)、《“党内监督”暗含执政危机》(《动向》首发)、《也说台湾民主的暴戾》(《大纪元》首发)之外,其余皆是切入个案、关注人权的文章,如《质疑湖北警方“杜导斌案”罪证》(《大纪元》首发),《放逐王有才再显当局的“人权秀”》、《上海申请反腐游行人士胡愚文遭警方殴打后被抓走》、《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观察》首发)等等。作为一名曾经有著多年记者、编辑经历的媒体人士,他对个案的敏锐性和交流能力值得肯定,尤其是在其被捕前发表的最后一篇文章:《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此文正是对《华盛顿邮报》4月22日报道《Beijing crushes a studentgroup--Beliefs tested in saga of sacrifice》(《北京镇压一学生组织:信仰在牺牲》)的有力补充,这很可能就是刘水被捕的导火线。
   
    我无法判断当局是否以逮捕刘水来封杀其口,以求制止“新青年学会案”被更大化地推波助澜;加之5月4日是“五四青年节”,这个节日正是对杨子立、张宏海、徐伟、靳海科这四位优秀青年的极大侮辱,于是当局很可能在《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发表之后就已经下令必须于“五四青年节”之前封住刘水之口。而后精心设计,或者寻找一个对于外界而言可能存在极大误会与分歧的机会,如此,则倘若组织、媒体、舆论抗议当局行径,则在大众眼中似成“营救嫖客”之丑闻……。这一招“恶意破坏异议人士道德形象”的手法不可谓不阴险,我们必须彻底拆穿这种猫腻,竭力抵制这种谎言,强烈呼吁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中国大陆作家刘水先生!
   
    2004年5月6日晚 初稿 5月7日晨 修改 5月8日晨 定稿(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