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
杨天水文集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哎呀,那是申教授呀。"一个穿桃红的,扎染荷花图案裙的女子说,春风之中,婷婷 玉立,她身边的另一个清秀女子,说:"对呀,他上次给我们作的忠诚与家庭、妇女与伟大的 专题演讲,好精彩哟。"穿桃红的女子加快步伐,追上去,说:"申教授,您去哪儿,又是到 哪里去作女权问题报告么?"申教授微笑之后说:"暂时没时间研究女权啦,现在我在忙社会 解体的分析研究哩。"那清秀女子说:"申教授,是呀,该对各种不同的阶层作个再分析,如 今的贫富不均叫人痛心。"申教授说:"这位小姐看是社会问题的关心者,那我们算同道了, 走,到'塔马地'茶座,那里有好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在等我哩。"穿桃红的女子说:"'塔 马地'不是被警方查封了么?"申教授:"现在改成了'马塔地'又开业了,天津人的聪明在 这店名上就看出了,店主是在表达愤世疾俗的心理,可以说是一种新型的批评模式嘛。"清秀 女子说:"报纸上还讨论过这事哩,店主辩解说:起这样的店名没有犯法,也没有违反什么规 定,勒令改名是没理的。"桃红女子说:"起名字是人家的权利,就像父母给子女起名子一样 ,警方管人家干什么?真是专拣没事的事儿折腾。"申教授:"大概是这店名与'他妈的'同 音,触动了哪个领导的神经了,好,时间不早了,朋友们在那里要等着急的,我们一道去吧。 "桃红女子说:"丈夫生病,要去医院陪护。"与申教授辞别,临走还掏出小本本,请申签名 ,申一本正经在上面写道:"一早探病夫,女中好模范。申大浪"

    申教授与清秀女子并排,偕然如恋人逛街,清秀女子说:"教授,您相信她是去探病夫 么?"申教授说:"怎么不信?我看她一脸诚实。"清秀女子:"她的丈夫在福建山沟里当兵 ,住院的是她的姘夫,她这姘夫,手里有几百万,是个靠给市公安局一个头拉皮条混出来的。 "申教授说:"也是个缺德者的帮凶,将来也要写到书里面。"说话间,二人走入'马塔地' 茶座,角落一包厢之内早有几个学生模样的人站起,大声说:"申教授,今天还带个女助手啊 !"申教授说:"不敢当,这位女士也是社会问题专家,是来和我们一道探讨社会问题的。" 诸学子笑笑说:"小姐请坐,我们还缺少一位女性同道,从事社会调查时有诸多不便。"大家 坐定后,申教授愤愤不平,说:"现今社会,富者特富,贫者特贫,富者多因投机取巧,贿赂 官员,从事权钱交易而富;贫者皆因多劳而少得,少得而又过付出许多生活费用、医疗学费所 致,刚才吾人又遇一败坏伤风之事,一个富翁,竟将一个现役军官的妻子勾走,你们看气人不 气人?"一个中年人,矮壮,气呼呼地说:"可不是么?现在为富不仁的人多如牛毛,温州那 边许多小老板一娶就是六、七个小老婆。"清秀女子说:"这明明是恢复了纳妾制度了,是对 我们女权的严惩侵犯。"一个大块头说:"现在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时代,听说报上有个残废 人登了个征婚启事,撒谎说有一千万多资金,结果全国有好几百女子上当受骗。""道德沦丧 了",申教授:"道德沦丧矣,滑坡矣,小人得志了,当道了。"这时手机响了,申教授接通 了,讲了一会,对大家说:"我不能久陪各位了,攀枝花,西昌两个富翁要我到他们那里去做 调查研究,我得马上收拾行装去了。"带着清秀女子离开了茶店。

    路上,申教授说:"你跟我去西南游览一趟好不好,又可以顺便做了研究?"清秀女子 说:"当然愿意,跟您这样中青年学者跑一跑,开开眼界,只是我丈夫出海去了年底才能回来 ,孩子小,难以分身呀?"申教授说:"孩子的姥姥、姥爷呢?"清秀女子:"都去世了。" 申:"孩子有没有姨妈,舅舅什么的?"女子:"有个姨妈,身体不好,夫妻俩都下岗了,丈 夫又得了尿毒症。"申:"那不要紧,就把孩子放他那里,我给你五千块钱。"从包中掏出一 叠钱,递给女子手中,女子推让道:"我与教授只算是萍相逢,怎好收这么重礼物?"申教授 :"小姐,爽快收下吧,这钱也不是我的,都是那些老板为了附庸风雅,拍我这个名人的马屁 ,捐赠的,快回去料理好家事,马上到机场候机厅找我。"顿了顿,又说:"对不起,小姐, 现在我还不知你的姓名地址。"那女子道:"我叫曹芸,是个自由撰稿人。"申拦了辆出租, 说:"我陪你一道料理家事吧。"双双坐进车内,教授轻拉曹芸的手说:"我……见到你,就 感到你与众不同,果然如此,你是曹孟德、曹雪芹的后代,他们都是风流情种呀!"手从她背 后轻搂他,曹芸说:"教授,别急,我们刚认识不久么?"申教授:"现在的时代讲究效率, 我们何必遮遮掩掩,邓公教导我们说'胆子要大,步子要快呀。'"曹芸仍作温柔推让。申教 授说:"我离婚多年了,觉得你可以做我的好妻子。"曹芸:"我是有丈夫的人呀。"申教授 :"你原来的丈夫是你法律上的丈夫,我愿做你感情上的丈夫,在你寂寞的岁月里,爱你伴你 、怀你顾你!"说这话时,申教授的嘴唇已贴到曹芸的耳朵上,曹芸的脸上顿时飞出一片红润 。

    下午,申教授、曹芸出现在昆明大街上,逛了数小时。曹芸说:"去攀枝花要花多少时 间?"申教授:"我们不去攀枝花,就在昆明好好玩玩。"曹芸:"当时在'马塔地'你不是 说有攀老板约你么?"申教授:"那是我想跟你单独出来玩,急中生智!"将曹搂在怀中,曹 说:"你真坏!老天为什么给你这么心眼?"娇声柔嗔。申教授:"既然你希望与富翁约会, 那么,我来联系一下看看。"用全球通联络了一会,带着曹某乘出租车,奔向市郊。到了一座 别墅前,曹芸驻足张望,月光下,那别墅有两足球场大,雕栏玉砌,正房为三层欧中结合式, 东边有附属古典式飞檐长廊,中间是碧绿草坪,草坪中间有水池、假山、喷泉,每隔数秒,喷 泉出而音乐响,草坪西南有一泳池,一丽人正在游泳,岸上一只黄毛大狼狗,有时警惕察着四 方,当它觉得院栏外有人张望时,便发出低沉的吼叫声,似乎是向主人报警。

    这时申教授上前按了门铃,一个黑四方脸大汉自楼内出来,身边也有一条黄毛大狼狗, 显出随时准备保卫主人的样子。黑大汉边过来开门边说:"申教授,可把您盼来了,这几天我 一直想派人到天津请你来游览春城。"与申、曹热情握了手,那狗见宾主欢笑不已,便放松了 了戒备心,在申曹的脚面上嗅了嗅,便贴到主人的身边,黑大汉说:"这位小姐是?"申教授 说:"是我的妻子曹芸。"黑大汉:"恭喜!恭喜!教授找到了知音!"又对曹芸说:"当年 我们一起在西双版纳插队时,他就是个才子,那时我就说过,大浪准能成为有名的作家,小姐 ,您的洪福不浅,能与这样的才子同室共枕。"曹芸只得笑笑,算是遮掩,申教授说:"我算 什么才子,只不过有时替大家捧捧场,有时替社会说几句公道话,曹小姐下嫁给鄙人,等于是 仙女下凡呀。"曹芸捏了他一把,说:"到底是作家,真会编故事。"黑大汉冲着游泳池喊道 :"贝蒂!来客啦,过来陪陪吧!"游泳池方向传来娇声:"叫你太太陪吧,我还要帮宝犬洗 个澡哩!"黑大汉也不勉强,领申、曹进了别墅的客厅,一个小保姆替众人沏了茶,黑大汉说 :"叫太太下来吃饭吧。"小保姆上楼不久,一位健美如亚姐的女子,穿晚礼服,款款举步, 下楼走进客厅,宾主一番寒暄过去,那女子坐到曹芸身边说:"申太太,你到底是知识女性, 打扮得如此自然朴素。"曹芸说:"我们工薪阶层,只能顺其自然了。"一边的申教授悄看那 女子,只见她白面大眼,唇红齿白,玉臂脂颈,银手镯,金项链,纤细而高雅,面着淡妆,媚 而不俗。大汉见状,说:"她是我新娶的太太,事业的助手,给我出个主意,想请你替我写个 传记,名声弄大点,与银行、官府、港商打交道时,要方便些。"申教授:"写传记是我的职 业,何况我们是当年一起下乡的老插哩。"黑大汉的老婆说:"有申先生许诺,将来传记一出 ,我们的生意必将如日中天。"申教授心想:"这女人谈吐不凡,看来肚里有点货。"这时泳 池中那丽人仍着泳装进了客厅,身上水淋淋的,大黄狗跟在后面。黑大汉的老婆说:"姨妹, 你来陪客吧,我身体不大舒服。"又向申、曹说了些歉词,便上楼去了。那着泳装的丽人坐到 席上,举杯向申、曹敬了酒,说:"真抱歉,我身子也不大舒服,明天好好陪你们。"便上楼 去了。黑大汉说:"不是她们耍性子,她们都有身孕了。"申问:"这姨妹怀的也是你的孩子 ?"黑大汉:"是呀,她从上海外国语大学毕业,我把她安排先是在福建广州做我的代理,她 后来嫌那里热,就到昆明这里不走了,非要和我结成一家,她姨姐也不反对,我们大家就这么 过了。"申说:"你真是人财两旺,好福气。"黑大汉说:"将来你也是有的,这年头,钱还 是大有用处的,我要是没这千把万块钱,用绳子栓,也留不住她哩。"曹芸插话道:"你这可 是不尊重我们妇女。"黑大汉道:"弟妹,此言差矣,一夫多妻对每个妻子身体健康有益,可 以不必终日陪着丈夫,二来对丈夫生意也有益,有些事交给自己的老婆比交给别人放心。"曹 芸刚想辩解,黑大汉打开一边的密码箱,取出几叠钱,说:"申兄弟,这些钱,就归你了,你 拿去张罗一下,快些写好传记,快些出版,最好把我两个妻子的故事也带进去,今晚时间已不 早,你们远道而来,一定疲劳了,先上楼休息,明天我叫贝蒂好好把资料交待给你。"申:" 有现成的资料?"黑大汉:"本来深圳一个作家要替我写传,等我们准备好基本资料后,他又 开价二十万,我看他是拿我当呆了宰,再说那人的名气也不咋的,事情就作罢了,资料就一直 放在这里。"申说:"有资料更好,我们就不用长谈了,就是没有也行,我的笔下能生出无数 精彩故事。"黑大汉喊来小保姆送申、曹上楼休息。

    申曹洗完澡,正想上床,小保姆敲开门递了几个药丸给申,说;"老板说,睡前吞下, 要你们好好乐一乐哩。"带上门走了,申曹上了床,申教授迫不及待,就与曹芸胡闹起来,不 一会便满身大汗,气喘嘘嘘,自曹的身上瘫了下来。曹说:"刚才小保姆送的药你为啥不吃? "申:"我又没病,要吃药干啥?"曹芸说:"你吃一粒试试嘛,从前我男人出海归来,好像 也吃过这种药。"申教授恍然大悟,道:"小心肝,你想的真周到。"遂取一粒,吞下肚里, 片刻之后,猛地爬到曹芸的身上,浑身乱动,嘴里说:"小心肝,小心肝,你咋这么聪明?" 曹芸只顾哼哼唧唧,什么也不说,约半小时后,床头的全球通响了数次,申不予理睬,只顾缠 住曹芸,这时曹芸说:"没想到你文章好,会演说,这些事也挺内行的。"申说:"你的要求 是女权的一部分,我当然要尽力使你开心了。"全球通又响了数次,申气得关掉机子,说:" 是哪个捣蛋鬼,偏在这时影响我俩的事情。"又是一阵猛烈的胡闹,直至五更时分,申教授才 平躺至曹的身边,俩人沉默了许,申教授见曹已入睡,便打开全球通,结果有人继续来电话, 申询问了几句,只听了一会,然后说:"好,那我一天内就到。"然后推醒曹,说:"走运了 ,福州的一个私营老板要我最近赶去为他写传记,愿出二、三十万。"曹说:"这里接了一本 了,再接一本的话,你能写得了?可不要把身体累坏了。"手在申教授的身上轻抚。申教授: "小芸芸,不要紧的。我哪里要自己写,因天津后,我会转包出去,那承包的人又转包给一些 研究生、大学生,几天就会写好的。"伸手又拿了颗药片吞下肚中,自身后紧紧抱住曹芸,嘴 里激动地说:"小心肝,你不困吧?"黑暗中,曹芸的喘息时轻时重。

    天亮之后,黑大汉安排贝蒂与申教授长谈,自己则到院中溜狗,曹芸在楼上陪黑大汉老 婆闲话。午饭时,申教授说:"福州朋友要我去替他捧场,我不好推辞,只得应充了。"黑大 汉说:"看样你在此呆不多久了?"申:"我们打算乘下午的班机。"黑大汉想了片刻说:" 正好我想叫贝蒂到福州办事,这样可以陪你一道去了。"又喝了会酒,黑大汉说:"让她们聊 聊,我们避开一会吧。"拉着申教授走至楼背面的后花园。神秘地说:"我那小老婆对男女的 事可在行啦,咱俩换一下。把你的老婆留下住几天,好不好?"申教授心想:"贝蒂的确楚楚 动人,上午交割传记资料时,身上的香气多诱人!这是一桩天上掉下来的美事,反正曹芸又不 是我真正的老婆,换就换吧。"于是说:"留下住几天,没什么不好,有你这样的宫殿般的住 宅,锦衣玉食,留她住几天应该说是她的福份,可是我得和她商量商量,我是知名作家,我要 尊重女权嘛。"黑大汉说:"只要你能让她住下,我就有办法,咱俩在西双版纳不是也换过么 ?"二人返身至别墅前庭。申教授喊来曹芸,黑大汉借故避开,申教授说:"我去福州,几天 就回来,那鬼地方很热,我还是要回昆明住些日子的,你留在这里过几天,怎么样?"曹芸爽 快答应说:"你同学的大老婆正要我帮她讲讲孕妇保健的经验,这里气候不好,住就住几天, 但你可要快点回来,在福州也不要乱嫖妓,从前在天津就听人说那里的娼妓特别多。"申教授 说:"哪里的话,我心中只有你。"曹芸望着申,眼含深情。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