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文集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文玉:
   
   4月28日便是你父亲被捕半周年,在此半年之内,作为你父亲的同行、同道及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友,我的精神折磨与你这位年仅12岁的“童年老成者”同在。我曾听闻乃至亲眼目睹过相当多政治犯、良心犯的家庭悲剧及其抗争过程,我想我应该借这封信郑重地向你讲述一些超越你这个年龄的话题。如同你父亲所知,我曾给我未来的儿子留下《杨银波遗书》,那些血泪文字不仅表达我对他精神传承的寄望,更是明确他将来的责任与品行;如同我此时正要告诉你的一样。
   
   你曾一度是你父亲眼中的聪明慧颖者,在湖北省应城市重点小学连续三年的全年级第一便是你的能力所在。你父亲曾说过:“我的责任是保证他有个快乐的童年,他的责任是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学习好不好交由他自己全权负责。”他还说:“电子游戏是益智的。玩游戏已经成为我孩子幸福童年不可缺乏的一部分,我鼓励他玩下去。”在“人家孩子来玩游戏,大人就来捉”的惯例之外,你和你父亲当年竟然“手牵手钻网吧”,他为此向我们幽你一默,说:“这小子贼精,看过两三次,居然会玩了。”当得知我们的杜文玉先生乃是贵班班长之后,我真是打心眼里为你叫好:“小小年纪就干上了‘班主席’,杜文玉搞政治,可真有一手!”

   
   然而现在你已决定辞掉“班主席”不干,不再参加每学期都参加的作文比赛和其他活动,甚至对你母亲说:“我将来绝对不会从政,不去当官。”你的学校“政治生涯”从此结束。更令我们著急的是,如今你已阴郁不堪、沉默寡言、不苟言笑,当年那个高声叫嚷“玩游戏?!又可以玩它个痛快?”的杜文玉从此消失,似有一蹶不振之势。此情此景若被你父亲得知,他必定会用湖北话大骂你一句:“杜文玉,你在搞么事?!”当然我也知道,自从去年10月28日你父亲被捕之后,你在电话里也总是向任何一个慰问者说:“我爸爸没有犯法!”好在你的是非还算分明,但境界仅限于此,继而精神颓靡,不免愧对名扬天下的杜导斌兄啊。
   
   你知道1979年台湾“美丽岛事件”中的政治犯张俊宏吗?他被国民党拘捕的时候,他的儿子张容彰只有4岁;等他从景美看守所监狱出来的时候,他的儿子都比他高出一个头。在这么漫长的监禁生涯中,张俊宏一直都在将自己心中的想法通过纸笔,告诉张容彰、鼓励张容彰,让他不会因为父亲的监禁而有不好的影响。可是当时狱中规定信的字数不能超过200字,每一封信都要检查,而且张容彰当时还不太会写字,他就用拼音符号写信来安慰在狱中的父亲。这个例子告诉你:你也应当向年仅4岁的张容彰学习,你要想尽一切办法来安慰你的父亲,免除他内心对你和你母亲及其他亲人的愧疚,要让他在精神上从监狱里面走出来。
   
   政治犯狱中家书的例子实在太多,傅雷、遇罗克、魏京生、王丹、廖亦武、柏杨、余登发、李敖、魏廷朝、陈菊、林文珍、黄信介等等,不胜枚举。例如柏杨,我想你也知道,他是写作《丑陋的中国人》的非常著名的台湾作家。柏杨的资格比张俊宏还老,他在1968年3月7日就被国民党拘捕了,关了9年零26天,当时他的女儿佳佳只有8岁。柏杨被捕后,佳佳的性格跟你现在一样:敏感、脆弱、逃避、冲动、早熟、矛盾,当然也非常世故、扭曲和孤独。国民党当局对他们父女俩实在太残酷无情,可是他们是怎么做的呢?佳佳长到12岁──也就是你这个年龄──的时候,开始写信给他父亲,一直写到他父亲出狱为止。柏杨在监狱里对佳佳主要关心的是三方面:第一是学习,第二是生活,第三是品行。其实,文玉啊,你父亲又何尝不是如此?他的好学精神、犀利文笔、纯正良心,以及为人友善、穷于思辩的性格,都应是你此生之楷模、此生之传承。
   
   想当年,我的学校“政治生涯”及全年级第一的水平也可以说与你“彼此彼此”了。我一向反抗专制教育,但不因教育专制或其他原因而迁怒于知识本身,更不会迁怒于政治本身。真正的知识,乃大千世界之精华,人类文明之荟萃,多得少不得;真正的政治,本身并不肮脏,反而伟大,它是对民主、自由和人权完全遵从的高等事业和生活方式,是服从良心和道义的具有批判性的社会行业,人类为了追求这样的政治,曾以英勇无畏的精神、巨大沉重的牺牲和可歌可泣的抗争来达成。我同意你所说的“绝对不会从政,不去当官”,因为现时的大陆政治是特权横行、弱权遭殃、无权无路的政治,是黑白是非完全颠倒的政治,是将权力作为镇压工具、夺利工具、收买工具乃至贩卖工具的政治,这是假政治、黑政治、恐怖政治!但是,舍弃政治抱负并不一定等于不再为真正的政治而奋斗,并不一定等于对真正的政治完全丧失信念和决心。
   
   你父亲之所以受到海内外同胞的一致尊重,正是因为他的良知和纯正,他是一个愿意舍弃政治抱负但对真正的政治持续呼唤的真正的知识分子。在古代,知识分子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的贤哲;在今日,知识分子是开发、追求和誓死捍卫社会价值、文化和良心的天然使命者,他们博及知识,具有深切的人文关怀和强烈的入世意识,并于精神世界之中超然洒脱,甚至面对貌似强大的极权与牢狱仍嫌微不足道,你父亲便属此类。对于有坚强的内心修为和自然的天性情趣的知识分子而言,坐牢只能算是一种“另类”的生活方式:于逆境之中知天达命,随遇而安,荣辱不惊,物我两忘,恰似古人耕读之乐。你父亲闻名海内外,对外界应无多大亏欠,倒是对亲人挂念非常。现在,你父亲的单位已从2004年2月就停发了他的工资,每月仅靠你母亲当护士的几百元的工资生活,家中尚无别的经济来源,生活已十分困难,连两个律师的诉讼费都无力交付,倘若在这种情况下你还要让你父母为你担忧,岂不是不够“童年老成”?抑或说,“不够义气”?
   
   现在你便是杜家之精神支柱,须于学习之中求得真知,于学习之外广泛博览,于生活之中独立坚强,于生活之外爱及他人,于言谈之中诚恳以待,于言谈之外点到为止。家中经济拮据,杜导斌的朋辈们不会坐视不管;你也要将仅有的一点零花钱尽量节俭,买几叠信纸,顺带多写书信寄予你父亲。寄信之前,请一定将所写之信复印一份保管起来,并将你父亲的来信也保管起来。平时要想尽一切办法安慰并帮助你母亲,为你母亲排解忧虑。面对四周冷眼嘲讽,应不卑不亢,捍卫杜导斌之子的尊严,再多伤感也将其化为尘缕。至于“班主席”之政治生涯,依我看可以继续:服务于“民众”但不于“师官”之前奴颜婢膝,得心于“民众”但不于大是大非之前随波逐流。
   
   希望在你父亲出狱之时,我们都能为你欣慰一笑。
   
   友:杨银波 亲笔
   (大纪元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