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遗书(再版) ]
杨银波文集
·广东底层民工访谈录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三](11月24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六书——将公民维权冲出重庆、冲出中国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简要提纲
·江山社稷之叹
·致重庆公民第七书——纪念重庆邹容慷慨赴狱100周年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四] (11月28日更新版)
·杜导斌被捕事件报告
·杜导斌被捕大事记[五](12月7日更新版)
·致重庆公民第八书——纷纷世事无穷尽,天数茫茫不可逃
·致重庆公民第九书 ——2003年:重庆·中国·人权
·致重庆公民第十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上)
·【真爱永恒】专辑: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8首)
·致重庆公民第十一书——2003年重庆民间人权报告(下)
·二零零三年中国人权的五个现状
·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
·湖南女教师黄静命案记录报告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上)
·致重庆公民第十二书——狠狠记住这一刻:2003年12月23日22时15分
·中银前分行长狱中自缢案 家属质疑 ──采访前中银益阳分行长朱国勋之子朱浩杰(下)
·致重庆公民第十三书——乱世中国的选择:采访母亲梁如成
·2004年献词
·致重庆公民第十四书——公民们,我们要赢得这场胜利
·五十人言论集:杜导斌案抗议浪潮
·大陆独立电影《任逍遥》
·独立人的反击——摘自杨银波少年时期长篇小说《野草疯长》
·2003年重庆民间煤矿死亡事故报告
·2003年中国人权状况分析
·徐高金访谈录
·杨银波致《静水流深》作者的一封信
·2004年起跑:中国大陆民间知识群体简表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一)
·张伟国:评杨银波《2003年中国民间人权报告》——“历 史 是 人 民 写 的”
·刘飞跃访谈录
·《1999~2003:中国民间村级罢免报告》大纲
·杨春光访谈录(上)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杜导斌案退回公安局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苦难的中国少年工——写给我年仅16岁的弟弟杨丰友
·杜义龙访谈录──对2004年中国 「文字狱」状况的预计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上)
·杨春光访谈录(下)杨春光从红小兵到异议人士
·张玉波访谈录
·名片:一种值得重视的维权媒介
·顾则徐访谈录
·为六四正名:蒋彦永上书声援浪潮
·回应新华社:关于杜导斌案2月17日电
·王继海访谈录:民间网聚(下)
·意识与奋斗
·2004年两会议政:上海帮与弱势群体
·戒毒所少年 ──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电视电台访谈节目集
·六四·法轮功·蒋提案与丁提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南方都市报》“程喻李”案
·大陆民间舆论:关于2004年台湾总统大选
·杨家简史(1920~2004)
·盘古:大陆第一个公开支持台独的摇滚乐队
·主人──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杨银波遗书(再版)
·徐锡亚访谈录
·张林访谈录
·三农调查提纲
·杨银波抗议之诗: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
·杨银波谈敢讲真话和中国民间维权
·2004轰动中国:蒋彦永上书
·总结:杨银波活跃海外媒体一周年
·斗志──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致《静水流深》作者的第二封信
·2004年中国大陆知识群体的维权抗争
·二○○四年两会议政:官方两会与弱势群体
·亲人访谈录──重庆氯气事故
·2004年1月~4月:中国民间人权记录
·我们的八九“六四”
·九天外──杨银波少年时期诗选──
·纪念杨建利被捕两周年——来自中国大陆民间的30个回答
·给家乡新岸山村村长的一封信
·正道的未来:杨银波日记摘录
·丁子霖等"六四"难属被捕事件报告
·杨天水访谈录
·《百年斗志周刊》刊词
·致信杜导斌之子杜文玉
·【杨银波诗存】
·捍卫新闻自由,反对强权报复——为《南方都市报》事件签名呼吁
·诗与刀:我依旧胆怯——答杨银波兄
·刘水之被捕与当局之阴险
·中国民间自由撰稿人与政论媒体
·杨银波谈中国对虐囚事件的反应
·敢于面对真相的人永远是胜利者
·剖析杨银波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遗书(再版)

按:2003年6月23日,《杨银波遗书》于《议报》第99期正式刊载。2004年3月23日,九个月之后,《杨银波遗书》再以另外一种方式进行另外一种意义的中文表达,并再寄《议报》第139期(2004年3月29日)刊载。两者相隔40期,文字有所不同,含义也有所不同。杨银波谨以此文,献给此时此刻正面临政治暴力与政治威胁的所有大陆同道,献给“六四”十五周年之中可能遭到非法逮捕、非法审判与非法监禁的所有大陆同胞。
   ■杨银波遗书(Yang YinBo's testament)
   在我没有死之前,我用我的血写下这些话,并以此悲愤的遗书,向我未来的儿子杨血昂传递我的希望。目睹我和我的同道们现时及未来的处境,面对连续不断的镇压与清洗,面对罪恶、冤狱及繁荣昌盛的假象,我作出我的最后反击。我认为只有当人将死的时候,当一切终审结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时候,我才坚信:不管多苦多痛,这一切都是血写的见证,都是对我们后人的交代。希望他们记住血的颜色,坚定在心,直至永远。--杨银波

   亲爱的儿子杨血昂:
   你母亲在生你之前,我已经为你选择了名字。或许到那时你将知道怎样念“杨血昂”,但我可能已经丧生了。在你记得你的名字之前,请必须首先记得另一个孩子,他在清朝,叫洪文定。当他落地才几天时,他的家族--整个家族--已经被朝廷满门抄斩,皇帝的必杀令中有一个红圈,那是他的父亲--洪熙官。因为父亲的死,我希望这并不磨灭你的斗志。当羞辱必须由你忍受、负载时,请理解我此时此刻给予你的所有教训。
   一、紧记逆境出天才
   人们只有忍受艰难,才可能让骄傲的才华涌现。人,尤其是中国人,傲慢、专横、趋炎附势,惯用一种有限的观点去思想、言语、行动,用幻想建造普通人,认为世界总是权力者和资本者当时的观点,服从狭窄心理的人太多,实际上仅仅是平庸之辈。没有暴风雨的撞击,便没有悲剧的经验的存在;没有直接的对抗,便没有反击的痛快。人,最后的底线是“心死”,但不是“身死”,更不是“别人致你于死地”,因此,真正的才能并不是“杰出,但旷世唯我一人”。
   经历剧痛的涅磐,也严厉,也开拓,不受狭窄现世的影响,克服胆怯与懦弱。勇敢,并坚定自我。在这个世界之内,你的敌人永远不是其他人,恰恰是你自己。正所谓“心本无声,音尽开”,就是这个道理。我不在的时候,请在每年清明节那天去看你父亲坟墓上的青草,那是一种真正的健康与强大。请不要把它们拔掉,因为那正是表示你父亲的精神:杂草在炼狱上行走、生长,它换来的是诚挚的生命的圆满与充实。阳光,雨和露,它们只是生命的一部分;而雷电,其恒定的变化则巨大而宽阔,成为真正的滋养。
   你父亲活着的时代,是一个沉默者、忍受者、奴隶者、奴才者、自欺者占绝大多数的世界。即使所谓“盛世”,所谓“良政”,以历史去检验,以严格标准去衡量,大多是无意义的一切。成为一名纯粹的中国人,意味着沉重的历史压力;居住在这个国家,有一生无法承担的负荷。对历史,可以摈弃的是绝大多数的蒙昧与麻木,你应对此作出明确的选择。历史今天已成为妓女,你不能再次读懂它原先的外表,它没有你想象中那么令你怀念。即使我们去努力寻找祖先的脚印,祖先的悲剧将更令你愤怒。或许你也会如你父亲一样,坚持公正,而这些都将意味着巨大的付出,包括生命。儿子,你敢吗?对你的这一生,你是否已经作出抉择?
   我亲爱的儿子,你可曾想过报仇?你知道你父亲的仇敌是谁吗?是镇压,是欺骗,是隐瞒,是掳掠,是暗箭所刺,是奴隶的麻木,是奴才的嘲讽,是历史的篡改,是现实的蒙昧,是被妖魔化中国所不容,是被单极化世界所不许……全部这些都是我的仇敌,你将为我报仇吗?你能为我报仇吗?洪熙官堂堂壮士,他已经教他的儿子:对敌人下手,绝不要心慈手软;他已经教他的儿子:人要够义气;他已经教他的儿子:这个女人有问题。儿子,父亲也给你这些,使你一生下来便知道:你的父亲所给予你的就是一个五千年历史的大丈夫道义,请你明白这一切的背后都是对专制的痛恨,都是对当权者的仇视,都是对朋友的忠义,都是对女人的洞察。如你即将知道的那样,你赶上的时代,乃是一个逆境,或许这些方能孕育出你的卓越。
   二、紧记文武双全、黑白两道之重
   习武之人,心正,择人而敌。黑白之间,亦有学有问。黑道之黑对比光天化日之黑,纯属小焉者也。很多革命,报复,不主要集中于“蓄意”,而是“被迫”。黑道之愚忠,请万莫渗入,黑道之邪恶也终究难成大气,但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黑色,邪恶的只是表面,但是明确真相却是一项杰出的成就。人不是草,风吹即动之人弱不禁风,此种人占绝大多数,不可信任;听任政府之人,更不可托一生之重给他。要有个人的、自己的判断。“反”--亦不可怕。所谓反,实际上正是对正的纠正,正反对比,真理真相真知真情才有可能和盘托出。须传承中国脊梁之骨墨,表现一名英雄的真实的质量。坚韧,保持良心,做勇敢和充满智力的独立人。
   三、紧记死不可怕、牢不可怕,可怕的是自阉
   明朝明文规定,所有自阉者,流放边疆,再者,诛灭九族。但每年仍有四五百人甘愿割断男人根,只为酬官求爵。自阉者,报复心极强,为人阴险、毒辣、卑鄙、狡诈,毒手无所不用其极。且看那个大名鼎鼎的和绅,贪赃妄法,杀人无数,结党营私,占尽民田……晓其一,可窥一斑啊。但自阉之首其实并非和绅,自阉之大也其实并非和绅,当今中国才方可称之为阉人首国、阉人大国,中国人的绝大多数自阉良知,自阉真善,为求一己之利,视民如草,视他人为草,视事不关己者为草,小则充耳不闻,大则斩草除根,手段卑劣、冰寒,比之昔日自阉者,有过之而无不及,所谓“仁义礼智信”,多变成假仁假义、礼重人轻、厚黑聪明、欺瞒哄骗,这些自阉者,堂而皇之可成上流,手法愚拙却难成气候,同流合污者、随波逐流者、自了汉者实在太多太多了……
   对这些来说,你就必须站起来,但首先应承担孤独。死不孤独,牢不孤独,对于神交古人者,最孤独的就是离开了本真的你自己。请不要害怕凶险的寂寞,发展的历史和进步的后浪会留给你清名。你正走向英雄,英雄是你的化身。真正的英雄不是“为天下稳定”而定,乃是“为天下良知”而定。包藏宇宙之机是英雄,吞吐天地之气是英雄,路见不平一声吼是英雄,对抗暴政舍生取义是英雄,腹有良谋胸怀天地是英雄……儿子,父亲不能赋予你英雄的名义,却可告诉你英雄的准备。人活一世,能凭“英雄”二字行走江湖,那就足以笑傲。犹太人死了不可怕,反抗法西斯的精神还活着;你杨血昂死了也不可怕,反抗暴政的精神还活着。地狱终将是你的归宿,牢狱也可能是你的归宿,但请你都不要怕。你的父亲遗憾于当年没有从军、进狱,其实此二者方能真正炼就旷世奇才。请你记住这诗一般的语言:从烈火中飞出来的是凤凰,从雷电中飞出来的是腾龙,从刀枪中飞出来的是热血,从死亡中飞出来的是永生!
   四、紧记莫打骂女辈,善待女儿身
   你父亲这一生从不在女人面前显威风。这世界,许多罪恶都来自男人,女人的毒恶实际上不是自然的本能。女人是拿来关心的、爱护的,她们的美是男人所不及的。美人之姿,不可以权力、金钱、欺骗来换取,否则难久真情。男儿潇洒走四方,天涯芳草何其多,请儿子不要失意。你父亲这一生,极重情义,连猛酒也不如女人。女人会令你快乐、安逸、平静、舒缓,她可以互补你的缺憾,可以令你在怒火三千丈之后笑颜如婴。女人的真实与善良都可以站在边上,唯有美丽才是她们让你魂牵梦萦的地方,她们的神奇是绝代娇身与似水柔情。儿子,你长大后或许已经记不得你奶奶了,你奶奶年轻时其实也很漂亮啊,那时她的追求者大有到银行取款的阵势呢!尽管年华已去,昔日容颜早成昨日黄花,但你奶奶的美丽在我心中却永久不是记忆,乃是一个坚强者与宽容者的传奇神话。请同我一样甚爱母亲吧,儿子。
   当我已成为被埋的黄土时,请不要因为我的离开而感到孤独,并让你的母亲甚至更多人忘记孤独。对你的母亲,因为我太早的离去,我不能忍受我的罪过,对此我无比遗憾,希望你能肩负起我所寄望的这些职责。我记得当初我曾问她:“如果有一天,我莫名其妙地突然死去,你怎么办?”那时你的母亲啊,她竟是那样地坚强:“不愁,还有你的下一代呢!”或许有一天,你也可能像你的父亲一样葬身死海,在那时,你的母亲将在一高一低的坟墓前跪着,流着泪,倾诉她的哀伤与苦恼,倾诉她比我们还要沉重的负担。我的母亲以前对我说过:“犯法的事情,你不要去做。”可是她不知道,这法律已成玩偶,丧失尊严,变成可以任意玩耍的事情,所以后来你奶奶又对我说:“你死了,我就跟着来了。现在我这一生,就你这么一个希望了。”儿子,知道了吧,作为一个母亲,她在承受着什么。
   写到这里,你父亲我已经泪流满面了,看着电脑的屏幕在眼前模糊、眩晕,甚至颤抖、跳跃。我还能说些什么呢?那就最后一句话吧:保重啊,我的深深骨肉--我的儿子杨血昂!
   你的父亲:杨银波 亲笔
   ■诗:生命(《杨银波遗书》原附件)
   今夜我将在血中睡去
   伴着浑浑噩噩的搅拌机的声音
   伴着不服镇压的百年战志
   在今夜的血中睡去
     
   今夜我将回到阔别已久的死城
   站在漆黑的街垒大声呼喊
   站在森严的战壕猛发冲锋
   在今夜的血中战死沙场
     
   我赌下我全部的生命
   在血液里就拿着武器
   我驾上我凶猛的战车
   早已看过生命的祭品
     
   我要让疯狂的野火烧焦冰冻成海的心脏
   砸碎僵固已久的身体
   我要让奔腾的血液冲垮残骸逾亿的木棺
   震惊五百年后的人民
   ■Poem: Life(Enclosure of "Yang YinBo's testament" )
   I will go to sleep in the blood tonight
   Accompanying the sound of the ignorant mixer
   Accompanying agreeing with and fighting the will in a century when suppress
   Go to sleep in the blood of tonight
   I will get back to the long-separated necropolis tonight
   Stand in the pitch-dark street barricade shouting loudly
   Stand in the stern violent hair charge of trench
   Fight died in the battle field in the blood of tonight
   I gamble all of my lives
   Hold the weapon in the blood
   I drive my violent combat tank
   Have already seen the sacrificial offerings of the life
   I want to let the crazy prairie fire burn and become the heart of the sea icily
   Smash the stiff firm health for a long time
   I want to let the blood surging forward burst over hundred million wooden coffins of remains
   Shock the people after 500 years
   附:《议报》第99期《杨银波遗书(首版)》
   http://www.chinaeweekly.com/history/gb03060411.htm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