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yangtianshui&art_num=75>发表评论] [&id=yangtianshui&art_num=75>查看此文评论]    杨天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杨天水文集]->[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杨天水文集
·狱中文选--<译文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狱中文选--< 几封家书>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四章个人生活的指导原则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十章 耶稣人格的终极意义
·《狱中文选》谈妇女解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1.红头巾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2.米饭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3.糖果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4.学费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5.打工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6.看病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农家子女集》7.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1.锦囊妙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2.会海因缘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3.完成任务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4.电脑征婚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5. 燕赵悲歌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6.俭能养德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7.终南山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教授集》8.梦断海南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1. 修祖坟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2.老朋友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3.反走私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4.新局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5.抓嫖客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6.筑马路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7.买官记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8.盖楼房
·狱中文选—短篇小说:《公务集》9.增值税
铁窗思考录
·《铁窗思考录》之一 <<民运的互助基金会在哪里>>
·《铁窗思考录》之三《白下区看守所引发的呼吁》
·《铁窗思考录》之四:共特的章鱼策略—致王有才和陈荣利二位朋友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五:《组建新党,扩大联合,增强海外民运的战斗力》
·《铁窗思考录》之六:《听从上帝的召唤 --答雪峰先生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七:洞庭湖边的血吸虫和中华民族的血吸虫
·《铁窗思考录》之八:普遍的灵魂堕落和宗教复兴
·《铁窗思考录》之九:朋友们,请远离色情场所—刘水事件的教训
·《铁窗思考录》之十:似是而非的义愤—批评虐囚事件中的反民主主义的倾向
·《铁窗思考录》之十一:程君复先生的逻辑荒唐
·《铁窗思考录》之十二:杨振宁博士的无稽之谈
·《铁窗思考录》之十三:真正的自由主义领军的代表--致晓波博士和余杰教授的公开信
·《铁窗思考录》之十四:南王北李-中国民运的两个斗士
·《铁窗思考录》之十五:我们的好弟兄颜钧
漫游中华见闻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一:致歉并回复陈森先生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故乡行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龙湖边的故事--安徽蚌埠民运斗士张林和王庭金印象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四:合肥城边的谦谦君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五:大上海中民运义士-忠厚仁义的戴学武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六:上海城下的特立独行者--李国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七:海滨的高人奇士顾则徐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八:西湖边的欢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九:穆斯林社区的虔诚和淳朴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宁波地区的宣教事业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一:民间的思想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二:上海行轶事-忠厚善良的作家夫妇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三:地震灾区的呼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四:几个女人的故事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五:云南之行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六:英勇不屈的陈西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七:谁是最可爱的人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八:勇敢的律师郭国汀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十九:山村里遇到了草庵居士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东西先生丧失了是非之心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廿一:俺家什么都是腐败的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二:中共的首长们,向朝觐团伸出手来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四:市委书记干儿子老婆的保镖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五:被妓女包围了一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六:拆迁户上访遭到绑架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七:陈龙德铁骨铮铮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八:杭州散记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二十九:平安夜里不平安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 我的圣诞之夜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一:看守所里的文明与暴力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二:穿越铁窗的爱情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三:牢房与奴隶生活的状态
·杨天水:《漫游中华见闻记》之三十四:专制主义与大便问题
·杨天水:牢房中的思念
·杨天水:心灵的震撼--感谢四面八方的声援
·杨天水:共产主义阵营的良知典范--悼念赵紫阳先生
·杨天水:张林、李国涛、戴学武、李广等都在危险之中
·杨天水:两种如临大敌
·杨天水:专栏:赵公的“严重错误”正是他的历史功绩
·杨天水:新年开始的几见怪事
·杨天水:向中华君子致敬—新春献给追求自由民主的前辈
·杨天水:除夕时刻的惦念—惦念师涛、王金波等等
·杨天水:上海警方太蛮横了
·杨天水:郭国汀律师的诚实和正直
·杨天水:软禁在继续-李国涛、张林、戴学武、萧勇等处境堪犹
·杨天水:高贵的人格--谈谈张林先生
·杨天水:声援张林先生的浪潮
·杨天水:天上人间一齐哭
·杨天水:关于张林先生的最新消息
·杨天水:清华大学两校魂
·杨天水:黑手伸向郭国汀律师
·杨天水:无耻谰言-网特借中国人权风波的暗中造谣
·杨天水:听证会上官方无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狱中文选--<译文 耶稣基督与现代文明>

第五章 社会生活的指导原则(节译) 我们将耶稣的社会生活原则概括如下: (1)、新秩序中的生活是一种服务。“你们当中最大的将是你们的仆人”(马太23:11,20:26;马可10:43-45)。“无论谁颂扬他自己的将被贬降,那谦恭自身的人将被颂扬”(路加14:11,马太23:12等)。“人子来不是要人服待,乃是要服待别人”(马可10:45)。简言之,在人类国度中给予人们的伙伴的服务是真正伟大的尺度。于此方面,历史的论断在很多时间之中与大师一致。那些在人类记忆中享有配称永生的人,那些姓名、事迹一代又一代受到热忱感激地回忆的人,是人类真正的恩人-它的先知和诗人,它的思想家和发明家,它的改革家和政治家,而不是它的大自私自利者,它的贪婪的侵略者和嗜血的征服者。无疑人类在继续污蔑攻击活时的先知,但最终无论拖到何时,人类还是主持公道。 对耶稣基督的服务原则的严肃的全面的接受,接受为行为的最高特权和报酬对于解决社会问题而言,将比任何其它的可以想像出来的计划更能有所作为。它将净化政治,消灭商业的欺诈和压迫,弥合资本和劳动间的列隙。以一个人为喻,无论是政治代表、法官、雇主还是艺术家,一旦完全认同并接受向其伙伴提供真诚的不吝啬的服务的原则,就会成为一名有价值的人,并会进入持久伟大的生活之中,然后不再会有任何他的以他人为代价的,以背判其职责为代价的,以掺假的善为代价的,以低劣的人工为代价的个人利益的想法。这个真正伟大的原则极其易于理解。它经由了历史评判,而且我们社会的进步主要地对它的影响而言是有源可溯的。那些真正地永持久地推进人类文明事业的人曾受到了服务原则的鼓舞。 (2)、服务是据需要而非据赏罚原则提供给他人。“走访穷人、受伤者、跛子和盲人”(路加14:13)。“向每个求人的人施舍”(路加6:30,比较马太5:42;19:21等)。耶稣并没有反复重述一种模糊的仁慈,一种在激情的迷雾中时常化作泡影的淡薄的人道主义的同情。他坚持一种提供给确定的和需要的个人的特殊的服务。他不可能对转变异教徒的热情考虑很多,那些异教徒在千里之外,对邻街居民的需要和感情盲然麻木,而且无视童工劳作的、不清洁的、拥挤的的居住情形、买卖掺假食品的、惊人的痛苦和不幸等等。另一方面,在回答“谁是我邻人”(路加10:29)的问题中被讲述的善良的撒马利旦的故事,不仅仅意指一个人应处理他直接注意到的私人性质的事件。它也意指无论何地存在着迫切的需要,就存在着衍生出来的责任。耶稣伦理体系的社会原则包含这样的责任-一个人在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中一样应该尽自己职责积极地革除横在每个人类个人的充分发展和充分实现愿望之途中的每个阻碍。他要求人们,作为负有责任和理性的人,应尽各种可能之方法,为建立一种更高类型的人类而工作。所以当企图将耶稣学说与社会改革或社会主义的项目的任一特别局部的计划混为一谈是个大谬见之同时,另外一面,接受他的原则包括着明确的责任-以坦诚的心境考虑任一个能树立治疗社会疾病的希望的社会改良的计划,并献出一个人对社会进步的个体的劳动和思想。主知道实业的和政治制度变动不居的与不确定的特性。他知道这个世界的国家、政策、劳动和实业起因于在人类社会革命中产生并转变的许多复杂的环境。“这个世界的样式消逝了”(科林多前书7:31)。这些事情是变动不居的。但是国家社会利益依赖其上的精神力量和活动是永恒不断的。“天和地将消逝,但我的话语不会消逝”(马太24:35)。“我的国度不属这个世界”(约翰18:36)。 他不愿在他事业的好消息和他创立的友情上以诸事中的任何地方的和变动的计划浪费时间。他工作的环境和他生活的情形阻止他参预公民活动或关心世俗性的文化。作为一个强烈地偏狭地富有爱国心的和渴望一位天遣救主的民族的一员,他必定禁绝任何可能加速造反和武装冲突的言行。此外,他必定关心他创建的新秩序不被人与犹太人地方的暂时的考虑混于一起直至消失其中。精神王国必须保持在消除犹太人教士主义和罗马政客的地步。作为一个新精神宇宙或人类中生活秩序的宣称者,他的事工必定是集中的,强力的,朴素的,与独眼相联系的,并且将面向它的毋容置疑的目的。 但是大师不是人类文化的敌人,不是苦行僧和隐士。他热爱自然和人类、俭朴的乐观、人类婚礼上的喜庆和朋友们的情谊。他自己并不关心科学、艺术或实业,因为他的目标直接与人类天性的道德基础相联系,没有这些基础,文化活动则毫无价值甚至有害。原则上他号召我们为这些科目的效用劳动,要在它们服务于内心生活的完满、宁静和欢乐之范围内。现代生活中有许多事情在他事工的领域之外,但是如果我们自他那儿获得视角,并学会在事物相关之价值上评估事物,我们将发现他的根据需要的服务的原则使艺术高尚化,使实业人道化,给科学以灵魂,而且涉及到这些通常被称作“社会问题”的事务,当这个原则没给任何不会改革的计划的同时,它催促我们向社会改良的工作提供我们智力和天性方面的服务。耶稣对社会改良的贡献是使人类天性的高尚化、个人责任的深化和使每个律例与机构从属自由人的友谊的决心。 社会的昂奋向上就是个成员的昂奋向上。社会问题的解决是许多高尚的个人的发展和他们的影响的扩张。 (3)、提供服务的动机是人的爱,即对每一个人类灵魂价值的尊敬和关注。“爱你们的邻人如同自己”等(马太19:19与22:39等)。 个人的服务不应限于报答恩惠或期望恩惠。它必须抛弃友谊或敌意的节制、社会地位、信条或民族的界限。为何?显而易见因为所有的人,作为来自同一个神圣的父,在他们自身内拥有具无限价值的人性的火光。耶稣的个人服务和爱的学说直接源出于他的关于个体价值不可估量的学说。假定对于我们而言,无论某人如何令人生厌或资质平凡,那个人也还是有同于来自神圣根源的人类精神天性的个体性,那么我们必须以尊敬对待那个天性并向它提供自愿的服务,否则我们便在我们中间伤害了它。 (4)、爱的此种动机的永驻心中的力量的至高的证明和结果,是不受限制的赦宥-一种征服和消灭所有的愤怒和仇恨的善意,以及一种在其德行中不受个人赏罚尺度限制和引导的善意,赦宥“直至七十七次”(马太18:22)。“爱你的仇敌,为咒骂你的人祝福,行善于恨你的人,并为那些恶意地利用你的人迫害你的人祈祷;那样你就会成为你在天之父的子女”(马太5:44,45)。人类的高级去向,正是寻找一种会与人们报之以想像的父-上帝的完美一样的完美。 耶稣视上帝确实为力量、智慧和知识中至高者,但对他而言,上帝的重要的最有影响的贡献是无穷的不倦的爱,这爱在所有的赏罚之外的不受限制的赠予的善行中向人类表现其自身。“因为他照耀恶人和好人,降雨给义人和不义的人”(马太5:45)。在这些言简意骇的美妙言辞中,耶稣将其在自然中创造力的大度慷慨、总向生命赠予的慷慨以及使生命再次生长繁荣的暖阳润雨的礼品作为对父爱的见证。人类在其不完美和有限的心中,具有神圣的爱的火花,而且通过使之燎原,人类可以在事实上变成永恒之爱的子。 鲁道夫.欧康说得不错:在一个生命中这个原则和其现实化的确切的表达是一种全新之说,并且在宗教和伦理体系的早期史上无可匹比。 (5)、对于个人而言,真正的伦理的和精神生活实为社会的生活。重视嫉妒、恶意或对其同伴仇恨的人,通过扩散分裂和混乱,既伤害了其同伴的生活,也伤害其自身的生活。与他人分离的生活的单一性和贫困在共同生活的友情中被改变。个人生活的目的应与人类精神协调。通过这扇大门一个人才能上升到上帝的身边。“仁慈者蒙祝福”(马太5:7)“平息纠纷的人蒙受祝福”(马太5:9)。“先与你们的兄弟和解,然后来献上你们的礼品”(马太5:24)。那种无主动性恶意的只是对其同伴们生活毫无动情、对他们的存在与生涯麻木不仁的人,正在破坏自身的生活。他正使自身远离他灵魂所需之气氛-那漫长岁月之中并一代又一代生长发展的共同的精神生活的气氛。这样的一个人正在堵塞生活的每个泉流。因为每个个体生命来源共同的源头,在人类的成就之上受到哺育,受到人类的伟大的长河中的许多传统营养和指导-因为它自人类生活的往昔流淌下来。每个个体的成长,总是重新受到人类昔日伟大生活潮头的培育和激励,这个潮头从其自身处,将懒散的无知雾团和一种孤独生活的不纯洁之处扫清。只有在个人灵魂向人类经验开放并向所有人类的可能性的进一步完满实现献出劳动之时,文化的工作才能重复其自身并在个体的灵魂中向前进展,孤立自己冷漠无情地坐在自己黑暗巢穴中的人,不是将其灵魂视为一种有机体或在与其它同样机体的共同联系中生产作用的生命的精神,而是当作一个死物,迟钝的排斥他物的中心,一个无法分离的物质monad( )。 从这些考虑出发,我们便可开始分享耶稣与其追随者亲密无间的感情,领会最后晚餐的意义,领会替徒众洗脚的象征性行为的深而感人的和睦,此事在四福音中受到记述,记述了其有关于更广大更长久的精神生活事工和学说的基本特性,服务和牺牲的道路才能得以进入这种生活。 耶稣的死不仅是他对他的使命忠贞不二的不可避免的结果,不仅是对他的真诚和独有心意的最后见证,也是受到确切申述的“你们中最大者将是你们的仆人”的伦理原则的完美典型和象征。“因为甚至是人子来也不是要人服待,而是要服待别人,并以其生命作多人的赎价”(马可10:45)。 通过死的生活原则,通过牺牲精神成长的原则在大师自己的死亡中获得最终的完美的解释,此原则表达于或包含于耶稣许多的这样的诫命中-即“除非一粒麦种落后地里,并死去等待某事之发生,而且只有它死去,才能带来更多果实”(约翰12:24)。他将他的生命置于对生命事工的忠诚之中,置于对新秩序福音的忠诚之中,置于对进入了这种新秩序的一拔人的忠诚之中。更有甚之,他死了,以致于任何地方的人都能更清楚地看到并被吸引向他活着的事实。完全意识到了他的独特的力量和知识、他与父-上帝的独特的联系,耶稣自愿地完成了其服待的事工,而且通过与普通罪犯一起在十字架上的死的受难和蒙羞,永远地使服务的福音人身化。于此死亡中,他克服了对立和仇恨,而且在西方人经验中,信徒们获得了大师确存死而复生的胜利保证。通过他的死亡,他的福音和所有审慎的与功利主义的世俗伦理体系之间,在他的学说与文士法老的态度之间,清楚无误地划上了一道分界线。耶稣的死在四福音语言中。他深刻地说成:“我是酒,你是枝条”(约翰15:5)。 需要他牺牲是他视自己为人类首领、人类进入新秩序的领袖和救赎者这个事实的结果。此牺牲体现他对人类的独一无二,在这一点上,伦理体系进入了宗教境界。道德行为在信仰中被完成被超越。那个人生活变成了完美的普遍的个人生活。个体的冲突和缺陷将被与基督生活的融为一体克服掉。混乱被从心中消灭,孤独的个体的限制和弱点在产生理解的和睦中被克服。这种和睦包括着与人和上帝的友情。 我们到达了事业界限处在伦理体系演变成信仰和神秘主义的之地。耶稣的社会学说的最后一程,通过牺牲精神的自我实现的目标,是与通过人类中高级生活的完全的服务的普遍的永恒的生活的神秘的结合。神秘主义,带有追求个体生活与完全的普遍的生活完美结合的愿望,在所有高级些的宗教中和在多数伟大的哲学中,以某种形式与我们相会。我们在柏拉图和plotinus那里、在婆罗门教和佛教那里、在圣保罗圣奥古斯丁和梅思特.爱克特那里、在斯宾诺沙、费希特、黑格尔和叔本华那里,看到了它。耶稣教义源其而出的神秘主义与所有纯思辩型的神秘主义的区别在于通过与普遍生活结合完成生活的道路,正如耶稣指出,是一种实践的伦理的为了别人而自愿牺牲给予爱的服务的道路。它不是通离开所有明确属性的思辩条条,不是通过摒弃生的共同责任,不是通过一个人只获取一个人的通向上帝的智力审视或沉思默想或神智不清的昏阙。那通向上帝的路,所有有知识或无知识的人同样能走的路,是在生活的共同事务中将一个人力量贡献于对人类的个体的服务。人通过特殊的局部的和个人的,通过打破自我禁锢并敞开人性大门的个体情愿的贡献走向上帝。耶稣基督走向上帝之路是一种并非远离人类的玄思的苦行的独处的道路,因而是通个人的和社会的生活走向上帝的道路。 所以文明的种种活动和实业、艺术、科学与社会交往的全部的文化活动,就其服务于个人在自由、权力、生活和谐方面的完满实现而言,便是人类中生活的永恒秩序和那种生活的无休的丰富的表达。全体的生活,人类中上帝的生活,立即便表达了出来,并在文化的历史性的发展中和在社会秩序的改善中更为完满地被现实化了。个体存在的精神基础,是一种既是永恒的又是历史的、既是全体的又是和个人的生活。 人类个体的历史和社会的生活的源头和目标是一咱种圣的生活,这种生活从未自人类的历史的斗争和道路中退出。人进入这种生活并非经由个体性的消失,只是通过在人类文化的社会的和历史的秩序中的服务而使之完美的道路。 (6)、在整体的秩序和管理中存在着补偿的伦理法则,因此那些当富人于其对同伴痛苦麻木不仁中享受舒适和安逸之同时,遭受贫疾苦者将蒙受奖赏同,同时另外那些冷漠的麻木不仁者将受惩罚。看一下拉扎鲁斯和富人的寓言(路加16:25)。此故事的重要意义看来常被忽略。整体的道德秩序的教义闪烁于该故事的生动形象的框架之中。事物的宇宙结构不仅是合理的而且是正确的。爱确实是持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是爱的友情的和睦是建立在对个体灵魂的正义的基础之上的。 然后,耶稣的学说和行为,反复教诲社会服务和个人交流的最彻底的原则。而且这个学说的基本原则是每个人类的个体的全面的价值。这是最终的准绳或准则,由此所有的社会惯例要受到检验衡量。这是必定指引个体的社会活动的至高无上的原则。他将社会看成是自由的和负有责任的许多个人的信仰一致的共同体。那么,我们无须很多时间去说明耶稣伦理体系与社会改革的关系是什么,他的伦理原则在何种关系之上支持实业的和政治的社会的组织起来的社会机构。如果社会整体组成于组织机器的完美无缺之中,组成于不大会变的实业的和政治的体制之中,那么对于社会而言,耶稣就没有什么直接的教训。如果人通过任何社会机制,能真正地向善和蒙福,人类的高级力量能进入希望实现之列,换言之,如果个体能被从空无状态,由立法和惯例转化为善,以及如果一种完美的社会机器是可能的,即是外部的将实现绝对完美的伦理生活的制度,那么耶稣的理想就可以免掉。如果无它则没有任何国家能够兴旺的道德性质,能单从空无处得来并不自内心发展,那么随着政治智慧的发展,我们可以免掉耶稣的学说。另一方面,如果伦理负有责任性的个人的内部意志或理性精神必须于其绝对的价值之中,于其无限的道德能力之中,于其自动的责任性之中,总是超越社会的或政治的机构的任何制度,那么,耶稣就既在家庭和教会之中又在实业的与政治的领域中,为了社会活动和改革提供了动力和指导原则。因为耶稣的理想人性的概念是一种自由的、自我支配的个人的社会的概念,其中每个人拥有自己并在他人中认识到一种个人生活和无限价值尊严的特质。此精神王国中的每一个成员立刻是以自为结果的人并于其同伴的互动交往中发现其生命是一种精神性的存在。这种许多个体的精神社会或联合体,通常被耶稣因为其性质超越所有既存的人类机构和组织起来的社会称作为“天国”,在人类社会生活的现行条件之下,它永不能找到更完全的表达。所以对所有实行中的人类社会的组织形式而言,它留下了理想,留下了基于上帝存在和性质的终极实在与最终权威。上帝是人类生活的诸种条件与诸种可能性的终极源头。 然而尽管天国在与活动中的人类社会经验的关系中留下一种理想,但它在整个历史上显示了其对自然而然地出自作为社会存在的人的需要和冲动的许多机构和组织起来交互影响的和激昂向上的,精神化和纯洁化的作用的力量。 尽管基督教会时常出轨,但基督教会时时努力去实现一个更为纯洁、更为正义、更为人性化的社会类型。而且许多国家和家庭同样显示了耶稣的人性理想的渗透和激越的力量。 进一步说,如同过去教会所行一般,无论教会偏离耶稣的理想多远,它总是改正了过来并返转到正确的道路上,这并非由凭空的影响,而是由返转向耶稣自己的概念,由更忠诚更坦然存心地向他的人格影响归属的行为来改正和使之返转的。“皈向历史上的耶稣”,总是改革和一种革新的精神生活的充满希望的信号。 ......

    (完) 杨天水译于龙潭监狱 一九九四年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