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
杨天水文集
·《暴民气焰嚣张》
·《邪恶的力量终于按耐不住了》
·《到处都是暴民和暴行》
·《中华生民受尽了煎熬》
·《我们都是清水君的战友》
·《执政能力的制度保障在哪里》
·《三民主义哪里有新旧之分》
·《乐观中需要谨慎》
·《樊百华先生,请你不要妄自菲薄》
·《专制制度才是最大规模的杀伤性武器》
·《从李国涛先生的“首长级待遇”谈起》
·:《是继续专制,还是走向民主?》—十一致胡锦涛和温家宝的公开信
·:《十一是中华民族的灾难日》
·真正的民主义士--陈荣利先生理应获得庇护
·《鸡笼子与中国国民的生存空间》
·温家宝总理灾区之行的成果
·中山主义的遗产--纪念辛亥革命
狱中文选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一)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二)
·狱中文选--日记部分选(三)
·狱中文选-为民服务与为邻服务
·狱中文选-高贵的品格
·狱中文选-《和平万岁》
·狱中文选-张良革命生涯的启示
·狱中文选-成功与失败
·狱中文选-宋学以来的坏学风
·狱中文选-漫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优劣
·狱中文选--耶稣基督与众不同的观念
·狱中文选--论知识分子的使命
·狱中文选--先秦儒家义利观和理欲观简析
·狱中文选--杂记
·狱中文选--历史的真相
·狱中文选--人类的需要与民主的社会
·狱中文选--<论中国的启蒙运动>
·狱中文选--<论人类的幸福>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的批判>
·狱中文选--<知行一体论>
·狱中文选--<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思考>
·狱中文选--<主体的使命>
·狱中文选--<中国人的真相>
·狱中文选--<也谈市场经济>
·狱中文选--<读书散记1992年-1998年>
·狱中文选--<《史记货殖列传》读书笔记>
·狱中文选--《异端知识分子和中国政权》
·狱中文选--《 新伦理与新道德》
·狱中文选--《 梦中的西伯利亚》
·狱中诗选--《 心游中华大地》
·狱中诗选--《我 之 爱》
·狱中诗选--《爱 之 夜 光》
·狱中诗选--《民 主 吟--兼悼孙中山先生》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
·狱中文选〈《大学》心得(二)>
·狱中文选--《孟子》读书心得(节选)
·狱中文选--<人性短论>
·狱中文选--<中国古代的国耻军耻>
·狱中文选--<中国传统文化读书散记>
·狱中文选--< 伟大的中庸之道--对适中主义的简要思考>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天水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盛夏热浪,直压中原,郑州城大街小巷,热气逼人,人们自中午等候到黄昏,希望老天 能起点凉风,可是天公偏不作美,黄昏时整个城市仍然异常闷热。

    某大学家属区的草坪花架之下,几个老人,手摇芭蕉扇,不住埋怨老天无情。一个戴眼 镜的中年人走过来,说:"叶教授,您家的空调装好了么?"一个西瓜形脸庞的老教授说:" 汤教授,我要是装得起空调,还在这花架下找凉气么?"另几个人说:"汤教授,你装了么? "汤教授说:"我早装了。"几个人齐问:"哪为啥不在家里凉,到这儿干嘛呢?"汤教授说 :"我看几位德高望重在此,就来玩了,想学点真知。"几个老人呵呵一笑,说:"那就请叶 教授给我们讲讲红学吧。"叶教授也不客气,猛摇几下大蕉扇,说:"《红楼梦》是一部奇书 ,是众所周知,我最近作了考访多考证,断定曹雪芹是曹操的四十代孙,身上有祖传的文学细 胞,他的牙齿是三十七颗,所以与众不同。脂砚斋是曹雪芹的京都艺妓。"抬手擦额上的汗说 :"死天气,太热了,真像曹雪芹写的热天一样,鹤儿也热得打盹。"汤教授说:"叶教授不 愧为红楼博导,世界名家,一翻宏论,今人受益,不过教授为什么不利用红楼学专长,到市场 经济中开拓开拓呢?"叶教授与几个老人说:"红学怎么与市场经济挂钩呢?"十来只老花眼 睛紧盯汤教授,汤教授:"诸位老先生,晚辈不揣浅陋,请勿笑我鄙俗。窃以为,市场经济铺 天盖地,随之者富,逆之者穷,我们校园净地亦不能免。试看如今娼妓有别墅轿车,教授无好 衣好食。我们必须解放思想,更新观念,才能改更窘境。"一个长着蛤蟆嘴的教授说:"汤教 授,刚才算作是引论,快切入正题吧。"汤教授说:"红学是伟大的迷人的,为举世无数人瞩 目。你们看到报刊上'康尔阴'香粉的广告么?"另一个长番瓜脸的教授说:"快点谈谈红学 与市场经济的挂钩方法,讲话,做文章不能离题太远,不要让自己的思路成脱缰的野马--乱 奔。"汤教授说:"别急嘛,时代变了,讲科学、经济,不能像做绝句,三言五语就成。我是 说那'康尔阴'香粉的策划成功的,那厂家先做广告,说是凡购买此物的人都可以参加抽幸运 号码,抽到者可以参加培训班,就得生产此物的权利与列入'康尔阴名人大辞典'的权利,辞 典每人立小传,使之流芳百世,那培训班是收钱的,入名人大辞典是收钱的,听说全国报名者 极多,狠狠地赚了一大笔。"叶教授说:"电视广告常讲洁尔阴,这康尔阴是洁尔阴的同胞么 ?"汤教授说:"差不多,它们的姓名是欧美式的,名前姓后,改成中国人的习惯,应该是' 尔阴洁''尔阴康',都姓'尔阴',正是同胞。"一个老者说:"汤教授年富力强,几天不 见,学问长进许多,逻辑性也大大提高了。"汤教授说:"言归正传,咱们红学要比尔阴类更 有魅力,咱们可经先登广告,说要编汇《红学爱好者人名辞典》。但报名者必须经红学讲习班 培训三个星期,入班费与入典费各三百元。你们各位前辈想想,这样我们一下子就可以脱贫致 富。"叶教授与几个老者,停住手中的芭蕉扇,说:"收这点费,怎么能使大家一起脱贫呢? "汤:"全国红学爱好者何止千万,欲攀龙附凤,名垂青史者更好似大漠沙尘,广告一出,少 说也会有三、四百万人报名,按三百万人算,一人收六百元,三六一十八,就是十八亿的收入 呀!,就算我砍掉三分之二的不确定因素,实打实我们能弄到六个亿。"手中的扇子一挥,像 能飞挥舞长矛一样,很有些英武之气。叶教授等数人吓得目瞪口呆,说:"你这是真话?疯话 ?"汤教授:"看来几位先生的思想还很稳健,好,这事以后再谈,我可以先为大家策划一个 快乐的暑期言讨会么?"叶教授数人说:"现在东西这么贵,天又那么热,冰箱电扇老是坏, 怎么能快乐起来。"汤教授说:"诸位老先生,现在资本家不吃香了,知本家吃香了。你们都 是知本家阶层的大员,为啥自暴自弃。"接着挨个问:"您研究什么专业?"一个老者说:" 我是研究社会主义与东欧俄罗斯的。"汤教授说:"您是什么专业?"一个老者说:"我的专 业可老掉牙了,原始社会研究。"汤说:"加叶教授共四人,我恳请你们每人填一项学术研究 会的经费申请表,大家申请经费,经费一到手,我们就去庐山、北戴河、烟台、青岛那些凉快 的地方开会避暑,到时还有好酒好菜。"除叶教授外的几老者说:"我们这些专业都老了些, 现在是新兴学科当道的年代,怕是申请不到经费。"汤:"事物都是变化的。如今吃研讨会时 髦,也算是靠山吃山嘛,我来给大家策划个题目。"接着研究俄罗斯的那老者说:"您就申报 '俄罗斯的社会主义制度与经济现代化之关系研讨会'的经费申请名目。"指着研究原始社会 的那教授说:"您就申报'现代原始经济--摩梭社会与市场经济撞击之研究'的经费申请。 "指着那位动物分类学教授说:"您就申报'动物保护与经济现代化的互补关系研讨会'的经 费申请。"最后说:"叶教授,您的专业是可是一向红得发紫的,就申报'红楼梦与改革开放 '研讨经费申请。"众老教授说:"红学新见我们听得很多,唯独没有听说过红楼梦暗示改革 开放。"汤教授:"诸位先生有所不知,红书中说到过许多的舶来品,包括西洋画儿,挂镜等 等,要没有开放,这些东西怎么进来,书中又说到探春代理管理大观园一段话期内,将菜地、 农田、果木承包到个人,实行了联产承包,多余为已,这不是改革么?"叶教授说:"没想到 后生可畏,看来我们红学界又要有名星突起。"突然一老者说:"申请研究会经费要以学会名 义,我们又不是学会的秘书长,又不是系领导,怕是校领导那里过不了关。"汤教授:"各位 放心吧,只要你们想到风景区开会,旅游避暑,所有的手续,我来代劳,到时只要你签个字就 行了。"众人喜气洋洋,又闲聊到其他话题,一直至夜深人静之时,才各自回家。

    汤教授见老婆孩子已睡,便悄悄走到写字台前,打开抽屉,拿出一叠表格认真填写,写 好后,反复看了数遍,伸个懒腰,打个哈欠,去卫生间简单冲个澡,就在老婆孩子边上躺下睡 了。心想:"这次要是弄到钱,想法重新买套房子,按星级标准装璜一下,这旧房子可以租给 那些有钱的学生。"又突然爬起来在电脑上忙了一阵,然后才倒下休息。

    次日一大早,汤教授提起公文包,直奔叶教授家门,敲门许久,叶教授才懒洋洋开门, 问:"汤教授,一大早准备干啥去?"汤自公文包内拿出研讨会经费申请表及相关的表,说: "叶教授,您老请签字。"叶教授按汤手指的地方签了名,说:"刚才我正梦到与林黛玉幽会 哩。"汤教授说:"这也是好的研究课会,可以叫作'林黛玉与红学专家之梦的关系研究', 还可以上网,设立一个'梦见林黛玉'的网站。"叶教授:"你先去,让我再睡一会,看看能 否再梦到'薛宝钗、史湘云'几个女子。"汤教授匆匆离去,跑了另外几个教授的家,让他们 一一签了字。便直奔校长办公室。对校长说:"最近几个老教授合计一下,想为党校创点财富 和知名度。"递上一叠经费申请表。校长一一看了,摘下老花镜说:"汤教授,最近部分学生 和老师反映你不安心教学,我希望你还要以本职工作为中心,再说国家现在反对文山言海,你 这五个研讨会,总共申请五十万元费用,现在没有这么多钱供你们开会。"汤教授说:"我不 安心教学?是人们的旧观念的思想在作怪,我这策划专业,如果没有实践活动的经验作为理论 基础,我就无法向学生传授货真价实的知识。另外您认为五十万会务费昂贵,其实点钱真是算 不得什么,据说广东一个公安局长为十二岁的儿子办了个生日聚会,花了百多万,更重要的是 ,只要校长肯出这个数目,我包管给你赚回一百二十万。"校长一听,深思片刻,说:"那你 说说创收的具体计划吧。"汤教授这才坐到椅子上,说:"首先这六十万会务费也不要您出, 只要您给我一纸委托书,委托我全权办理这些会务安排,我们去找城里的几个阔老,这些些阔 老,钱很多,但文化不高,经常想弄个儒商的身份,要他们出钱,是没有问题的,另外,将来 的红学会议中,我加上几个子会议,比如《与红楼梦有关的金瓶梅中春药成份分析研讨会》, 会招来许多好奇者与会,按一万人想参加算,每人收四百元会务费,就可以有四百万元的收。 大赚头还不在这里,你想那个《金瓶梅》中的西门庆、潘金莲用的秘方,现在社会人很多开发 商都在研究,企图解秘,用于生产,我可以动员四五家来先投资点作为研究古方的经费,每家 只要先出三百万元,我们就可获得一千多万元可支配资金。到时您可作为顾问,拿到百把万工 薪。"校长慢思慢理,饮了口茶,说:"难怪有人讲,你是策划奇才,好就这么办,你去努力 吧,为学校创收应该是符合改革开放精神的,也符合广大教职员工的利益。介绍、证明一类你 找找陈秘书。"拿起电话,说:"陈秘书,按汤教授的要求,全力支持他展开工作。"汤教授 转身离开校长办公室,至隔壁秘书室,半小时后,便满面春风,出门下了楼,打的消失在人海 车流之中。

    几天以后,汤教授、叶教授等几个人坐在一辆郑州至北戴河的大巴之上。望着沿途烈日 之下稍显萎蔫的树叶、禾苗,一个老教授说:"到底是进口的大巴好!空调那么凉快,去年我 乘过一次国产空调大巴,像是闷笼一般。也不知那空调的作用跑到哪个国家去了。"另一个老 教授说:"汤教授,从前我们申请过研讨会经费,申请了半年也没有得到批准,为什么你的效 率这么高,几天就得到批准,而且弄到这么多钱。"叶教授也说:"为什么那些大款肯出钱? "汤教授说:"大款也是人,也有成就需要,荣誉需要,有钱只满足他们的部分需要。他们还 想荣誉和另外一些成就,我就在大胆地满足他们,我答应他们,到时研讨会论文集的编委有他 们的名字,还要请学校在读的硕士、博士替他们提刀,写些论文,跻身名人学者行列,闭幕会 ,由他们出席讲话,他们当然就乐意掏钱了。再说,他们的钱也不是正正派派赚得来的,还不 是靠权钱交易,从公家的口袋里拿去的。"至此,打开身边手提电脑,说:"你们聊吧,我要 抓紧联系客户哩。"几个老教授便不作声,静静看汤教授操作电脑,汤教授飞快按了一些键, 眉飞舞色地说:"各位教授,现在你们各自主持的研讨会,都已有上百家单位报了名,钱已汇 到我的网络帐户上,尤其是要参加红学研讨会,与《金瓶梅与我国性保健品开发的关系研讨会 》的人已达到四万人,那些想上《红学研究名人大辞典》的人已有二万六千人。就凭这些,我 们几百万的收已到手了。"几个教授说:"你啥时做的报告,一下子就有了这么多报名与会的 人。"汤说:"那天晚我们花架下聊天结束后,我回去开的夜车,通过电脑,我们的广告、启 事,就发出去了。好,请你等等。"又按了几下键,说:"好,现在已有十几家药品制造商要 与我们联手研究开发发西门庆用的性保健药品。到时要叶教授施展才华,拉住合作者。"叶教 授说:"《金瓶梅》是《红楼梦》的奶奶,我这个研究红学的,平常自然是离不开《金瓶梅》 的,那些药方是知道一点的。"一个老教授说:"细想之下,西门大郎真有了不起的地方,要 是现在,准能弄个性学研究会的副会长的头衔。"叶教授说:"那三个姐儿,也必是出色的台 姐。"汤教授:"我看送到学院学好外语当个部长副部长的去套外国人,能引进大量外资哩。 "众人哈哈一笑,车窗外的青树绿禾,瓦舍专楼,迅速朝相反方向逝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