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angtianshui&art_num=76>发表评论] [&id=yangtianshui&art_num=76>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杨天水等:释放异议人士 实现社会和谐---致中国两会公开信公开信
·杨天水:郑贻春思想如电闪雷鸣
·杨天水:良心作家和良心律师
·杨天水:张林的明天 可能遭逮捕
·杨天水:执政为民的阻力-从泗阳县一个拆迁侵权案谈起
·杨天水:登山与民运
·杨天水;谁构陷了张林、许万平、马晓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筱丽、子孟: 子孟十一月一日来信,筱丽十一月十一日来信,均于上月二十日收阅。子孟的照片、字迹、小友的画都非常可爱,小佳妮胖乎乎的,尤其活泼讨喜。筱丽的肥椎病,公公的高血压,婆婆的身体,都在挂念之中。天冷了,注意保暖。 筱丽,关于家的问题:(1)、可以参加孙子的全面观来考察,孙子说:“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对阵之不可击,胜之半;知对阵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胜之半;知对阵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孙的方法观完全符合现代的系统考察问题的观点。因此我们应把昔、今、来三者与敌、我、境三者作为一个整体来考察。(2)、无论学习、工作、生活都需要好友、好师、好榜样。我只是个知识的爱好者,至多是中等材质,即属学而知之的人,甚至是困而学之的人,需要持之以恒,“人一能之,已百之;人十能之,已千之”(人家一遍即成,我却需要百遍千遍),方能有所收获,因而时间再也不能浪费在生活纠纷上了。(出狱后注:这里所谓家的问题其实指民运的问题。) 多次探监,你都谈到了社会的变迁,我也深有同感。近年来,我感到国民素质整体上提高极快极大,就连狱中许多只有初中文化水平的犯人也常捧读世界名著,能认同现代化的观念,并能领会真艺术之内在价质,例如一些活老鬼观看《泰坦尼克号》时,热泪纵横,深为其中基督徒舍已救人的行为感动,看《孔繁森》、《焦裕录》时亦然。但学界的进展倒是很难令人满意,比如-- 1、报刊上诸多学子,总是离开健康的微观结构的极端重要性而大谈宏观手段,因而坠入空谈,撇开前者而言后者,犹如抛开画布而只谈油彩。显然油彩绘在画布上和绘在宣纸之上效果必有悬殊。 探讨东南亚金融之危机之根源时,诸多学人总在外因及表象上打转,只有北大之厉以宁等,本以制度经济学派的思路和睿智,直道其真象,即诸多非经济因素造成此次危机。马克思曾强调:没有孤立之经济活动,社会结构中非经济因素对经济活动具强大的反作用。为何那些饱学之士不顾此基本常识呢? 2、小说界似乎暂处停滞状态。短篇似无可读者,长篇似靠近日暮。私下以为,路遥有伟大之心性,但欠伟大之学识,加之早逝,因而无《悲惨世界》级的鸿篇巨制;贾平凹略知小说之道,然囿于心性与情趣的限制,而不能生传远旷世之佳作,《废都》一出,其江郎才尽之迹,昭然可见。《废都》描写人性之颓废面颇为大胆,然而颓废面非人生之全部,人生更重要更伟大的内容是生产实践、科学实践、善恶交战、和平竞争等等;其娴熟于浅语白话,有明清小说之风韵,为诸多同行所不及,然整体情节一平如水,单调乏味,琐屑拖沓,乃其不足。长篇小说,情调上应当雅重;结构上应当如江河行地,始而平静悠缓,数段行程之后,便回环百折,或夹岸高山,或涌入平野,或清流急湍,或岭猿夜啼,沿途呈万千变化,步步引人入胜,迨至尾声,复归于平静悠缓,渐融于瀚海之中。如《红楼》,稍开篇,便有失火、丧母、命案、枉法、出殡、游园、省亲,直至后来抄家、娶亲、平反、失散、逃婚、出家等等,波伏澜起,变化万端,牢牢引人心神。 另外现在作家,似乎许多人不注重结构。私下以为西洋交响乐的结构有可惜鉴处。中国古典文学中诸多手法与交响乐结构暗合,譬如,“兴”之法与“引子”异曲同工;《诗.小弃》中的“心之忧矣”、《诗.黍离》中的“悠悠苍天,此何人哉”均在各段反复出现,与“再现部”具同等妙趣,《三言》中诸多篇也善使用“再现”手法,总让主题或次主题在不同情境下通过多人之口,反复述说。再譬如,交响乐有“华彩段”,总是辉煌华丽,《红楼梦》也有自己的华彩段--士隐雨村月下对饮、贾政游园、贾妃省亲、林史月下联诗、海堂诗会与菊花诗会等等。解构派有其偏狭处,盖所茅屋可以不讲究结构,盖座宫殿难道可以不讲究结构么? 3、目下乐坛上流行乐压倒一切,私下以为华国之京剧如深谷中幽兰古柏,西洋古典音乐若高山上灵芝雪莲,而流行音乐佳品甚少,大多如杂草乱树。我的年龄与既定专业已不容我学习作曲,你能否钻研作曲,以西洋古典音乐之韵调与结构,为中国古典韵文(骚、诗、词、赋、曲)谱曲呢?那样优美的韵文,若辅之以妙曲,则必能加深西人对中国文化的理解。私下以为,就情调而论,屈原类似于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孔雀东南飞》、蔡文姬之《悲愤》类于《胡蝶夫人》、陶、谢、李、王、孟类于海顿、韩德尔莫扎特;杜甫之长篇类于贝多芬(如《北征》、《羌村》之情调与贝氏钢琴奏鸣曲作品第106号之情调犹出一辙);关汉卿、王实甫、孔尚任类于威尔弟、普契尼、罗西尼,南朝一些山水诗、诗经中一些篇章以及唐人一些绝句类于舒曼小艺术歌与肖帮德彪西二人的即兴曲;总起言之,《诗经》情趣之多彩,结构之丰富,则无所不类。 再者,回忆从前你对我曾讲过:世界十大女高音中,萨瑟兰之风格细腻婉妍、卡巴叶庄严高贵、普莱斯真挚深沉、台马尔娣从容优雅。但你是否承认这些人成功秘决不外是-认真、严肃、执着、勤奋呢?住院时,日日晓闻莺啼燕语,总觉得萨瑟兰正是如此情调-婉转悠扬,正是如此风格-对每个音符都进行精雕细琢之处理,一丝不苟。如果一个家庭双方都能将萨瑟兰一丝不苟的精神贯彻于始终,那必是个幸福的家庭。正所谓“物有本末,事有始终,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4、数年来读书报知中西文化比较研究中,一些人持民族虚无主义,一些人反之,持民族自大主义,皆失之偏狭。我以为中西文化中思想主流历来颇为一致。孔孟之仁爱主义、墨家之兼爱主义、中国大乘佛教之泛爱主义、基督教之博爱主义,宗旨同一且同属人类的共同真理。中华文化发轫于炎黄尧舜,稍长于禹夏汤商,成熟于文武周公,繁荣于春秋战国。然暴秦后迄中山出世二千余年,社会停滞不前,实因体制、器物、科技、民权、民生诸社会要素未能与思想同步故也。社会进步必待上述六大要素相互提携、齐驱并驾,方能完满告成,光有思想是远远不够的。文化的进步必定是社会结构中诸要素整体上的进步。 5、自报端知举世各国间交往日密、文明日增,和平合作已成主流。世界主义的浪潮 汹涌澎湃。但是有少数数政教力量仍为地区性甚至全人类文明进程的阻碍。中东之萨达姆、加勒比海之古巴、东北亚之北韩(前几年曾攻击中国的改革开放)、东南亚的马哈蒂尔等等,正属此俦。萨达姆是伊国的“桀纣”,马哈蒂尔是马国的“庆父”,均逆世界之大势,抗文明之风潮,践踏民权,蔑视民利,纵容腐烂,姑息奸贪。而中共实乃万恶之首。 但是联合国已置萨氏于股掌之上,此次萨氏让步与不久前南联盟在科问题之让步,都是联合国及西方七国“不战而屈人之兵”的胜利,另外萨氏的对手-西方民主文明的力量,已将“致人而不致于人”、“多方以误之”的方略运用得出神入化。估计伊、古、北韩之问题大约十年左右便能彻底解决,马国之问题时间要长上一倍左右。因为东南亚问题非常复杂,读《基辛格回忆录》中关于越战停战协定达成的艰难历程,方知大国外交的难处与远东问题之复杂性,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元首,因所受牵制甚多,故而在关键的历史时空,总无断然冲刺之权限,遂常致功亏一篑,相反无产阶级之领袖在关键的历史,具铁的意志,加之牵制因素甚少,故能屡屡达成既定目标。假如是斯大林支持猪湾事件中的登陆者、支持南越的阮文绍,登陆者就会成功,阮文绍就不会垮台。又知朗诺七十年代中前期在外援极其有限的情况下,坚苦卓绝,默默地抗击越南对不柬埔寨的入侵,其忠诚勇毅之精神,自不待言。然而其盟友欲解决远东问题,在“选锋”上犯了大错,是令人难以忘记的。在冲突与竞争中,孙子强调的“选锋”太重要了。在解决马来西亚之问题上,马国人民的盟友存在“选锋”的问题。(出狱后注:这里实际论述的是关于西方民主世界如何支持中国大陆民运的问题。) 6、赴狱内书市,见各出版社往往抢出同一书籍,可见市场经济之威力与竞争之激烈。买了《辜鸿铭选集》,粗读之后,折服其西文水平,惋惜其政治倾向。其英文典雅精粹,堪与西洋大家比肩;其政见极力赞美慈禧及其政教,谩骂太平天国,诋毁中山革命,以其盖世才华,替腐烂的慈禧专制朝辩护,既荒谬绝伦,亦令人惋惜。另外,我感到辜氏英译《中庸》内有二处不妥,均因他对汉语原文理解有误造成:一是“天命之谓性”,辜氏译为The ordinance of god is what we call the law of our being.“天命”不能译为The ordinance of god,因为儒家的“天”从未指称超自然力量,而是实指“自然”、“宇宙万物的必然性”、“生来固有而非后天习得”。因此“天命”就含有“进化给予”之意。因此“天命之谓性”的含意应是“进化所赋予我们的特性称为人性”。似乎这样译更符合原意--The inherent attribute from (or:given by) evolution is what we call human nature. 二是“莫见乎隐,莫显乎徵,君子慎其独也”,辜氏译文明显不合汉语原意。此话本意是说--思想隐密不为人见,细小行不为人察,但有德之人独处时并不因此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认真严肃地对待自己的心与行,以免因无人监督而苟且、懈怠、自欺。试改译为 The secret thoughts and the trivial actions of a man can never be seen by others , therefore, the moral man in his solitary life doesnot degenerate in his moral character in virtue of the absence of other's attention, and all the while he watches diligently over the thoughts and the actions mentioned above.请你帮我请教一下英文佳者,看我试译错了几成。 7、在一些杂志中,见到轻视人文科学的论调。以为大错特错。人文科学关注的是人的精神,而精神是宇宙发展的最高阶段。试想宇宙最初由混沌而清浊,历亿万年而生万物,直至人脑成熟,才一变宇宙之粗糙低级的状态,人脑及整个生命界也非永恒,将来必有完全灭绝的一天,那时宇宙便将又坠入粗糙低级的状态。只要人类社会还需要健康之精神主体,只要人类的精神世界不自甘沉沦,人类便永远需要人文科学。精神世界是物质世界之光,无前者,后者必永处于没有生气没有血色的僵死状态。物质只是工具和条件,唯有精神才是有人世界的起点和归宿。故而轻视人文科学没有道理。由此而想到唯物者有偏,唯心者有偏,只有心物并重主义(暂名为心物实在论)才能立中和公正之立场,把握宇宙万物的根本法则。 8、请你去图书馆目录部查看有无《刘秀传》,如无,我想试撰一本。在我看来,刘文叔是中山出世以前二千余年里华国最伟大的国家元首。历史上往往英明者不仁慈,仁慈者不英明,而刘文叔则兼而有之,集英明、仁慈、好学、勤政、节俭、爱民诸美德于一身。汉高祖赋无赖精神,唐太宗借父兄之力,明太祖趁衰元之虚。惟刘文叔以一书生,奋于垄亩,担起革命之重任。于行阵间每每投戈讲艺,驻马论道;开国后以清福待功臣,以文官治国政,不批斗、不打倒,一概怀之以德,不打击知识分子,不养小蜜。想来米国克氏私惠小蜜之事,相形见绌矣。彼邦为上国,政教文物,礼仪衣冠,均冠于全球。为彼邦之元首,乃不世之荣。修齐治平之余,当常会全球贤智德才者讲论经术,期以为万世之高标。而竟私幸一接线员,实历史之憾事也。 9、见报知中东和平有新进展,为之庆幸。私下以为,以土地换和平应有新方案:即举世国土、国力在前十名者或出地或出钱,将堪察加半岛、萨哈林半岛买下,一以赠犹人,一以赠巴人,使其各自再造一新家园。土地本为养生用,若因之而起战火、丧民命,则大背宇宙之道。犹太人实在是伟大的民族,完全有权利再造新家园,以便其散居于世界各地者,有所归居。 10、有无专业性的中国河川水利之书?勿买,书馆有则借。若我年轻十岁,则必改学水利,专攻南水北调之专业。若雅鲁藏布江江水越昆仑而入塔里木如黄河流域,江汉水入关中、华北,则必能固中国富强之本。上述之调水工程,比楼堂馆所、地铁、电脑、摩天酒店,重要万倍。农林水利仍是人类生存发展的根本依赖。由此看来,中国古代的水利工种大师大禹、李冰父子等,重农主义者管仲、晏婴、墨子、孟子、晁错等真是伟大极了。 11、见子孟生日照片,知食用蛋糕。生日应是记念母亲生育痛苦的,为什么非要学西人食蛋糕、吹蜡烛呢?我看吃碗面条最好了。西人吃蛋糕、吹蜡烛、盖摩天大楼、喝XO,我们也就一步一趋,这才是真正的洋奴。难道西方文化仅仅是蛋糕、蜡烛、高厦与洋酒么?学习西人,当参考斯大林的见解,他赞美列宁主义时说:列宁主义有二大特点-一是俄国人的革命胆略,一是美国人的务实精神。管晏墨孟并未食过蛋糕、吹过蜡烛、住过酒店、喝过XO,但是他们的精神境界与思路不是可与西人平起平坐吗?此四人提倡的也是务实精神。 至于来日刑满谋生,我只能奉行“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之,笃行之”(明王守仁简述为“知行合一”)的知行统一观。近来,反思自身,认为自成年以来手未释卷,然所获甚少者,盖因北都四年,急于求成而失之浮;南京狱外八年心神屡为生活纠纷侵扰而失之躁;狱内八年,泛泛乱读而失之杂;总二十年所学而失之浅。如何才能踏上广大精深之学途呢?到欧美混个绿卡么?考个硕博学位么?不!研究华夏文化的变革与发展,一旦长期离开本土,便必成断乳之婴,无水之鱼,无本之木。我只相信恒心,不相信出国。 迄今八载囚期,自以为有三大收获三个进步。收获一在于思考问题,方法上认识到了孙武的全面观的重要性,结果上有了明晰的答案;收获二在于彻底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收获三将来面谈。进步一是半英雄半民众的创史观变为民众创史观的坚信者;进步二是由半女权主义者变为完全的女权主义者(这要感谢劳动阶级妇女的命运及秋瑾英绩的感化与启示);进步三是由模模糊糊的世界主义意识变为明确的国际主义的意识,领悟了全人类共同真理的存在的必然性、真实性和有效性。我是个笨人,要花极大的代价,才能有所醒悟。 你信中又担心我精神不振,不利刑满后养家糊口。目前心情尚可,有二首顺口溜为证-- 其一,郊暮。五律。98年.10月某日。黄昏临野径,岭碧倚云怀。茂树蒸烟起,丛花向晚开。隔江传鸟语,近柳笼塘阶 。曾逐六朝景,秋风扑面来。其二,七律。龙潭望月候新世纪。步杜甫某诗原韵。98年.11月某日。月出东山感客心,翩翩新纪正来临。四围山色和天地,一道江流贯古今。久梦大同终未止,至诚万物岂容侵。愿将青发长留住,走遍神州日夜吟。词章小道,一向不以为是,闹着玩,若以专业眼光衡量就见笑了。 杂七杂八,扯了许多,你一定指责我读了几本陈芝麻料绿豆的,有意卖弄了。其实,既没有梁启超、冯友兰那样学贯中西,没有陈寅格、钱钟书那样博学广知,又没有辜鸿多、林语堂、梁实秋、杨宪益(红楼梦的英译者)那样的外文水平,哪里有卖弄的本钱呢?我最终想对你说的是:那些伟大的真理就在我们的生活、工作、学习的前后左右,并非遥不可及之物,正如孔子所云:“道不远人,远人者非道也”。 另外,勿带食品,一是此处有规定,二是我已得饱暖,用不着。我以为五有(有饭吃、有衣穿、有房住、有书读、有事做),是人的基本幸福,现在我已享有此基本幸福。五有之上,当实践六爱(爱劳动、爱科学、爱物力、爱公益、爱人类、爱自然),六爱是人的基本责任。望你日常以此思路影响孩子。 最后感谢亲友们的关心。敬颂二老康安!祝小佳妮全家好!祝你们母子平安!预祝

    新年康祺!

    杨天水于龙潭监狱 九八年十二月五日晚笔亲爱的佩佩: 你好!为什么九月份不给我写信呢?你父每天盼信,每天失望,不知宝贝女儿的情况,心里总是七上八下的。你与学业是我的两根精神支柱,二者缺一不可。你父既要宝贝女儿,也要自己的学业。你父多么想抱你亲你。 佩佩,学习文化知识重要,但学习并实践德行更加重要,基督教也强调德行排在知识前头,一本古经上说:“有了信心,又要加上德行;有了德行,又要加上知识;有了知识,又要加上节制;有了节制,又要加上忍耐;有了忍耐,又要加上虔敬;有了虔敬,又要加上爱兄弟的心;有了爱兄弟的心,又要加上爱众人的心。”(《新约.彼得后书》第1章5、6、7节)无论是孩子还是成人,都应遵守几条诫命:不可撒谎、不可偷窃、不可贪恋他人的财物。男子若撒谎成性,必定无成(就是必定做不不出大成绩);女子若撒谎成性,就必定败家,就是说撒谎不但是可耻的,而且是有害的。当今许多人的不幸,不是因为缺美丽、知识和财产,而是因为缺少诚实。对于一个女子来说,诚实比什么都重要。 习字先练欧阳询的《九成宫》怎样?你八月八日的来信,字写得很大气,章法意识(就是字与字的排列、行与行的排列)开始形成。但我提倡你先练字体修长的欧体,要将字的体势写得象你母亲身材那样修长,我提到的鲁巩丽指的就是你母亲。欧体又适合硬笔,可惜我已四年未练欧楷,已经无法写出好看的楷书了。 佩佩,你喜欢饲养动物么?今年春天四月,别人弃养了一只小金龟,怪可怜的,酒瓶盖那样大,青绿色的背甲,鲜黄的腹甲上有蹄形彩斑,经常伸头东张西望,替它清理眼中杂物时,它就歪着头,一动不动,两只小眼睛天真无邪。我将它放在一只浅口盂内,每到晚上置于床头边,不料一天早晨醒来发现它在水中停止了呼吸,头颅仍保持着平时远眺姿势。我葬它于一盆吊兰根下,心里难过很久。它的爹娘不知在何处,我可能是它在世间唯一的动物伙伴了。我没有照顾好它,是失职,是罪过。 五月初,他人又从车间捉回几个幼小的麻雀,又弃养了。你父不得不收养下来,将它们分别起名为小威廉、小琼斯、贝尼福斯、费特尔、纽斯。费特尔收养后第二天便食物中毒身亡;纽斯曾飞到高墙电网之上,我花了一小时才召唤回来,不久被他人用火腿肠喂死了;贝尼福思最神气,时常直立起来,象个神话中的小美人,五、六米外唤它,立刻快速蹦来,只要将小同伴收藏起来,它便立刻寻找,焦急异常,或四处呼唤,或侧耳谛听,一旦找到,就欣喜若狂。可惜六月上旬某夜,贝尼福斯遭到老鼠偷袭而离开世界。最可爱的莫过于小威廉、小琼斯兄妹俩了。它们最先到来,初到时浑身只有些绒毛,翅膀上大毛管子尚未长出,整天张嘴叫唤,要吃要喝。我只得用米饭喂它们,并用鞋盒子做了个鸟巢。渐渐长大了,哥哥小威廉羽毛呈深灰色,妹妹小琼斯的羽毛呈浅黄色,因为缺少肉食,长得都较瘦弱,声音也较娇软,但性情开朗,不怕生人,终日歌唱,在屋内,在人身上,在园中飞来飞去,我写字时时常跑到我的手上或笔尖周围,叽叽喳喳,唱歌跳舞。大家都很喜欢它们,经常放在手心,抚慰他们,它们也常与贝尼福斯一道卧在人手心,闭目养神。不幸的是有一天早晨至七点半,鸟巢中还未闻鸟鸣,平时都是六点左右即鸣,我心中纳闷,打开鸟巢一看,小威廉、小琼斯已死,贝尼福斯躲在一角,一声不吭,情绪低落,略显恐惧。你父难过伤心许久,只好用一只漂亮的纸盒作为棺材,将它们葬在园中小桃树下。后来才知道是伪劣的有毒的蚊香薰死的。我永远忘不掉几只小鸟与我相依相亲的景象。没有保护好它们,与父母失职的罪责是同等的。 亲爱的佩佩,三月八日、八月二日、九月六日,当我走进探监厅,发现你没有来,心中是多么失望!只要你不来,我就不想去探监厅。世上有许多平凡而伟大的父亲,他们就是你父亲心目的榜样。九月六日,我在接见室看到一位相貌普通的南京城里的六十八岁老者,他四十岁时丧妻,丢下四个孩子(十岁至十五岁)。他为了孩子,拒绝重新成家,含辛茹苦,将孩子一一拉扯成人,有时过年只买得起斤把肉。平时靠下班后踏三轮车和节假日去野塘中钓鱼来改善孩子们的生活。这是多么伟大、坚强、称职的父亲! 相比之下,从前南大有个男教师,大约在七七年左右,四十岁时妻子病逝了,他与人成家,将三个未成年的小女儿(十岁至十三岁)撇在一边单过。这样的父亲不但丧失做父亲的资格,也丧尽了知识分子应有的良心,不过是个有知识的禽兽而已。 可见知识不能使人伟大,只有德行才是至高无上的。对女子也一样,往往品德高尚的女子并不一定拥有知识与学位,例如我的二舅母就是典型。她是一字不识的农村妇女,大约在六八年(我八岁那年)收养了一个弃婴,那时苏北农村穷得多数人家一天只吃得上两顿污水般的稀饭,人们长年累月挨饿,一到春天,许多人家个把月没有东西吃,只得靠东挪西借和野生植物度日。但是我的二舅母,、二舅及三表姐,完全凭人类的天然爱心,从牙缝里省出一点一滴的粮食,全心全意地喂养那个弃婴。不料孩子六岁时,得了病,去医院动腹部手术,需要钱,二舅母只得去卖血;手术结束后,二舅母又卖血替弃婴增加营养,孩子是救过来了,但出院不久,二舅母就因积劳成疾,心血耗干而病逝。她虽然是个文盲,但她尽了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妇女没有尽到的道德责任。她那高大的身材、没有血色的常带愁容的憔悴土灰的面孔、满身补丁摞补丁的形象常浮现在我的眼前。 谁是真正的基督徒呢?上面提到的那位坚强的一人将四个幼儿养成人的父亲和为了弃婴而献出生命的我舅母就是。虽然他们从未读过《圣经》,也不做祷告,但他们的德行远远超过其他许多教徒。相比之下,你父至多只能算半个基督徒。我要再次告诉你,德行比知识重要。 将信拿回家,请公公帮你念。十月给我来信并跟表哥来探监。最后代我向公公婆婆问好! 此此,愿平安、快乐、进步永伴你!亲你!

    你父杨天水 九九年十月一日

   亲爱的佩佩: 昨晚,即十月三日晚,我收到老家你一位堂叔叔的来信,他的大女儿杨蔚(八六年生)读初二,小儿子杨畅(八八年生)读五年级。将来我回南京,带你去泗阳,认识姐姐哥哥。你现在跟谁学琴呢?想不想成为钢琴演奏家呢?如果想,就要苦练。如果不想,就弹弹玩玩。公公婆婆身体好吧?晚上是不是婆婆带睡呢?好了,半月后表哥会去带你。 三十上午我一边做活,一边思念你,归来于中饭前又给你写信。做活是轻快活,擦窗子一类。 亲爱的小明珠佩儿: 求知做人做事,都应学习美国人的求实精神。前苏联的非凡人物,吃了六次官司,总共坐了十年大牢的斯大林说:“美国人的求实精神是一种不可遏止的力量,它不知道而且不承认有什么阻碍,它以自己的求实的坚忍精神排除所有阻碍,它一定要把已经开始的事情进行到底,哪怕这是一件不大的事情;没有这种力量,就不可能有认真的建设工作。”(《斯大林选集》上卷P274) 你父望女成凤心切,摘此至理名言送给你,以便你终生背诵它、实践它。 十月四日晨又附

   筱丽、子孟: 民族佳节迫近,挂念你们的思绪随之迫切。没有礼物给你们,就简谈我困境中的读思心得权作礼物吧。德人雅斯贝尔斯曾说:人陷入困境时,才很好地领悟存在的真实意义,对个人,存在就是要把握知识,作出选择,有所行为。 先谈谈思考心得吧。 1、中国传统文化问题。就狭义文化而言, 中国文化表层上呈现的儒佛道互补的面目,深层上则是法家之尚暴(暴力崇拜)主义,纵横家之市侩投机主义,老庄学说中的虚无主义,术数学的迷信宿命主义五者混合在人们的心中占统治地位。表层与深层的相互背离,社会管理中的理论与实践的相互背离,社会意识形态与人心内部潜意识的相互背离,一直是历史的主流。阳儒阴法、阴兵、阴纵横、阴老周、阴术数宿命等等,是中国文化人尽皆知的主体特征。 而此“阳儒”之“儒”又非孔孟之“原旨儒”,乃荀(子)董(仲舒)之“蜕化儒”。原旨儒是民主派,蜕化儒是专制派。孔孟强调民族民权民生,荀董强调君纲、父纲、夫纲。防止“以夷变夏”是民族主义(当然也提倡国际主义-“平天下”、“既睦九族、协和万邦”等);“天视自我民视,天听自我民听”,“天下为公、选贤举能”,“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国人皆曰可用,然后可用;国人皆曰可杀,然后可杀”,“得乎丘民而为天子”等等,是民权主义;“富之,然后教之”、“国不以利(指君主贵族等少数人的私利)为利,以义(道德责任,实指让利与民、扶植民生之道德责任)为利也”,“使民以时”、“不误农时”、“省刑罚、薄赋税”、“制民恒产”以便耕者有其田,帮助人民发展农桑与畜禽养殖并发展文化与伦理教育(“五亩之宅,树之以桑...二母鸡、五母彘 、百亩之田、八口可无饥”、“谨庠序之教”)、实行自由贸易、惠利工商的政策(“关市讥而不征”、“市,廛而不征;法而不廛”)等等,则是民生主义。 民族民权民生之主义,初源于炎黄尧舜,经夏禹伊尹之阐释,文武周公时得到了实践与理论二方面的深化,至孔孟处尤其是孟子处,上升为完备的治理天下的学说。孟子所说的“仁政”就是此三主义的完满结合与实现。孟子的“仁政”蓝图,完全是个民主的开放的繁荣的发达的社会蓝图,请看:“今王发政施仁,使天下仕者,皆欲立于王之朝,耕者皆欲耕于王之野,商贾皆欲藏于王之市,行旅皆欲出于王之途 , 天下之欲疾其君者,皆欲赴诉于王,其若是,熟能御之?” 为何战国以降,中华未走向民主的社会却滑进专制社会的陷坑两千余年呢?一则疆域辽阔,交通、传播、沟通之手段非常落后,不足以完成有效的公正的人际沟通,建立在狭土之上的希腊式的城邦民主制当然无法立足于中国;二则民智未开,多数人处于文盲、迷信、缺少明辨是非自主选择的能力的状态;三则是原旨儒家中分化出蜕化派,后者放弃了前者民权主旨,因而让法家钻了空子。 法家是中国历史的特大罪犯。法家最崇拜暴力,极力提倡并煽动统治阶级对民众实行残酷镇压、无情打击的暴政,法家痛恨人类公认的任何美德。例如,商鞅说“礼乐诗书、修养、孝悌、诚信、贞廉、仁义、非兵、羞战”是社会的六大害虫,韩非将儒家(当然是原旨儒学)斥为社会的五大害虫之一。可见法家恶毒到了极点。秦而后两千余年,当政者大多是法家思想忠实的执行者,至四人帮一伙与如今当道的中共保守派,法家思想的现实化达到了极点。法家与四人帮及目前的中共保守派之流在反人性、反科学、反民主、反民生因而是反文明进步方面是一脉相连的。四人帮与目前中共保守派一类人是中国文化之精华的彻底践踏者,是中国传统文化之糟粕的集大战者,对中国社会的毒害远甚于日本军国主义之侵略。日人只造成一些外伤,他们却将文化病体植入了社会与人心。张志新遭割喉,英文教授黄永亮无端受尽了非人的摧残亡于狱中(见《心香血汗祭吴宓》)等等表明中共极权主义之类,不光是华国民众之公敌,也是全世界文明之公敌,全人类当同讨之、共诛之。若四人帮当道,中国恒沦于人间地狱矣。可见邓之拔乱反正的前十来年,有其非常积极的应该肯定的历史意义。然而,如中共保守派继续执政,则中国现代化永无实现的希望。 社会之进步,必需一定的物质基础。马克思说:随经济基础的变化,上层建筑或迟或必发生变化。第三世界目前正应验着马的见解。我们年轻的一代,不光需要足够的知识、足够的物质力量,还需要足够的耐心。就是说铲除法家的嫡系后代中共极权主义政治,还需要一段时间。还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我们还需要积累足够的知识,物力,耐心。 原旨儒学的复兴自中国民权启蒙运动的三巨头顾、黄、王的阐发起,至清末受到了孙中山的继承与发展。孙合东西两种文明之精华,完成了儒家学说的现代化问题。我以为孔孟儒学(即原旨派儒学)在孙中山主义中完满地转化为新儒学,一些人认为新儒学无助于现代化的看法,我以为是没有根据的。 孔子提倡由仁爱至大同,孟子提倡由善端至仁政,意皆在由内圣到外王。但是由内圣到外王间必须有健康政制作为条件,孔孟尤其是孟子,属不彻底的民主主义者,于制度设计方面,显然空乏无成。孙中山割西方文明之糟粕,采西方文明之精华,弥补了这个缺陷。故而我以为孙先生是新儒学的创立者,是中国传统文明精华与现代西方文明精华的高明的嫁接者。孔孟儒学在孙先生处获得了新生和发展。《中共党史资料》七十年(胡绳主编,90年8月版,)这样写道:“中共是孙中山的革命事业的真正的继承者”。可见孙先生地位之崇高、不容动摇。而八九年来,似乎有些留洋人员欲将“中国民主之父”的桂冠戴于某学者头上,真是无知狂妄到了可笑的地步。这是孙中山专有的桂冠。只可于此冠下争继承,决不以可争此冠为目的。孙先生若活八、九十岁,中国近、现史必是另一番面目,他对开放,对引进外资外技外才之设想,是非常细致、周密而宏大的。随历史之推移,孙先生的伟大的深远的历史贡献,将日益为后人所领悟,作为其后代人,华人将无不引以为荣耀。 2、天理与人性关系方面的心得。宇宙之法则谓之道,万物之应然谓之理,人类之禀赋谓之性。 宇宙生而后有天地,天地生而后有万物,万物生而后有生灵。人者,生灵之长也。宇宙、天地、万物、生灵既相继而生,于宇宙,则其皆一体之侧枝;其理与性也必为天道之分枝。人既来源于宇宙,人既为宇宙之部份,则其性与道之既同且异亦明矣。同者为道同,是为天人之道共具同一性;异者为气异,即所禀之气相异,故而金木水火土自为金木水火土,人自为欲、情、智、德、体。 欲情智德者,天之所赋予人之性也。“欲”有合理非份之异,“情”有节制放纵之分,“智”可为善也可为恶,“德”含仁义两端。科学者,智之正果;民主者,德之正果。德者,虽生而固有,然必待后天努力,才能长大成熟,好比良种,虽胚胎健康,亦必待后天水土适宜、种养得法、浇溉及时,才成丰苗硕果。 节欲于不贪不纵,制情于不荡不狂,驭智于利民惠民,弦德于爱人及物。此乃人生之正道,舍此则无以为君子良人。 “仁”者,在内为爱心,在外为善行。内外统一方谓“仁”。有内无外,假意也;有外无内,假仁也。有爱心必生义心,此亦人性之必然也。 仁义之德,乃天所赋予人者,若不尽心竭力节制欲情,光大智德,则有悖于人性,也有违于天道矣。耶稣曰:“我父赐的杯,我岂能不饮?”华国良民可曰:天所赋予我者,欲情智德是也,故而我岂可逆天背理,不制欲情于合理,不导智德于谋求普遍幸福耶?若智不顺乎利民惠民之道,则恶智私智是了;德不推已及人,则一已之私德是也。如此则犹如沃土之拒生肥苗硕果也。 3、传统型社会要人评价问题。梁启超说:“古人所谓英雄者,皆杀人之英雄也”。他以民主社会的价值观为基准得出此论,可以说是一针见血,一语道破。但我以为对古代暴君的愤恨有的过于极端了。譬如,历代有良知者均视桀纣为极端残暴之代表,其实桀纣与后世的暴君们相比,实乃小巫,最起码桀纣对当时最大的反对派首脑汤只监禁了八年,桀纣还没有残暴到极点。像朱无璋那类当权者(注:这里暗指毛),大规模诛杀开国功臣,且株连深入到了整个社会人群之中,连与之一道出生入死打天下的老把都必置之死地而后快。平时空谈什么爱民为民,岂不是弥天大谎。唐太宗这样评价隋炀帝--“观其文辞,尧舜也;察其行为,桀纣也。”以此对照后世的暴君(注:这里暗指毛),恰如其份:文章与敕诰,美丽动听,甚至西方人也为之动容,至于其政事之昏腐、待民之寡恩、与民争利之急切、纵容腐烂之无忌、迫害异已之蛮横,则远甚于桀纣。由于法家尚暴主义的流毒所致,这类人往往受人崇拜。大家看《水浒》,见李逵杀人排头砍去,总感到快意得很,其实李逵不分清红皂白的杀人包含了多少破坏性!而且李逵有什么权利不经审判随意杀人呢?(注:这里暗指中共极权主义的暴政的真相。) 4、社会转型的问题。中国社会正处在广义上的文化转型的时期。二、三十年内,转型的速度必日益加快。新世纪上半叶,转型必然完毕;下半叶中华必完成腾飞。转型之经济基础、思想意识、国民心理、内因外力、促进因素等均日益壮大,日趋成熟。建设现代化和推动转型完成的中坚力量在何处?在留洋之学者学生么?不完全。尽管他们当中诸多人或出类拔翠、或学有所长。我以为主要的力量蕴藏在七七年恢复正规教育制度以来,受过高中以上教育的二、三千万人之中。从年龄、数量、知识结构、思想观念等综合考察,无不如此,但是我们必须明白,这类人中的坚定的追求民主的人才是社会转型的中坚力量。 近来,偶尔读《知音》、《人生与伴侣》等杂志,感触极大。《知》多写人间真情,《人》多写悲惨故事,从中可看出爱心善行正在光大于民间,这也是中华文明复兴的应有的基础。而且那些名不见经传的普通作者,文章写得有血有肉,较之一些尸位素餐的名家显要,真是循人性与反循性之比。毛泽东的“卑贱者最聪明,高贵者最愚蠢”确是有理。中华复兴的希望与力量就在这样的卑贱者中间,完成社会转型的希望与力量正在这样的卑贱者中间。 5、乔森潘、农谢问题。红色高棉当政于柬埔寨数年,实行的是彻头彻尾的反人性反文明反科学反民主的万恶政策,二百万人死于当时之暴政。农谢是当时暴政的主要执行之一,其罪恶之深重滔天,举世公认。然而乔农二人已不成为文明进步的阻力了。就是将乔农二人成肉酱,昔日已亡之数百万人也不能复生。对柬与人类而言,建设合理有效之社会体制,防止昔日悲剧之重演,是迫切的首要的任务,放乔农二人一条生路,一日三餐,使之饱暖,纯属小事一桩。何况据讲投降前双方有约。现在正是柬埔寨当政者履行诺言布信于天下时候,正是国际社会显示仁慈宽怀的时候。以宽容对待此二人具有深远的世界史的意义。对于农谢之类,已不再需要法律审判,他们早已受到了历史审判,即在人类的良心(即道德法庭)上,早已被判了死刑。 6、日本人问题。当初侵华、侵韩、侵东南亚的,是军国主义者,而当今日本政要之多数、人民之多数,均是和平主义者。二战以后,日本朝野坚韧不拔,艰苦奋战,遂创建了文明之体制、富足之社会。如此伟大的民族,想参预点世界性事务,不是合乎情理么?有些反日军国主义复活言行是出于真心的民族感情,而有些人岂图利用大众的此类情绪,其动机是极端自私狭隘。没有文明发达强劲的作为七国成员国之一的日本屹立于太平洋之上,亚洲将是个甚么样的亚洲呢?日本人民对孙中山革命舍身忘我的支持赞助的历史,难道不是日本人民永久的荣耀,值得中国人民永远的怀念么?新世纪世界型社会转型的过程中,日本进步力量,必将履行其推动催化的作用。 7、近代史一则心得。读辜鸿铭对晚清政治之研究,诸惑烟消云散。他严厉批评了洋务派李鸿章等平庸无知,即以为单靠引进西方之科技器物便能实现现代化;批评了张之洞等保守主义的“封建制为体,西洋物为用”的虚假的爱国主义与虚假的理想主义,认为这种坚持必然导致伦理上虚伪的理想主义和政治上的马基亚维里主义;批评了袁世凯的粗鄙庸欲、毫无原则、唯利是图的政治暴发户的丑恶。这三派保守力量构成了专制王朝末期的三株朽木。梁启超批评洋务派首领李不顺世界潮流、不识民权原理、取西洋文明之末、拒西洋文明之本,故而洋务派运动不能达标。 李、张、袁均是在专制魔头慈禧卿翼下窃得了高官厚禄的国贼而已,代表的是统治阶级上层及其裙带群体构成的寡头集团的利益(人数至多占国民人口总数的千分之一),打的是民族主义的旗号,实质上其体制与政事根本上是反民主反科学的。既然人性具有其统一性,那么人类在体制、管理方法、大众权利诸方面,就必然具有共同的标准,晚清几大执政集团岂图以国别性、地域性等特殊性取代人类诸多领域的统一性与共同性,这是违反辩证唯物主义的。(注:这里明显是在批评中共的极权主义政治。) 8、爱劳动是君子、良人、好公民的基本品德。一个人只要爱劳动就称得上合格的人类成员(或现代公民)了,但是爱劳动的具体标志是什么?是否爱干苦脏活才能算得上是爱劳动呢?我以为不是。工农乐于作工务农,学生乐于读书求知,教师乐于传道授业解惑,商人乐于提供优质之产品与服务,军人乐于保国保家爱民助民,公务员乐于尽忠职守完成公务,士人勇于先忧后乐,国家元首乐于维护民权,发展民生,等等,都是爱劳动。不爱劳动者,为元首必是昏庸贪腐之元首,为士必是贪得无厌的利禄之徒(中共很多官员就是典型),为商必成奸商,为师必成误人子弟之师,为学生必成不求上进之懒生劣生,为工农必是懒于劳作之刁民。劳动养育了人类,劳动是文明之母。在未来的民主制度中,中共特权群体的不爱劳动专爱享受的恶习与惯例,必遭剪除。 9、真理的标准问题。我们的先民在探索并确立真理标准方面,达到了空前旷后的水平。墨子的三表法认为真理标准有三个要素:(1)要符合公认的古代人间接经验,即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2)要符合人民大众的感觉经验,即下层百姓耳目之实;(3)要符合国与民的利益,即废(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孔子的真理标准甚至比墨子的还要多几表(详见《中庸》第29章)。要而言之,皆以为不仅是当世人的实践,而是它与古人实践合于一起才成为真理之标准。或以为孔墨皆好复古。其实他们是高度重视先民们的间接经验。任何时代的人群都需要间接经验,孔墨时代,由于世界各地的相对封闭性,孔墨只能向自己民族的过去寻找间接的经验。这种虔诚地向历史学习的精神正是人类文化不断成熟的依赖和标志。何况古人的文化遗产未必不好。古希腊对文艺复兴、民权革命时代而言,不是遥远的古代么?秦汉以后的那些暴君昏君庸君俗君,难道能仅仅因为时间的后续性就比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先进么?我以为不能以时间性确定个人的现代性。中华民族的先贤如尧舜禹汤、文武周公、管孔墨孟等等早就具备了现代人的人格,而当今时代将有不少人尤其是中共保守派集团的精神境地仍停留在远远的古代。 英文对我犹如坚城,久攻不下。目前阅读方面,障碍常在短语;使用方面,障碍常在冠词。刑满后一定要拜师,争取上个台阶。以下我将墨子的真理检验法试译一下,望能得到更正。 “故执有命者不仁。故当执有命者之言,不可不明辩。然则,明辩此之说将奈何哉?子墨子曰:必立仪。言而无仪,譬犹运钧之上,而立朝夕也。是非利害之辨,不可得而明知也。故言必有三表。何谓三表?子墨子言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于何本之?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于何原之?下原察百姓耳目之实。于何用之?废(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此所谓言有三表也。”So there is not humanity in such a man who acknowledges and advocates the fate.Therefor we ought to discriminate defintely the words of such a man from the truths supported with evidences.Nevertheless,with what evidences ought we to discriminate between the words and the truths? Mu-zi,the master of the mu-doctrine,once said:“we ought to establish the criterion for such a discrimination ,and if we wre to discuss under no criterion we should be like unto a play without obeing the rules of the game and,exactly owing to this cause,we can not definitly hold the discrimination between the truths and absurdities and that between common benifits and common misfortunes.three elements of criterion ought to be established for discussion thereof.”what are the three elements of criterion? mu-zi once said:“there are three constotuents ought too be erected as the root,reason and use of the criterion.from where ouhgt we to get the testimony of the root?we ought to get it in the goverment of far-acient sagiest and most humane kings.from where ought we to get the reason?we ought to get it in the senses of the populace.from where ought we to testify the use of the criterion?begin to excert something under testifying in goverment,then observe in what degree it profits the court,all peers and populace.”that is the very explanation of three elements for discussion,totally, i.e the criterion for any truth. 翻译确是难事,信雅达兼备谈何容易?《辜鸿铭文选》(下:P17、18)有首法人贝朗杰(Beranger)的诗,我试着改译如下-- 原译--我目睹和平徐徐降临,她把金色的花朵麦穗撒大地;战神的硝烟已经散尽,她抑制了使人昏厥的战争霹雳。啊!她说,同样都是好汉,英法比俄德人,去结成一个神圣的同盟吧。拉起你的手吧! 改译--五律《颂和平》欧野和平降,携来花麦生。战神随气寂,霹雳哑无声。举世皆英勇,魁冠岂易争。英俄德法比,最好结同盟。 10、诸多科学信息激动人心。读报知月球上氦-3,足够人类开采数千年已久,未来人类不愁能源问题了;知加拿大专家发现了抗癌天敌,看来彻底征服癌症的时期不远了;知花草之谷氨酸系植物神经之传导介质,这证明植物界与动物界之间具有某种程度上的精神上的连续性和统一性,这也是人道乃天道之部份,人性乃天理之在人者的一大佐证;知宇宙有始终、有界限及反引力之存在;这证实了自己私下的想像-有宇宙,必有反宇宙;二者相生相克便造成了宇宙的始终;二者并存与无休止的转化构成了永存;宇宙与引力只是永存中的部分与段落而已。知生命工程已相当发达,德国科学家已将牛基因与茄子基因交合一处,育出牛茄,此茄杆的皮,硝后与牛皮一样有用,这完全证实了“能尽物之性,则可赞天地之化育”的预见和断言,证明中华先民伟大的预见性与卓越的洞察力。 颂新年康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