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杨天水:郑贻春思想如电闪雷鸣
·杨天水:良心作家和良心律师
·杨天水:张林的明天 可能遭逮捕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杨天水:登山与民运
·杨天水;谁构陷了张林、许万平、马晓明?
·杨天水:十六日接阅东海一枭七绝两首后,再致枭兄
·杨天水:朱成虎将军的狂言无足轻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落日带走了人间诸多喧闹,月芽悄挂天边。几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女青年说说笑笑,慢步 于紫霞湖边。一个小中分头说:"知识经济的时代,比尔盖茨那些人富得这么快,咱们也要想 办法,当个知本家。"一个马尾巴说:"是呀,我们学的是电脑专业,为啥不能在网络上出出 主意,赚大票子哩。那样也好减轻家里的负担呀。"中分头叹息道:"可惜我们自己没有机子 ,多不方便。"众学生七嘴八舌,议论纷纷,突然马尾巴发现一个老者,鹤发童颜,沿林间小 道慢步,便迎上去说:"李藻教授,您都快百岁了,怎么一个人散步。家中没人陪你?要是跌 了磕了碰了,那就麻烦了。"李藻教授见一美丽讨喜女生,眼睛便由无光而发亮,说:"我的 那些不孝儿孙都跑到欧美享福去了,谁还陪我?"马尾巴说:"记得你有个小保姆,怎么不陪 你?"李教授:"别提了那样无知的小妖精,卷了我不少钱,不知去向了。"众人渐渐散去, 马尾巴与小分头说:"李教授,我们送你回家。"便自两边搀扶李教授走向月牙湖公寓。

    到老教授家坐定,教授指着桌上水果、冷饮、糖果,说:"你们自己动手吧,我老了, 又没有家庭主妇招待你们。"马尾巴与小分头说:"您太客气啦,我们有机会进入您这个三十 年代就称雄上海的文豪,万分荣幸了。"这是老教授用遥控器开了电视,电视正播放选美大赛 的实况,一阵节奏感甚强的音乐过后,一排女子穿三点式,摆各种姿势,李藻教授挪了身子, 上身倾向前,看得入迷。马尾巴与小分头见状,说:"教授,现在选美为什么充满魅力?"李 教授说:"这是艺术性与生命原始力量对人心的共同征服,你们瞧,八号的三围多么丰满。" 两个小青年对视一笑,说:"教授年轻时一定有很多罗曼史。"李教授说:"我看你们,还有 点眼光,我年轻时代,大上海的女郎时髦多得很,也很开放。我可没少恋爱,中国的、日本的 、西洋的,少说也有十几个,你们是对恋人吧,我要坦率地告诉你们,恋爱使人年轻,使人奋 发,使人文明。"这时电视播了征婚广告,李藻教授大概没有听清,问:"电视上说啥了?" 两年轻人说:"是念征婚广告,李教授""征婚!嗯,倒是好办法,快帮我看看有没有女子征 婚。"两青年:"有,现在就是。"李教授便伸头探听,只听电视上的播音员说:"某女,四 十八岁,貌美体健,工程师,离异,有一子已自立,愿对方大学文化,身体健康,六十岁以下 。"李教授听毕,叹了口气"这么大岁数"两青年说:"教授也想找对象么?"李藻教授:" 不瞒你们,我老了,又没有子女在身边,是要找个对象,平时聊聊天,出门作了伴。"两青年 :"那您不也到电视台做个征婚启事?"李教授说:"我这么老迈了,去电视台似乎不太合适 。"马尾巴说:"那在电脑上征婚也行!"李澡教授:"电脑征婚?快给我讲讲怎么回事?" 两青年说:"就将您的资料输入红娘电脑网站上,很多想找男友的女子会通过电脑调取您的资 料阅读,相中了,会给您来电子邮件的。"李教授似乎不大明白,吃力地张大嘴巴,同时每当 电视上有丽女出现时,便急速瞟上几眼,两青年说:"您的桌上不是现成电脑么,还是586的 ,怎么您不明白网络的运作过程儿?"李教授:"这电脑是为那小妖精保姆买的,她说她要学 电脑,学好替我记录,谁知她摆弄几天,就甩下机子,把我的几万块零花钱偷跑了。"两青年 说:"那我们帮你操作好么?"李教授说:"那当然好了"两青年说:"我们只有一个条件。 "李:"讲吧。"两青年:"您的电脑将来借给我们玩。"李:"行!行!"拿起笔认真在一 张纸上写字,好半天功夫,才写完,递给了两青年。两青年接过,见上面写道:"教授李某, 九十八岁,大陆某地知名作家,有著作一千二百万字,存款三百八十万元,相貌端正,身体强 壮,愿找年龄三十五岁以下,貌美体健,身高一米六0以上之贤慧女性作偶。"

    两青年坐到电脑前,摆弄了一会键盘,说:"教授,您的资料我们已输进红娘网站,明 天我们来帮您接待网上来访者。"李教授说:"来访者?您们学业忙,又谈对象。我自己接待 就行了。"两青年说:"人家是通过网络电路,在这电脑屏幕上跟您对话,不是上门来访。" 又比划半天,总算让李教授明白了网上来访的意思。然后告别了李教授。李教授坐在沙发上说 :"今晚有明月清风,你们应当到紫霞湖那些松径小道上,再亲热亲热哩。"

    两青年离去后,李教授不停地按遥控器,只有电视屏幕上有年轻丽女出现时,他才能安 静一会。突然一阵清风吹进窗内,老教授微吃一惊,看看室内四周,然后走进前厅,坐下,这 时电视播警方清理太阳城三陪女的事,他想:"三陪,必定有陪过夜,消除烦恼的。"便拿起 电话,接通某家后,说:"喂,喂,太阳岛娱乐城么?……噢……噢,我是李藻教授,就是二 、三十年代在上海滩搞文学创作的李藻,江山故室空文藻的'藻',……嗯,什么?……我要 什么?我要三陪,我要三陪来陪我过夜?我害怕黑夜?什么?不来陪?那你们尊老爱幼的传统 丢到瓜哇国了?"气得扔下话筒,自言自语:"这是什么时代?年轻人竟在电话里骂我老东西 ?"起身回到寝室,气呼呼地躺下睡了。

    次日上午,二青年到李教授的客厅,帮他接收电子邮件,李教授坐在一边心情激动,脸 放红光,每见到屏幕上有字与照片时,都戴上老花镜要凑近细瞧。一连看了几十个,显得拿不 定主意,说:"你们看跟哪一个见面好呢?"二青年说:"这个怎样?我们再来复读一次-- 女,二十二岁,身高一米六六,丰满美丽,性情贤慧,愿与您永结秦晋,白头到老。"李教授 说:"让我再看看相貌。"二青年调照片至屏幕上,李教授哈着腰看了很长时间。说:"现在 的世界真奇怪,昨晚我感到寂寞时,听电视讲太阳城有三陪,我打电话想找个人来陪我过夜, 结果一个不懂事的人在电话里骂了我,今儿我坐在家里,却有人从千里之外要来找我永结秦晋 之好。看来三陪女不是东西。"二青年说:"三陪女本来就不正经嘛,她们大多兼卖淫之职。 "李教授这才有些明白三陪女的身份,说:"那幸好没来,来了可不要拖累我下水么,我李某 虽生性风流些!但还没有非嫖妓不可么!"又弯腰盯着电脑屏幕看,问:"你们问问这姑娘啥 时愿来我家作客?"二青年一阵敲键,然后说:"她说明天乘飞机来,明天中午就能到。"李 教授高兴异常,转身到寝室,拿来一叠钞票,说:"你们这对小红娘,功不可没,这钱,拿去 买台电脑玩吧,我这台电脑不能让你们玩了,把那姑娘的照片定格在那儿,我要好好欣赏欣赏 她的脸蛋儿,你们看,多秀气!"二青年推让说:"我们不能要您的钱?师生之间怎么能收钱 哩,再说操作一会电脑,费我们何难?"李教授:"拿去玩玩吧,我要一个人好好欣赏电脑" 将钱塞进马尾巴的兜里,将他们逐到另一个房间,自己坐在电脑前凝视上面的一个姑娘照片许 久之后,抬手抚摸那姑娘的脸面,待那枯疲老手渐渐下移至颈项时,突然脸色发紫,手捂心口 倒至沙发上,口中叫道:"救心丸,救心丸"声音渐弱,气息奄奄,隔壁的二青年男女闻声而 来,发现李藻教授已经进了天堂。 (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