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杨银波文集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亲人访谈录:关于重庆氯气泄露事故(上)

   万万没想到,才离开重庆江北区猫儿石数日,便传来如此噩耗:4月15日19时,离我亲人家仅700米左右的猫儿石天原化工厂,2号氯冷凝器的列管出现穿孔,氯气泄漏;4月16日凌晨2时,冷凝器发生两次局部的三氯化氮爆炸,氯气随即弥漫;4月16日17时57分,泄漏的氯气再次发生爆炸,黄绿色的氯气冲天而起,造成1人死亡、8人失踪,3人受伤,共有15万名群众被紧急疏散。

   看著电视、网站里的画面、图片,那些道路、山脉、工厂乃至小店小馆,都曾是我数次经过、去过的地方,哪条路该怎么走,哪路车该怎么坐,哪条街有哪些生意,我都颇为熟悉。甚至在电视中,我还看到我认识的几位猫儿石朋友;至于天原化工厂,我更是曾经在此参观,留下照片数张。4月17日凌晨6时,一打开电脑,看到「天原」、「江北区」、「嘉陵江对岸」等字样,我心急如焚──糟了,猫儿石有难!上午8时47分,我打去四叔杨义华家的座机电话,连拨四次拨不通。9时13分,打去四叔的小灵通,连拨三次拨不通。9时26分,打去四妈高舞英的手机,连拨两次终于拨通。

   银波:刚才打四叔的小灵通,打不通。

   四妈:不会吧,不会出甚么事吧?他昨天上午11点就逃出去了。我现在也不在家,在朋友这里。很紧张。

   银波:你能够即时地知道事故进展的消息吗?四妈:只能看报,看《重庆晨报》第三版,上面讲八个氯罐中的4、5、6号罐已经全部爆炸,1、2、3号罐可能是空罐,没有发生爆炸,7、8号罐已经发生移位,三个冷却塔没有发生爆炸。猫儿石的人基本上跑光了,有少数人没有跑,呆在家里不敢出声,大家都很紧张。

   银波:关键是要平安。四妈:谢谢。你再联系一下你四叔,我也很担心他。

   10时17分,我好不容易拨通四叔的电话,电话里传来周围嘈杂的声音,有孩子在哭,有老人在咳嗽,大多数人在聊关于氯气泄露事故的事情。

   四叔:哪位?银波:我是银波。四叔:你是哪位?这里听不清楚,周围闹得很!

   银波:我是银波!你在哪里?四叔:哦,你好你好!我在重庆第十八中学,学校里面的体育馆、办公楼、教室到处都是人。哎呀,昨天上午我第一时间就给你打电话,想专门跟你讲这个特大新闻,但是电话老是打不通。昨天晚上打电话给你爷爷(重庆永川市),他们也是紧张得很。

   银波:我今天才知道消息,但是不太信任官方媒体的说法,你讲一讲。

   四叔:哎呀,昨天那个阵势才叫大哟!满街的人戴著口罩,拿著湿毛巾,都在跑啊,跑啊!好多人都在喊:「快跑!化工厂氯气泄漏了……」猫儿石的汽车、出租车都不够用,来了很多武警、公安、消防,街道干部都出动了,卡车、警车到处都是。猫儿石小学的1200多名学生,撤离得很快。离天原较近的,像观音桥啊、华新街啊、嘉陵江大桥、小龙坎啊、天星桥啊,到处都有人在跑。离化工厂500米的地方,都设立了警戒线,布置了3万人的安置帐篷,调运了3000多床棉絮,还有矿泉水啊、乾粮啊,等等。

   银波:我早晓得天原一直是个祸害。

   四叔:平常得很嘛!去年8月份就有过一回。今年2月14号,天原也发生过一起氯气泄漏事故。还有就是我以前看过的一份旧报纸,1982年6月3号,当时是四氯化碳车间大量氯气泄露,那个时候猫儿石小学和重庆第七十一中学,有140多名师生受害。哎,天原这些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屡禁不止。

   银波:原因在哪里?

   四叔:报纸上讲,我们这次事故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设备陈旧,一个是操作违规。其实「设备陈旧」说得倒对,但「操作违规」完全就是化解责任,反正你摊一点我摊一点,大事化小嘛。遇到这种事情,都是这么处理的。而且现在天原的厂长也死了。

   银波:厂长死了?昨晚爆炸时死的?四叔:好久死的搞不清楚。反正这种事情,活下来还不是死?他要冲锋陷阵嘛。

   银波:叫甚么名字?四叔:任开强,大家都喊他的外号,叫「任猫儿」。失踪的人里面还有胡言禄、冉正碧、叶忠惠、张先银、康泽润、李万明、古维子、陈邵明这些人,其中胡言禄是总经理。

   银波:四妈说,昨天你是上午11点逃出去的。四叔:对。10点半钟的时候,四面八方的人都在跑,有些人说是哪里起火灾,但是13吨的液氯泄露,闻得到嘛!消防啊、公安啊、卫生啊、医疗啊、环保啊,都来了。天原也广播了,说:「紧急通知:今日凌晨,我厂液氯车间发生泄漏,现在仍没排除险情……。如果发生中毒,请大家服用白糖猪油熬水,并立即就医……」

   银波:你也上车了?四叔:没有。我走的方向跟大家走的方向不一样,我是从家里朝嘉陵江的下面跑,朝大石坝那边跑。到了昨天下午,我以为事情有个解决了,就回来,没想到又马上说必须离开,我就被拉到十八中来了。拉了帐篷,有棉被,今天早上还吃了几块饼乾,喝了瓶矿泉水。

   银波:十八中来了多少人?

   四叔:昨天晚上肯定是2000人都有多。现在没这么多了,有人不愿意在里面呆起嘛,可以到安全地带见见朋友嘛。里面很闹,很热。其他地方都有人住起,机关啊、学校啊、医院啊,到处都是。我们江北区这边有8万人被疏散,渝中区、化龙桥片区那边有6万8千人被疏散,一批又一批的。

   银波:你现在周围是不是到处都是记者?四叔:多得很!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到处都是记者。摄影机、照相机、话筒、采访车,哪里都是。

   银波:有没有外国记者,或者外国媒体的记者?

   四叔:还没看到。不过这种事情,政府肯定有一个准备的,官方的办法嘛。不过政府对我们还算客气,它不能马马虎虎嘛,这是重大安全事故。好在大家都算很清醒,没有像开县井喷那样在逃离和疏散中混乱起来,秩序还是搞得可以。

   银波:蓝蓝(四叔的女儿)现在怎么样?

   四叔:她昨天放学回来,刚到警戒线那里就被喊回学校去了。还有重庆工商大学江北校区,那里有5000名师生呀,都撤离了。开玩笑哟,报纸上讲,只要人吸入的氯气浓度达到2.5毫克/立方公尺,就会死人的,那多可怕!天原本来就是个「定时炸弹」嘛,总要出问题的。其实去年8月8号,重庆万州盐气化工发展规划的专家论证会就传出消息,要把天原搬到万州索特盐气化工园区。现在出了问题,但要到2006年年底才能搬完。搬过去,说不定万州那边还不答应。

   银波:这就是典型的手痛治手,脚痛治痛。像江北区董家溪的那个嘉陵化工厂,去年12月27号也是发生氯气管道爆裂事故。重庆实在太恐怖了,环境综合得分才67.35分,主城区酸雨PH均值就达4.54,频率达48.9%。从嘉陵江到北碚,再到大溪沟,污染最严重。

   四叔:这个我晓得,利益驱动嘛。重庆是50年代的六大老工业基地之一,60年代的三线建设重点城市,高能耗、重污染的企业比重较大。环保欠帐多,排污费征收困难。政府管理有问题,企业钻你的空子嘛。在直辖市的合理建设上,政府和企业还是需要谨慎行事。

   银波:嗯。我马上要带我母亲去看病,现在我把我这边的情况跟你说一下。天原氯气泄露这个事故,现在是惊动海内外啊,美国之音、自由亚洲电台、英国BBC、台北中央社都接连发出了报导,中国门户网站《新浪》、《搜狐》、《网易》,加上《新华网》、《中华网》这些,都专门设立了专题,《新浪》还和《网同纪念》一起建立了「重庆4.15事故死难者纪念馆」。今天早上,许多大报小报也都对这个事故发出了报导。我这里有4000多条评论都在痛骂重庆市政府、江北区政府,市长王鸿举是被骂的第一对象,网民要求领导干部引咎辞职。大家都在讲:「怎么又是重庆?重庆真是个多事之地!」舆论的阵势很大。你们附近住的人,有人在电视、电台上,我也看到了。

   四叔:谢谢,我晓得了。这种事情关键是要透明化,实事求是,大家公开议论,冷静处理,反正不要隐瞒嘛。我记得今年3月1号,当时重庆有46个化工危险源就被重点监控,涉及到江北、长寿、沙坪坝、九龙坡、北碚、南岸6个区,其中就有天原化工厂,还有长风化工厂、民丰农化、西南制药等等。现在事情搞成这样,重庆安监局肯定有责任。天原的企业管理、施工也有责任。不过责任的追究有一个过程。好吧,就这样吧,有新的消息我就给你打电话来。

   15时2分,四叔打来电话。

   银波:你那边声音更吵了。四叔:是啊,大家都很激动啊!你看到消息没有?北京方面的专家,在下午1点钟,在北京机场起飞,下午4点多钟就要到我们这里来。四周热闹得很,车子很多。

   银波:你是指国务院方面的人吗?四叔:是啊。大家都在耐心地等,等国务院专家的看法。我看这件事情吧,天原的责任人已经死的死,失踪的失踪,但是没死没失踪的人跑不掉,政府里面负责安全生产监督的人也有责任。我现在身上没有照相机、录音机,不过周围的记者越来越多,可能有一些外国媒体的中国记者。好吧,就这样。我一切都好,你不要担心。

   亲人访谈录:关于重庆氯气泄露事故(下)

   注:我四叔杨义华(我父亲的亲生四弟)、四妈高舞英、妹妹杨蓝蓝家居重庆江北区猫儿石,离发生氯气泄露事故的天原化工厂仅700米之距,是被疏散的15万群众当中的其中三位。除此之外,我的数位旁亲及朋友也在猫儿石长久居住。

   4月17日17时36分,我给四叔打去电话。

   银波:北京方面的专家来没有?

   四叔:人很多,人越来越多,看不清楚。我从十八中出来看了一下,转了几圈,没看到北京方面的人。但估计应该到了,可能在跟重庆政府里面的人交谈。这边的媒体越来越多,我刚刚看到上海东方电视台和香港驻北京的记者在我们身边采访,可能是凤凰、翡翠或者其他甚么台。政府里面的「应急通信车」一直在了解住在里面的人的情况,随时都在进行统计和察看。现在蓝蓝也在我身边,她很安全。

   银波:这是猫儿石有史以来影响最大的事件。

   四叔:是啊。现在周围的声音很大,到了今天晚上的话,人更多。作为重庆的主城区,市民在这次事件中的素质还是很高的,没有引起混乱和暴动。大家都在努力控制情绪。事情还在进一步发展中,最后究竟是一个甚么样子,需要更多的调查和探讨。今天我也给你爷爷打过很多次电话,让他们不要担心。现在我电话里剩余的电量不多了,这个电话你尽量打进来。如果甚么时候可以回家,我一定会在第一时间给你打电话。现在上海东方电视台正在十八中做电视现场直播。就这样。

   20时5分,我给四叔打去电话。

   银波:刚才从北京方面得知消息,温家宝对这次事件作出了四条批示,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专家组已经到了重庆,是副局长孙华山带来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