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杨银波文集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请问党国政府:你们官媒合一、商媒勾结、官商媒共谋,你们严密监控,防火墙高筑,你们消灭主编、编辑、记者、写手之良知,逞收买、利用、警告、关押之能事,你们恩威并用、偷梁换柱、停刊赶人、封杀示众,堵、塞、防、压、撵、关、杀之维(特)权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你们真的以为这960万平方公里就没有人敢说话了吗?

   这一切都将过去!随着信息化时代的迅速到来,随着人民权利意识的逐步提高,随着网媒逼迫纸媒的节奏跟紧,随着不惜成本和不怕打压的新生媒体茁壮成长,随着国际环境的外压力量,随着国内民间的强烈呼吁,随着限于巨大政治危机之中的政府不得不重定原则改弦易辙,这所有的假、恶、丑都将被巨大的民主扫帚统统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人们将越来越需要了解真相,了解实质,媒体的失职可能导致被大规模游行所抵制、封杀,政府的手脚必须加快节奏,作为权威信息的知情者和控制者,他们必须在第一时间跑到新闻发布会现场,把谣言四起的局面迅速收拾。这就是我看到的未来。

   我相信,始终有那么一个庞大的、勇敢的、正义的健康群体存在于体制内和民间;我相信,始终有那么一群不昧良心的好主编、好编辑、好记者、好写手、好摄影师、好画家存在于媒体。这一拨又一拨的人群正在迅速壮大,经过上百次、上千次乃、至上万次对重重封锁的突破,他们必然能把持住因为被压抑得太久而似乎就快要爆发的江山大势,必然能尽到基于国家道义基于社稷民生的社会责任,必然会传承并且继续传承着中国知识份子5千年相递的历史使命与济世情怀。

   经过一次又一次的艰难尝试,他们必然砸碎“官办媒体,商业运作”的旧式路数,必然推倒脱胎于革命战争时期具备强烈工具色彩的媒体管理理念和模式,必然不再驯服于“待原因查明后再做报道”和“负面报道后果消极,容易引起恐慌”的动机扼杀,必然在不久的将来筑起一道基于更广大人民尤其是社会底层人民疾苦的钢铁长城,必然在更宽广的领域屯起一个常识理性化和视角全球化的深邃博大的蔚蓝大海,必然能够凭不懈的努力坚持住张季鸾所说的“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抵制官媒合一、商媒勾结、功心私利、佯作麻痹的媒体主张。

   经过一个又一个新生力量的不断崛起,他们必然废掉满版都是为政府粉饰太平和为小市民提供无聊谈资的帮闲媒体和无聊媒体,必然建立起一个优秀的制度和机制抵制外界的不正当干预,必然会以明确的事实和深刻的说理来增强国民的心理抵抗力,必然能以不断提升质量赢得“了不起的公信力”而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因为所谓“诽谤”、“侵犯名誉权”而连遭群众状告。

   路漫漫其修远,我们要上下而战斗。在此,我杨银波庄严承诺:无论《百年斗志周刊》未来将遭遇多么大的磨难,或者无论《百年斗志周刊》未来将获取多么大的荣誉,作为创办人,我坚信本人信仰之坚韧可列为个人之首富,坚信媒体“公器”效应之重要可冠为脊梁之首指,坚信刊首语“传承中国脊梁精神,开言论为自强首义”其意念之广大可举为中国之首倡。

   我曾预想《周刊》之“百年”,将至2103年1月19日──“第5,218期”,那时可能连我的儿子杨血昂也不在了,我的孙辈那会儿大概也有60多岁,我仿佛看见他们跪在我的坟前,想着他们的这个不要命的爷爷又会是怎样的千头万绪?想一想,就那样一个特殊的画面,后人满遍,大小连众,如此地声势浩大,便足以责令今天的自己万莫于百年之后愧疚于他们。朋友们啊,在某年某月某日,当你我都已双鬓斑白、垂暮兮兮,我们拄着拐杖抚今追昔,感慨这无尽的漫漫长路,我是多么地希望我的后代能和你们的后代一样,矢志不渝、一脉相承!

   --------------------------------------------------------------------------------  2004年05月02日 《民主论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