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杨银波文集
·底层民工生活录:刘昌莲与郑兴华
·惊闻友人杨春光之母刘素芳去世,即此致哀!
·底层民工纪实--叶飞的29年
·2004年“南都事件”民间记录报告
·与希望之声电台共议「美军虐囚事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父亲杨庆华》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梁如均》
·毋忘六四(摇滚歌词,中英文双版)
·1993年~2003年:六四周年档案简编
·大陆政论作家:余樟法与郑贻春——附:当代大陆持不同政见之部分知名政论作家
·杨银波:与台北中央广播电台继续谈心
·中国农民工研究提纲
·中国农民工调查:打破「农民不能进城」
·杜导斌被捕之前的文章历程
·血泪筑成的万里长城──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潮突然爆发
·采访捡破烂者王秋喜一家
·中国农民工调查:采访罗金太
·贺《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
·最危险的反歧视──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
·专访大陆政论作家郑贻春──《民主论坛》创刊六周年特别纪念──
·国际人权互动很有必要──中国农民工调查
·中国农民工调查:农民·农民工·城市人
·中国农民工调查:四川竹镇的民工历史
·广东"城中村"现象
·中国农民工调查:北京民工子女学校的生与死
·訪談楊銀波:腳踏實地,努力幫助農民工
·一个弱势者的热情和理想
·中国农民工调查:同是天涯沦落人
·不灭的理想(摇滚歌词)
·当前民工状况的特别数字
·孔灵犀小档案
·资料集:关于武汉优秀青年孔灵犀
·中国农民工调查:物价上涨·炎炎夏日·涛涛洪水
·中国农民工调查:涉及全体国民的2004年民工热点
·中国农民工调查:民工荒·独立工会·乞讨的男孩
·希望之声电台:不灭的理想——杨银波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上)
·《民主论坛》六年统计报告(下)
·《不灭的理想》:闷雷般的激情之歌
·民告官:推进人民主权运动
·工伤,远甚往昔的体会
·谈民营企业与合同工的困境
·紧急求助:杨春光被诊断为多处脑梗塞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我们曾教过这样一个学生──杨银波
·王怡作品集(80万字网络版)目录索引
·从为母校创作校歌《公民教育》说开去
·历史文化季刊《黄花岗》印象
·不灭的理想——杨银波的人生故事和写作经历
·杨春光资料简编(1956年~2004年)
·反思[民工粮]等四个特别事件..
·政论作家:一种重量级的人物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分子
·寻人启事:寻找我的外婆朱云富──暨撰述梁家简史(1922~2004)
·中国农民工调查:成本.教育.再教育
·中国农民工调查:我的四个制度建议
·杨银波答记者、读者:关于中国青年问题
·简评“十.一八”重庆万州事件
·问卷调查:面向中国大陆知识公民
·访谈:我的五个交流建议──兼谈工会
·底层调查--透视民工梁如均
·杨春光之妻蔡东梅访谈录..
·2004年秋 《中国劳工研究》杂志创刊号 《档案:关注农民工的大陆非政府力量》
·酒后杀人──学生教育的恐怖暗角
·19岁民工孙家利工伤调查记录
·假如我是一个普通的村委会主任
·刑事实论--兼谈高难度的实干精神
·关注中国少年犯
·《中国农民工调查》最后总结
·童工 禁而不绝的群体
·为师涛呐喊,为师涛助威
·共同关注风雨中的涨谷村──中央电视台首次到我家乡采访险情
·公布:救助自由诗人杨春光事迹报告
·■上苍保佑说真话的诗人——来自杨银波的一些感慨
·论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文章者,乃千古之事
·杨银波档案简编(附图)
·自由亚洲电台讨论:三作家传唤事件(附音频网址)
·杨银波声视媒体活动集(观看/试听)
·赵达功访谈录:深圳农民工调查
·一个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会员的声明
·今天且要暂别 他朝也定能聚首--致诸位同道、并致杨银波本人的一封信
·《百年斗志周刊》发行百期
·笑红尘──2004年终稿
·论当前农村基层政权腐败模式
·当前农村股份固化运动
·新年回顾 我的媒体活动报告
·立志书——2005年第一稿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春光访谈录(中)杨春光谈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简介:杨春光,诗人、诗评家,1956年12月28日出生于辽宁省盘锦市。1976年底,应征入伍入学中国人民解放军洛阳外国语学院。1980年,被分配至部队从事军事情报工作,先后历任三局情报参谋、某集团军情报室主任、某师军史干事、某团政治处干事等职。1985年底,涉足诗坛。1986年3月,创办并主编全国解放军第一家军旅诗歌报《新星诗报》。1987年初,在海南岛主持召开全国文学社团首届大联合会并当选为主席。1989年春夏之交,作为军官亲身参与学潮平暴后期的活动,并于「六.四」平暴前后写作抗暴诗歌《太阳与人和枪口(组诗)》。1989年9月9日,被公安部门秘密逮捕入狱。1991年获释出狱后,致力于后现代先锋诗歌的写作和理论研究。1994年3月,与高鹏举在河南创办《空房子诗报》。1996年~1997年,编选和出版《中国当代青年诗人大辞典》等,后被公安政保部门截货并全部(3000册)没收销毁。1998年9月~10月,只身投入辽宁组建中国民主党的活动。1998年10月11日,在辽阳遭暴徒袭击,险些丧命。2002年8月,在郑贻春的资助下,购买二手电脑上网,与海内外知识群体接轨。2002年年底,被设于美国纽约的「世界自由作家评奖委员会」提名为2002年度候选人之一。现为自由撰稿人,著有诗稿数百万字,因其「斗士风格」,被誉为「大陆李敖」、「当代李逵」。本访谈录经杨春光先生亲自核对后发表。
   ■杨春光访谈录(中)
   (五)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杨银波:你是指「网络时代的文学革命」,或者说「网络时代的新文化运动」?
     杨春光:没错。你看啊,现在中国网民有8000多万,比现有半个多世纪培养出来的7000多万中共党员还要多,再过两年拥有一亿多网民不成问题。这种上亿的网民很快就在中国14亿人口中形成一个强大的先进自由公民阶层,这个先进阶层作为一个民族的头脑,他们的自由言论和自由思想就会牵动全社会的精神命脉,这种命脉就会自动打开言论自由的空间,而言论自由空间的解放就是民主自由体制的胜利。而民主政治时代的到来,其最关键的标志就是言论自由,而言论自由的「最关键先锋」就是文学文化自由,而文学文化的自由的「最关键先锋」就是诗歌艺术的完全解禁。也就是说,我们一旦冲破文学的特别是政治禁区,其他领域的任何政治禁区都会冲破!所以我所说的「杨春光时代」,指的就是这个时代;所以我所说的我要以我的艺术方式反抗暴政,指的就是这种艺术方式。
     杨银波:具体怎么做呢?
     杨春光:首先,我们必须利用网络,这样可以避免印刷媒体上由于编辑者的必然倾向性,而实际造成的直接政治意识形态的冲撞性而被执政对手消灭在萌芽状态之中。这里包括文学艺术的自由印刷媒体,它也是一样容易被强权取缔的。而网络媒体,特别是在自由论坛媒体这种完全自由化的形式上,由于自由上网的对阵双方总是有讲真话的符合民主话语和讲假话的符合中共的极权话语的相互其间,甚至这里面「暂时」符合中共口气的还会有很多,那么这样就可以使中共利用很大一部份极左者和愚民作为我们的障眼,在不可能全部打压住民主自由声音的情况下,使其真正的民主自由之声不断发展扩大。尤其是首先利用文学艺术自由话语在网络上的软著陆,这样就更能稀释和分散其他在政治思想上的自由话语的硬著陆的注意力,也会使强权话语和组织系统顾此失彼,淡化形成拳头的合力和分散他们的打击面,最终完成从文学启蒙革命到社会体制的全面变革。
     杨银波:由此,你是不是也准备创办网络媒体?
     杨春光:当然。首先,我要适当地办一点文学诗歌刊物,而把主要精力放在首先创办和影响并参与文学诗歌艺术的自由网站和论坛。其次,积极创办和参与各种具有民主自由倾向的思想与新闻的网站网坛,而且以国内为主、以国外为辅。因为自由民主的变化主体毕竟在国内,而国外重点是发一些国内实在发不出的声音。在国内的诗歌网络上,除了主要由我创办的空房子主义审丑解构流派以外,还有周伦佑的非非主义的体制外写作流派、皮旦的垃圾革命的崇低写作流派、丁友星的反饰主义的批判专制政治诗歌写作流派和凡斯的垃圾运动以及伟力的战旗先锋诗歌派等等,这些都是当代网络诗坛上正在崛起的与主流持不同声音的大陆民间的诗歌现象,具有批判主义流向。具有自由开放声音的文学网站主要有黎正光主办的《汉语文学》和张青帝的《大地》等。具有自由民主倾向的思想网站主要有《清见家园》、《北国之春》、《民主与自由》、《自由评论》、《不寐之夜》、《自由中国》和《中国战略》等。我相信你也是经常去浏览的客人。
   (六)真正的民间写作
     杨银波:希望在民间啊。不过现在「伪民间」太多,比如犬儒主义、投降主义等等。大陆诗坛在这个问题上严不严重?
     杨春光:在大陆诗坛,特别是90年代以来,一直存在著知识份子写作与民间写作的热门之争。可是斗争的双方却都是犬儒的。一方是伪知识份子写作,一方是伪民间写作,因为他们双方的关键之处都是逃避政治写作,也就是不敢对官方极权政治体制进行批判的写作,或者根本还是歌功颂德的写作。真正的知识份子写作和民间写作,都必须是反官方极权专制权力话语的写作,必须是批判现存极权政治和反抗现存专制体制的写作,是与前政治的服务和歌颂政治的写作相对立的后政治的批判和反抗政治的写作,我把它命名为「后政治写作」。后政治写作也就是批判极权话语的主张民主体制和自由文化的写作,而伪知识份子和伪民间写作,都是打著知识份子的态度和民间立场的旗帜,实际上仍是官方立场和不敢反抗官方立场的犬儒主义或投降主义的写作路线。伪知识份子和伪民间的最大特点就是逃避政治写作,甚至公然打出反批判政治的写作旗号。凡是反批判政治写作的,都是伪知识份子和伪民间写作,说到底是官方写作。因为官方的意识形态写作策略,就是弘扬主旋律。
     杨银波:这个主旋律指的是甚么?
     杨春光:一种是弘扬极端爱国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为标志的主旋律。他们把党、国家与祖国混同起来,凡是不爱党、不爱专制政治体制的,都统统打成不爱国的,并加以种种迫害。另一种是把凡是远离政治、不干涉政治的写作,甚至把风花雪月的空洞抽像的、不批判现存政治体制的,都统统称为主旋律写作,而伪知识份子或伪民间恰恰是迎合了这一需要的。他们的写作只是泛文化的,甚至是直接反对干预政治写作的所谓「纯艺术」的。这种写作说到底都符合官方意识形态的写作策略,是从根本上投降官方意识形态的,是丝毫不与坚决反对官方写作的真正知识份子写作与民间写作有任何相同之处的。伪知识份子写作由于严重脱离现实语境,又经伪民间和真正民间写作的联合反击,使之现在完全走向了式微,而伪民间写作却相对得到了诗坛上的话语霸权。在我上网之前,这种脱离政治、不干涉政治、逃避政治、甚至逃避苦难现实而完全走向个性化话语的写作,一时里成了大陆诗坛的时尚和当作伪先锋而倍受推崇,许多完全犬儒化的投降官方主义的「招安写作」甚嚣尘上,其反对者也是微乎其微。
     杨银波:那么你上网之后对这种现象都进行了怎样的努力呢?
     杨春光:上网以后,由于我的果敢冲决和带动,加之与我同道诗人的共同努力,现已基本形成了一股比较强大的与歌功颂德写作相对立的批判主义写作潮流,使之被伪民间蒙骗的有识之士诗人开始觉醒,伪民间写作在2003年下半年势力开始衰退,而真正的民间写作开始崛起,有许多诗人至少从意识上开始明确民间写作就是与官方意识形态绝不合作的写作,就是反官方意识形态的写作。所谓官方写作,就是唯官方政治的或不反官方意识形态倾向的写作;而伪民间写作,就是完全个人化的、脱离现实的不反官方政治或不敢触及官方政治意识形态的投降主义写作。官方的唯政治倾向,民间的批判政治倾向。这是明显的界限。如果与官方意识形态合作的,或者不与官方意识形态对立的,这都是伪民间的写作,最起码没有彻底地走民间写作之路。在大陆诗坛,虽然以批判主义为主旨的真正的民间写作已经从网络上开始崛起,但犬儒主义和投降主义的伪民间写作加之御用文人的写作还是占著诗坛的主流地位,「伪民间」这个问题还是十分严重的,严重的是他们做「伪民间」而大部份还不能自醒,他们还把逃避政治当成诗人的一种荣耀。
   (七)民间纸媒被勒令查封
     杨银波:你一共主编过多少家民间报刊?这些民间纸媒以及你的作品是不是跟过去的李敖一样大部份被禁?
     杨春光:我走向编辑民间报刊的生涯,是从主编军旅诗报《新星诗报》被勒令停刊之后。虽然从此以后我不便直接出面挂主编办报,但全国许多民间诗报凡是由我挂顾问、名誉社长、名誉主编和总策划期间的,实际上都是由我亲手编辑画版和组稿的,比如河南的《中原风》,先在海南岛后在湖南的大联合会的会刊《飓风》,山东的《新星文学》,黑龙江版的《新星诗报》,辽宁丹东的《鸭绿江诗报》,先在海南岛后在湖北的《青年诗人报》,辽宁盘锦的《新潮诗报》,辽宁盘锦的《香稻诗报》,辽宁盘锦的《爱心文学》,以及河南驻马店的《空房子诗报》等等。这些报刊都是才办两三期或者创刊号刚刚出笼就被政府勒令查封了。我坐牢前后在全国大张旗鼓地编过《第三代诗人力作精选》丛书和《中国当代青年诗人大辞典》等,前者被查禁,而后者经正规出版后又被公安机关以莫须有罪名全部没收销毁,使我前后损失10多万元。更严重的是,因此遭到全国许多不明真相的诗友们的「大骗子」的辱骂与种种误解,直到网络时代我才得以解释清楚。我个人创作极其勤奋且高产,从1985年登上诗坛以来,除了被软禁、坐牢和养病以外,我几乎每一天都有一首诗或一篇文章出产。仅仅是我和我爱人在2002年经打印
   联合整理的我的主要代表诗文集,就有10卷本,每卷约40万字,合计约300多万字,但至今没有经济能力自费出版,也没有任何公开出版的机会。但我为全国各地的诗友们,却修改、编辑、出版并作序了10多人的个人诗集,其中包括诗人、学者郑贻春先生的诗集在内。
     杨银波:你所了解的持不同政见的大陆民刊,现在还多不多见?
     杨春光:持不同政见的大陆民刊现在已不多见,或者说已经绝迹。我知道的一些民刊,像1989年之前的由姜力钧先生主办的《民生报》,1998年由孔佑平先生秘密主办的小册子式的《民主政治启蒙》和由彭明先生主办的并红火全国民运界的「中发联」的《参照》,这些都分别遭到了中共的严力焚毁和主办人的被捕。所以我认为,这种直接的持不同政见的印刷民刊不是不可以办,而是在策略上应尽量不去冒险,那样的生存和对大众的影响都不会让你很快壮大,并会被中共当局立马消灭的。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随著印刷时代的式微而进行网络时代的战略转移,很好地利用网络媒体在专制主义情况下相对于印刷媒体的先进性、全球性和总会有缝隙性的可便于操作手段,以促进大环境的言论自由解放为主要目的,并由此为突破口,然后再进行体制上的民主化的社会变革。为此,在言论自由的突破口里,最好以文学艺术自由的软著陆为先导先锋,来带动其他的硬著陆的政治文化的民主自由的逐步渐进实现。这是一个战略问题,也是一个策略问题。今后,作为民间知识群体的一员,作为一位「在诗歌中反抗暴政的艺术家」,我将主要以诗歌艺术作为战斗的批判专制主义的有生武器,只身投入千载难逢的网络时代里,
   有效地利用网络而首先进行文学启蒙的现代新文化革命运动,即在文学领域里继续推进我的诗歌的空房子主义的后政治写作,最终迎来一个民主自由的新天地!
   (八)辽宁民运
     杨银波:辽宁在这几年出了些人物,像姚福信、肖云良、王兆明、姜力钧、孔佑平、郑贻春等等,你所了解的辽宁民运现在的处境是甚么状况?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